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倫多過聖誕的感想

作者:馮湘湘 (来稿,多伦多)

北國冬天白雪紛飛,天寒地凍,加上連續近兩年的疫情,(近日更來了個嚇人的變種毒魔「奧密克戎」。)未免令人忐忑不安。然而路總是要走,生活總要過下去。終於迎來疫情下的第二個聖誕,不敢呼朋引類,惟與三兩好友團團圍爐吃聖誕餐。

無論窗外北風多麼凌厲, 入夜的濃霜多麼酷嚴,大家因節日氣氛感染,心境略為放鬆。因時空遙隔而不能團聚一起的親人,齊齊「視頻」一番,另有韻緻情趣,雖平興「別時容易見時難」的惆悵,卻又因縈繞在屋子裹的裊裊輕煙和情誼,令人有種「一曲新詞酒一杯」的感慨。

已失卻初臨貴境時那種單純哀感的鄉愁,也早已想通天下之大,何處無仙境,何處沒蓬萊的豁達,看自己如何面對而已。要有所得,總要經過奮鬥和努力,活得像一陣強勁的風才成。

歲月輪轉如恆,在這充滿詩意的多城已度過不少個聖誕了,儘管世俗煩冗難以徹底割棄,但也盡量爭取不讓自己的性靈生活被俗務凡情的塵霧所掩,寧可有更多屬於自己的早晨和黃昏。沏杯苦味的濃茶,拖張半舊的躺椅,聽幾首心儀歌曲或欣賞音樂,管他幽怨纏綿又若激流飛渡,自有融於心底的樂與悲。消停間,看幾頁閒書,再來寫他個昏天黑地,其樂無窮,惜乎剎那又會陷入一片迷惘。

印度詩哲泰戈爾有首詩是這樣的:

「有塊廣闊的荒野,它的名字叫心靈;

它交錯的枝柯搖晃著一片沉黑。

像個嬰兒,我在它深邃之處迷失了路途。」

其實,每個人的內心世界都是廣闊的,本人自然不例外,因此如今無所謂迷失。惟神遊 其中,每天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即在消逝的歲月裏,也樂於尋求自己存活過的痕跡。

往事一幕一幕,疑幻疑真,多少串舊事多少串舊夢令人痴痴的懷念。是甜是苦,也說不清楚,只要心中仍有夢,那就可面對一切潮起潮落盡皆從容。如今趁一年一度舉世歡騰的聖誕,寫幾句衷心感言,正是「何妨吟嘯且徐行,一蓑煙雨任平生。」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