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吊以弗所古城废墟 

作者:星学

我最早听闻“以弗所”[Ephesus]这个地名,是从《圣经》当中,说它地处现今土耳其境内的爱琴海边,是将近两千年前使徒保罗多次传教过的地方。随着日后读经越多,烙印越深,《以弗所书》又是新约中具有极高神学价值的一卷、奥秘启示的高峰,更加增了对这一隅胜地的无限遐想。近日游览土国,我终于亲莅了这座古城的遗址,往昔所阅的那些纸上文字跃然化为了眸前竿立的实物,活脱出来直击眼帘、触摸魂灵,让人立体、穿越地见影印、证了史册中的记载神迹,恍惚溯过时光隧道回到了新约形成的年代。

从伊斯坦布尔至以弗所古城540公里,飞机火车巴士均可到达,游人可依各自情况任选行程。目的地是位于今唤Efes的村庄旁,我们临境时,但见两山夹着的土坡上散布着古邑的废墟,貌不惊人,但却是联合国颁的“世界文化遗产”鼎鼎大名。

进得不起眼的山门后,我惊呆了,原来这遗迹的面积居然甚广,望不尽的残墙断柱,横七竖八散落的凿石,街道巷路阡陌纵横交错,比来前想象中的和以前访过的那些古罗马帝国旧址都大得多,说是迄今挖掘出的城区半径已达八公里,仍还在不断拓展发掘中,这无不发人联想其生前的慑人气势与庞大规模。

也不奇怪,已有六千年历史的这城,两千多年前成为亚细亚省首府而达到兴盛巅峰,人口四五十万,是罗马帝国的五大都会之一,仅次于京畿罗马而排行老二。特别是著名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阿尔忒弥斯神庙(Temple of Artemis)即在此处,“招蜂引蝶”先民聚居或远道而来朝拜。Artemis是希腊神话中的月神、罗马神话中的戴安娜,塑像被供奉在恢弘的大庙中受人顶礼,以求狩猎多获、五谷丰登。该庙宇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建筑物,与金字塔等齐名,慕名前来觐见膜拜者如云,大热程度不亚于今日汹涌来瞻的观光浪潮。

我们就沿着考古揭发出的标识路线,循序渐进重点浏览。游人如鲫,拥挤得都不好照相,多数人叽叽喳喳兴奋着,极少数面壁凝重沉思着,都在以不同形式向先贤和经典致敬。

当年该城是帝国的港口重镇,东西方文化商贸交流的枢纽,丝绸之路也通达这里,战略地位端的显著。惜频发的地震等令地壳变动,其入海口河港淤泥雍塞,水位逐渐渐后退,先前的兴旺水路商贸盛况不再,荣华亦随之衰败,终在主后六世纪时没落被弃,渐变成了瑟瑟山野中的苍凉废都,狼藉荒芜。如今水浒距城已有十公里之遥了,我们漫步的通港大道,原本到码头只有一公里,足以见桑海沧田,世事兴衰,叫人唏嘘慨喟。

在众多此起彼伏的颓垣废壁中,较为成型引人注目者成了游客拍照留念的最佳背景。其中首屈一指的是图书馆,这座废墟最高也是最美的独立建筑,现只剩下门头框架了,但巍峨屹立,二层大理石排柱,三大门洞,雕梁镌栋,壁龛上有四尊玉女石雕,分别代表着仁慈、思想、学识、智慧,栩栩如生、楚楚动人。整体十分地轩昂壮观,勾勒出当初全貌原形雍容华贵的轮廓。

古希腊及后来希腊化的罗马帝国,人崇尚知识爱阅读,博览群书善辩论,故产生出许多哲人学者,其理论学说影响西方乃至世界人文至今。眼前的这书院残迹便可见证其文史一斑,据考察当时馆藏竟达1.2万册之多。它是此地不二的标志性建筑,比起不远处的大剧院来地标的特异性要强些,毕竟地中海沿岸众多罗马古邑遗迹中不乏后者,惟这类图书馆鲜见。

而馆的对面,残迹中有些小门房间,导游曰系那时代的青楼楚馆,墙边有块大理石地面上还刻印着一只脚底板,说是嫖者要先量量自家足迹是否大于它,否则免进,此乃那时的“少儿不宜”止步牌。娼妓之风自古盛行,哪儿都无例外。据记载连有些异教神殿里都有庙妓,香客与之云雨亦算拜其神祗的一项内容。

再踱进那座大剧场里瞧,甚惊叹它保存的相当不错,依半山坡而建,典型环形结构三级看台,舞台这厢背对着港口大道,坐看一目了然。剧院可容纳2.4万人,是小亚细亚当时最大的戏院,在没有扩音器的时代,音效回声可让每个观众都能耳闻无虞,建设之好委实了得。史上这里曾经上演过歌剧舞蹈、运动比赛,也曾有斗兽、竞技、角斗士决斗;保罗还到过这里面[《使徒行传》中将它译作“戏园”]。两次来以弗所的他,宣扬一神教与基督,反对拜偶像,从而令本土银匠底米丢等靠造女神像银龛兜售的进项锐减,终在后者鼓动的群众骚乱下而离开。今日土国每冬的骆驼摔跤年度大赛,就选择在这里举行。

