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八日:一段尘封的记忆

作者:星学

追溯近代“历史上的今天”,一月八号原本平淡无奇,但自1976年始此日开始引人注目,华媒每现诸多关于已故总理周恩来的文字,因是这位中国“永远的总理”忌日,他逝后不久引发了大陆政局遽变,故予之“划时代”意义。

46载后的这天,我翻出自个当年草书的一首诗抄忆往昔,泛黄破损的宣纸上稚嫩斑驳的笔迹,承载着旧日依稀的记忆,镌录了那时的沸血感受认知,散发着红海洋独有的潮味气息,是一页峥嵘岁月稠的遗痕碎片,定格了愤青思想发育青春期的呆照。

瞧着这笔墨血气的沉积相,乃青葱少年抒发一腔郁闷的出口,孤芳自赏敝帚自珍。因在那万马齐喑的荒唐岁月,甭说是毛头黄口小儿的涂鸦歪诗根本无无从处可发表;仅就当时暗批周公、“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肃杀气候,诗中所隐的晦涩文辞就恐涉嫌影射贬抑倒周的当权派,传出去或会在仨月后的“四五天安门事件”中被划为“反诗”,遭到整肃引祸上身。

眨眼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星转斗移时过境迁,如白驹过隙,我已定居北美经年。早远离了激情燃烧的社稷,闲云野鹤习惯了恬静无波的域外,冷眼向洋瞰世界、余生不悲欢。今逢此国史上的名人祭日,一时心动泛起涟漪:感触故园发生的天翻地覆变迁,生前极力倡导“四个现代化”的周公若地下有知,应会含笑九泉。

我将着青涩祭文故纸捋直平皱、拍照下来,作为一帧原始资料的附图,试投书与本埠华章,以反映从那特定年代过来人其时的点滴心境真情、算是纪实的鸿爪雪泥,权作个人史的一阶段留念。至于诗文所诵的主人公之千秋功过,如今在海外“兼听则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更慨喟燕雀安知、不可刍议。然而人人心里有杆秤,各有定盘的星,就任由鸿鹄智者去评说定论吧,而非俺一介郎中的事儿。

            轸悼周总理

贤相举事革命,刀光剑影,唇枪舌战,出生入死;相国廿年有六,公而无私,雍容大度,光明磊落,为国为民,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拯祖国于水深火热之中,推祖国于世界前茅。千秋功过,洵属可敬。故闻讣告,万分悲切,泫然泪下,凄凄命笔。

宁敢失聪不敢闻,贤相魂竟逸黄泉。我膺瞬如钱潮涨,眸前石梁瀑早悬。睖睁遗像神恍去,联翩追忆多少年。贤相轩昂威而雅,陈平潘安枉自传。二目扫处千军溃,一笑慈尽万民暖。中馈生计八亿人,外交乾坤几经翻。神州几亿他身化,睡狮东亚正离山。睿智妙口谁可媲,隋何陆贾形不堪。呕心沥血几十载,肝胆相照一恒间。显官无存不韦欲,盛名之下倍恭谦。自古名人多浩著,惟今少山独不然;一世劳碌挥作笔,写成青史壮丽篇。更偕原配桑榆度渡,中华儿女皆为嗣;只因笃致新日月,懿德华夏万古传。深痛当世恶绝症,夺我贤相古稀年。举国孺老纱罩臂,万方唁电雪片般。长歌当哭笔疾奋,不尽肺腑万千言。书罢皓月推窗入,香笺已着泪斑斑。     1976-1-22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