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遇的人间天使—茵鸽

作者:星学

1993年元月底,我首次离家出洋、踏上欧洲列强之首德意志的地土。怀揣着对无定未来的美好憧憬梦想,念记着自我落实政策解决蜗居,开始了域外自费游学历程。

万事开头难,留洋伊始更维艰。那时东土天朝与西域蕃夷差异径庭,故国发展滞后了几若隔世,落差巨大,俺像进了童话幻境、天差地别找不着北。甭说供职在大学附院一切教人眼花缭乱认生,就连日常生活琐碎随遇也无不新异鲜见;又不通晓德语,仅凭着并不咋地的英文疲于应付,奔命得晕头胀脑,亟难适从。

幸亏上帝差派了些“天使”下凡佐佑我,她们并非神话中的玉羽白翼灵物,而是普通实在的气血之人,其中以茵鸽(Inge)女士最是热心肠,算为“天使长”。这位即将退休的中学英语教师,从各方面倾心施助,口出的英文也与俺科内同僚的一个腔调,教本人发音不知觉地染上较浓的德味儿,以致后来到英伦威尔士大学工作时,新同事颇诧异我的英语富有德式发音。

我是先结识茵鸽幺妹的,治愈了这位护士的偏头痛,她回家说与姐听,孝顺的后者便约我、接去给其萱堂瞧病,几次施治下来,效果亦佳,姊妹感激不尽。一来二往的渐渐熟络起来,瞧着俺这外来客漂泊异国很不易,她便事事处处设法施济。

众所周知,留洋无移民政策的欧洲,是无可能长居久留的,注定要辗转流连,俺就打谱借游学列邦来体验不同国度的风土人情。缘此“打起背包就出发”的常态下,侨居生活中除了必需品外,不敢多买啥东西,因一旦开拔,要轻装上阵、辎重全抛,所有家当浓缩进每人两件的行李箱。购物积多届时就得扔掉,浪费可惜了。弄得可怜的小女连玩具都不得多添,委屈了孩子。

茵鸽很理解这种寄居处境,相应尽意支援。先将她自己的及从友人借的共三辆大小自行车送来,让我骑着上班、妻子用于采买、小女学着骑行;周末一家三口可外出骑游散心,生活与休闲一下子方便了许多。

又不断送来些家具与日用品,供我们挑选留用,包括旧衣物鞋子等,其实都蛮新的,质量很棒、不乏名牌,叫俺颇费解为何就被淘汰了?但却适合旅居者一时之需。目睹这些“废物”又尽其用了,茵鸽很高兴,帮衬得愈加起劲。

游子暂居他乡,租屋栖身是件非同小可的事。德国寓所多堪媲故里的宾馆,叫曾蜗居大杂院“团结户”的俺无不中意,惟不好找地脚适宜的。先住大学招待所的我,在妻女来团聚时便需换大房,经多方寻赁无果,焦虑不已,最终由茵鸽帮忙给搞定、了却大心事,租金便宜且便利,后来俺父母来探亲亦居于此,就在莱茵河畔,绿茵青林白厦,意境优雅宛若度假村楼,祖孙三代天伦之乐度过了一段曼妙温馨的时光。

再就是小女上幼儿园的愁事,也是经茵鸽多方努力才解决的。德国亦是“入托难”,本地人都要提前数载登记预约才能轮候得填空缺,而俺一外邦人哪里数得着?举目无亲、没法自行了结。茵鸽为此多番奔走联系,终于游说成功了一家幼稚园,接收小囡入所,为俺们纾了大困。女儿从此有了同龄的玩伴与受教天地,自是快活,德文很快就说得呱呱的了,在去茵鸽家玩时跟她们的对话溜溜的,没有一点中国口音,东道主高兴不已。

除这些生活上务实扶助外,茵鸽还常“务虚”、请我们出席其家族的私筵、圣诞派对等,辄以邀来神州郎中为“荣耀”,真可谓尊为上宾,叫俺诚惶诚恐;出洋前那些先入为主的日耳曼人“傲慢与偏见”、“歧视与排外”等印象,遂破碎成齑粉。借此我们有缘造访过她的几个妹妹家、律师兄长的办公楼,以及三五挚友的宅邸,私人聚会,皆由她车载去赴宴入席的,有幸深入了解了德国中产阶层的家庭生活。

在这些外出中,当我们赞叹沿途风光秀丽、民宅靓阔时,她的脸上泛出了为国傲骄自豪的喜色。一次聚餐后主人放映16毫米小电影,系二战时的黑白文献片,当看到科隆市区被夷为平地、千疮百孔,仅存黝黑的大教堂残立时,我瞥见茵鸽默默拭泪,说她看过此片多次,每回都抑不住。叫俺为之动容。

印象中她总是笑容满面,座驾轿车的后备箱里常盛满了什物,分送给那些有需要者。终身未嫁的她除教书以外,业余净忙乎这些,奔走助人、乐善不倦,用国内术语就是做“好人好事”。此乃虔诚的信仰使然,传递博爱,输正能影响周遭人际与身边世界。这也潜移地不时发俺深省:西人没有进行“雷锋精神”国民教育,却不乏“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行为,背后的动因究竟是啥?默化地为日后自个在英国信主,埋下了样板善行所书写的无字伏笔。

还难忘在俺妻女办来德签证遭遇瓶颈时,茵鸽从家里直拨长途电话至北京的德国使馆,陈情力促,竟催化了签发进程。而在后来俺离德时,她又主动代办申退我所缴工资税事宜,拿回五千多马克,省了俺诸多麻烦,未分心在新地域的事业开展。

再往后我赴美国新泽西大学医研,继而申请加国技术移民,还是托茵鸽帮办的旅德无犯罪记录文件,成功徙居加拿大。不管走到欧美哪里,我们始终保持联系,她的援手似亦无远弗届。多年后她参加旅行团来北美半月游,专门脱队到多伦多寒舍探望我家,俺在唐人街中餐馆宴请,久别重逢相晤甚欢,时过境迁感慨万千。

算来如今俺离开莱茵已26载,每个耶诞节都惯例电话问安她。近年来随着其年事渐高,俺隐隐担忧怕哪次就不复得到回音了,毕竟风烛残年的老妪随时会被主接走。今次拜洋年中,她依如往常一样地兴奋听到我声,俺放心下来;告诉说疫下她深居简出,外出采买辄一大早,人稀神速,平安无恙;并一再谢恩神让她尚能自理一切,今夕已逾88岁高龄!

我闻及猛然一惊,光阴似箭!清晰记得当年她车俺去养老院看望其母,老人家高寿88岁,精神矍铄,通过女儿的翻译与我交谈,聊得甚欢。转瞬间茵鸽本人也年届此数、奔九了,日子过得忒快吓人。俺现手头无其近照,翻出当初跟她娘亲合影的老相片,勉从其母的面庞上或可揣测出女儿她现今的模样,感触时光是把杀猪刀。我愿葆持她当时与俺合照的音容笑貌在脑海耳畔,定格铸作一成不变的珍贵美好,应了教内那句熟语“基督人永远年轻”。

凡胎肉眼是视不见冥冥中的神灵的,然化为红尘“贵人”的天使,好善乐施济生,则是可睹能历的,感召着世人有榜学样,继传续递厚德洪爱,也炼成为圣洁的使者,教地上世界变成美好天国。但愿贵人长久,万里共婵娟。俺备感当初幸得茵鸽这人间隐翅圣女的接待,顺利渡过了中年铤而出国之始的种种窘遇困境,纵深进入了全新物质与精神世界的溪水边安歇,今世得益、永生蒙福,足矣。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