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抗日團體 – 蟻社  

作者:李莎莉 (来稿,多伦多)

中國人永遠不會忘記日本侵華,八年抗戰的艱苦歲月,無數革命烈士壯烈犧牲,無辜百姓慘遭殺害,後方的抗日團體則採取不同形式直接,間接地與日本抗爭,革命志士所作的犧牲,貢獻永垂不朽,他們將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

” 蟻社” 為中國認定的抗日團體, 成立於1928年2月, 於1938年8月被勒令解散。十年期間,蟻社對推動抗日救亡運動,培養高級幹部及解放全中國都做出了一定的貢獻,新中國的不少高級幹部都曾是蟻社社員,如 沙千里,趙樸初,姜椿芳。章乃器等。

蟻社的前身是“青年之友”社,從“青年之友”社轉變為“蟻社”顯示了中國的愛國青年成長成熟的過程。

許德良是1922年入黨的黨員。1927年他在上海自己家里辦了一所英文補習班,在教英文的同時,針對那些對現實不滿,不甘消沉,但又不知何去何從的青年指引了方向,引導他們認識社會上不合理現象之根源以及如何抵制色情文學等,並幫助他們樹立正確的人生觀,與此同時還鼓勵青年要具有與惡勢力進行鬥爭的勇氣,要肩負淨化社會,改造社會的重任。他的話道出了青年的心聲,引起青年們的共鳴,當然他的最終目標則是 “進行共產黨的宣傳教育,廣交朋友,擴大共產黨隊伍與影響,反對舊社會,反對國民黨,贊成和擁護共產黨,最終實現社會主義社會。“

開始時,無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逐漸大部分社員都知道他是共產黨,但都能成爲同道人,主要是對當時政府不滿,認爲國民黨貪污腐敗,不抗日,不得人心,而共產黨宣傳的社會主義,沒剝削,沒壓迫,人人平等自由,當家作主人的新中國極爲吸引人,因此都認為能救中國的唯有共產黨。

為了讓更多青年都能認識到肩負的責任,學生們自己動手出錢出力創辦了“青年之友” 周刊以擴大影響,會員人數日漸增加,1928年2月許德良建議成立“青年之友”社,宗旨為:主張普羅文學,駁斥當時國民黨所號召的民族主義文化,批判迷戀改良主義的傾向。由於當時的社員大多為中下層的職業青年,他們雖有固定工作,生活不愁,但感到前途茫茫,空有抱負,卻無法施展,內心苦悶無處傾訴,而“青年之友“社正好提供了一個固定的交友和聚會場所,可暢談心中的感受與理想,相互切磋學問,提高修養,正確對待人生。因此社員人數不斷增加,影響力也日益擴大,加之“青年之友”周刊的內容適合青年的要求,文章的確道出了青年的心聲,因此銷售量不斷上升,突破五千份,而且還有增加的趨勢,影響越來越大,甚至遠至南洋,這對國民黨政府是一種威脅,故國民政府以“青年之友”宣揚普羅文學,鼓吹階級鬥爭,違反出版法的罪名,禁止銷售“青年之友”,並要查拿青年之友的負責人。經許德良,沙千里,李伯龍,馬燮慶,楊修範,任先等人商議,決定自動停刊和結束“青年之友”社,但實際上是以原有社員為基礎,於1930年12月以一個文化團體,“蟻社”之名向國民黨教育部申請立案。在章程中寫明:本社以聯絡感情,增進友誼,從事文化運動為宗旨。終於取得了立案證書, 成為全國性的文化團體之一。

所以以“蟻社”為名,是因為螞蟻雖為小動物,但爲了共同利益,能團結一致,擰成一股力量,不惜犧牲自己,與對方拚死鬥爭。這精神吸引和激勵了愛國青年紛紛參加“蟻社”。

“蟻社”的宗旨:以文化運動為手段,使新社會早日實現。

“蟻社”的社歌:螞蟻是愛群互助的小蟲,螞蟻是有集團組織的大眾,我們都是螞蟻,不是吃書無用的纛蟲,在這光明與黑暗決鬥的戰壕中,我們要前衝,我們要前衝!前衝!前衝!前衝!前衝!我們都要前衝!用螞蟻的精神來播植新文化的種,使新世界的光明,更加燦爛鮮紅,起來,起來,螞蟻們大家起來,螞蟻們!向前去做自由平等,自由平等的先鋒!

