老布的政府

作者:北矢

(0) 老布北迁到小城安家

老布姓布,40多年前移民过来,先是在WT市生活了几年,然后往北迁移,在WT北部的一个小城安家。小城没什么华人,就是坐地户的西人也没有多少,不像WT市那样,各形各色的人成群成伙的,各种各样的房子也是一家挨着一家。小城的房子互相都隔着安德烈的距离,出门就是一片一片的林子,各家各户的社交伙伴就是松鼠、狐狸、大鹅、兔子、鸟和猫狗那些。老布迁过来安家,这在小城的历史上也算是立了一块里程碑,当时的市长右臂夹着一块小地毯作为礼品左手拎着花篮到老布的家里问候。花篮里有小城商户的名片,名片被商家钉在优惠券上,提醒着老布时常光顾他们的生意。为了在小城生活方便,老布用英文名换掉了他的中文名。老布的祖辈重儒学,祖上传下来的家谱,传男不传女。老布这一代,他是独根独苗,名字改成英文的时候,老布长叹了一口粗气,他知道,这么一弄,家谱在他手里就成了终极版本。

(1)老布和政府的关系

老布是在WT一家社区学院学会的修车手艺。在北部小城安家后,就在自家前院做起了修车生意。老布的房子不大,半个世纪前的独立房,前院草坪,后院林子,占地2英亩多。小城在这个郡属于二级城市,算上老布,这个城市的人口总数是5001。由于老布来安家给这个小城添了一口人,老布在这个城市就有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他直接决定着这个城市的走向。按照该郡的法规,人口超过5000才能跨进二级的门坎。事在这明摆着,算上老布,这个小城够二级,不算老布,就不够。凭这点,就将老布和政府的关系置于一种特别重要的程度,让老布在小城有底气,尤其是老布和小城政府办事有底气。

可是正在老布找政府办事的那个时候,小城有个人家生了孩子,而且是一对双胞胎。老布送了贺卡回来,他的那个底气就消失殆尽了。老布知道,自此,这个小城有他没他都不再那么重要了。没有他,小城仍然还是二级。不仅还是二级,而且比二级还富裕出一口人。

(2)老布找政府办事

老布独身。多些年来的修车生意积累了不少的余钱,老布就向往着更好的生活。老布是这样规划的:娶个媳妇,带着媳妇回国拜拜祖先,回来在小城安心过日子。按照老布的考虑,要娶媳妇,就得翻新他的旧房子,还要建一栋新房子给媳妇的双亲住。老布做事有前瞻、有计划。老布认为没有前瞻就没有计划, 而没有计划的事老布向来不做。就拿老布先学修车后来北迁这事来说,就充分体现出老布的前瞻性和计划性。老布迁移过来的这个小城,车比人多,赚钱是分分钟的事。赚到了钱,就让老布有了新想法。

总之,那时的老布最想办的事就是娶媳妇翻修旧房子建新房子。这些事的相互关系是这样的:老布要娶媳妇就要翻新旧房子,娶了媳妇接媳妇的双亲过来,就要建新房子。也可以这样来说,老布建新房子是为接媳妇的双亲来住,接媳妇的双亲来住之前,老布要娶到双亲的女儿当媳妇,要娶双亲的女儿当媳妇就要翻新旧房子。这么一弄,老布就必须得和政府扯上关系。建新房以及/或者翻新旧房都要政府审批。这就是说,老布的这个前瞻性和计划性都不能独立地存在,没有政府的态度,老布的前瞻性和计划性都得泡汤。也就是说,如果政府对这事没个肯定的态度,老布娶媳妇这事就办不成。

