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  加拿大文化

作者:林达敏

中加文化皆源于农民文化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儒法佛道,以儒家为标榜,以法家治国,佛道调剂身心。这个“法”字,不是法治之法,而是严刑峻法的法。儒家是中国文化的主导思想,也是中国文化的理想。通常我们谈论中国文化,如果只是谈论儒家的孔孟思想,未免以偏概全,失之偏颇。

中国有全世界20%的人口,但只有7%的耕地。加拿大草原省份的一个标准的农场,占地一英里长,一英里宽,合2,400英亩,即7200华亩,用机器夫妇二人即可耕作。而中国一个农民平均只有1500平方公尺(0.2华亩)的耕地,所以中国的农民是小农。历史上,90%的中国人是农民,所以中国文化的主流是小农文化,毛泽东也曾说过中国人有小农意识。当然,这小农文化有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而在2011年1月17日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中国大陆城镇人口数量首次超过农村,已经达到51.27%。虽然中国的小农文化已不再是主流,但它对中国人的思想观念的影响仍然根深蒂固。

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共有两百多个族裔的加拿大人生活在这99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如果要分析如此多元的加拿大文化,应该从何说起呢?

一个族裔对加拿大影响的程度,基于两个因素:人口数量以及在加拿大生活的长短。北美大陆最初没有人类居住,数万年前,一些猎人(居住在现在的蒙古以及现在的中国东北部)为了追赶猎物,越过结了冰的伯令海峡来到了北美大陆。这些人在加拿大生活了上万年,被称作土著人(Aboriginals)或原居民(First Nations),成为加拿大文化里不可或缺的内容。但是因为他们只占人口数量的3.8%,所以无法成为主流。法国人从1604年陆续来到加拿大,并且建立了加拿大的第一座城市魁北克市,但是法国人在与英国人争夺加拿大统治权的战争中输给了后来居上的英国人,因此法裔文化也主要局限于加拿大唯一的法语省份魁北克省。虽然法语与英语并列为加拿大的两种官方语言,但是母语为法语的加拿大人仅占总人口的22%,而且近30年来,这个比例每年都在下降。中国人口占加拿大总人口的3.3%,在加拿大约有150年的历史。

英裔人口占总人口的35%,以英语为母语的加拿大人占了总人口的一半以上(53%),掌握英语的人口超过了总人口的85%。英裔人在加拿大也已经有400年的居住历史。在加拿大的历史上,在政府及很多的私人机构里,越高层英裔人占的比例越高,到了最高层,几乎全是清一色的英裔人。新移民来到加拿大生活,要熟悉英语,了解英裔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所以当我们谈论加拿大文化的文化的时候,在很大程度上是在谈英裔文化。

英国的圈地运动(Enclosure Movement)中,为了增加生产,新兴的资产阶级和新贵族通过暴力把农民从土地上赶走,把强占的土地圈起来,变成私有的大农场。十八、十九世纪,大批失去土地的农庄的主人离开英国,陆续来到加拿大。所以加拿大的英裔更准确地说,主流应该是英国的农民之后。美国人至今仍取笑加拿大人,“他们都是农夫!”

全世界的农民,大多以追求温饱为人生目标,在生活上安守本分,言行思想都不出位,凡事按部就班,恪守传统。当然,加拿大的天气也是造成这种文化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加拿大人烟稀少,冬天漫长酷寒,人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自然显得渺小脆弱,一旦妄动出错,就有被冻死饿死的危险。所以跟我们的邻居美国人比起来,加拿大人不愿意冒险,比较沉稳务实。在这一点上,加拿大人和中国人颇为相似,都喜欢脚踏实地,求安自存,内敛成熟,讲情理而恶极端。

虽然中国和加拿大的文化都是源自农业社会,但是中国的文化是源自近代的贫农社会,加拿大的文化则源自富农社会。在富有的社会里,一人有成,别人会说“以后也会轮到我”。在贫农的生活环境里,缺乏发展的机会,故此容易产生妒忌。一人有成,近者相忌,众人群起而攻之,吐槽谩骂多过赞誉祝贺。

