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囚徒与爱之回声》(电 影 剧 本)(5)

入夜,地质队员三三两两从宿舍、办公室走出来,有的拿长条凳、矮方凳、藤椅、靠背木椅,于崎岖不平、层层斜坡上坐着,有的站着或靠在树干上,有的蹲蹴着,一边烤火,一边闲聊,等待着电影开场。远处山头上,许多“星星”在移动;这“星星”是老乡来看电影而点燃的松明火把。

更多

《野人·囚徒与爱之回声》(电 影 剧 本)(2)

又出现一个亮点,这亮点却是青色的,原来这是黄河源头另一个长湖——鄂陵湖。黄河正源卡日曲的水流入这青色的湖,依稀一条白色的带子将碧兰的湖水分成两半,煞是夺目鲜艳。湖中有一鸟岛,众多水鸟栖居着,飞来觅去。

他突然摔倒了,他索性爬起来,他爬到湖岸,从大背包里拿出两个塑料瓶,臼满湖水,尔后伏下身子猛喝。

更多

《野人·囚徒与爱之回声》(1)

司马乐水大学毕业后一心扑在黄河的考察研究上,被人叫做“黄河迷”,不料,一场“文革”内乱,他被扣上“走白专道路”的帽子,加上父亲在台湾、有复杂的“海外关系”而遭受批斗,后又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投入监牢。在囚房里,即便双腿萎缩、生命垂危,他仍不忘研究黄河。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得到平反的他,抖擞精神,挣扎着未康复的病体,自费去考察黄河,成了中国、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徒步考察黄河全程的人。遗憾的是他绕道香港去台湾奔丧,在机场受阻,未能见到父亲之遗容。

更多

悲愤的城市(111)

“如今,这种污染水,还在继续向银溪里排入,还在继续毒害铁矿广大职工和上游铁矿所在地、三县交界处成千上万的乡民!对此,林海伍一伙无动于衷,他们迫害市委书记秦鹰,迫害水文钻探队队员,忙着搞派性,反击什么‘右倾翻案风’,置防治水污染和寻找地下河而不顾……孰可忍,孰不可忍!……”。

更多

悲愤的城市(110)

这时,侯二春走到“囚犯”的身边。囚犯时健秋没有被戴上手铐——他后面站着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警察手里没有带手铐,手铐是拿在台旁那个也是全副武装的警察手里。——但他早已失去自由。他听到刚才的骚动,但他哪料到他的女友没有死,而且今天竟然来到这个地方!

更多

悲愤的城市(109)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主席不幸病逝,举国上下悲痛不已。一天,太阳从远处山峰中露出脸,晨雾弥漫着,大地一片灰蒙蒙。银盆市街上行人稀落,商店关门,学校停课,机关停止办公,有线广播里播送着市革命委员会人保组一个通知:今天上午十点钟于市体育场召开公判大会,要各单位带队伍参加。

更多

悲愤的城市(108)

侯小春跌跌撞撞地在街上走着,喊着,她刚才回到自家老屋,一见狗不在,它的主人——她大姐又不在,慌慌忙忙地出来寻找。她在大街上跑。闹市前有一座旧钟鼓楼。她走进钟鼓楼下的拱形大门,迎面遇见小车司机蔡阿土。她瞪了瞪这位负心的人、从前的未婚夫——又撒腿跑。

更多

悲愤的城市(107)

从半椭湾回来,侯大春病倒了。打听不到养父的下落,如今二春又死了,这严重打击……一连三天,她滴水未进。她的身体十分虚弱。就在时候,王阿九借探病为名,与她最后解除婚约,把大春送他纪念的最后一张照片——这是她二十岁那年在银溪边照的,她以为这是一张照得最好的相片——退了,头也不回地走了。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