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爱凌夺金身份争议直逼祖国摈弃国籍法

作者:矫海涛

具有双重国民身份的美国华裔健女谷爱凌冬奥夺金获殊荣,为祖国争光,更为改革开放后走出国门的上千万海外大陆移民,特别是海外华裔二代争了光。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好事。

然而,冬奥金牌,涉及国家荣誉。获奖者的国家归属身份争议,实际上是由中国国籍法引发的。一块冬奥金牌,直逼祖国摈弃陈腐的国籍法,建立完善的国民、公民、居民法,或许将是这块金牌利国利民更大的社会价值。

三十年前,没出国门,本人与所有普通国人一样,对中国国籍法漠不关心,似懂非懂,甚至从未在意。

二十年前,切身感受到深受中国国籍法之害,基于海外社区民意调查,92%改革开放后出国的第一代海外大陆移民赞成承认双重国籍,本人率先振臂而起,呼吁祖国高层改革中国国籍法。

经过一年又一年不懈努力,海外大陆移民争取回祖国自由,在十二年后,终于收获了阶段性成果,中美、中加等实现了十年签,初步解决了海外大陆移民回国难。在此基础上,争取华裔卡(海外国民身份证)一卡通,实现回祖国自由的“中国梦”,仍在继续探索,改革开放国籍法,建立完善国民、公民、居民法的呼吁,至今还在路上。

在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英文版中,“Nationality”一词,准确的中文翻译,不是所谓的“国籍”,而应该是国家归属。现代文明时代,国家归属有两种关系。一种是先天的、与生俱来的、自然的国家民族血缘关系,即国民身份National。另一种是后天的社会的国家行政隶属关系,即公民身份Citizenship。与国家归属Nationality直接相关对应的英文,是出自于同一词根的国民身份National。居民身份Resident,包括永久居民身份,以及只被国人看重的户籍,则通常与纳税和地方行政管理有关,与国家归属无关。

一般说来,判断决定一个人的自然国家归属是哪国人的,是国民身份(national)。而判断一个人在社会行政上隶属于哪个国家政府管辖关系的,是公民身份(citizenship)。此外,判别一个人的国家归属,民族国家和移民国家国情不同,依据国民身份还是公民身份,也各有不同。

在民族国家,例如中国,有着共同民族血缘的国民,是国家社会的主体。国家归属通常看其先天的、自然的国家民族血缘关系,即国民身份。按照现代文明的国际共识,在中国出生,或父母一方是中国国民所生的子女,就是中国国民,通俗的说法,就是中国人。生为中国人,终生都无法改变其中国国民身份,无法改变与生俱来的自然血缘国家民族归属关系。体现国家行政隶属关系的中国公民身份可以丧失或放弃,外国的公民身份可以取得一个或更多,但体现中国国民、中国人的自然血缘国家民族归属关系的国民身份不能改变,也无法改变。

在移民国家,例如美国、加拿大,国人绝大多数是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国民身份千差万别。真正的国民,即土著印地安人等,早已被国家社会边缘化。这种国情,决定了国家归属不能像民族国家一样凭种族血缘或自然的先天的国民身份来判别,而只能看其后天的、社会的国家行政隶属关系,即公民身份。公民身份不分哪国国民哪国人,也不改变谁是哪国国民哪国人。不论是本国出生,还是外来移民,只要符合法定公民条件,就可以成为公民,行政上归所在国家政府管辖,并享有参与住在国社会行政管理等权利和相应的法定义务。

虽然美国刻意淡化国民身份,但实际上,有国民身份即美国出生和美国人子女,比公民身份更重要、更有含金量。有美国出生证明,不论何时何地,都可以申请美国护照,回美国不需要办理外国人签证。在法律上,他们对本国出生的公民(即美国人,相当于其他民族国家的国民)与外来归化公民,有许多不一样的规定。例如,只有本国出生的公民(美国人),才有资格参选总统;外来归化公民,触犯重罪的可以依法取消其公民身份,驱逐回其祖国。收紧移民政策,不但非法移民受到整肃,外来合法移民,包括已获得归化公民身份、永久居民身份的,也由于其与生俱来的国民身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中美贸易战以来,牵涉到有美国公民身份和绿卡的华裔或中国技术移民、学者、留学生被监视、解职、调查、入狱、驱逐等,屡见不鲜。美国海关经常查问入境人士的出生国家。甚至美国军人在海外其他国家出生子女的国家归属认定,也受到了影响。而在美国出生的,其美国公民身份不能像外来移民归化公民一样被剥夺或取消,除非本人申请。如果失去美国公民身份,随时可以申请恢复美国公民身份。

