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未来可以没有战争吗?

作者:周继明

人类未来可以没有战争吗?

先把结论放在最前面:No!

这是个残忍的现实,21世纪人类在目睹乌克兰战场上生灵涂炭、尸横遍野、满目焦土残垣的同时,还必须意识到这远非是一厢情愿者希望的“人类最后一场战争”。

人类为什么没有能力制止战争?

——现代战争、未来战争毁灭人类自身的危险性越来越大,但战争却一直是人类文明赖以进步的催化剂,甚至没有战争就不足以称为人类,过去、现在、未来概莫如此。

一只草原上奔跑的兔子

在思考这个问题时,我脑海里一直在回放一段视频:一只狼在空阔的草原上追逐一只兔子……

狼比兔子大的多,跑的更快,牙齿比食草动物锋利的多……”兔子不是造物主给狼的恩赐,兔子被吃不是天经地义吗?“

这段视频却非如此。小兔子没束手待毙,虽个小、速度比狼慢一点,但它急停、转弯比狼灵活的多。于是,就有了这个星球上最精彩的场面之一:一个”最大的田径场“、一个”最大的舞台“上,一只被饥饿驱使、跑到最快的狼在追一只”逃命“的兔子,它俩以堪比人类奥运会最精彩短跑比赛般高速追逐了约40米,但眼看狼爪就要够着小兔子时,小兔子一个急停、转向,将狼甩出5、6米去;待狼转个大圈停下、再调整方向、加速,又高速追逐40米眼看又触手可得时,小兔子又在千钧一发间急停、变向,再次化险为夷;狼锲而不舍,因为它很久没吃东西、抓不到兔子可能就要饿死,或还有狼崽嗷嗷待哺,它必须”获胜“,但小兔子必须逃命,它更不能”失败“;一场奥运会最精彩的百米大赛能有几个惊心动魄、犬牙交错时刻?最多两个?但这只小兔子在恶狼魔爪下一连“玩儿了”5、6次急停、转向的“精彩表演”后,费尽吃奶之力、百般无奈的狼不得不放弃了……小兔子轻松跑向远方。

这就是狼和兔子间的一场战争,或也视为人类战争的一面镜子?

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不就是残忍的”弱肉强食“吗?这只兔子只是“例外”,被“强食”才是它的宿命。

No!

这个故事表明,所谓动物世界“弱肉强食”的“强弱”是相对的,动物间“战争”并非只是单向“以强凌弱”的杀戮。以狼和兔子为例,他们之间的大小、速度和灵活性其实有一个“科学平衡”,狼跑太快,兔子就会被吃光;狼只能将跑的慢的兔子吃掉,但剩下的兔子若都跑太快,狼就会被饿死,而这俩物种皆“健康成长”的平衡就需要不断靠“战争”来维持。狼和兔子是“宿敌”,但同时又相生相克、相互依存。

整个所谓的动物“食物链”也是多极和循环的,绝非只是单向的“越大越凶猛、越靠近食物链上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虾吃沙”、老虎狮子鳄鱼靠“武装到牙齿咬遍天下”。自然界个体最大的一群动物、大象长颈鹿河马,恰恰是最“爱好和平”的食草动物,而最小的蚂蚁不仅能以最多数量取胜、还具有最强大的“集体主义”,只有一个蚂蚁军团能顷刻间吃光一头巨兽尸体。小到人眼看不见的病毒、更能将所谓食物链最顶端貌似无所不能的人类“猎杀”至屁滚尿流、手足无措。没“人”没有“天敌”和对手,没“人”可随意杀戮、恣意称霸。

动物世界的“弱肉强食”从来都不是“强盗逻辑”,只有永远的“优胜劣汰”?It’s the best design, no other way out。

电视时代,每年非洲塞伦盖地大草原的动物大迁徙已成收视大热门,太多人对狮子屠杀野牛、角马,鳄鱼吞噬斑马、角马,猎豹撕咬羚羊——生命瞬间被撕成碎片已熟视无睹、流连忘返。非人类太过残忍,对失去生命、杀戮毫无怜惜之情,实乃此系大自然亿万年来一直严格遵循的规律,人类不能、也无法干涉。这种貌似残忍无比“战争”的背后,实际是不同动物种群共同生存、相互促进的公平法则。若没了这种“战争”,各种动物不仅不能成为“和平共处”的“兄弟姐妹”,还会很快变成“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宠物、直至迅速消亡(就像大熊猫,及猫、狗、兔等宠物)。

