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扩张与领土扩张——从英俄百年不同扩张史看“乌克兰战争”

作者: 周继明

(一)

有无搞错,乌克兰战争乃俄罗斯与北约、美国间博弈之恶果,与已衰落为二流小国的英国有半点风马牛不相及之毛关系?

美国本身即英国历史上”思想扩张“之产物。有时就要把蛋扯远点,才能看清脉络、找到根源。干脆再远点扯到根上去,英国人,俄罗斯人最早从哪而来?

——都来自“北欧海盗”,据说英格兰人系从丹麦(当时还没有丹麦国家概念)那地界南下者,俄罗斯人属从瑞典一带向东南方向迁徙人群的后裔。

这也不是根上呀,北欧海盗(维京人)又来自何处?

那就要说到“走出非洲”了。

人类在5万年前走出非洲后,其中一路(另一路向东)向北越过地中海走到欧洲地界后,因气候变冷,日照减少皮肤变白,脑容量变大,头发,眼睛变颜色而形成欧洲人特征。黄头发,蓝眼睛即这拨人走到北欧,因日照最少,最弱形成的特征。直线性走到最北头无法再向前走了,便调头往回扇面形“回迁”,德国,英格兰,法兰克人皆为“回迁”之北欧人(丹麦方向)与越过地中海留在原地人群(希腊人,凯尔特人,罗马人……)混合而成,越向南,其北欧成分越递减弱;从瑞典方向向东南回迁的人群与土耳其,中亚人群混合成斯拉夫人群,越向东南,其北欧成分越递减弱。

为什么“北欧海盗基因”如此具有侵略和扩张本性?

貌似与北欧人个体高大强壮,气候寒冷(似国人中的东北人)密切相关?

但正像一个人的性格形成既有先天遗传,也有后天塑造一样,英国和俄罗斯截然不同的扩张方式也与他们后来的不同遭遇及塑造有关。

英国式扩张和俄罗斯式扩张有什么不同?

——英国是思想扩张,俄罗斯是领土扩张。

 

(二)

 

英格兰人最早从北欧向南迁徙抵达英伦三岛,与“土著”苏格兰,威尔士,爱尔兰人混合组成“新”英国人。17世纪,英国首创民主科学体制,最早完成工业革命,领导世界新潮流,迅速打造出一个强大“日不落帝国”。大航海时代,大英帝国殖民地从北美的美国,加拿大;到亚洲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缅甸;中东巴林,卡塔尔,科威特,巴勒斯坦……;非洲南非,肯尼亚,乌干达,再到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到20世纪初帝国鼎盛期,“英联邦”总人口达4—5亿,占当时世界人口1/4,总领土面积约3367万平方公里,占世界陆地总面积1/4。

但一个小小的,人口如今才只有6000万的英国,根本无法靠军队,用镇压、杀戮、移民的原始野蛮方式去统治众多海外领土和人口。所以,英国人采取了一种宽松,松散的“统治(管理)”方式。以“英联邦”名义让各殖民地国家认同其为宗主国,让各地基本自治,只委派总督等少数人参与监督,而主要靠贸易,传播宗教,文明的形式施以“思想统治”。

一个典型例子是印度。最早是葡萄牙人殖民印度,后英国赶走葡萄牙、法国成新宗主。从1773年——1950年印度独立,英国共委派了45任总督(多为英国贵族,一个任期5年)。除偶尔发生小规模反抗起义,英国人与印度人和平共处、相安无事。有故事说,一个只有几百个英国人的“东印度公司”,成功统治3亿印度人近200年。甚至在独立后,印度仍完整保持了英国人留下的法律和管理体系,把英语作官方语言,一直与英国保持良好关系,还对英国人把原来七零八落的印度社会打造成一个现代国家感激有加。

