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能大师的故事(二)

本报专栏作者:加拿大湛山精舍住持达义法师

寻师访道

惠能自己亦觉得他与佛有缘,于是决定到黄梅东禅寺去听五祖弘忍大师讲《金刚经》。那位客人原本是东禅寺弘忍大师弟子,今闻惠能有志于寻师访道, 自然乐不可言。于是取银十两送给惠能作为安顿他母亲衣粮之用,并祝福他有愿必成。

惠能兴高采烈地回到家里,并将是日得闻《金刚经》的感受,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母亲,并告知他有意前往黄梅东禅寺聆听弘忍大师讲经说法的意愿。当初他母亲有点不放心他孤身一人远道而行。但他母亲突然之间想起惠能这个名字,就是他出生的那天由两位和尚替他起的名字,所以老母亲亦深信惠能与佛有缘,最终答应他成行。所谓天下父母心,老母亲虽然舍不得自己的儿子离开她,但又明白惠能慧根深厚,为人正直,立志学佛,无疑是惠能最好的归宿。只要儿子幸福快乐,又能怎么样呢?只好让儿子如愿以偿。

得到母亲的允许后,惠能把母亲安顿好即北行,晓行夜宿,不过三十多天的时间,他便到了湖北黄梅的东禅寺。

拜见五祖,机锋相对

惠能虽然沿途跋涉,辛苦不堪,但终于来到了他日思夜想的黄梅山东禅寺。到了佛殿礼佛完毕,便到方丈室参见五祖弘忍大师,并十分恭敬地向这位佛门禅匠顶礼膜拜。

五祖便问他,“汝何方人?欲求何物?”

惠能爽快地回答说:“弟子是岭南人,新州百姓。远来礼师,惟求作佛, 不求余物。”

五祖听到惠能如此超脱地回答,所以想考验他,说:“呵!你是岭南人, 又是一个獦獠(未开化的人),你怎能成佛作祖呢?”

惠能立即便答:“人虽然有南北的不同,佛性本无南北之分;我的身体, 虽然和大师你不同,但是在‘佛性’这一方面,实在没有任何差别,大师你能够修成佛,我又怎么不能?”

五祖已经知道眼前这位青年人,非同凡响。若没有高深的根器,怎能答出如此高深的佛理?本想再与惠能谈话, 但看到很多徒众在他的身旁围绕着,只好对着惠能说:“好吧!你就跟随大众去做一些杂务吧!”

惠能又说:“大师,弟子自心常常生起智慧,从来没有离开过佛性,这便是福田,不知大师叫我做什么杂务?”

五祖对惠能的悟境已有了认识, 便说:“这獦獠根性实在太好了!你不必多讲了,到寺后槽房里去工作吧!”

惠能礼谢五祖弘忍大师后,到了后院,说明了来意,有一位分管后院工作的行者,安排他去劈柴和碓房舂米。从此以后,惠能每天专心劈柴、舂米, 但因工作量太大,力气一天一天减少,最后只好在身上捆着石块,来帮他舂米。虽然工作艰难,但惠能从没怨言。

这样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连续作了八个月的苦工。

有一天,五祖突然之间,来到了后院,一眼看到惠能,独自一人在那里辛劳地工作,便对他说:“我知道你在佛法上的见解深得妙用,但我甚为担心有人不明白如此高深的义理而来加害你,所以尽量避免和你接近交谈,你知道吗?”

惠能心有领悟地说:“是的,我也知道大师的意思,所以我平常除了作杂务之外,从不到前殿去打扰大师,以免别人误会。”(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