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绩比选举结果更让人期盼

作者:北矢

过了今天和明天,安省就大选了。到了这个时候,各党派的开价选民也都知道了。没意外的话,剩下的事,就是等着大选结局。结局出来之后,选民要是还想等着有新的开价,那就得再等4年,等到下一轮选举那个时候。

投票参与选举,这是民主的最基本体现。由民选来决定哪一个党派掌管政府,这是民主与专制的最简单区别。生活在安省,对这些最基本的民主,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正因为习惯了,就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高级之处。同样,在这样的民主环境中,对那些民主弊端,也都早已熟视无睹感觉麻木了。民主给你说话的自由,给你抗议游行的自由,如果说了和不说到头来都一个吊样,那这个民主还有用吗?民主政府不是成心让你麻木,而你自已却在民主的环境中自由地麻木了。在那些陈腐的民主弊端面前,即使你不想麻木,难道你也能不麻木吗?

民主让你表达,也让政府去解决你表达的问题。但是问题什么时候能解决,一天、一个月,还是三年、五年,或是几十年?民主对此并没有给出回答。安省是加拿大最重要的省,多伦多是安省最重要的地方,说说多伦多的事来看看民主的弊端。

多伦多的基础设施经不起风吹雨打,也扛不住高温严寒。小区路坑坑洼洼、市区路严重拥挤、高速全方位堵车、网速慢、机场不堪负重、停电停气的事时不时地发生。这种状态已经延续了几十年,从赖士民当多伦多市长时就下手解决,历经多任市长,几十年间走了无数次民主程序,无数次社区听证会,无休无止地立项、论证,忽而修地铁被建轻轨替代,忽而建轻轨又被否决,改成回炉建地铁,议会和政府反反复复坐而论道烙烧饼。至今,轻轨没建成,地铁也没修出几里地,高速路还是4字号那几条。交通日趋恶化,无数钱财在民主的程序下被挥霍。说起建多伦多新机场就更离谱了,上个世纪50年代立项,到了这个世纪20年代,弄了70年,至今还没有挖出一锹土。这种急需的重大基础项目,不争分夺秒,却世纪慢游。这个效率也太那个了,如果用“慢”来比喻这件事,那是驴唇对不上马嘴。

大多地区车保费昂贵早已到了民怨沸腾的份了。麦坚迪当省长那时就誓言让保费降下来,十几年间,历任的几任省长都发誓搞定这个事。到了如今,保费非但不降却连年上涨。安省的小城镇星罗密布,地方政府是民生小企业生存的头道门槛。地方政府的暮气重、办事拖拉、因循守旧、政务繁复、苛捐杂税,已经成为防止小企业发展的一道厚墙。

安省不缺资源,不缺人才,不缺陈规旧习,不缺议会喋喋不休的争论,不缺政党给选民五花八门的开价,不缺遇事就拨款的行政解决手段,也不缺凡事走民主程序那一套。缺的是政府的新面貌,缺的是改革,缺的是政府的政绩。

民主是人类文明最珍贵的明珠。民主优于专制。民主需要改革,不改革,民主就要褪色,民主就要失去光彩,不改革,民主就不能进步。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