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什麼科學落後?

作者:林達敏

常說中國沒有科學。此說不對。中國文化發達極早, 自古就有科學,稱為「格致之學」。中國發明造紙和印刷,促進了智識的傳播。沒有紙和印刷,就沒有今天的世界文 明。宋朝時,道士已發明種牛痘,又用馬尾毛和楊柳枝製成牙刷。中國人是世界上最先刷牙的民族。中國建拱橋,比歐洲人早800年。十六世紀之前,中國科學經亞拉伯人傳入歐洲。十六世紀之後,西方科學經海路傳入中國。

紙和印刷的發明,使中國文化比世界各地先進一千年。蔡倫(公元63年至121年)是東漢的宦官,負責國家的圖書館。因地方不夠用,他要求皇帝擴建,皇帝說沒錢,叫他自己想辦法。那時用竹簡或絲紙來做書寫。竹簡笨重,絲紙昂貴。蔡倫用絲紙的技術,改用樹皮、破布做原料。美國麥克·哈特(Michael H. Hart)著《影響人類歷史進程的100名人排行榜》,蔡倫排列第七位,前六位為穆罕默德、牛頓、耶穌、佛祖、孔子、聖保羅。

畢昇是北宋人,在杭州做刻字工人。那時的印刷用木刻。有一年清明,畢昇帶了二個孩子回鄉祭祖。孩子玩泥製的家畜、家禽,排成不同的次序。畢昇靈機一觸,想到若用泥造成字,排成不同次序,不是就可以印刷嗎?這樣就可以大大提高效率。他發明了泥字活版印刷,又改進為木版。後人改為銅版,傳到朝鮮後改為鉛版。他比德國谷騰堡(Johannes Gutenberg)發明鉛版活字印刷早400年。現有西方人說活版印刷是谷騰堡發明,畢昇沒有發明活版印刷。此說與史實不符

中國是一萬年的農業國家,對植物的種植和食用的智識,沒有一個民族能與中國人相比。流行全世界的紐西蘭奇異果,就是從中國傳入的獼猴桃。英國人吃什麼都加番茄醬,是廣東人發明,在馬來亞傳給了英國人。英文名ketchup就是廣東話茄汁的轉音。還有英國人的涼拌菜(coleslaw),德國人的酸白菜(sauerkraut)都是從中國傳入。對中國植物智識的集大成,是明朝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他花了27年實地考察,書成後譯成日文、拉丁文、英、法、德、俄等多國文字,豐富了全世界的醫藥學,為世上千千萬萬人治病救傷。

中國人不能以古代科學輝煌的成就而否認近代的落後。中國科學和西方科學,有基本上不同的地方。中國的科學是「經驗科學」,就是由工匠累積經驗,從經驗中有了新發現和新發明,然後就保密起來,不告訴任何人,只告訴自己的兒子和媳婦。這樣的科學進展很慢,而且有很多好東西都失了傳。反之,西方的科學是「實驗科學」,透過觀察或實驗,把事物分類,然後用統計學分析,確立定理,再研究,把定理改進得更準確。而且科學研究,由國家大量撥款支持,同行之間互相交流,所以常有突破。

中國的「經驗科學」,缺乏交流,所以有發明而無改進,中國發明了火藥,西方改進為大炮;中國發明了羅盤、造紙和印刷,西方改進為航海地圖;中國發明了船舵,西方改進為大帆船。西方國家用大炮、航海地圖、大帆船來打中國。中國,一個驕傲的民族,給列強打到跪在地上。西方研究科學的方法,源自古希臘的哲學。在中古時代,西方受宗教思想的約束,認為聖經可以解答一切問題,思想與教義相違的人,都要受到制裁,甚至處死,古希臘哲學,幾乎失傳。到了宗教改革、文藝復興、啟蒙時期,西方人擺脫了思想的束縛,從新發現了古希臘哲學,對它不聞不問的世界,又再聽到它的聲音,從此科學突飛猛進。另一方面,中國人的思想,以儒家為主流。儒家沒有科學思想,強調修身養性,道德教化,不主張追求物質的利益,所以只研究「人」,而不研究「物」,對科學發展起了阻礙的作用。