于是,老布向政府交了申请,还交了一大笔申请费。政府认识老布,却不认老布的支票。直到老布去银行办了银行的本票带回来,申请才被正式记录在案。那是2001年的夏天。

(3)政府办事让老布抓耳挠腮

半年后,老布收到政府的公文,通知老布弄错了,应该向政府的规划部门交申请,而不是向建筑部门交申请。于是,老布又办理新的申请,又带着银行本票,将申请交上去。

半年后,政府的公文又到了老布的信箱。这次没弄错部门。但是老布将项目弄错了。按照政府法规,老布的那一块地皮不能有二个房子。老布要先申请将一块地划分成二块地,等这事搞定了,然后才能轮到申请建房子。

老布又一次交上了申请和银行本票。半年时间又到了,老布拿到了政府的公文后再次傻了眼。由于老布要划地还要建房子,申请要先在政府的协调委员会走手续,然后移送到预审部门预审。这次,老布将部门和项目成双成对地弄错了。

老布又一次交上了申请和银行本票。快到半年了,老布几次查看信箱,没有政府的信过来,老布放心了。这次没弄错。

果然,老布这次没弄错。二周后,老布收到政府的信,申请的初审正式启动。

半年后,政府来信了,通知老布初审没审出纰漏,可以递交正式申请。

老布看到了希望,娶媳妇的日子也就离他近了。然而,接下来的事却让老布的前瞻性和计划性受到了毁灭性地打击。这是老布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老布算术不好,你如果问他1加上三分之一 是几,他的答案是三分之二。但这个答案并不能用来证明老布不会算术。比如,你问他1加1是几,老布就会给出肯定性的答案2。但是让他弄不懂的是,同样的1加1等于2,政府的算法和他的不一样。政府的算法是这样的:

1+0.00-{[(3.1415627>3%+8.9999δ-8.9999δ-2km/1.00)+0.00+7kg/7kg]+Old Tom}*0.00/tan(?&!)/@*∑p^k d^(k-1)+coffee/milk*corn/λ*0.00+1=2。

老布完全没有预料到1加1等于2让政府给算成了一锅粥。

(4)政府的盘旋让老布耗钱耗时间

政府人手多,办老布这事就采用了多部门联合办案的这种多头方案,案卷被命名为“老布划地”。这点事就惊动了这么一大批政府部门和人手,并且还立了专案。这的确让老布感动。自从专案启动后,专案人手一直就没闲着。不论是喝完了上午茶还是喝完了下午茶,不论是犯困打个把小时的盹起了身,还是出去遛几刻钟的弯再转回来,甚至休了长周末、休了年假回来,人还没有缓过神来呢,都还要接着弄“老布划地”这个专案。这就让老布的心里一直不安和深度内疚。尤其是专案人手处理案卷的态度,让老布格外感动。案卷弄错了倒过头来改,改了又错,错了再改,改了还错,错了还改。专案人手真正是从根本上端正了态度,下足了锲而不舍改错的功夫。案卷被弄得像池塘里的鱼儿,一会儿沉下去翻个身,一会儿又浮上来打个滚,一直处于翻来覆去动荡不安状态。

就是发生了案卷时不时被弄丢了这种事情,专案人手都没有丝毫在意。实打实地说,人家根本就没有把这事当成一回事。这就表现出了专案人手极度豁达、雅尔不俗的态度。案卷被弄丢了,不用报案惊动警犬过来闻,专案人手自己就能完善地打理这种事。打理的过程是这样的,先把这事放到后脑勺,冷处理若干天,天数长短不确定,这要看专案人手在若干天内外还能不能记得起这回事。等到有一天想起了这回事时,专案人手就去桌子头椅子尾文档盒子垃圾筐那些地方找找,结果常常是失而复得分毫未损。这事就让老布更加佩服。

老布先后写了21封EMAIL, 口头还表达过34次,为“老布划地”给专案人手造成的脑子间歇性错乱和记忆力飘忽而诚恳地道歉。

“老布划地”案卷厚度与日俱增,老布雇用了大批专业公司回应政府的要求,不停脚地向政府递交了一批又一批的评估报告,环评的、污评的、树评的、坡评的、噪评的,还有水土流失、旱情逆袭、地质、交通、泄洪减灾的等等。

