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所欲言的渠道愈來愈少

作者:黃啟樟

西方國家都標榜自己是個奉行「言論自由」的社會,但我發覺發表言論的渠道愈來愈少,因為諸多禁忌,只要有一點輕微的抵觸就會被棄用。

其實每天發生的事,很多都值得大書特書,但內容必須符合主流社會認可的才有機會與讀者見面,否則將會石沉大海,永遠不見天日。最現成的例子是,在烏克蘭發生的軍事衝突,西方國家異口同聲,一面倒地指責俄羅斯是「侵略者」,「以強凌弱」,必須盡一切力量去協助烏克蘭將「侵略者」擊敗為止。這個預設的立場限制了其他聲音之出現,使到俄羅斯成為眾矢之的。

俄烏戰事的起因有跡可尋,值得探討。強行將一切責任推到俄羅斯身上,只會增加解決糾紛的困難。如今戰火已經燃起,當務之急是盡快滅火,減少戰爭造成之禍害,而非不斷提供武器給烏克蘭,以牙還牙,使戰爭持續,加劇。

戰爭拖得愈長,烏克蘭人民受害愈深。他們的命運不可能只由一個從政經驗極淺的總統去決定,而且堅持與一個強鄰對抗是絕對不符合國家與民族的利益。在面臨生死存亡之關頭,烏克蘭人民必須作出明智的選擇,將命運操縱在自己的手裡,不要受到任何西方國家的擺布,被人牽著鼻子走。

可惜這方面的言論付之闕如,令人懷疑將戰事延續將符合某些集團及某些大國的利益。戰場上每天大量消耗軍火,對軍火供應商帶來無限商機;油價飊升,使產油國的收益大幅增加。不過油價引發通貨膨脹,生活指數不斷上升,使普通市民叫苦連天。戰爭除了造成大量傷亡,財物損失,也影響國際航運之流通,使糧食及生活用品供應出現困難,受害的始終都是老百姓。反戰的聲音不能只對著俄羅斯發出,收效可想而知。

另一政治熱門話題是「中國威脅論」,高唱入雲,而且重複又重複。中國崛起招來不少負面的批評,例如中國利用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身分,向西方國家進行「不公平」的貿易,所以必須制裁;「一帶一路」只不過是巨額負債的「䧟阱」,向貧窮落後的國家推銷不切實際之「大白象」工程,造成環境嚴重破壞的後果;中國的科技知識都是以「不正當」手段向西方國家盜取而來,必須群起制止。除此之外,中國政府在新疆推行「文化清洗」政策,囚禁數以百萬計之維吾爾族公民,又實行「強迫勞工」。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些都是缺乏證據的指控,只不過希望謊話多說了就會變成「事實」。可惜針對這些謠言的文章都被封殺。

除了政治議題之外,宗教是另一個極度敏感的問題,不容公開討論。很多宗教都是「唯我獨尊」的團體,難以接受其他宗教的介入,或相提並論,具有極強之「排它性」。以前一個著名的英國作家,寫了一本被認為有侮辱某宗教的長篇小說,引起該教派信徒的「公憤」,成為被追殺的對象。這件事引起了國際的關注,經歷多年才平息。這個以「死亡」作恐嚇所下的命令,一直留下陰影,聞者足戒,如果要表達對某宗教的意見,最好從「肯定」的角度出發。由此觀之,對宗教讚美之聲音,不絕於耳。

對政治議題的正確性不能隨意發表,對宗教的神聖地位也不容置疑,餘下可說的,大概只有「風花雪月」,或者是一些不吃人間煙火之「雅事」了。什麼「文以載道」的崇高使命感,在今天這個「政治正確」或「唯我獨尊」之社會已經不合時宜。怪不得很多作家,十居其九都是善於「明哲保身」及恪守「安分守己」之「智者」。只有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儍瓜」才會仗義執言,為真理辯護,揭穿造謠者之謊言。曾經有一個「儍瓜」對我說過這些話:「我雖然不能改變很多人的思維,但只要有一個人聽到我的聲音,而且産生共鳴,我就心滿意足了。」

「智者」與「儍瓜」,試問你選擇擔當的角色是哪一個呢?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