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话不同的“弥赛亚”观

作者:星学

复活节是庆祝上帝之子耶稣受难后复生,弥赛亚(Messiah)话题每起,该宗教术语早已泛化于世俗人文,像德国音乐家亨德尔的《弥赛亚》组曲家喻户晓传唱。同源的一神教—犹太、基督、伊斯兰的教义中都有此一说,惟无神论与多神论者不信奉。历史上曾多次有谎称弥赛亚的异端现世作乱。

这词初源于犹太教圣典,意为“受膏者”。古以色列国君或大祭司就位时,要被膏油浇头,以示造物主所命定的神圣尊贵,他们掌控人间朝政与神权“替天行道”。后来随着犹大国的覆灭,它在流离失所的以色列人中又加注了“救世主”的寓意,即会有位大卫王的后裔出世、拯救招聚四散的余民返回故土,重建王国再造辉煌,统治万邦,盛世太平。

惊人的是2600年后,以色列果真在中东原籍复国了,初应验了这预言。如今的1200万犹太人正在翘首以望弥赛亚的莅临、全部兑现古经的应许;他们认为耶稣并非那位受膏者(这点跟穆斯林观念一致),而不过是众多先知中的一位。

基督教则坚认弥赛亚业已来过了—即2000年前的耶稣其人。他下凡舍身就义、为全人类的过犯献上赎罪祭,使人与神和好如初;而不是在地上掌权执政建立以耶路撒冷为中心的强大帝国。《旧约》中有许多伏笔隐诲支持这一见解,预表指证耶稣即是弥赛亚,降世完成了神的旨意使命后荣归天庭;之后环球各族所有信他的人,都在等待着末时的大审判,可得复活进入天堂。

由此显而易见,同宗三教的同一说辞,释意迥然不同,各有各的理论根据,在漫长的历史中谁也说服不了谁,故并立延续至今。中世纪的欧洲曾经有过两派顶级神学家的著名公庭论战,各由当时学富五车、灵命至深的权威拉比和主教代表出场,西班牙国王亲自主持,激辩于巴塞罗那皇宫。双方引经据典唇枪舌战了整整四天,依旧胜负难分、没争论出个高低输赢来。此后的九百年中便再也没有这类的神学公开辩论了。

目前占世界信仰主流的基督教,照例执着地持守着其固有概念:圣子作为弥赛亚道成肉身,降世充当替罪羔羊,事成后复苏升天;又差下圣灵与信众同在,直至世界的末了。这便形成了西方隆重的复活节、一年一度纪念他壮烈牺牲救赎的义举。毕竟所有宗教的“教主”无一殁后复生,俱长眠在坟墓中,唯有耶稣战胜超越了死亡,带给世人永生的盼望,铸成了基督教义独具的硬核。

耶稣曾说过:凡不认我的,我在天父面前也不认他;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但犹太与伊斯兰教始终固执己见拒认从,基督教国家从畴昔的极力打压、宗教战争,渐过渡到现今的和平共处、井水不犯河水。只是有一点《新约》也公认不讳:尽管以色列人心硬、否定耶稣的弥赛亚身份地位,可他们将来还是能够得蒙救赎。个中的奥秘颇令基督徒费解,却毋庸置疑。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捱到末日大审判时方得解密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