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令海峡隧道——中美竞争浪潮中的中美合作

作者:林達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美有过二十多年的对抗。两国上一代的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尼克松、基辛格,都是政治家,不是政客。他们了解到这种做法没有出路。周恩来遂以「得悉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意向」为理由,发出邀请。中美接着迅速建立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多方交流。两国成为对方产品消费之地,也是吸收对方剩余资本的大海洋。尼克松还提倡中、美、苏三国联手,打造一百年的世界和平。这是政治家的高瞻远瞩。

中美竞争的真相

中国和平崛起,美国朝野不少人感到受到威胁。在经济方面,是劳动力和廉价商品涌入,有些制造商,把厂房搬到中国,导致本土的职位流失。在军事方面,美国军方有人认为中国的军力,威胁到关岛、塞班,甚至夏威夷。这连串太平洋的海岛,可用作进攻美国本土的跳板。在意识形态方面,美国的主流意识,是自由、民主、平等、人权。而中国则是消除贫困,促进人民的生存和发展,使得人人有饭吃,有衣穿,有屋住。

全世界最大的「中國不通」,政客美國特朗普前總統,為了得到選票,挑撥「普通人」百年排華和五十年冷戰的心態,以致中美進入了新的冷戰時期。「普通人」就是土生,沒有大學教育,從事底層勞動的人。他們是美國民主政治的基石。特朗普謊稱和中國做生意,無美金可賺還要倒貼,以蠱惑人心。

一个国家资金是否外流,除了看贸易差额还要看资金流动(capital flow)。如果把中美资金流动和贸易差额一起看,美国没有资金外流到中国的问题。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认同这看法。中美贸易差额大部份又回到美国。首先是购买国库券(treasury bill),其次是直接投资,比较侧重地产、酒店和娱乐事业。还有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在美国创立生意。中国人祟拜美国,移民、留学、旅行都以美国为首选。平民百姓的人家又为美国带回来多少的美金?现在中美每年的贸易额是六千亿美元:中国出口到美国五千亿,美国出口到中国一千亿,但是资金流动超过一万四千亿而以美国占优势。

贸易战使中国的进出口业和制造业受到影响,失业率上升。美国的汽车业在本国的市场巳经饱和,要靠中国市场。现因关税而减少在中国的销量。美国有些制造业如自行车,用中国零件。现在成本增高。中国向美国购买大量的大豆,产于美国中西部。这儿是特朗普的死硬支持者。为了迫使特朗普让步,中国提高大豆关税,使美国中西部发生经济问题。中国出口大量电子产品到美国,采用韩国、台湾、越南、泰国的零件。这些地方都受到影响。很多要投资的人因为局势不明朗,采取观望态度。 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那一年,中美双方在对方的投资减少了60%,但中国加强外汇管制也是因素。

中国廉价货品,不但提高了美国的生活质素,还可以抑制通货膨胀。中美建立正常的贸易关系,互通有无,两国可以维持优质的生活数十年。在军事方面,中国并无向外扩展的野心。中国人的观念,东海以西,青藏高原以东,贝加尔湖以南,南海以北,就是中国,以外就是人家的地方。人家的东西不可以随便拿。中国并未有在外国驻重兵,围堵美国。

中美的价值观,有相同的地方,也有无可跨越的鸿沟。中国人、美国人都注重勤奋、友爱、家庭。开放改革以来,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一样,鼓励人民创造、竞争,允许人民独立做出经济的决定。但是美国好为人师,在全世界指手画脚。推动人权外交。世界上的人都回以会心的微笑。

美国与平原印弟安人(Plains Indians)打了六十年仗,把他们灭族。又从西非活捉四十五万黑人到美国做奴隶。黑人不得读书识字,如有不满意或逃跑,就受到鞭打,主人还把盐撒在伤口,以增加其痛楚。女奴随时要陪主人上床,生了的孩子跟主人姓,但仍是奴隶,以致85%的美国黑人,都有白人的血统。到今天还有黑人因受到私刑(lynching)而死。美国人以践踏人权建国,是众所周知,举世皆见的。「人权外交」就好像是黑社会头子当上「道德重整会」的会长,何以服人?世上80%的人都生长在发展中国家。他们不支持美国民主政治的意识形态,而支持中国,使中国在国际上产生了庞大的软实力。