在这种农民文化的影响下,加拿大人和中国人一样,崇尚勤奋,努力工作,但是见解和中国人不一样。加拿大人认为要好好工作,也要好好休息,因为休息好了才能好好地工作,这也跟英裔人的周末停工做礼拜的宗教习俗有关。夏天,修葺后院,冬天打理地下室,有空便到草坪上铺条毯子晒日光浴。他们的理念是,该享受时一定要尽兴,钱花光了,第二天死了也值了,所以寅吃卯粮的现象很普遍。很多中国人则是一周工作八天,一天工作完毕后,还要再找些零工来做。他们的理念里有永远做不完的工作,总是舍不得花钱,因为生命漫长,永远不死,钱要留给未来。

尽管加拿大的英裔源自英国的农民,民风朴实厚道,完全没有英国本土的以皇室为中心注重阶层地位的造作虚荣,但是英国的绅士风度却是完好地保留下来了。有朋友结伴同行去欧洲度假,当地人对他们说,“你们肯定不是美国人,应该是加拿大人,因为你们很有礼貌。”就连美国人对加拿大的评价中,“有礼貌”也是排在“冬天寒冷”之前的。在加拿大甚至买一个街边热狗,也会不自觉的排起队来。曾经交往过一个英裔男友,第一次约会时,他彬彬有礼地帮我把椅子后移,待我落座后才安然就座。这个习惯持续了多年,次次如是,从未改变。甚至就餐时拿餐具的姿势也优雅得体。当我对此称是时,他曾坦言,小的时候,母亲为了不让他的两臂在使用刀叉时不自觉张开,曾经让他在腋下夹书进行训练。

中国文化源自近代的贫农社会,温饱及物质上的安全感比所谓精神的形式主义来得重要。所以尽管中国是历史上最悠久的礼仪之邦,但是所谓的礼仪的确有待改进。曾经有一个移民的孩子随父母回国探亲,在加拿大多年养成的推门后为身后人扶住门的习惯,让她在商场为身后进门的人扶了十多分钟的门,竟没有一个人接过来继续扶门,更没有一个说谢谢。中国有句俗语叫“三代出贵族”,希望在物质上迅速富裕起来的这一代华人,会尽早地培养起贵族气和优雅的风度。

中加文化各有“四骂”

中国和加拿大文化中一个很不相同的地方就是对权力的态度。儒家文化传统悠久的国家,遗留着权威主义的痕迹,对权力崇拜,于是产生了“官本文化”,即做官的最大,做官的说了算数。因此做官把人吸引得如痴如狂,范进中举便成了永远的噱头。在中国一个高中毕业班里,想做官的竟然超过一半!另一部分中国人则对做官嗤之以鼻,清高不屑,所谓“生不入官门,死不入地狱”,这是中国文化的逆流。在儒家的权力文化之下,居上位者,恃势凌人,畏强欺弱,对居下位的人可以为所欲为,而居下者只能忍气吞声。于是历史上中国出现了四骂:父骂子,夫骂妇,婆骂媳,上司骂下属。

加拿大也有四骂:第一骂天气,第二骂政府,第三骂上司,第四骂美国。

加拿大除了在沿海的地方,都是大陆气候,热时极热,冷时极冷,春秋两季极短且有大风,天气变化快且很难预料,所以加拿大人见面打招呼一般都是从一起骂天气开始的。中国人以「你吃了饭没有?」作为打招呼,加拿大人则是骂天气。

