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维尔茨堡之行

作者:星学

德意志风景如画,有条观光途叫“浪漫大道”,集串了众多仙境般的城镇,个个皆历史名邑,保护维持姣好,令今人行于其中,仿佛表针停止、溯归了古代。大道的北端起首是维尔茨堡(Würzburg),距法兰克福仅一小时车程,前往很方便。

我最早听闻该城,因习《放射诊断学》—伦琴[Roentgen]在此大学实验室发现了X光,获得首届诺贝尔物理奖,放射线又称伦琴线以纪念他。仍记得影像学家的先父,曾给我看过世界首张X线图像,是个女人手掌,无名指还戴着戒指,当时印象深刻。想不到几十载后我有幸造访维尔茨堡,感觉有点不一样。

入城后观瞻的首站是主教宫,联合国登录的“世界文化遗产”。站在这个南德最著名的宫廷广场上,纵览打量这皇宫,蛮有巴黎凡尔赛宫、维也纳美泉宫的气势,惟稍小一号而已。它是神圣罗马帝国时期领地主教的驻地,代表着侯爵显贵的威望与财势,同时也是欧罗巴最显赫的城堡之一。建筑风格属后期巴洛克式,庄严对称,气宇轩昂,完成于300年前。

宫殿内内不让拍照,看官只有靠博闻目击强记。众多的房间令人惊艳,透射着王者的奢华靡费,尽管叫它主教宫,听上去好似宗教人物的宅邸,其实就是变相的王宫禁城,因在中世纪政教合一,大主教差不多就是一方“土皇帝”。印象较深的是帝王御厅、大楼梯等,特别是其经由威尼斯人携来的闪烁赤金装潢镶裱了,珠光宝气、金碧辉煌,极尽奢华之能事,富丽堂皇得很。以当时极贵重的玻璃所做成的豪厅,华美的宫廷教堂等,独树一帜;大楼梯上方的天花板穹顶画,独占世界最大绘画之鳌头,都叫人啧啧不止。

听讲解才知道,如此壮观的宫廷御殿,二战中曾被盟军严重炸毁,只剩下残墙断壁,眼下大家看到的都已是重新修复后的结果,令人惊奇,一点不像遭受了浩劫,跟原装的一样。酷爱古典美传的日耳曼人,就是这般执着,战后依据照片、油画、文字等记载,一点一滴地精修细补古迹,终于还原了初貌,把它再一次呈现展示在世人面前。这种竭力保修以不失祖宗遗迹的精神,教人感动,我联想起国内某些古迹景区的做法,实在无语。

宫殿外的两侧和后面是御花园,亦美到极致,金雕铜塑、喷泉葩坛、树墙藤拱,布局有素;从绿茵苗圃花丛之中的各个不同角度,欣赏拍照皇宫的雄姿,愈添锦绣成色,叫人流连不舍离去。

辞别主教宫,步行不远便见城之最高建筑—圣基利安主座教堂(Dom St. Kilian)。这个全德第四大罗马式圣殿,建于1000年前,后改建增扩时附加了哥特、文艺复兴、巴洛克等艺术风格,通体主色红白相间,格调明快,高达105米的双尖塔直刺青天。殿堂内保存有丰富的艺术珍品,还有不少的墓碑,领主与大神仆们均欲“永远住在耶和华的殿中”,死后石柩停放于此。

越过它踱到其旁的集市广场,油画般城景中的市井之气油然而生,商贾在众多的搭棚下忙碌着出售各种纪念品、当地特色美食、蔬菜水果等,一派民计众生相,尽收眼底。但我却是被方尖塔侧边的那座圣母教堂钉住了睛,只见它全身披红,瓦赤、砖绛、框朱,间以雪白的墙壁,色彩对比十分鲜明,醒目耐瞧,玲珑剔透的造型宛如一只大Lego玩具。说是其前身系犹太会堂,毁后翻修成这巴伐利亚最具特色的哥特式神殿,已经历时近700个春秋;当然在二战中亦没逃过挨炸的噩运,战后花了13年的功夫才修复再建成。

圣母堂尾部毗邻着一座艳丽的华厦,蛋黄鲜乳色的厦壁若白孔雀开屏,与比肩的红白教堂形成显著反差,相得益彰。身形是经典的巴洛克、洛可可式,叫“猎鹰之屋”,系三个世纪前问世的,一直是维尔茨堡的舞馆兼音乐厅,如今改作游客中心兼图书馆。这一对靓建筑抢了广场的大风头,博人眼球,只惜前面的摊位货柜、攒动川流的人群,满满地占了空间,大大妨碍了拍张两者合一的清凉照,不无遗憾。

再往前走就是水边,一座老石桥横架在美因河上,长200米,原是老罗马拱圯,700年前加固续建。桥上石栏竖有12尊圣徒雕像,很像布拉格查理四世大桥的景况。站在桥上回望市区,市政厅、大教堂及其它神殿的众多塔尖林立,一片红瓦黄墙;前望郊区,岸坡上有一座要塞城堡傲立,叫玛利恩堡[Marienberg],也是城市标志性建筑之一,自然还是大主教的安乐窝夏宫,风格与主座教堂如出一辙,但地势险要,居高临下,气度非凡。

沿河两岸陡坡上遍布葡萄园,齐刷刷的整洁好看,所酿制出的一方名酒享誉欧洲。俯瞰河水在脚下缓缓流过,悄悄带走了逝去的光阴。漫步在岸径上,眼前恬静的田园风光跟身后的城镇昌明,相映成趣;古今自然与人文的荟萃,在此融汇交集,教人倍感史河浪卷急促,生命有限,能及时行乐就当尽兴,毋使金樽空对月,得享人生的美好生活。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