从以上国际通行公认的国家归属常识看,谷爱凌父母是中国人和美国人,具有中国和美国双重国民身份,是与生俱来铁板钉钉的。至于她是否放弃美国公民身份、是否具有中国公民身份,都有个人选择自由。且不必说她是现代文明国家的海外国民,就是她是香港、台湾或中华民国、满清的海外移民,她夺金的国家归属身份,都不会有异议。但问题是愚昧的中国国籍法规定,不承认双重公民身份,即所谓的双重国籍。要为祖国争光的谷爱凌放弃与生俱来的自然美国国民身份,是不可能的。要求她放弃美国公民身份,也是没道理的。海外华裔二代,能够毅然回国,为祖国争光,已经非常难得了。不能太过分,强人所难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国国籍法显然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这才是谷爱凌夺金身份争议的根本起因。

最近几年,伴随着贸易和移民政策的排外倾向越来越严重,在美国这个民族大熔炉里,国民身份也变得越来越敏感。实际上,美国从官方到民间,从不认为有了本国公民身份就是美国人。对于海外大陆移民,不管中国政府承认还是不承认其中国国民身份和中国人身份,美国政府和美国人都认定这个群体属于中国国民、中国人,不是美国人。日渐增多的事例显示,缺少自知之明,有了美国公民身份,就把自己当美国人,把住在国当成祖国或自己的国家去爱,类似于去爱别人的父母、配偶一样,有时会被当地人骂滚回你的国家去,不足为奇。

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明确规定,人人有权享有国家归属。任何人的国家归属不得任意剥夺,亦不得否认其改变国家归属的权利。人人在各国境内有权自由迁徙和居住。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

上世纪80年代出台,一成不变,50年不改的中国国籍法,混淆了国民、公民与居民身份,用封建色彩浓厚的“籍”观念,把国家归属关系涉及的国民待遇、公民权利、居民身份煮成了一锅粥。最祸国殃民的缺陷,不但剥夺移民海外国人的公民身份,而且连与生俱来的国民身份、国民待遇、回祖国自由也一起剥夺,侵犯了联合国人权宣言明文规定的基本人权。

令人困惑难解的是,与住在国相反,海外大陆移民自己的祖国政府,却舍本求末,不拿本国国民身份当回事,把移民国家的公民身份、永久居民身份视为判别国家归属的唯一的籍,与户籍、祖籍相捆绑,否认有外国公民身份的海外大陆移民是中国国民或中国人,官方甚至连中国是海外炎黄子孙的祖国也改变说法,说成是什么祖籍的国,切割祖国归属关系。将获得外国公民身份的数千万海外侨胞自动放弃给外国,当外国人对待,既深伤了数千万海外中国心,损害了炎黄子孙生为中国人的尊严和基本人权,也铸成了官方不认海外国民为侨民、海外华裔不再被国人同胞认作中国人的旷世悲哀,把海外炎黄子孙群体当海外势力或敌对势力加以防范。

史无前例的新冠疫情以来,国民身份变得更为敏感,海外游子里外不是人,进一步凸显了中国国籍法对上千万海外大陆移民的祸害。华裔在住在国街头受辱骂已司空见惯。留学生可以回国,但却视海外大陆移民为带毒群体,不发华裔卡,外国护照上的十年回国签证,一夜之间就成了废纸。可怜天下中国父母心,也可怜天下海外游子心。上千万海外子女无法回国尽孝,老父老母病危,只能望洋兴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面对此情此景,或许国内还有小肚鸡肠高官在暗自窃喜没发放华裔卡的精明。

