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印第安人文化与中国同源谈起

作者:林达敏

很多年前,在尼加拉瀑布有一人穿了印第安人酋长的礼服,戴了用羽毛造成的大礼帽,跟游客拍照。后来有人揭发他不是印第安人,而是意大利人。此事使印第安人社区与意大利社区都感到尴尬。 假如某来扮演,可能更加惟妙惟肖。有美国女人类学教授说我像纳瓦霍族(Navajo)印第安人。有次我在街上,有印第安人用土话跟我搭讪。我一句都听不懂。印第安人很多都跟白人混了血,但纯种的印第安人,长得像中国人。

 

印第安人和中国人的渊源,又何只是相貌相似?16世纪中叶,西班牙的大帆船建立了墨西亚卡普科(Acapulco)—马尼拉—泉州的航线,印第安人的玉米、番瓜(南瓜)、番茄、番薯、马铃薯、青豆、火鸡传入了中国。在排华时期,华人不得与白人女子结婚或同居,有些就跟印第安人结婚。卑诗省有些印第安人的先人是华人。有加拿大人到北京旅行,路边有妇人贩卖珠宝织饰物,珠的大小、形状、颜色、图案的设计,都与加拿大的印第安人相似,就问她有没有去过加拿大。她说没有。问有没有见过加拿大的珠饰,也说没有。人类学家的解释:印第安人于一万五千年前,从现在中国北方经白令地桥迁徙到美洲,文化与中国同源。虽然两地文化以后各自发展,但保留了一些相同的地方。印第安人和中国人背孩子都在后面,欧洲人在前面。

 

1983年北京大学教授邹衡到美国讲学,一位当地的印第安人说他们自称「殷人」,来自中国。他们祖先有玉圭留存下来,背后有图文,不知是什么,在博物馆可见到。他们到博物馆一看,原来是甲骨文。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加州,新墨西哥州,奥克拉荷马州,犹他州的岩石上,都发现过殷商的甲骨文。他们用了中国古代从右向左的书写笔法,而且还成句:「我们来这已经十年了,前往太阳之屋的旅程已经完成,该宣布回国了,我们一起完成了旅程。」

 

不是所有印第安人都是殷人的后代,但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都相信殷人东渡美洲。商朝末年,纣王派十万部队征伐东夷,今山东,江苏,安徽。周武王乘势进攻,纣王仓促用奴隶组成军队,在国都附近牧野应战。奴隶军队阵前倒伐,纣王大败,商朝灭亡。那些讨伐东夷的十万大军没有向周朝投降,不知去向。一说是这十万部队连同家眷及奴隶共25万人,漂洋过海到了美洲。殷人有这样的远航能力吗?英国海军军官孟席斯(Gavin Menzies)认为有这样的能力,在美洲还发现过殷周的船锚。另一说是殷人是给黑流冲到中南美洲的。法显不是遇风,给冲到加州吗?数年前秘鲁发现了干尸,证实是宁波水手,遇风冲到秘鲁。

 

墨西哥中南部的奥尔梅克(Olmec)文化,是玛雅(Maya)文化的母体。这二个文化都崇拜蛇,中国最早也崇拜蛇,不同部落合拼,才由蛇演变成龙的复合图腾。他们人死时含一粒玉,贵族用金缕玉衣。用人活祭,祭台的建筑与殷人一样。玛雅人的龙,造型和中国龙一样。他们还传说祖先从连接大海那边的天桥过来。他们的文化,由一条龙带来。可惜桥已经倒塌了。奥尔梅克文化的出现,与商朝灭亡时间符合。通常一个文化突然起飞,必定是有外来文化输入。

 

但是殷人有高度的青铜技术,也会造战车,为什么印第安人没有这样的技术呢?海上迁徙与陆路不同。陆路可以整个部落在一起,保留了所有技术。但海上旅途,必须决定什么人可以上船。如船上没有这样的技工,就没有这样的技术。而且上船时,大件的物品必须拆开,到步后不一定能够装回。反对「殷人东渡论」的学者,又以「同源论」来解释。古时文化简单,不同文化有很多相同的地方。而且最初的文字都是象形,所以甲骨文与印第安文有相似的地方。「殷人东渡论」是人类学,考古学争辩得剧烈的悬案。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另一意大利人哥伦布。他受西班牙女皇的命令去找中国。出发时带了传教士和大十字架。他登陆,把十字架竖起,和传教士跪下,就自称这地方属西班牙。这地方水浅,哥伦布叫它做浅水海(Bahamas),音泽巴哈马。他以为是到了印度,就叫土著做印度人(Indians)印第安人是印度人的异译。八十年代起,美洲的土著认为此名有冒犯性,美国的叫自己做土著美国人(Native Americans)在加拿大他们叫自己做第一族裔(First Nation)。哥伦布所到之处,把男人抓去掘金矿,女人抓去给部下做礼物。孟席斯认为郑和船队早哥伦布70年,在1421年到过加勒比海,但中国人的观念,是人家的东西不可以拿,就回去了。

 

印第安人叫大西洋做大咸湖,维多利亚女皇做大祖母。当大祖母的国民渡过大咸湖来到加拿大,在最早的二百年,他们和法国人一样,与印第安人部落有外交和贸易的关系。印第安人帮他们在这地广人稀的地方生存,与他们贸易,与他们结盟,有些支持英国,有些支持法国,争夺北美的霸权。英法二国都与部落签订协议,可以通行,在指定地方定居。但当英法人口渐多,不需要印第安人时,就毁约而且产生了很多盲目的凶残,卖一枝长枪给印第安人,要一堆与长枪同样高的皮草。买毛毯撒上天花菌,使印第安人死亡。所以印第安人说白人讲话时舌头开义。(White men speak with forked tongues)。