“蟻社”分三部門:總務部,社友部及文化部:

文化部屬下有螞蟻圖書館,螞蟻補習學校,螞蟻劇團,螞蟻歌詠團,讀書會與時事研究會,參觀團,攝影組,螞蟻月刊等。螞蟻劇團是社員最感興趣的部門,也是中國最早的話劇團體,該劇團不僅替蟻社擴大影響,更重要的是宣傳教育民眾,激發鼓動民衆愛國抗日熱情,歷年演出的劇目有:雷雨,殘芽,獲虎之夜,娜拉,名優之死, 兩個患難朋友,放下你的鞭子,壓迫,戰友,陸沉之夜,父歸,金寶,梅雨…等。

1936年螞蟻劇團因上演反日劇”走私”,先遭英租界捕房禁演,後又遭國民黨禁演,日方認為蟻社及其螞蟻劇團是抗日團體,不准公開活動。

“工華” 為上海工部局華員總會的簡稱,成立於是1931年,當時李伯龍在工部局工作,為“工華“負責人之一,又因李伯龍早已於1928年參加“青年之友”社,工部局的不少華員被介紹入蟻社成爲積極分子,骨幹,甚至不少“工華”的負責人也成爲“蟻社”的負責人,不少愛好話劇的華員則參加螞蟻劇團,無形中“蟻社”與“工華”情同兄弟,“工華“給予“蟻社”以掩護與開方便之門,“蟻社”則全力支持華員總會各項工作,雙方的緊密合作對救亡運動和支援抗日戰爭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因此當螞蟻劇團被禁止公開活動,工華總會即發起成立工華劇團(實際上應該說是改組)從此這新劇團 – “工華劇團“便在“孤島上出現了。

那時”孤島“在黨的推動下成立的小劇團不少,有洪荒劇團,益友劇團,職婦劇團,精武劇團等,後又成立了上海劇藝社,爲了共同目標相互幫助調度似一大家庭,活動十分活躍,於1938至1939年兩年期間,上海話劇界為支持抗日,做了多次義演,實際上都是為新四軍,傷兵醫院募款。

由於孤島周圍戰事停止,上海為傷兵及難民的醫院相繼結束,包括由“工華”所興辦,紅十字會支持之第十九傷兵救護醫院。原在醫院内工作的蟻社社員何逸樵,孟燕堂加入戰地服務團去新四軍區域工作,由於當時新四軍極其需要醫療器材,設備,藥物等醫療用品,工華借此機會同意把醫院的開刀手術器械,消毒設備,藥物等能帶走的醫療器材全部贈與他們使用,實際上是通過他們捐獻給新四軍。1938年7月某晚,于伶約李伯龍去法租界錦江茶室,會見新四軍軍部秘書長李一氓,李一氓對所收到“工華”捐贈的的大量醫療器材表示深切之謝意。

1939年7月原定舉行大規模的“上海業餘話劇界義演”,由於職婦俱樂部主席茅麗瑛接到附子彈的恐嚇信,警告停止一切為新四軍募款的義演,凡屬義演即是共產黨活動,故而決定改用“上海業餘話劇界慈善公演”的名義演出,時間為7月20日至31日,地點在黃金大戲院,這一連十一天日夜之演出,參加工作人員有三百餘人,劇目之多,規模如此之大之聯合演出,不僅是孤島上大規模戲劇活動,亦為中國話劇史上的空前壯舉。由於此次公演目的明確,一切為了捐獻給新四軍,所以演出的費用極其節約,能省則省,因此經濟上也獲得圓滿成功,最後公演所得全數款項順利平安送達新四軍。