因为早前来到加拿大的英裔多是英国圈地运动的受害者,所以有憎恨权力的文化习俗,骂政府,骂法律又成了家常便饭。骂归骂,但还是毕恭毕敬地守法守规,守时守约,小到甚至把喝光的酸奶瓶放到回收桶之前都会仔细地将其洗干净。守法守规的同时,还积极地要求并且参与到法律的修改中来,这样较能除旧布新,改良起来也较快,真正做到法律是全民制定的法律。中国的权力文化,则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制度为中心来处理事务。对于法律制度可以不骂,也可以不遵守,凡事接洽通融,人脉交际变得尤为重要。加拿大人和中国人相处,最令他们头痛的就是中国人的法治意识淡薄。一个合约签好后,就具有了法律效应,加拿大人是绝对认真服从的,而中国人常常忽视甚至违背合约,令加拿大人棘首愕然,甚至将其告上法庭。

加拿大人喜欢骂上司的习惯跟他们比较重视人的平等有关。70%以上的加拿大人信仰天主教和基督教,《圣经》上说“人生来平等”,所以加拿大人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敢于直面权威,有建议意见可以当面提,老板平时也尽量把办公室的门开着,以做出欢迎“进谏”的姿态。加拿大人不仅骂上司,甚至连市长省长总理也骂。骂完了照样为他们投票,他们仍然可以继续连任。在这里住久了会知道,“骂”本身其实是人们抒发自己政治主张的一个方式罢了。

加拿大人喜欢骂美国这倒是真的。加拿大本来是农业国家,二战后,吸收美国大量资金和科技而工业化,加之1947年阿尔伯塔省发现了油砂,到了1951年,加拿大终于摆脱贫困,第一次解决了全民的温饱问题,加拿大的经济也因此成为了美国的从属经济(branch plant economy)。加拿大的大企业多为美国分公司,而本土企业中做得出色的也往往被美国收购了。象征加拿大民族企业的咖啡店Tim Hortons在全国已有5,000多家分店,遗憾的是在2014年正式被美国的Burger King收购,令国人痛恨不已。加拿大是个多元化的国家,认为骂任何一个族裔是不礼貌甚或引来麻烦的行为,唯独骂美国例外。加拿大人和美国人做生意,交朋友,结婚。美国人的背一转,加拿大人就骂。加美互为最大贸易伙伴,加拿大出口贸易的80%去了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后,种种打压政策的出台,令加拿大人对美国的骂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

加拿大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男孩在外面被打跑回家中告诉爸爸。中国爸爸会骂他“叫你不要去惹那个熊孩子,你偏去。下次不要再走近他了。”加拿大爸爸叫他回去打那个人,甚至教他怎样打。“有人打你的右脸,你要把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在《圣经》上见到,但在现实生活中尚未有见。加拿大人两人有隙,在共同利益之下可以忘记仇恨携手合作。1759年,为了争夺对加拿大的统治权,英法两裔在魁北克的阿伯拉罕平原一战中,最终法裔战败,结束了这场持续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战争,双方主将(Brigadier Wolfe and Marquis de Montcalm)也在这场战争中双双阵亡。为了建立一个崭新的国家,英法两裔决定携手合作。为了纪念这次战争,在建造的纪念碑上竟刻有英法双方主帅的名字,这种合作的精神由此可略见一斑。中国人则是汉贼势不两立,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为除后患,历史上的新任当权者总是要把战败方赶尽杀绝。即使在合作可以互利的情况下,也要继续斗争到底。合作的艰难性存在于相互的极大的不信任。

十九世纪的英国诗人吉卜林(Ruyard Kipling)说:“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两者永远不会融合。”这句话已经不合时宜。今天的世界大势,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各国的互相依赖交流日益加深。中国是全世界第二大资源进口国,加拿大是世界著名资源出口国,两国的经济互相配合,中国已经成为加拿大第三大贸易伙伴。如果我们对彼此的文化加深了解,容易产生好感,有助于我们互相协作,共同发展,互相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这也是我们要了解加中文化的重要原因。

图1:中加两国总理互祝国运昌隆

图2:魁北克战役:英法双方主将纪念碑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