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海外中国人,不论你的祖国政府承认还是不承认你是中国国民,也不论你自己承认还是不承认你是中国人,联合国乃至全人类都公认你是中国人,都知道你的祖国是中国,唯独你自己的祖国政府自欺欺人公开不承认。没中国户籍、护照,似乎就基因突变不再是中国人了,被划入洋人之类。被他国万里挑一选中的人才,外流的国门敞开着,回流的国门却紧锁着。国际人才流动只出不进,只输不赢,原因就在于画地为牢的户籍、国籍堵死了海外游子回国回家落叶归根的路。回祖国无签证或签证过期,没像刑满释放人员一样24小时内去当地公安机关报到,就按外国人“非法入境、非法居住、非法就业”清理整治。更有高官吃里扒外,替外国政府招安新移民操心,鼓励本国培养出来的海外人才乐不思蜀,老老实实做外国好公民(良民)。政法系统虽然多次反腐洗牌,但割弃了上千万国民丧权辱国的国籍法,依旧是戴在上千万海外大陆移民头上的紧箍咒,未见松绑。

户籍之害,害得是国内底层人民,特别是农村国民。国籍之害,害不着外国人,害得是六千多万海外华裔,特别是上千万改革开放后出国的海外大陆移民。古往今来,古今中外,中国国籍法和户籍制,都是蝎子拉屎毒一粪(独一份),是万恶之源,必须尽快废弃。中国国籍法50年不改,还能墨守陈规50年或100年吗?看看天下现代文明潮流,浩浩荡荡,蔑视基本人权,割裂骨肉亲情,背离天理人伦的国籍法,继续长期残存下去,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邓家在美国出生的后人,可以回国做官,谷爱凌可以回国夺金,并不意味着中国国籍法已经放宽。改革开放后出国的上千万海外大陆移民,被当成外国人,将铸成中华民族的千古悲哀。堂堂中华大国还搞不清谁是中国国民、中国人,不仅是港澳台胞和海外游子的不幸,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断臂之痛。多年前,本人在《不承认双重国籍的三大恶果》一文中,就曾指出海外中国移民与祖国政府渐行渐远的趋势。如今,若不尽快抛弃陈腐落后的中国国籍法,海外上千万中国大陆移民将重蹈四千多万东南亚华裔后代覆辙,与祖国渐行渐远覆水难收的趋势恐无法逆转。

国民乃现代民族国家之本。从满清后期至民国抗战,上百年来,下南洋闯西洋的海外游子,都不曾失去过中国国民身份。海外华侨爱祖国,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是中华民族的自豪与骄傲。没有海外华侨的贡献支持,不会有中华民族的崛起。共和国走到今天,上应无愧于列祖列宗革命之母,下应对得起海内外炎黄子孙后代。正本清源,将上千万海外大陆移民正名为中国国民,正名为海外侨胞,我辈不为,更待何时?

被切割了祖国归属关系,依然深爱母国,为母国分忧解难,与母国同呼吸共命运,是海外游子难能可贵的胸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废除国籍法,取而代之以现代文明的中国国民法、公民法,才是人间正道。敞开祖国母亲的怀抱,发放海外国民身份证或华裔卡,还海外大陆移民回祖国的自由和国民待遇,乃利国利民之光明大道。放开四百多万海外华裔二代回国就业一卡通,祖国将人才引进获益无穷,英语和各类外语人才将多如三文鱼海归。得道多助,海内外骨肉同胞同心同德,凝聚为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民族复兴才大有希望。

抛开谷爱凌身份争议,上千万海外大陆移民和四百多万海外大陆移民二代,更关心自己和后代的中国国民身份,关注华裔卡和回祖国自由,淡看公民身份和所谓的国籍。谷爱凌说得很好,在中国我是中国人,在美国我是美国人。而对于海外第一代大陆移民来说,则是在中国,我是中国人,在美国我还是中国人,只不过多了一个美国、加拿大公民身份,多了一个外国护照和公民权利义务,不值得国内同胞羡慕嫉妒恨。

第一代海外大陆移民,争取实现回祖国自由,时日已不多了。老之将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继续上下而求索。中华民族海内外有识之士应共同努力。更大的希望,或将寄托在谷爱凌等海外华裔第二代身上。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