人类也不可以没有战争。

虽人类与动物的最大不同在于更智力、更理智,可以“打破天花板”,可以提升、改变,但人类与动物永远有着相同、相似的DNA,相似的食欲、性欲、爱情、愤怒、贪婪……相似的个性和社会性,人类又能改变和提升到哪去?也许人类未来真进化成某些人异想天开的那样——脱离了肉身和七情六欲、只剩下“自由思想”在宇宙间穿行——就会没有了战争?但那样的人类、人生还有意思,还有意义吗

一只、一群兔子生存的意义是什么?

——生而被吃?暂时没被吃,就吃喝拉撒睡,完成传宗接代,“苟活”、生存本身即最大意义?

一只、一群兔子可以没有那么一次“大草原上的追逐”吗?一只小小的兔子,竟然可以创造一个地球上最精彩的奔跑瞬间(也是宇宙间恒星追逐微缩版?),连人类(或许还有上帝)都禁不住为之无比向往、击节叫好。作为一个物种,它们必须努力授予生命这样一个境界和意义,否则就枉为此生。那样一次追逐才是它们生命的最大意义?

但这种精彩和意义,只有在生死攸关的瞬间才能迸发出来,才会像流星一样、在奔向死亡黑洞的一刻,以最后的精彩划破天空、照亮整个宇宙。

战争,就经常是那个生死攸关的时刻。

还有这样一幅照片。一只母羚羊在猎豹追向小羚羊的危急时刻用身体挡住猎豹的去路,猎豹死死咬住母羚羊的喉咙。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母羚羊眼睛里没有恐惧,她看着已远去小羚羊的方向,昂着头为生命留下最后的身影……为什么这幅照片震撼了那么多人的心灵?也是因为战争,也是生与死的瞬间,那一刻她已不是一只孤零零的羚羊,她眼睛里还闪烁着所有生命都看得懂的“牺牲精神”光芒——一种太多人都缺乏的“普世精神”和“普宇宙精神”。

在一个动物世界所谓“弱肉强食”的战争杀戮里,你无法以“正义”、“侵略”的人类道德标准评价之,但它们完全不只是吃与被吃,不只是苟活,它们在战争中生死攸关瞬间表现出的精彩绝伦场面和“普宇宙精神”,才是动物间战争和生活意义的最好诠释。

动物战争里不只有残忍,失去生命和悲惨,也有气贯长虹,辉煌和重生。

人类战争当然更是如此。

一个小小的喜剧演员,没有战争、没有生死存亡时刻的挺身而出,如何能成为世界舞台上最引人瞩目的“明星”?他演总统成了总统,他没在舞台上演过死神、却要在战场上时时刻刻近在咫尺的面对死神。他会是那只奔跑中灵活变向的“小兔子”吗?无论他最后能否像那只兔子“获胜”后轻松跑开,他已经最好的表演出了生命的辉煌,他已名垂青史、功莫大焉。而他残暴的对手普京则已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成了配角和人人唾弃的小丑。

还有乌克兰的世界拳王们,克利琴科兄弟、洛马琴科、乌西克,个个身价千万,本已或美国安居乐业、或欧洲备战拳王争霸赛,却放弃一切回国,千里赴戎机、舍身保家国。面对比拳头更危险、更致命的枪炮,他们的表现比拳台上更勇敢、更凶猛,曾在拳台无数次KO对手,他们也将在战场上KO侵略军恶魔。

若此前乌克兰还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那在这一个月的战争中,无数勇敢的乌克兰人用生命和鲜血证明他们已然跻身世界最优秀民族行列,他们在战争中表现出了人类最优秀的品质,他们有资格获得最美好未来,他们是一个月来世界舞台上最大的明星,他们鼓舞了整个人类You raise me up。

纵观人类历史,战争从来都是提升人类品质、促进人类文明的催化剂。

战争是人类文明的催化剂

动物世界战争的意义是维持生态平衡,人类战争的重要作用之一,也是打破旧平衡,建立新平衡。以雷霆万钧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瞬间突破地理界限和思想界限,将原有的旧秩序、旧观念一扫而光,建立起新的秩序、新的观念,释放出新的活力,从而促进生产、文化、科技的更快发展。

