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摩祖师的故事(一)

本报专栏作者:加拿大湛山精舍住持达义法师

 

菩提达摩(通称达摩),是中国禅宗的初祖。他在出家以前,本是南天竺(印度)国王香至王的第三个儿子。虽然他从小生长在贵族家庭, 但对世俗的浮华和各种享受则淡然处之,反而对探讨心性佛理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与众不同的菩提达摩

有一天,他的父王香至王邀请当时在印度十分有名的禅师般若多罗尊者来王宫讲解佛法。般若多罗尊者是印度佛教禅宗的第二十七代祖师, 香至王为了表示对佛法的恭敬和护持,将大量的珠宝供养给般若多罗尊者,护持他弘扬佛法,利益众生。般若多罗尊者并没有将这些珍宝收藏起来,而是将它放在几案上,以此来考验香至王三位王子的智慧,他问: “世间还有什么物品比这些珠宝更珍贵呢?”香至王的大儿子和第二儿子都异口同声地说:“这些珠宝是世间最珍貴的物品了。”

但是第三个儿子,亦即后来的菩提达摩却有其独特的看法。他并不认为他家里的珠宝是世间最珍贵的物品,而说世间最珍贵的宝物应是佛法之宝。因为眼前这些珠宝所闪耀的光明,只是世间的光,而最珍贵的应以智慧之光为上。世明则应以心明为上,而这些珠宝的光明,不能自照, 世人必须假着智光的明辨,才能够知道是珍贵的明珠;知道这是明珠以后,才能知道这是可贵的东西。还有,世间最好的珠宝也经不起火灾、水灾、风灾以及地震天灾的摧毁,唯有心中有佛法智慧之光,才能伴随自己,生生世世受用无穷。

 

禅宗的第二十八代传人

菩提达摩说完了他对珍宝的一番见解后,所有在场的王公大臣,个个都赞不绝口,说他讲得好极了。正因为菩提达摩从小就有这种超人的智慧和善根,后来在般若多罗尊者的影响下,舍弃了荣华富贵的王宫生活,走进了佛法宝藏的寺院去追随般若多罗尊者出家修行。因为菩提达摩悟性高超、修行精进,般若多罗尊者最后将禅宗的心法传给了菩提达摩,他便成了禅宗的第二十八代传人。自从出家以后,菩提达摩不负师望, 用心办道、弘扬禅法。到了晚年,想起他的恩师般若多罗尊者曾对他说过, 六十年以后,他度化众生的缘分将是在震旦(中国),因此他不顾晚年将近,亦不怕山海重阻的旅途,迢迢万里从南印度渡海来到了中国广州。

 

与梁武帝没有缘分

达摩来中国时,正值中国南北朝。南朝梁武帝是信奉佛教的中国皇帝,听到印度有一位佛教高僧航海来到中国,心中十分欢喜,并下了一道诏书给广州刺史萧昂说:“要妥善护送法驾来京,朕当于正殿晤对。”

菩提达摩从印度航海到达中国广州,是在梁武帝普通八年(公元527年)九月二十一日。他于同年十一月初一日北上入京,到了建业(今南京),梁武帝立即派人接菩提达摩进入皇宫,以特别嘉宾的礼仪盛情款待。彼此寒暄一番以后,梁武帝开始十分认真地请教菩提达摩有关佛法的道理。

梁武帝恭敬地请教菩提达摩说:“我自从即位以来对振兴佛教十分用心投入,诸如建寺、安僧、写经、造像等等利生事业。我这样做,究竟有什么功德?”

菩提达摩很严肃地回答说:“没有功德!”梁武帝原本希望得到菩提达摩的赞叹,但没想到回答令他如此的失望,便现出一副不愉快的语气追问说:“为什么会无功德呢?”

菩提达摩很认真地回答说:“你所做的这些行为都是外在的表现, 这都是属于世俗的有为法,称不上是真功德。”

梁武帝又追问说:“怎么做才是真功德?”菩提达摩回答说:“净智妙圆,体自空寂,这样的功德,不可以用世俗的心态所求得到的!”

对于菩提达摩这一番的佛法真义,梁武帝好像一无所解,如同对牛弹琴,彼此没有感应。一个是在问世间有分别相的俗谛,另外一个回答却是有关破除执着的出世间法(圣谛第一义),难怪会有答非所问的情景出现。

当时,梁武帝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什么是圣谛第一义?”菩提达摩随即回答说:“廓然无圣!”梁武帝此时真是有如丈六金刚,摸不着头。

他提高语调,再问:“对朕者谁?”

菩提达摩随声应答:“不认识!”

这一席精彩的问答,便成为后人传诵的佳句。梁武帝不明菩提达摩话中之真义,菩提达摩只好无趣地离去。菩提达摩深深知道彼此话不投机半句多的道理,只有云游他方,于是离开梁武帝,一苇渡过江,往北到了洛阳。

菩提达摩这种果断决定表现了出家人那种洒脱自在,不染俗尘的风格,同时也体现出有缘即住、无缘即散的高超境界。

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有不少人无论到哪里都喜欢跟人家争高低、论输赢,最后弄到大家鸡犬不宁,两败俱伤,往往后悔莫及。如果能像菩提达摩这样的性格,一切随缘,就能得到随缘大自在的境界,而且更能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另一番大作为了。(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