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0)  

作者:刘作义

 

不久,发生辛亥革命。

黎元洪领衔首义,推翻清政府。

全国各地纷纷独立。

武汉也出现新面貌。汉阳兵工厂令人瞩目。但还需要轻工业财力支持,柳信沆十分清楚,也够费心思处理。

淮安父老挽留柳名誉继续协助治河。

柳决意归去。

賴志此时已隐姓埋名,在桂垣漓江西岸边开了一间王记铺子。

专营竹、柴、木料、木炭的批发和零售。

就在当年被偷盗木筏江岸附近。

迄今他仍在破解失窃之谜。

此时柳名誉隐居桂垣太史第。

突然桂垣电报局送来电报。

这是秋月打来的。

大意是在上海发报。收到电报时已离去。在沪时应哈同夫人邀呈上画作。夫人敬佛心诚,爱不释手。留下心爱数幅。如观音普渡、文成公主、仙女散花等。答谢重金。现奉上部分,由邮政储金局汇府。以谢养育成全大恩。愧对老爷太太。有意留下请帖。上有“信物重信,佳人望归”,证明是原件。但无大清江宁邮戳。足证邮局未收发过。就有了此姻缘了。

柳名誉阅至此,立即令全家翻箱倒柜找出请帖。果然无邮戳。

随即知会储金局:黄金退回。敬谢!

此后大公子回到桂垣。二公子问他:“你在连城画了素描”?

“是的”。

“为什么画”?

“给父亲看’。

“看后为什么不烧掉‘?

”好好的作品,我喜欢“。

”真说得出口?非礼勿视。忘了?圣贤书读到哪里去了?素描画的是你的弟媳,我的妻子,你喜欢“?

一阵鞭炮声。警察牵着马来接大公子上任省会公安厅长。

办完公事回来,大公子当着弟弟的面烧了素描。

二公子哼了一声,心想肚里的素描是烧不掉的。

不久二公子借着桂山中学请他当教员,就夫妻俩在外面租了房子另住。

从此不理不睬大公子了。心想这就可斩断一切胡思乱想。

后久推不掉,柳名誉只好出任家乡桂山中学学监。

其侄柳宇任庶务。

他们兴建王城东、西华门内“状元及第”、“榜眼及第”石刻。

榜眼是于式枚。

状元一一列名。

正阳门的“三元及第”则是阮元为获此殊荣的陈继昌而立。

崇尚的都是自隋唐以来的科举文明。

科举制的奠基者当属武则天。

当时桂垣就出了状元。

此人姓赵。

至今有赵状元桥遗址、故里。

仅管柳名誉身处故乡,但一心还是想重返大内取回寄放在史馆内的私人物品。像御赐的玉如意等。

闲时,柳名誉和柳宇叔侄策马出游。

柳将桂垣景点视作粒粒美不胜收的珍珠,作《玩珠小记》。此书现藏桂林图书馆。

一日游雁山。

这里有唐家花园。

本属大堡唐姓地主。

马关条约(1895年)后,巡抚唐景崧被拥立为台湾国大总统。

后失败。

日据台湾。

唐携邱逢甲等回桂垣。

后唐景崧从唐姓地主处买下此园。

处决广西会党首领陆某的晚上,宴会过后,赌局开始。

玩的是牌九。

唐景崧先赢后输。

终于押上了大注。

结果岑春煊赢了此座园子。

唐输红了眼,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黄绸包的东西用力的放在牌九桌上。

岑问:“何物?”

唐解开帕子。

是一颗金灿灿的台湾国总统之印。似乎想搬回颓势。

岑使了个眼色和提督陆荣廷站了起来,离开赌桌。

岑说:“军务火急。不奉陪了。”

岑告诫陆说:“不祥之物,不义之财。岂能苟且?”

陆接着说;“苟且偷生,临阵脱逃,贪生怕死,祸国殃民。”

唐大汗淋漓,连说:“玩笑!唐突、鲁莽!多有得罪!实属无奈”。

何以唐如此失态?

原来岑有“屠官‘之名。一次参劾百余贪官污吏不称职者。

岑与陆迅即离去,是否听见就不知道了。

赌局也就收场。

当然对外讲,这座花园是岑花银子买的。

在场的有内侄柳宇。

岑命柳宇还从街上叫来两担马肉米粉招待客人。

这时寒风阵阵,岑府天井的落叶纷纷飘零。是个冬夜。

后来岑春煊决意改建。

请来了广东有名的园林建造工匠。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红豆方竹,世外桃园。

柳宇依岑规定,每半月来监造看看。

岑给了他一匹马。

这里就叫西林花园了。

园名之意就是:此为人尊称岑西林的大臣岑春煊私人所有花园。

后来北京改称北平。

袁世凯改元称帝。

两广军事统帅陆荣廷从马来西亚经河内接回岑春煊。驻肇庆。

在此,岑春煊为首成立护法政府。

孙中山襄与其事。

这就是近代史上的北袁南岑。

中华民国开始了纷争。也导致军阀割据。

黎元洪建湖北军政府。与其有金兰之交的徐荣廷出任官财局总办。

不久徐荣廷又集资招股。

柳信沆再三考虑,正愁刚到期的资金投向,决定全部投入徐荣廷兴办新纱厂。

柳平从北平归。

因无功名、又无留洋经历,在家乡当狱警糊口。

他是远房5服外的侄儿。

请柳宇写个八行去肇庆见岑春煊。

岑留下当护卫。

岑对柳平说:“我荐你进韶关,滇军范石生的讲武堂。出来才有前途”。

柳平讲武堂学成。

岑流寓上海租界。

黄绍竑在梧州成立广西讨贼独立旅。柳平任排长。

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7军任连长。

1924年岑春煊流寓上海,捐出西邻花园给广西省政府。柳宇遵命在西林花园内立石造像叙事。这就是如今屹立园内人们驻足观赏之处。也是园史的见证。

1926年国民革命军第7军从桂林出师北伐。

贺胜桥大捷。攻占武汉。柳平任营长。

龙潭战役六天六夜,大败孙传芳,以少胜多,奋勇当先,柳平率部进入南京。

这时不再称江宁了。

柳平还特意造访当年柳名誉任所府衙。

这有其戎装留影,骑在高头大马上。也有与夫人合照。

蒋桂分裂。

俞作柏李明瑞主桂。

新桂系夺回广西治权。

柳平率部从龙虎关驻地重回梧州防守。

出任团长。

调防桂垣。

任省会县长。可谓衣锦荣归。

旋升旅长。

开赴上海抗战。

临走前,柳平告辞柳宇,说:“汉口结婚时,柳夫人讲你很有眼光。他给我看了一封旧信。是你以前写来的。你说信沆大伯是民国工业先锋。结束了千百年来的人手织布,开始了机器生产。利国利民”。

柳宇答道:“这是明摆着的”。心想大哥做的是前无古人后有来者的事。继往开来。大哥死后自己没来祭奠,因患重病,至今心里都愧疚。

他祝柳平凯旋归。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