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的處境值得同情

作者:黃啟樟 (来稿,多伦多)

 

《慶祝加拿大國慶日的熱沈逐漸冷卻》一文發表後,有些讀者來函,認為加拿大的原住民不必過於執著過往的歷史,要為今天過著「幸福」的生活而感到欣慰。假設歐洲的白種人在幾個世紀前沒有踏足北美洲新大陸,這塊幅員遼闊的土地,可能仍然是一片荒蕪,野樹及雜草叢生,群獸出沒,冬天冰封,夏天蚊蟲為患,完全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

 

這個說法是過於重視物質的生活的改善,而忽略了原住民的祖先,因為失去家園在心靈上遭受的創傷。當這些悲慘歷史一再被提起,仍未完全痊癒的傷口又會重新淌血。每年七月一日的加拿大國慶日,便是這齣悲劇的標誌,原住民在那一天的心情可想而知。

 

加拿大原住民在白種人入侵之前,在北美洲已經生活了不知幾多個世紀,與外界隔絕。物質生活雖然比較貧乏,甚至停留在原始的階段,但感到滿足與快樂。他們享受著自己的文明,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在這片樂土上,孕育下一代。

 

歐洲白種人的到來,徹底摧毀了這個「世外桃源」。原住民的生命受到威脅,他們的文明遭受到破壞。白種人在此成立政權,推行「種族滅絕」及「文化清洗」的政策。原住民被驅逐到偏遠貧困的地區生活,失去任何自主權,命運由人主宰。以這樣沉重的代價來換取今天的物質生活,絕對不是他們所願意付出的。況且文明也帶來很多問題:空氣與水源受到污染,罪案頻生,治安不佳,而這些後遺症都多數由那些處於社會邊緣的人群去承受。

 

從原居民的遭遇,我聯想到香港人在英國殖民統治下的生活,及英國人撤離後之變化。香港已經回歸祖國二十五年,今天仍有一些香港人在他們的內心深處,留戀英國的殖民統治。將香港的繁榮,歸功於英國人的貢獻,對他們感恩戴德。其實香港的發展,除了英國人的參與之外,地緣關係使香港受惠於中國的崛起,加上香港人之勤勞及創業精神,缺一不可。明白這個道理,英國對香港的重要性將會大打折扣。如果更深入地研讀中國的近代史,特別是涉及「鴉片戰爭」的起因及「南京條件」的簽署,對英國人強奪香港之經過會產生極大的反感,從而喚醒香港人的愛國精神。

 

反過來,加拿大的原住民對自己的歷史沒有忘懐,不停揭發一些白人殖民者犯下之罪證,向他們追討賠償與道歉。最近的例子是,專為原住民兒童而設立的天主教寄宿學校,累積了不少受害的個案,今天也一一被發掘出來,使到以白人為主導的政府及天主教教會非常尷尬,正在為此尋求解決之道,以平息民憤。

 

反觀香港的情況,香港人不但提不起興趣去研究歷史,也忘記了英國人在香港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日子。香港人不但甘願屈居為英國人的二等公民,而且缺乏站出來批評英國人的勇氣。而最令人感到痛心的是,一些無知的香港人,竟然會舉起英國國旗,參加反政府的示威遊行,同時高呼「光復香港」及「時代革命」的口號。如此行為,實在是自取其辱。

 

加拿大原住民對自己命運的覺醒與對權力的爭取,與香港人的愚昧及執迷不悟,確是不可同日而語。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