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本禹回忆录》连载 (14)

二、肃反问题

 

这是第一类矛盾,敌我矛盾问题。比较起来,我们国家的肃反工作做得怎样呢?是很好还是很坏呢,我看我们比起苏联、匈牙利做得好。苏联太左,我们不是比别人特别聪明,而是自己左过。我们过去在南方根据地学苏联的办法,吃过亏,后来取得了经验,纠正了。因为有了经验,所以比别的国家做得好一些。在延安时我们就规定一个不杀,大部不捉。到北京又有许多进步,虽然有缺点错提,但我们和苏联是两条路线。斯大林时期苏联的肃反路线不好。但也有两面。一面肃清了反革命,这是对的。一面抓错了,杀错了许多人,其中还有很多重要人物,这不好。联共十七大,50%的中央委员,8%的大会代表受牵连。我们有鉴于此,没干这些事。过去杀错的也有,1950—1952年也有杀错的,杀五类反革命也有杀错的,但根本没有错。肃反总共杀了70万,前年杀了7万。去年杀得少。

人们说我们反复无常,“早知今日,何必当初”。1950—1952年我们大约杀了70万人,香港报纸说杀了2000万,多了1930万,“纣之不善。不如斯之甚也”。也不必对帐了。哪里有几千万,70 万则有之。

杀一些反革命是解放生产力,不杀他们人民出不了头。他们都是些霸王、南霸天、西霸天之类的。杀了他们解放了生产力。这是人民要杀的。现在有的朋友要翻这个案,翻不得!翻了农民要拿扁担、工人要拿铁条打我们,这是吃不消的。

匈牙利对反革命是根本未肃清,对革命同志倒错杀了几个,像伊拉克。反革命杀得少所以出了今天的反革命事件。外国人也觉得是如此。匈牙利事件后,我们国家稳固。外国人也说我们稳固。我们自己也觉得稳固。匈牙利事件后,中国有没有风波?有。“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小波浪,春风吹微波,引起大波浪没有?没有。为什么?很多原因,肃了反,反革命没剩下几个。还有几个,但很少,这是原因之一。

匈牙利事件没有在中国引起大波浪,第一条是我们的党是经过几十年革命斗争锻炼出来的。我们的军队和干部队伍也都经过了革命斗争和锻炼。党在人民中生根,军队有战斗力。政权是从根据地发展起来的,不是突然解放的。民主人士经过斗争和锻炼,他们长期与党共患难。中国学生经过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的锻炼。有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传统。总之,人民经过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长期斗争的锻炼,包括知识分子都在进行教育、改造。再有反革命肃清得差不多了,这些条件匈牙利都没有。当然还有别的因素,比如经济措施,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改造,团结民主党派,正确的少数民族政策等。

现在我们的大学生80%左右是地主、富农、资本家的子女。匈牙利大学生60%是工农子女。但他们大游行反对政府,我们的地主、富农、资本家子女拥护我们。我们没有裴多菲俱乐部,除了少数人讲怪话,絶大多数是爱国主义者,赞成社会主义,都有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理想,都想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比较起来我们的肃反方针没有苏联的左,也没有匈牙利的右。 我们的方针是“有反必肃,有错必纠”。有没有过火,有没有漏掉?有。 但因为我们采取的是依靠群众的肃反路线。虽然有毛病,但比较好,比苏联公安部单枪匹马的好。群众经过斗争得了经验。搞错了,有犯错误的经验;搞对了,也有搞对了的经验。这些都可以拿来能教育自己。

我们希望肃反工作所有的毛病都能加以纠正。中央已发指示纠正肃反中的错误。中央决定分步骤地在今明年搞个肃反工作大检查。 我们建议这次要全面检查一次,从中总结经验。此项检查,中央由全国人民代表人会常委会和全国政协主持,地方由地方人大常委和地方政协主持。个别检查收效不大。有人已写信向我们反映过。

我们的目的,这次全面检查的要求:(1)不要泼冷水,要帮助他们,帮助那些参加肃反工作的干部。泼冷水不好。不要使干部抬不起头来。(2)有错必纠。包括公安、检察、保卫、劳改部门的工作;都有许多毛病,有毛病就要纠正。这次检查由人大、政协领导主持。人民代表、政协委员都参加,把肃反工作全面检查一次。这对法制工作很有帮助,省、市、地方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凡身体好的都参加。

总的情况是还有反革命,但是不多了。这两句话表明了两个意思。

第一句话是“还有反革命”。有人说没有反革命了,可以把枕头垫得高高地睡大觉了,天下太平。这不对。地球上的中国北京清华大学,有个党支部副书记。(叫什么,应该给他扬扬名)哦,叫马国风,秘密写了很多标语,到处张贴,反对苏联干涉匈牙利。事实上是这个共产党员赞成匈牙利反革命暴动,赞成西方帝国主义国家支持匈牙利的反革命。所以肯定有反革命,这就是个漏网的。当然,查下来这人也不一定是反革命,只是有反动思想,反动行为,不一定是反革命,不一定是蒋美派来又留下来读书的。北京学校里的反动标语不少,没有反革命了的思想不对。第二句话是“但不多了”。不多就是很少了,这两句话都应该肯定,不肯定第二句话的结果会搞乱。反革命很少,可能只有千分之一的反革命。总之不多。

