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8)        

作者:刘作义

柳名誉急得额上冷汗直流。想到其父有恩于己,刚才肝火也太旺!何必为难恩师的小祖宗?,就问:“仁兄果真?”徐侍郎指着天说:“天地可鉴:有半点假话天诛地灭。本人空室太久。只等今日良缘”。说完扬长而去。仿佛一言千金,婚事一定要成。

柳名誉则要修书一封禀告其父。说对少君自己毫无成见。无论如何都会成全。全凭恩师裁决。

此次徐采办路过江宁,又请捎信问候恩师安好?并请为慈母题写碑文。

柳名誉忽然想到要是柳信沆在身边多好!可随同进京到徐府。徐大人交代一句就可取回史馆内寄放的御赐如意等物。因自己已是外放了。

处理柳信沆,没有章法。先是放任,没有限定用度。失之监督。后是流放。过于严苛。柳心情十分沉重。一眼都可以看出来。

半月后,柳名誉收到了徐桐的墨宝。

立刻派人送回桂垣,并交代转告信沆大少爷什么时候都可回到自己任上。但是信沆并未回到桂垣,却在中途有了去处。

柳名誉收了退回来的给柳信沆的路费。

倒是徐桐在桂垣留下了石刻。

后来信沆中学这四个字就是从石刻的碑上集录的。

这似乎叙述了柳名誉19岁开始的际遇腾飞。

当然也是后来坎坷从高峰滑落的开始。

接下来柳名誉为祖上修墓。

明末清初以来,湖南到广西宦游者渐多。

柳氏是其中一姓。

浏阳永安柳氏更是柳姓的局部。

死者散葬近郊越城岭山系余脉。

坟茔大多失修。

又参与购置义地。供无地者下葬。

修祖坟“‘慎终追远”,世代传续,为子孙立下榜样。

一晚他梦回故里,看见新立的徐桐题写的碑,又高又大,庄严肃穆。十分欣慰。好像完成了千秋大事。

后来闻到幽幽檀香方知在床上。

柳名誉立即修书通知桂垣家人。

徐桐写的碑文已刻成石碑,将永垂千秋万世。

旨在强调慈母养育之恩、教诲之爱。说白了即完美无缺不可替代之真情实爱。

应尽忠尽孝。

国之根本。

家国兴旺。

推己及人。

义不容辞。

这像春风吹过桂垣。

一时传为佳话。

几成了街谈巷议。

当年京官广西大员不少。

先后主管厘金、铁道、大理寺、邮传部、顺天府。

这就是一行白鹭上青天了。

徐桐听广西门生说起柳的立碑。

言“孝治天下。毋敢忘也”。

称“先帝咸丰同治谆谆教导无时不在心头”。至于说到自己就“过誉”了。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固然这是事实。但为何要专门向大学士讲呢?这就有学问、有目的了。

徐桐不是不知道在奉承。

只不过他可以装不知道。

当然他也有真不明白的时候。

这就是保举义和团。

仅从又称拳匪来看,对立的观点多么明显。

怎么能如此轻率向朝廷举荐呢?

更要命的是连儿子也陷进去了。

牵连的门生、大吏不少。

这时科举已废。徐桐想借此附和上意,唯慈禧之命是从。目的是想获重用恢复权力。

拥有权力是多大的诱惑啊!

结果还祸及一大帮门生官吏。

柳名誉是一个。

不会是最后一个。

京城官场乌云密布。

慈禧进退失据,束手无策。

当年柳名誉随徐桐伺候过年轻的光绪皇帝。

’怀忠履信“和翡翠观音都是御赐。放在宫内史馆的多宝柜里。

这样的日子,看来就只有回忆了。

柳名誉预感到会有不测。就像闷热的天气会下雨,可是一直还未有暴雨淋下来。

总理外务衙门收到限时严惩拳匪的照会传来了。

晴天霹雳啊!

京城来人说徐侍郎已坐牢。

他是内阁官员啊,又是顾命大臣大学士徐桐大人的少君。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