此次慈善公演結束後某天晚上,張菊生(此次慈善公演的前臺主任)和李伯龍(後臺主任)接到公演籌委會副主席胡泳騏通知,同去福建路工部局對面美國海軍青年會見一個人,當抵達該處即被領至高層樓廚房側一小室,介紹與中共代表劉少文見面,在場的還有王紀華,劉少文表示對公演全體同志的辛勞問候及收到捐獻款項的謝意。這是蟻社社員第一次與一位以中國共產黨黨員身份的代表正式會見,感到興奮,鼓舞了所有演出的工作人員。

蟻社也培養了大批中國第一代戲劇家,中國的著名劇作家,導演,演員,大都多半出自於三十時代,如夏衍,阿英,于伶,吳仞之,洪謨,田漢,張庚,應雲衛,曹禺,歐陽予倩,顧仲彜等;除戲劇界外,蟻社對推動新文化運動發展,也作出了相當的貢獻,起了新里程碑奠基之用。

在此我想介紹一位鮮為人知的商界愛國青年,抗日積極參與者,已故世界船王董浩雲。董浩雲是早期的蟻社社員,又因愛好戲劇,參加了螞蟻劇團, 劇團的負責人是我父親李伯龍,由於他們志趣相投,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董浩雲雖不是演員,後因於天津工作,不常在上海,但只要有可能,他都盡心盡力,出錢出力,出謀獻策,支持台前幕後的演出,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如為傷兵醫院籌募經費,為買醫療用品支援前線(新四軍)等,此次為新四軍捐獻的慈善公演,他特地從天津來滬助戰,用他的話來説:“我是中國人”。

還必需一提的是因董浩雲建議而成立的”工華難童收容所“。

抗日時期,孤島上(指上海租界)收容所收容的難民達數十萬,其中適齡但失學的難童數量眾多,董浩雲雖在天津航運界工作,但仍極關心蟻社工作。1938年3月他回上海找李伯龍談難童的教育問題,他說收容難民固然重要,但他們子女的教育問題也不容忽視,教育是本,孩子是未來的國家棟樑,他建議”工華” 應爲難童的教育問題出力,并資助一千元。“工華” 認為董浩雲之建議完全正確,並接受他的捐款。李伯龍即與張菊生聯係 並與”慈聯會”負責人趙樸初商談此事 “工華“向趙樸初建議:“由慈聯會主辦,工華擔負經費並協助慈聯會,開辦一所專收兒童的難童收容所。”慈聯會十分贊同,即由該會通知各收容所,首批挑選了九至十五歲的優秀難童400 名,於1938 年4月成立了 “工華難童收容所”,並成立由上海教育界權威人士組成的難童教育委員會,採用陳望道,陳鶴琴主持的新文字運動推廣委員會為主導的方法教育難童,用陳鶴琴等人特編的教材,運用拼音文字掃盲,進步神速,不到半年的培養,就有二十多名難童被選送去新四軍。實際上“工華難童收容所”是一所培養小新四軍的學校。

難童學校在兩年多時間內為新四軍輸送了大量的人才,培養了一大批共產黨的優秀幹部,這些當年出自收容所的難童,除了已犧牲的烈士外,解放後都成了高級幹部,如楊堤,李樸群,翁屐康,俞寳琪,邱宏瑞等。收容所於1940 年7月因慈聯會必需結束所有的收容所,但工華認爲不能聽任難童再次流浪失學,經多方聯係有關團體負責人,共同決定於1940年8月成立“上海幼幼教養院”繼續運作. 工華難童收容所至此結束。

當年的蟻社社員,儘管家庭背景不同,工作背景各異,但他們都具有一顆共同的愛國心,這共同的愛國情結使他們走到一起。“蟻社”從1928年至1938年,短短的十年期間對推動抗日救亡運動,取得抗戰勝利,培養黨的高級幹部及解放全中國都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將永存於中國抗戰史冊。

參加1949年開國慶典的華東區代表團赴京前合影。(陳毅市長身後穿西裝的為李伯龍)

1949年家父李伯龍應邀參加天安門開國大典之紀念相。(圓圈内之人)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