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生吃老婆现擀的长寿面

作者: 星学 (来稿,多伦多)

今年我的生日时,大家忧心下馆子堂食或会染疫,于是选择在家中过。这又辛苦了老婆,本来出外撮一顿,女主可以歇歇,现则又要劳心费劲忙碌半天了。

我们山东人喜欢吃面条,尤其是手擀的,习俗中生辰餐少不了长寿面。老婆恰擀得一手好面,因早年文革中不务学,闲来好奇跟着娘学会了这一小技。婚后也常擀来吃,味道的确不孬、迥异于各路挂面,教夫君仍可饱原味口福,不仅光是从老母的家常烹饪中享受。

出洋后的头些年,我们辗转欧美四国生活不稳定,没法儿购置多少家把什来整这一口。直至移民多伦多定居下来,才全面铺开摊子过日子、装备起系列厨具,可以重拾旧艺、复制正宗的家乡美食佳肴。

确实是不常吃手擀面了,尤其因为疠情缘故,且每回做都不太容易简单。妻平日工作就很忙,下班回来后辄很累,备膳吃面条的话皆是煮山东拉面,唯这款的口感还行,也短平快。只有在庆生时她才动手做鲜汤饼,叫我品尝“秀面可餐”,开胃舒心怀旧。

纵观她的做面程序,先以少量盐加水、打上俩鸡蛋,掺和揉进中筋粉;成团后醒发约半小时,其间每十分钟揉、醒一次,共三遍。再擀作薄胚、折叠起来切成宽幅的条状,应合那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齐鲁风。如此面条质地筋道,煮不易断、熟得也快。长寿面最讲究缕长不断,寓意福祚延绵。早听过一则传闻:毛泽东生前最末的诞辰,厨师擀的面下好后居然多条都断了,乃长年做寿面中从未有过的,暗示着伟人命不久矣。果然他没捱到下个寿旦,也算件奇事。

我们家的擀面杖不大,做蒸包水饺、合子、油饼等通用;也没国内恁大的面板,故擀面条时得多擀些次数以代偿。当水滚了后开时下面条,再开锅时稍加一点凉水;又沸腾时重复,连续三遍,面条基本上就熟了。捞出来置于干锅内,不时挑弄以别粘连;抑或用冷水过一遭,保持清爽,食之可口。

吃的时候盛进大碗里,浇上做好的卤子:牛肉、虾仁、芸豆、黄瓜、木耳等什锦,色味俱全的热汤面便成了。根本不用就啥菜肴,仅此一盘便是“满汉全席”,扒嚼起来,绺绺的滑、嫩、韧、香,大快朵颐、甭提多熨帖了。在国际美食城多伦多,我曾吃过牛河粉、刀削面、米线、越南面等世界各地多方名品,委实都不及拙荆的土产汁味来得喷香飨腹。

瞅着她用心炊事忙乎,我心中温馨感动不已,和的是面,揣的是情;擀的是爱,端上的是心,敬夫之意全在其中。质朴行动胜过甜言蜜语,贫贱连理濡沫细无声,也算柴米夫妻油盐酱醋居家过活的一剪影。

我又不禁一丝杞人忧天:也许只剩我们那个年代的多数知识女性能够自我牺牲付出多多、家庭事业两不误吧,现今的女孩孰还能做到如此?闻睹的多是不会、也不愿意、或无暇染指这类俗琐之事。难怪离婚绿攀高、独身剩女益多呢。各类相亲节目中,小伙子最加分的是谙熟厨艺,姑娘们大言不惭“不会做饭与干家务”,不觉得羞赧。真个是时代不同了、男女不一样。有幸残余为末代还能享受传统服侍的相公,我不失有福。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