英国人选择“思想扩张”应有两个原因,虽他们拥有当时世界最先进的工业基础、军事力量,扩张也往往靠武力侵略开路,但他们同时还拥有比武力更强大的“思想武器”:宗教、贸易、科学、文学、法律、英语……,科学家有万有引力的牛顿、进化论达尔文、发明电之法拉第、发明蒸汽机瓦特;文学家乔叟、莎士比亚、狄更斯、勃朗特姐妹、斯威夫特(《格列佛游记》)、笛福(《鲁滨逊漂流记》);库克船长;电影音乐艺术有披头士,卓别林,憨豆,007系列,福尔摩斯……英国还是人类现代体育发源地,首倡fair play(费厄泼赖)精神,除田径,篮球外,包括足球在内的几乎所有现代体育项目皆为英国人发明,所有这些都充分代表和体现了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所谓“普世”,即符合人性特征,最容易被大多数人群所接受。

另一个原因与地理位置有关。一个孤岛,无法将任何侵占的土地,殖民地与其本土相连,一体化之。无法从实体、物质上相连,只好以思想、价值观固之,而思想上的联系却往往更加牢固。英格兰人当初以“外来户”身份与原居民的融合中,有原始的武力冲突,杀戮,但也有很多克制和包容,如今英国的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仍有独立的议会、足协,对内特色鲜明、争吵不断,对外却高度一致,典型的“君子和而不同”,这也是英国人最早“思想扩张”的雏形。

二战后,世界各国独立风潮乍起,殖民地体系土崩瓦解,英国殖民地几乎一夜间全部独立。连英国移民后裔建立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也纷纷独立自主,英国瞬间抽抽回最当初的英伦三岛2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广西,或河南)那点巴掌大地方(2010年采访南非世界杯我去约翰内斯堡格鲁格动物园,听到一句很精彩的话是,“格鲁格动物园面积比英格兰还大”),很多人都说英国已衰落成微不足道的二流国家、成了美国小跟班。英国式扩张失败了。

其实这是一种误解。

 

(三)

 

与此同时,俄罗斯推行的是另一种扩张——领土扩张。

与英国不同的是,俄罗斯国土横跨欧亚大陆,东面是广阔、寒冷,人烟稀少的西伯利亚,南面是没固定领土概念的中亚诸游牧民族,这给俄罗斯提供了永久吞并领土的最好机会——武力占领后只需稍微改动下国境“线”即可。也许与历史上是没出海口的纯陆地国家有关,俄罗斯没海外殖民地。但几百年来,俄罗斯从一个东欧小国,一直不断靠战争侵占其它国家领土,逐渐扩张为世界第一领土大国。二战后,前苏联国土面积多达2240万平方公里,向西是波罗的海沿岸三国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北边到达芬兰,周边有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以一整块连在一起的国土,几乎足以与当年“日不落帝国”时分散在全世界领土的3367平方公里一比高下。即便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仍有170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美国加加拿大)的”世界第一“国土面积。

俄罗斯一直坚持、甚至着迷于武力领土扩张,其过程充满原始、野蛮的杀戮,既是海盗基因加放纵残暴本性使然,也与缺乏“(先进)思想扩张”“武器”有关。

在整个俄罗斯历史中,除19世纪中后期有个相对自由时期,井喷式产生过普希金、屠格涅夫、莱蒙托夫、托尔斯泰、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柴可夫斯基、列宾……唯一一个文化繁荣时代外,几乎再没产生过大思想家、科学家和艺术家。到苏联早期只有肖霍洛夫、肖斯塔科维奇俩大艺术家,及后来”著名作家“高尔基、诗人马雅科夫斯基皆成“奉命文学”之流。很多年里,电影只有《两个人的车站》、《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和《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尚可一看,几乎没任何优秀文化影响力。一直名列世界前茅的俄罗斯体育,还因简单粗暴、集体使用兴奋剂被国际奥委会多次严厉处罚。

为什么2022北京冬奥会俄罗斯队不准以国家名义参赛,不准升国旗、奏国歌,电视直播不准出现普京镜头?——索契冬奥会多名俄罗斯运动员兴奋剂检验尿样呈阳性,稍后检验B瓶尿样时,发现严格封存、经高科技密封的瓶口曾被神秘打开,尿样被换包。此神不知鬼不觉之举后证实系KGB所为,俄罗斯也因此夏冬季奥运会皆遭重罚。

