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访巴伐利亚的旧天鹅堡

作者:星学

新天鹅堡是南德观光的必到之处,天天门庭若市、袂接肩摩。令其对面的旧天鹅堡门可罗雀、显得冷清。其实后者橘黄的倩影与前者乳白的俏姿辉映,相得益彰,如嵌于山林绿绒袍上的金纽银扣,熠熠放光。只因新堡名气忒大,引人捷足先登,使旧堡有点“寂寞开无主”。

俩堡的主人是父子: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连二世和路德维希二世。旧堡原为要塞,1832年老国王购得重建为御宫,王储从小在内长大形成浪漫性格,继位后他意筑新堡,1869年在附近高岭开建,自绘蓝图、请歌剧布景家与舞美总监设计,超凡脱俗。当时朝野猛抨其不务政业、掏空国库,逼他退位;百年后城堡却成摇钱树,吸金无数,国民又变感激、称他“我们亲爱的国王”。

我已是第三次来访天鹅堡,前两回皆奔新堡、内外观透透。今次游德国“浪漫之路”,决定专看旧堡补遗。

旧堡就在停车场旁,举步可登临,较上新堡快捷得多。我们抵时已近黄昏,堡的室内已关,但花园迎宾,足矣,只要能身临其境浏览便成。因丘顶的面积较小,城堡本身占了大部,余下建苑的空间不多,故园林稍欠进深,却也小巧玲珑,应有尽有,充满中世纪园艺风。

围墙垛口戴红瓦,黄艳艳与堡身塔顶形象呵成一气;庭中苗圃翠绿,铜雕天鹅在池中喷水、振翅引颈高吭状,栩栩如生,此乃主人最喜爱的动物,亦是堡名的由来,与其旁的四雄狮石塑顶着大圆喷泉盘相映成趣;花卉姹紫嫣红,参天古树荫蔽良多,使人精神气爽。

仰观堡身,发觉它很雄伟壮丽,各角度皆然。稍缺憾的是垣壁装潢和雕饰不及新堡的繁杂异彩,略显简朴。然奶油黄墙作为居家寓所,却更温馨暖心;相形之下新堡的冰肌玉骨、白璧蓝帽,像广寒宫、海市蜃楼,给人不食人间烟火的太虚琼阁感,离凡俗生活较远。

生活在这素颜低调的旧堡里,国王激发出童话般的创作灵感,成年后不顾一切地造就了末代古垒新堡,流芳百世。这使得他童年的家变成历史的过客,默伫在新贵脚下,静观如鲫游客川流不息逾门而过;仿佛慈父欣然望着儿子胜于蓝,在山花烂漫时丛中笑。

堡前能俯瞰到恬静湛蓝的阿尔卑斯湖,以及背景嵯峨远山;堡后俯视丘下美丽的田园风光,如诗如画;堡侧遥望高耸俊俏的山崖和玉树临风的新堡,玲珑剔透得宛若晶莹宝塔。说当年路德维希二世就是在此见天用望远镜观察工程进度,急着早日进驻,结果也真是在尚未竣工之际便移驾搬入,只惜不到半年他便被废黜、“自杀”身亡。

出堡后门顺坡我们下到湖边,碧水中天鹅野凫浮游,美姿婀娜。湖水最深处为62米,岸周绿树围绕,芦苇墙立。步道环湖一圈五公里,健行者络绎,一切静幽自然。我们漫步、深吸着新鲜空气,观赏湖光山色,如在画中。行至岬角处,回首惊见旧新堡夹着湖滨靓楼三位一体,同框全画幅甚美。赶紧拍照,不失为旧地重游大斩获。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