但是對中國科學發展的更大阻礙,是三千年的「士紳階層」統治。「士」指讀書人,「紳」指地主。地主有地,租給農民。他們也在農村經營小生意和放貸。其實以歐美的水 準,中國的地主也很窮,有超過五萬美元資產的就很少。中國的農民,大都不識字,家中有資產的子弟,才接受教育。他們學成後,就成了特權階級,不做任何的事,專責做官。他們是中國實際的統治者。中國改朝換代二十多次, 皇帝得天下,必須得到士紳階層的支持,江山才能坐穩。士紳階層從春秋開始,統治了中國三千多年,這是世界上最悠久的社會制度,有些地主家道中落,淪為農民;有些農民,一生勤儉,成為地主,但士紳階層迄立不倒。到了共產中國成立後,[士紳階層」才解體。

「士紳階層」壟斷了中國社會三千年。中國的政治家、文學家、書畫家,無一不是「士紳階層」出身。中國有文人帶兵的傳統,所以很多帶兵的人,也是「士紳階層」出身的。例如范仲俺、曾國藩等。清末建新軍,各省開辦講武堂,是中學性質的軍校。保定和黃埔軍校,則是大專性質。除了部份學生是行伍出身,由部隊保送,軍校學生,幾乎全是「士紳階層」的子弟。

在「士紳階層」統治之下,中國出現了漢、唐、明初、清初的四大盛世。當時中國人的成就,是全世界之冠,就好像今天的美國。但「士紳階層」,也造成了一個三千年沒有進步的國家,在政治、軍事、經濟、社會制度都沒有重大的突破。原因是統治階級,必須維持社會穩定不變。社會一 旦變化,無論是變好或變壞,統治者便會失去他們特殊的權力和地位。科技和商業,都會引起社會變化,所以「士紳階層」,不鼓勵科技,也壓抑商業。

中國的農民,貧窮、無知、怕事。倫理道德、社會制度、法律、風俗、迷信,把他們綑綁在土地上。唯一可以和「士紳階層」爭權的族群,就是商人。所以士紳們數千年來採取「惡商」政策,宣傳「士農工商」四民的觀念,把商人定位在社會的最低層。1792年,英國藉口為乾隆八十補壽,派出七百人的代表團,向乾隆要求通商,並帶來了毛瑟槍、蒸汽機、戰艦模型、小火車、望遠鏡、地球儀、鐘錶、毛毯等作為禮物。乾隆的回覆是「其實天朝,種種貴重之物,梯航畢集,無所不有…然從不貴奇巧,並無更需爾國製辦物件。」這就是士紳階層對科技和商業的輕視。因此中國商業不發達,國內貿易,只局限於棉花和糧食,沒有商品競爭,更加造成科學不發達。還有中國周圍沒有強國,沒有軍事競爭,是科學不發達的另一原因。

中國的科學,現在已不落後。1978年中國召開了全國科學大會。鄧小平在會上確定科技是國家生產力和發展的決定因素,科學人才的地位,得到新的肯定。此後中國大量撥款,擴建高等院校,設立實驗室,為科學研究提供優良的環境。

科學人力資源的開發,必須留意精神文明建設,自然科學工作者必須學習社會科學。科學必須不斷創新。科學家要解決尖端的問題,光靠技術行不通,必須有廣泛的訓練,例如經濟、哲學、歷史和社會學。他們必須對文學、音樂、藝術、宗教、政法等,都有相當的認識,他們要有較高的學習意願,較強的反省能力,較大的包容態度,以及持久的閱讀習慣。以人文通識教育提升技術員的能力,他們才能打開新局面,作有創意的研究。沒有人文修養的科學人才,只是技術員,不是科學家。與大陸的科學人材談社會上的問題,他們談得來。與台灣、香港的無法談。台灣人說:「我對這些東西沒興趣。」香港人說:「這是政治,我不理。」他們有一技之長,終身奉公守法,但沒有社會意識,中國的思想界叫這樣的人做「爛好人」。中國科學人力資源的開發,兼顧人文通識教育,所以能夠培養出一大批科學家。中國科技發生了歷史性的變化,科技實力和水平不斷提高,和西方的距離越來越小,已成為科技大國。

圖片1:蔡倫

圖片2:畢昇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