中美合作 世界和平

中美的矛盾,可能转化为战争。现在中美关系的最重要问题,不是会不会开战,而是怎样把开战的可能性减到最低。拿破仑说:「中国苏醒世界震动。」中国已经苏醒。美国不能不做一些重大的调整。美国历史短,领导人的目光,通常只能达到10年。而中国领导人的目光,可达到100年。两国应以历史的宏观,全球视野看中美关系。中美关系是21世纪最重要的关系。美国是最强大的国家,但已不是能全面主导的国家。双方可为自身的利益做事,但必须在世界和平、应对世界危机、环境能源等问题订立相应的政策。中美相辅,世界才可以发展,得到真正的和平。

白令海峡隧道大中美合作

当联合国成立时,加拿大总理麦肯齐金(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提倡国与国之间,透过功能合作(functional co-operation)扩大对话的质和量,克服矛盾,以达到世界和平。 「白令海峡隧道」就是这样的合作项目。

19世纪中叶,阿拉斯加总督William Gilpin首先提出「白令海峡大桥」,为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及林肯总统赞同,但两人都被刺杀。沙皇尼古拉二世雇用了一队美国工程师,做了可行性评估,但他给推翻了。二次大战时,莫洛托夫曾向美国提出,但因冷战爆发,不了了之。 2007年,俄国提出白令海峡隧道。 2014年,中国表示支持此构想。现代的人认为白令海峡严寒,冬季平均气温低至-20°C。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对钢铁会产生不良影响,建隧道比大桥可行。隧道必须有三层:上层是高速铁路,下层是普通铁路,中间是后备铁路。但单是隧道没有作用,必须与现存的铁路连线。在俄罗斯,要建3000公里的铁路到亚库茨克(Yakutsk)。在美洲,要建1500公里的铁路到卑诗省的纳尔逊堡(Fort Nelson)。

中国的构想是「中俄加美高铁」,可以把中国、俄国、日本、韩国,跟美国、加拿大之间的运输时间减到少于一半。货品主要是石油、天然气、煤、谷物、矿产、汽车、零件等。在国际贸易中,运输是庞大的开支。减低运输开支,可以促进互通有无,提高生活的质素。加拿大北部和阿拉斯加,是富饶之地,但交通运输缺乏,成为荒田。中俄加美高铁,可以刺激资源的开发和沿线市镇的发展。阿尔伯塔省的石油和天然气,能更加快速的运到亚洲市场。

可行性

实施的计画已经专家调查和科学审定。美国华裔铁路专家林同炎估计隧道建造费要40亿美元,美俄两方连线铁路要500亿美元,共540亿。阿拉斯加商人所罗维(Fyodor Soloview)在俄国出生。他创建了Inter-Bering 有限公司,目的是游说美国政府支持白令海峡隧道。他认为需要共500亿。 15至20年可以回本。现在俄方愿出隧道建造费65%。中国愿意负责隧道及北美铁路连线的全部费用,用以与沿途国家换取资源。中国已完全掌控相关技术。中国的货品,由大连到鹿特丹,如经西北航道(Northwest Passage)可减少5000海浬和15天。所以中国近年来大力发展破冰技术,和苔原(tundra)地区的基建和资源开发。

在政治风险方面,美国政府与中俄有矛盾,不支持白令海峡隧道。但阿拉斯加州支持,美国的油气利益集团也支持。他们控制着阿尔伯塔省的油气生产,希望阿省的油气能迅速运到亚洲市场。

1954年,韩国人文鲜明(Sun Myung Moon)创建了统一教(Unification Church)在全世界有约二百万信徒,主要活动范围为韩国和美国,在联合国享有顾问地位。他们支持建白令海峡隧道,设有附属机构「全球和平联盟」(Universal Peace Foundation)专门宣传该方案。