克里米亚是俄罗斯野蛮领土扩张方式的典型之例。地处黑海、与乌克兰陆地相连的克里米亚半岛原属黑头发、信奉穆斯林教鞑靼人之故乡,二战后斯大林下令将他们强行整体向东迁徙到里海附近”置放“(与格鲁吉亚为邻)。手段更残忍的是俄罗斯侵占中国领土海参崴的过程,1860年沙俄通过不平等《北京条约》侵占中国东北海参崴、并用俄语命名“符拉迪沃斯托克(征服东方)”,之后数万原居民全遭杀害、迫害致死。不仅领土扩张手段残忍,统治原住民方式更毫无人性。

甚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以解放者身份“统治”的15个加盟共和国,及东德、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东欧诸国,皆施以严苛思想管束,闭关锁国,官僚主义严重,远离民主、自由,导致经济发展停滞,文化创造力低下,民意怨声载道。40年间,苏联几次动用坦克大炮镇压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多地民主反抗浪潮……

所以,一旦苏联1991年解体,早已失去向心力的东欧诸国、众前加盟共和国如脱缰野马逃离“魔爪”。先是芬兰、“波罗的海”三国,东欧诸国,东德柏林墙一夜间轰然倒塌,然后是前加盟共和国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中亚各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最后是同宗同族的乌克兰,短短数十年,俄罗斯“萎缩”成几乎没朋友之孤家寡人。

英国抽抽回巴掌大的地方,比“日不落帝国”差了100多倍,而俄罗斯从前苏联”萎缩“后,还有原领土80%之巨,从表面上看,俄式扩张貌似仍很风光。

此乃另一个误读。

 

(四)

 

有个有意思的话题、一直有着不同解读:历史上欧洲从面积到人口,都与中国差不多,但为什么却从未真正统一过?从持续千年、统治松散的罗马帝国,到近代貌似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希特勒,都没能实现中国自秦始皇开始“字同文、车同轨”、从中央到地方那样的统一。在我看来,重要原因之一乃因有英国和俄罗斯。

一个地处被英吉利海峡相隔、易守难攻的孤岛,一个置身偏远、背靠寒冷西伯利亚纵深,皆有北欧海盗“谁都不服”的侵略和反侵略性基因,拿破仑、希特勒皆在几乎完成统一欧洲的关键时刻败于英俄之手。但英俄间之大不同就像地球两极,一个信奉光荣孤立,自视清高,永远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一个像倍受歧视的“乡巴佬”(普希金时代俄贵族皆以说法语为荣),尤其一段被蒙古“黄祸”残暴奴役、屈辱混合200多年的历史,成永远羞于启齿的“伤疤”,由绝对自卑走向相反的绝对自负,因此形成随时随地报复的残暴性格。

类似于中国“春秋战国”“群雄争霸”那段历史,英法德俄奥匈、西班牙、奥斯曼……欧洲大陆各路列强为争夺各种不同利益,从未停止过在“战争与和平”间转换,纵横捭阖、合纵连横。除不断成为战争主角,还常以“被借势方”影响局势,今天你死我活、水火不相容,明天握手言和、同仇敌忾。在相当长时间里,欧洲大陆只有不同的利益,没有共同的敌人。英国一直充当的角色是,谁最强大、谁想称霸,我就联合其他国家反对之、制约之;俄罗斯的角色则是,强大时就去欧洲大陆趁火打劫、占尽便宜,衰落了就收回来固守要塞、保住既得利益。

直到历史上最“苦大仇深”一对宿敌——法国德国联手打造出一个强大的新欧盟时代,全欧洲终于前所未有的有了个共同敌人——俄罗斯。全欧洲铁了心的一直把俄罗斯排除在欧盟和NATO之外,这也是憋屈太久、终于按捺不住的普京把满腔怒火发泄在乌克兰身上的重要原因;而英国的角色亦一如既往的“不走寻常路”——他们脱欧了。

但此时正值全世界目光都聚焦于乌克兰战争之际,如果我说,真正在背后与俄罗斯全面抗衡的其实是貌似“蔫不出溜”的英国人,有人信吗?