当然,与动物世界战争由饥饿、本能驱动,弱肉强食不同的是,人类战争从来都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

而且,从冷兵器时代、热兵器时代,到大规模杀伤性器武器、核武器时代,人类战争的“正义性”与“非正义性”分界,“正义方”与“非正义方”分界越来越清晰。所以,无论人类历史上曾有多少次野蛮、原始的“非正义战争”,无论发动战争的“战争贩子”貌似有多强大、武器有多先进、杀戮有多残忍、手段有多无耻下流,无论“非正义方”能暂时占得上风于一个月、一年,还是70年、100年,最终获胜、反败为胜的永远都是“正义方”和“正义之师”。曾不可一世的希特勒是如此,穷凶极恶的东条英机是如此,正在乌克兰国土乱杀无辜的十几万俄罗斯军队当然也将是如此。

一部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实际上也是一部人类战争史。回顾人类战争史,在痛惜失去那么多宝贵生命的同时,几乎每次战争对人类发展的爆发式促进作用皆清晰可见。

从公元前13世纪摩西率希伯来人“出走埃及”,诞生了一个特立独行、饱经磨难的优秀犹太民族,到公元前480年300斯巴达勇士抗击波斯联军,一种“永不屈服”的“斯巴达勇士精神”横空出世;从中国“春秋无义战,战国无君子”连年混战中,“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奠定下中华文明的精髓,到凯撒大帝金戈铁马横扫欧洲,优秀拉丁文化随罗马帝国风行天下(Veni vidi vici我来,我见,我征服,Veritas vincit真理必胜);从十字军东征确立基督教、伊斯兰教分庭抗礼,欧洲出现走出黑暗中世纪曙光,到蒙古铁骑踏破东亚、中亚、东欧,打通欧亚大陆;从英法百年战争,欧洲兴起民族主义热潮,到美国独立战争摆脱殖民统治,掀起民族独立世界潮流……

可以说,没有战争,人类可能至今仍在原始、封闭、黑暗的隧道里浑浑噩噩、萎靡不振的摸索。

若以一个简单粗鲁的算数概念表达,即:一场一年战争的作用=一百年和平年代的磨磨唧唧。

如果说发生在20世纪初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还带有“春秋无义战”、敌我不分明、“军阀混战”的人类原始战争残余,那1938-1945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就“善恶分明”、“正义与反正义”阵线清晰明了的多了。希特勒、东条英机、墨索里尼三大魔头的“轴心国”,面对英美法苏中为首的同盟国,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代表正义的同盟国获胜,才奠定了当今世界的秩序和格局。没有二战的胜利,就不会有联合国,就根本不会有其后70年的世界和平,就根本不会有风起云涌的民族独立和民主、自由浪潮,就根本不会有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就根本不会有一个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强大欧洲。

有多少人认为永远不会再有“第三次世界大战”了?有多少人too simple and naïve的对突然发生的“俄乌战争”大惑不解、手足无措,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邪恶,还有那么多自私、贪婪,还有那么多强权霸凌,还有那么多叫嚣“要结束整个人类文明”,“别人的国家都是无主之地”的战争狂魔动辄就以核武器恐吓全世界……怎么可能会不再有战争?人类希望和平,但既然战争狂魔已经挑起了战争,用正义战争消灭战争狂魔,并一并清除各路邪恶、强权霸凌,才是争取和平之最好方式。

“俄乌战争”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吗?

Yes,or no,这都肯定不会是人类的“最后一场战争”。

人类从不缺少生死时刻挺身而出、视死如归的勇士,从不缺正义之师,在更多人坚信正义终将获胜、并已看到这场俄乌战争获胜曙光之时,别忘了去期待和憧憬一个崭新的战后新世界to cheer yourself up 。一个比二战后立即陷入几十年冷战更和谐、开放、自由、皿煮,更远离战争的美丽新世界,这个新世界之美丽,很可能会远远超出你的想象预期。

也许只有那时,历史才能呈现出战争对人类进步的真正作用。

也以此文向那位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乌克兰母亲致以崇高敬意!为那只“获胜的小兔子”点赞!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