是否大赦?很多朋友对此问题大有兴趣,很好。但我是消极分子,对大赦我不积极,没兴趣。这就不免和有的朋友有点小摩擦。大赦可赦不得。有人说,“宪法有规定国家主席有权大赦,可你毛主席又不赦”。是,我有权利,但我不主张大赦。我们可以多做些赦免文章,但不要这大赦名义。大赦就是全部赦放。如果大赦了,康泽等人放出来,老百姓反对,犯人也要讲话,大的犯人赦了,小的犯人也要赦。公安部、人民法庭都可以不要了。有人说台湾的蒋介石都可以赦,为什么康泽不能赦?谁说蒋介石可以赦,人大未作决议,我也没发布命令。我们是建议:台湾起义,祖国统一。向傅作义将军学习,取得赦免权。最近我不称蒋介石为匪了,可是蒋介石依(旧)称我们匪。他们对民主人士也不客气,称张治中为张逆治中。大赦不得,是否就一个不放了?不,放,今天放一个,明天放一个。阴放一个,阳放一个,只是不登报。不宣扬。

溥仪怎样处理?人家是皇帝,是我的顶头上司,上45岁的人都是他统治下的臣民,但是他得罪了人民。将来要放,现在不能放。现在放了,人民不谅解,无益,对他没好处。那么请他参观参观,看看报,研究研究问题。请他参观天安门、工厂、大桥,也可以在人民监督下做点工作。改悔较好的犯人逐步放一些,但不要登报,这些都要取得人民的同意。人民要是反对我们就不得了啦,他们拿起扁担、 铁条,打我们,我们是受不了的。我们这些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

 

三、社会主义改造

 

农业合作化。去年下半年,在高潮热情过去以后,人们冷静地想一想又发生了问题。上半年优越性很大,下半年优越性就没有了。来了一阵风,不是台风,是小风,春风吹绿波,说合作化不行。今天文件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这是个团结起来艰苦奋斗的好典型。合作社一定要在艰苦奋斗中成长,什么事情都有困难,新事物的成长发展都要经历曲折和困难的道路。人民不习惯集体生活,特别是富裕中农,最不习惯。拥护合作化的是贫农、下中农。对合作化不满的,除了地主、富农就是富裕中农。很不满的占全体农民的1-5% 。因为合作化头几年干得比他们单干时要差,不能雇工,生产、生活又不合他们的意。合作社要多少时间方能巩固?大概要五年时间。全国大多数合作社历史才一年多,一年多时间要那么好不行,要五年时间才能逐步巩固,减掉去年一年,还要四年。王国藩的合作社在热河遵化县,靠近长城,他们的合作社办了五年才巩固。农民生活有没有改善?有改善。解放以来,农村共增产1千4百亿斤粮食,1949年粮食产量有2千2百亿斤,增产1千4百亿斤,就达到3千6百几十亿斤。因此农民生活有相当大的改善。说农民生活没改善并不符合事实。但一部分农民还没改善,还有缺粮户。缺粮户大的占农户的5—10%,还要三四年,缺粮户才能消灭。那时才能只统购不统销。 几年内只增产不增购。 现有的粮食大部分是统购来的,公粮只是小部分,两项加在一起共有812亿斤粮食,在农村销了390—400亿斤,400多亿斤作为供应城市和出口预备粮。这样农民手中还有不少粮食,说农民生活没改善不合事实。现在下面一片叫苦声,有的干部也这样讲,他们实际是代表富裕中农立场。干部家属回家后变了富裕中农,影响很厉害。民主人士也受其影响,民主人士也有富裕中农亲戚。说合作社化没有优越性。我看合作化还是有优越性。你们看王国藩的合作社就有优越性。

为什么波兰、匈牙利搞起来的合作社今年一阵风吹去了大部分?哥穆尔卡演说前波兰有1万几千个合作社,现在一万多个吹没了,只剩下1000多个,削去了90%,匈牙利也一样。

我们所以能搞起合作社,而且这样快,有这几个原因:

(1)中国地少人多,穷得要命,合起来比较好。

(2)我们党对合作社采取了分几步的方针,逐步走。

我们国家与苏联不同,苏联合作社后几年不增产,我多年增产,去年增产200亿斤。

地主、富农、富裕中农叫苦,影响党内外一些人跟着他们叫。还有一部分缺粮户也叫,他们是真正生活苦。

再就是城乡比较,工人与农民生活悬殊的说法。

现在农民平均年收入60元,有高于60元的,有低于60元的。低于60元的有40—50元的,有低于30元的。30元的很困难。我还听说有一家四口58元过一年的,这是最困难的了。也有一家年收入100多元、200多元的。甚至有1000元的,有一家4口人,年收入4000元。这样发展下去。几年后你们看工人比农民苦,农民比工人富。