若不信,那我说英国不仅不是美国的跟班儿、反而美国是英国的延申,每当关键时刻,整个“五眼联盟”“今夜都是英国人”你信吗?

也许只有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才能看清楚英国人“思想扩张”的深层次意义。从此意义上讲,此番”乌克兰战争“也是历史上英国人“思想扩张”与俄罗斯“领土扩张”的延续,是两种”扩张“的一次直接对抗和较量,其胜负将直接决定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未来走向。

说回英美”从属“关系。

美国最初即由一帮“新英国人”摆脱“老英国统治”所建,虽独立后脱离英联邦,接纳全世界移民组成“新合众国”,但两国仍在“思想上保持高度一致”。200年来,美国主流政治圈实际上一直牢牢掌握在英国人后裔“手中”。美国至今50任总统中,除艾森豪威尔、罗斯福、特朗普属德国、荷兰后裔外,其余46任总统全为英国、爱尔兰裔。奥巴马虽为肯尼亚黑人后裔,但母亲来自苏格兰。里根、布什……都与英王室有清晰可循的“亲戚”关系,一个专门研究英王室历史的机构甚至查出拳王阿里都与英王室有“八百杆子打的到”的血缘联系。

肯尼迪、克林顿……系爱尔兰后裔,别看爱尔兰与英国历史上“苦大仇深”,他们在思想和价值观上仍非常接近。一起移民美国“新大陆”,摒弃先前在英伦三岛时的芥蒂、达成新共识,他们显然是“说英语的一家人”。当选美国总统必先在第一时间”回英国省亲“、拜会英国王,也是美国政治之惯例。几乎所有美国人后来的新思想、新观念,皆植根于更早时的英国传统。美国人明明是英国人”思想的延申“,如何能颠倒成”英国是美国的跟班“?美国和英国是”一家人“的最新例证,即英国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根本就是个出生纽约的美国人。

又有谁能想到,如今一个充满活力、令人向往的”大洋洲明星“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当初是一帮英国”人渣“”刑事犯“所建?心之所至,无所不能。一个人能否摆脱野蛮、愚昧,走向进步,追求更高思想境界与价值观乃必由之路。一个人群、民族、国家是否强大、昌盛,一点都不取决于领土之大小、人口多寡,同样取决于其价值观与思想境界。地理上相隔千山万水,却价值观一致、思想联系紧密,与虽身体、地理上强行捆绑在一起,却同床异梦、心怀各异,孰优孰劣不一目了然吗?

在2022年俄罗斯与乌克兰兵戎相见之前的上一次”兄弟反目“,是2008年的”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要知道格鲁吉亚是苏联缔造者之一斯大林的故乡,一场残酷战争的结果是原属格鲁吉亚的南奥赛梯归了俄罗斯,而南奥赛梯问题像极了眼下顿巴斯和卢甘斯克。但多了一块领土,却兄弟反目成仇、人心尽失,所得所失何在?对兄弟如此残暴,岂不更让所有人皆视若魔鬼、避之不及?如果”格鲁吉亚战争“已经让俄罗斯成为全欧洲的共同敌人,那”乌克兰战争“会不会让俄罗斯再成”人类公敌“?

如果“乌克兰战争”真的可视为数百年英国俄罗斯不同扩张之最新对抗,最终结果是否也早已清晰可见?

 

(五)

 

以下网络所传俄罗斯总统普京之耸人听闻”金句“,有的属实,有的可能有误传之嫌:俄罗斯的国境线永无止境;如果俄罗斯不存在了,这个世界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如果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我不介意亲手结束整个人类文明;如果他们想咬俄罗斯一口,我们就敲掉他们的牙齿;真理只在导弹射程范围之内……但如果你曾记得历代沙皇所说,”俄罗斯只有两个盟友——海军和陆军“,”俄罗斯的安全是建立在边境线两边都是俄罗斯军队的基础上“,以及曾率队侵占海参崴的俄罗斯低级军官穆拉维约夫的狂言,”在我眼中整个亚洲都是无主之地“,你就会明白普京不过真正传承了俄罗斯的传统武力扩张思想而已。

阿门!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