 

印第安人叫美国总统做「华盛顿的大酋长」。当大酋长宣传到密西西比河以西开垦时,说那边没有人。那边有很多印第安人,但印第安人不是人。密西西比河以西以稣族(Sioux)人口最多,与美国政府打了65年仗。美国是了不起的民族,当日在北美洲争霸权的有荷兰,英国,法国,西班牙和美国,而以美国力量最弱,只有东北13州。但他们能把争霸的国家—一驱逐,建立了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国家。独立战争、美西战争、美墨战阵、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都战胜,而且每次只是三,四年。一个民族能与美国政府打仗65年,这个民族也是了不起。在这场战争中,苏族出了三位民族英雄:坐牛(Sitting Bull),疯马(Crazy Horse),红云(Red Cloud)。那时的印第安人还是用土名,现在全都用英,法,西班牙名字了。

 

苏族战败后 ,部分逃到加拿大,居於安省,缅省,沙省,阿省。达科他(Dakota)是苏族的一支,美国有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的拉什莫尔山(Mt.Rushmore)是达科他族的圣山。美国人在山上刻了四位总统的像。肯尼迪总统遇刺后,美国想增加他的像,印第安人要增加坐牛,双方争持不下。特朗普当总统时,企图把自己的像加上去,但没有人支持。「疯马」的事情最可笑。巴黎最大的脱衣舞院以他为名(Crazy Horse de Paris),进门还挂了他的照片。请问如果此脱衣舞院名岳飞,中国人会感到怎样?

稣族的粮食主要是野牛。美国与稣族作战时,屠杀大草原上的野牛,以断绝他们的粮食。现在的教科书,全部说印第安人把野牛杀到绝种。稣族在这自然环境下生活了一万多年,他们知道怎样生存,不致会乱杀野牛以致绝粮。野牛为美国政府和开垦者所杀,大草原的开辟,也使野牛失去了生活的环境。

 

美国和加拿大,都把印第安人赶到保留地,政治的辞令是「分于两地,和平共存」。那些保留地,都是无尽荒山,深雪没胫。直至60年代,,印第安人没有批文不可离开保留区,不可做生意,不可投票,不可参选。白人对他们看成化外之民,厌而远之。好像排华时期的华人,他们被抛弃在社会以外,无法进入加拿大社会。这是导致集体贫穷的制度。现在加拿大有原住民1百60万,占全国人口5%。他们在保留区只能马马虎虎的生活。他们的贫困率,失业率,犯罪率,药物滥用率,胎儿乙醇综合症(Fetal Alcohol Syndrome) 比全国平均水平高。教育程度低,寿命较短。与非原住民相比,同性别的自杀律高出两倍,同年龄的自杀率更高出三倍。现在保留区自治,酋长和议会管理水电,交通,环保,资源,建筑法规,医院,学校。但有批评说行政效率不佳,因管理事情太多。

 

19世纪,加拿大采取了同化印第安人政策,把儿童强迫送到寄宿学校。这些学校60%由天主教管理,30%由圣公会,即大英国教,还有长老会,卫理会(Methodist)。最后一所于1996年关闭。这些学校的条件极差,而且常有员工虐待学生,有相当高的死亡率。有女生回到旧时的寄宿学校,她回忆说:我六岁到寄宿学校,有12岁女同学,对我非常要好。说要带我回家,叫她妈妈当我是妹妹。我从来没有去过她的家,因为有一天,有员工把她的头撞向大树,她死了。

 

我不是多管闲事的蠢人。我曾在印第安人寄宿特别学校工作。教职员中只有我非白人又非印第安人。白人有些话不向印第安人说,会向我说。印第安人有些话不向白人说,但又向我说。我是左右逢源。我的评论都是基于事实。在二十世纪的下半部,民族觉醒狂风横扫大地,许多国家和民族都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印第安人以极大的容忍,和平的对不合理的现象勇敢反抗。他们数十年来,向政府游说争取权利,已形成一个中层阶级,还出了一些精英:现在加拿大的总督是印第安人,过去安省省督James Bartleman和最近指派的联邦高等法院法官都是。当其他族裔争取赔偿时,印第安人都支持。为被人歧视的人发声,是正义的。

 

我们必须给印第安人兄弟般的支持。我们都受着种族歧视的困难和痛苦。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到共同的基础,可以互相同情和支持。华人的钱,有传入印第安人手中。有些保留区建了赌场,安省最大的是华玛(Rama),有中国客户,但鼓励赌博并非助人的正途。李德嵩先生26年来每年举行经典高尔夫球赛,今年为「多伦多原住民儿童及家庭服务机构」(Native Children and Family Services of Toronto)筹款。「加拿大移民顾问俱乐部」组织了记者团,探访了今年的印第安人「格兰河歌舞大会」。有舞者600人,歌舞粗犷、朴实、纯真、优美。我们见到了印第安人的振作精神,兴旺气魄和前途。我们不必犹豫,支持印第安人的工作,极有意义,值得多多支持。有些印第安人,不喜欢移民,不愿与移民交往。今日民智渐开,抱此观念的日少。如果遇到这样的印第安人,只能不作声,但内心还是要同情和支持他们。

 

图片1:拉什莫尔山(Source:history.com)

图片2:坐牛(左)和疯马(右)(Source:theirshstory)

图片3:巴黎疯马夜总会(Crazy Horse de Paris)(Source: bespokeunit.com)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