还长见识的是大型公厕文化,我头回目睹恁大而完整的厕所古迹。大理石连排坐式的,台阶上凿出个个洞眼,彼此间无挡板相隔,U型排列可供70人同时解手。厕洞深两米,底下有流水冲刷;座脚前也有沟槽、清水淌过供施主洗手。这无疑是世界上最早的冲水马桶系统。庭中还有雕塑小喷泉,发出的汩汩水音掩盖排便时的龌龊声,并助空气流通除异味。罗马人讲究卫生,公共茅房都如此发达、高档洁净,真正地令人“一泄为快”。

还说是来此出恭,竟是那时上层社会的一种特殊交际场合,不少生意就借着如厕完成,甚或争论哲学问题,丝毫都不隐私、成就着风马牛不相及的事。而现世社会皆在饭局酒席上搞交易,可见古今做买卖谈生意,都跟吃喝拉撒有关,名副其实的“进出口”。我瞅着那些排列整齐的“方便”窟窿,又忆起来早年国内的大茅房里的排坑,但那是蹲屙的、臭味熏天,不能与这相媲。

此外,图拉真之泉的三角形殿顶很有特色,它建于公元二世纪,供奉着罗马帝国的皇帝图拉真,其塑像立于池子当央,池长廿米宽十米,环以石柱和雕塑。我联想起了在罗马旧城废墟中见过的图拉真凯旋柱,那是庆功他开拓了新疆域罗马尼亚。

精美的哈德良神庙,是供奉同名皇帝的小殿。内墙廊柱上布满神话雕刻,有希腊时代的,有亚马逊女人国的,正面的蛇发女妖像,取其彪悍威猛来作护佑。

孤零零架支于地的一爿三角石壁上,浮雕着胜利女神奈基,精致娟秀,不晓得它原先附于哪座殿宇上。传闻当代名牌耐克[Nike]商标的设计灵感,即来自于她飘逸的裙带之态。

我们就这样穿行在时代的沉积相里,昔日的音乐厅、体育馆、健身所、神庙教堂、住宅店铺、公共浴室、马赛克石道,还有石棺。尤港口大道,长600米宽11米,夜晚点油灯照明,堪比当今华街路灯,气派非凡。体验古代两大帝国曾经的文明辉煌,今人需靠丰富的想象力和神念异思才行。

特别是阿尔忒弥斯神庙,《圣经》中译作“亚底米”神庙,于主前356年被疯子放火烧毁,以弗所人重建之,长155米、宽55米,比现代标准足球场面积还大;其中林立着127根高17米的大理石柱,殿頂由大片的汉白玉覆盖,无比壮丽堂皇,当地人最引以为荣。在基督教被立为国教以后,人们破除偶像,宏殿也在地震中毁坏,现荡然无存,仅余一些柱座,我再咋努力也臆想不出异像来,只好看招牌上的复原图以补。介绍说庙仅存的俩女神雕像,收藏在附近展览馆,其它零碎嵌饰物被大英博物馆弄去了。而世界七大奇迹如今仅余金字塔健在,若非系全石体的巨锥堆,恐也难逃被天灾人祸摧毁的命运。

徜徉中我不时地提醒着自己,这里诞生过古希腊的哲学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辩证法的奠基人之一,其创立的爱菲斯学派的影响至今还在。留下了影响后世巨大的基督教的蛛丝马迹,像圣母玛利亚、使徒约翰、保罗等如雷贯耳者的脚踪,前二者甚至还葬于此。尽管其真伪无法考辨了,乃是根据后世天主教的遗传来的,经书中并无记载。无论如何,斯地是世界上现存最佳而大的希腊、罗马城市古迹,即使在其宗主国境内也无可与之匹敌的遗迹。

我们又乘车上山,跃上葱茏几十旋到七公里外的童女玛利亚的故居。这是个掩映在绿树林中的小砖石房子,相传为耶稣的母亲生前度过最后岁月的栖身之处。原来在圣子遭难后,连带受迫害的她逃离家园来到这里,由门徒约翰遵从耶稣的临终托付而奉养。约翰在此牧会,著有《约翰1-3书》,后被流放到外海的拔摩岛,写了《启示录》,获赦后返回继续传道至终老,系12使徒中唯一没被杀殉道的,活了近百岁。五百年后在他的墓地上建了大教堂纪念之。这些都构成了在现今伊斯兰教的土耳其殊少见到的基督教遗痕。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经久不衰的命运、永不陨落的帝国,人所称道的百年千载的繁荣昌盛,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浪花一泛,在造物主觑来不过瞬目眨眼,便归于无有。惟余雪泥鸿爪见证着人类短促汗青的小站、上帝创始成终的伟大,教人深思敬畏,无可推诿。唯独精神不灭灵魂不灭,地老天荒海涸石烂时,亦荣而不枯。人若信从真道,可致使百年身后进入永恒而仍生。这便是我离开以弗所圣地时思绪的潮水在胸中的无名涌动。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