工人中的粗工工资不适当,一个人一月30元。工资不适当,刺激了农民。农民与工人,城市与乡村生活不同,农民一家六口,平均每人年收入60元,可以过生活了。如果人均年收入240元,那生活就相当好了。乡村里很多东西不用花钱买,城市里样样都要钱,把两种情况混起来不适当 。

 

四、 关于民族资产阶级的改造

 

对这问题我没有研究,但鼻子也闻到了一点气味。这方面也有小风波,也是春风吹绿波。比如说资产阶级不需要改造了,说资产阶级跟工人、农民差不多了,不需要改造。少数人还问工人为什么可以不改造?谁说工人可以不改造!“阶级斗争改造整个社会,也改造了工人自己。”这是恩格斯说的话,工人为什么也要改造呢?这是因为“无产阶级不解放全人类,就不能解放自己。”这是我们的战略方针。工人阶级不解放六亿人,自己也不能解放。我们在座的人每年都有进步,就是改造来的。

我自己从前是知识分子,信过佛教(毛主席指着在座的赵朴初说,“就是你们的教,我信过”。)拜过菩萨,跟着母亲到南岳还愿,也信过无政府主义,那时我想无政府主义多好啊。还相信过严德的唯心论。我这个人多复杂啊。后来马列主义把我的脑子改变了一下。几十年了,主要在阶级斗争中改造自已啊。难道资产阶级就不需要改造了!?资产阶级就那么高明!?我都需要改造,你不要改造!有人说,“资产阶级没有两面性,只有一面性”这是形而上学的观点。事物总有两面性,有优点,有缺点。只有一面不能反映事物的全面。而且现在资产 阶级还没摘帽子,即使摘了帽子,还要思想改造。大家都要学习。全体工作人员也要学习,学习是大多数工商业者的愿望。不学习,不合乎多数人的愿望。有人参加了四十天学习,感到自己学习以后思想面貌一新,与大家有了共同语言,不像过去互相间貌合神离,同床异梦。

有人害怕改造。美国把我们的改造叫洗脑筋。其实美国才是真洗脑筋,我们还文明点。照资产阶级不需要改造的理论,连宪法都要修改。因为资产阶级和工人一样了,那么宪法上的工人阶级领导也要取消,都一样了,还领导什么?要说明一下,这种不需要改造的说法不是大多数人的意见。

 

五、 知识分子青年学生问题

 

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同全国六亿人民一样都有很大进步。工人、农民有很大进步,商业者有很大进步,知识分子、青年学生也有很大进步。但也有些学生有不正确思想。他们讨厌马克思主义,刮歪风,发怪议论。他们只顾钻研业务,念书只为了将来多挣薪水、吃饭、讨老婆、生孩子。什么政治理论、国家前途、人类理想都不需要,马列主义也不顶事了。好像从去年下半年起,这些都不时兴了。对他们要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知识分子,青年学生要进一步改造自己,不要逃避改造。过去的改造方式有些粗糙,伤了人。这要改进,每个人都要努力学习。 除了专业知识外,思想政治也要有所进步。 学一点政治,学一点马列主义理论很必要。没有政治思想,就等于没有灵魂,认为只靠专业知识,就行了,就一辈子吃不完,这是不对的。最近是政治工作减弱,高教部应管政治工作,青年团也应管政治。过去讲三育(德育、智育、体育)现在有些人只要二育(智育、体育),不要德育,这不对。所谓德育,指学习马列主义,学政治。重视政治工作,德育、智育、体育三者都要。高教部不管政治工作不对,应该管。党和青年团也要管,要有德育。

 

六、增产节约,反对铺张浪费

 

“反对铺张浪费又来了。共产党就这一套,过几月就没事了。”是不是这样?反对铺张浪费真的只有一次。仅仅在三反运动时整了一次,以后没有再反。1955年提倡节约主要是为了解决非生产性基础建设的浪费问题,目的是降低生产成本。这一次节约搞得对。全国共节约了20个亿。但也有节约不当的,影响了工程质量。但许多工程成本降低了,总的说来成绩还是很大的。这一次节约别的部门没搞。现在是在全国范国内搞增产节约,这不刚一开始,沙发地毯、桌椅就没人要了。这次要彻底,今年搞不完明年再来。就像洗脸一样,各位洗脸会一年洗一次吗?据我所知,每人一天至少洗一次,还有洗两次的。为什么?为了尊容漂亮起见,每人天天都要洗脸。反对铺张浪费,倒不能经常进行呢?反对销张浪费和洗脸一样要经常进行。不是一年一次,一星期一次,而是要经常进行。人不是别的动物,而是高级动物,每天要洗脸。全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各党派人士,总之全国六亿人民都要像每天洗脸一样,来一个增产节约,反对铺张浪费。

去年评级出了毛病,有些人升官发财思想大发展,无非是争名夺利,争名于朝,争利于市。这些人也要洗脸。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