另外,还定稿了地缘政经总体形势之分析、太平洋涡流动态、论蝗虫和沙漠化、评个别狐狸的旁门左道、“老布划地”和火星水源之关系等一系列论证报告搁在手边,以免政府让提交时来不及。

“老布划地”的地球物理模型、超大数据仓库、精密算法、沙盘推演应用、机器人模拟实验等等也一个接着一个地被开发出来。

到了这个份上,“老布划地”被弄得即深奥又玄妙,一举超越了测量亚原子粒子衰变。老布1加1的那粒细沙被惯性滚动成了万吨巨石。

(5)老布被政府的批文弄得灰头土脸

政府最终的结论是2011年冬天下达给老布的。政府批准了“老布划地”。老布要在一份有46个条款的保证书上签字。老布签了字,政府的这个批准才会生效。

保证书的条款让老布能记得住的差不多有这么几个:

其一,老布保证一年内在地皮的四周建筑一道2米高的隔音墙,防止噪音惊吓到林子里的动物;

其二,老布林子的四分之一划为鸟保护区,给林子里的124.0274±0.0013只鸟做永久栖息地。栖息地里要均匀分布地挂上130个鸟笼子,除了让每个鸟都居者有其屋之外,还预备出了几个度假屋。政府担心不这么个弄法,这些鸟过冬南飞到加勒比海之后不再飞回来,也可能回来的时候有个别鸟脱队拐个弯飞到太平洋去。林子里鸟的总数是环境公司的鸟专家团队轮流蹲坑一年才统计出来的,包括了孵化到一半,刚开始孵化,以及筹备孵化的那些可能出现的新生代;

其三,老布保证一年内在前院地皮的水坑上面建造一座立交桥,上面走人下面青蛙爬。物种公司历经了完整的冬夏春秋四个季度的科考,最终查实水坑里边有5只青蛙。立交桥的高度要建到9米以上,以保证人行时对青蛙没有骚扰,也防止青蛙弄个跨栏跳什么的撞伤了筋骨。在立交桥上面还要附建一条空中索道,索道上拴二个藤编吊斗,一边一个。一旦青蛙对立交桥出现过敏征兆,立马弃桥上索道;

其四,老布的地皮要分割出二块给政府。一块做公用车道,修路的钱老布出。路修好以后经政府检查合格后,路的所有权归政府。另一块收归政府封存以备后用。

到了这个时候,老布算下来,“老布划地”耗时10个年头有余,地皮被弄得七零八落,还欠下政府一大笔债。尤其让老布格外迷糊的是,一块地划分成二块地这事目前是搞定了还是没搞定?老布一直都吃不准。如果说没搞定那肯定不对,政府批文明明是下达给老布了。批文下达就是搞定了吗?那也不对,还有那些带着条款的保证书呢。能不能把那些条款都落实到位,老布的心里一直都不托底。老布犹如漂浮在半空中,神志恍恍惚惚,眼睛似乎看到了地,可是,双脚却怎么也够不着地。

还有,要不要再接着申请翻新旧房子建新房子,老布久久犹豫而做不出决定。老布不是想放弃,主要是老布对在他日后的生命长度内政府能不能审完那些案卷这事失去了前瞻性。没有前瞻,计划也就不好弄。

另外,老布的算术也明显退步了。这时,你如果问他,1加1等于几,他再也不会立马就给你答案了,老布对这道题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算了。1加1等于几,让老布犯懵,但是让老布不犯懵的是,如果政府问你这道题时,你绝对不能张嘴就给出肯定性的答案2。老布认为,如果你这么做,除了证明你不知这道题的深浅之外,还赤裸裸地在政府面前暴露了你还是个生手。

这时的老布有了白发,神色颓唐,仍然单身一人。老布呆立在房门前,抬头看着灰突突天空那漫无边际的落雪,长叹出一口粗气,“早知今日事,悔不慎当初。”如果当初老布的计划是将建房子和娶媳妇这事颠倒过来做,这时,老布的孩子都快上中学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