最新进展

Inter-Bering有限公司正在集资游说美国政府。每股一千元,最多可买入五万股即五千万元。他们的目的是:

  • 促成中俄加美四方洲际铁路合约
  • 招标设计、建筑、营运及维修
  • 建筑阿拉斯加与加拿大的铁路连线

他们认为就算美国政府不出资,他们也可以从州政府和私人投资筹集到足够的资金。

2020年9月,特朗普总统批准从阿尔伯塔省建铁路到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Anchorage)。这港口有出口油气的设备。该铁路可作为白令海峡隧道与美加铁路连线的一部分。俄国为了开发远东的油气,也在东西伯利亚建铁路。这可以作为白令海峡隧道与俄国铁路连线的一部分。中国为了准备建筑白令海峡隧道,已开始建「宁波-舟山高铁」,有一段是海底隧道,这是世界上第一段海底高速铁路。

让我们在曙光中走到一起

白令海峡隧道,一向被认为是棉被蒙头,胡思乱想,但现在已经开始成熟。披头四(Beetles)的约翰·连农(John Lennon)写成了「梦想」(Imagine)一曲,为「英国国家诗歌日」选为百年第一曲。结尾说:「你也许说我在做梦,但我不是唯一做梦的人。我希望有一天你也与我一样,全世界都手牵手。」希望中俄加美四国,以良性竞争作为进步的动力,手牵手打造一百年的世界和平!

「加拿大枫叶龙文化协会」支持建筑白令海峡隧道。我们推动中加文化交流至今25年。创会会长汤威在加拿大见到遍地的枫叶,又见到可以一家人一同出游的脚踏车,受到启发,构想造成一条龙,龙身饰以枫叶,以象征中加文化的融合。龙长140尺,龙身上的枫叶,最先是纸制,现在用布片。他又买了一条船,长40尺,宽4尺,有13排座位,第一排挂上加拿大总理的照片,以后每排挂一省省长或特别行政区长官的照片,称之为「枫叶龙舟许愿船」。后来一帮朋友,以龙和船为核心,成立了「加拿大枫叶龙文化协会」,宗旨是「国家统一、文体交流、促进科贸」。

这条龙造成的时候,魁北克酝酿独立公投。我们到处舞这条龙,宣扬「国家统一」,第一次是在安省议会前面的皇后公园(Queen’s Park)。很多人来帮忙舞动它,大家都觉得很有意义,并且拍照制成明信片。它曾去过「百万行」两次,加勒比海狂欢节两次,到过哈利法克斯、温哥华、卡加里以及其他地方。 1997年,在卡加里,全国省长会议,讨论国家统一问题,我们把枫叶龙带到那里,以示支持。所有省长都在枫叶龙的明信片上签了名。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我们本着「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的宗旨,把「枫叶龙舟许愿船」安放在成都长江边上,借此表示加国政府及人民的关怀,并慰问灾区的学生。我们把船作为许愿船,鼓励失去学校的学生把愿望写下放在船上。有些学生希望到北京故宫,我们帮他们实现愿望。

我们设有中加文物室,典藏超过200件册的艺术品和文物,由征集及各界捐赠而来。在新会有陈列室,陈列万锦市的商业环境和工业产品。

本人忝为「枫叶龙文化协会」顾问,特发出呼吁,希望各界给「白令海峡隧道」精神和实质的支持。凡赞同此理念的人士,必须多写文章,发表谈话,发布新闻,在国际上多交朋友,加强对传媒的笼络以得到宣传,促成风气,进一步聘用公关顾问公司积极展开游说活动,在合法范围内影响议员的决策,使到黎明的曙光普照大地,让我们在曙光下走在一起。

图1:白令海峡隧道及其铁路连线。(Source: Inter-Bering LLC)

图2:白令海峡隧道水面。左为美国小奥米德岛(Little Diomede Island),右为俄国大奥米德岛(Big Diomede Island)。(Source: Wikipedia.org)

图3:白令海峡隧道阿拉斯加终点构想图。(Source: frrandp.com)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