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109)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主席不幸病逝,举国上下悲痛不已。一天,太阳从远处山峰中露出脸,晨雾弥漫着,大地一片灰蒙蒙。银盆市街上行人稀落,商店关门,学校停课,机关停止办公,有线广播里播送着市革命委员会人保组一个通知:今天上午十点钟于市体育场召开公判大会,要各单位带队伍参加。

更多

悲愤的城市(108)

侯小春跌跌撞撞地在街上走着,喊着,她刚才回到自家老屋,一见狗不在,它的主人——她大姐又不在,慌慌忙忙地出来寻找。她在大街上跑。闹市前有一座旧钟鼓楼。她走进钟鼓楼下的拱形大门,迎面遇见小车司机蔡阿土。她瞪了瞪这位负心的人、从前的未婚夫——又撒腿跑。

更多

悲愤的城市(107)

从半椭湾回来,侯大春病倒了。打听不到养父的下落,如今二春又死了,这严重打击……一连三天,她滴水未进。她的身体十分虚弱。就在时候,王阿九借探病为名,与她最后解除婚约,把大春送他纪念的最后一张照片——这是她二十岁那年在银溪边照的,她以为这是一张照得最好的相片——退了,头也不回地走了。

更多

悲愤的城市(103)

明院长是后来才赶到的。几天来,他的神态忽然比先前清醒许多,人们感到异样,暗地里直到当着他的面,说他“病好了”。此时,人们看见他替二春擦去嘴角的血,捏着拳头,呆坐在床头。不一会儿,他站起来,大步朝门外走去。不久,他从屋里出来时,手里正拿着一把军用大刀。“明院长,你去哪里?”年轻护士拦住他。

更多

悲愤的城市(101)

差不多在侯大春被拷问的同时,半椭湾地区海边一家医院外科女医生章芹家,突然响起一阵叩门的声音。章医生披衣下床,开门一看,原来是本院门诊部内科值班医生。她被告知,刚才送来一个危急病人,经他诊断是急性盲肠炎发作,病人需立即动手术。她穿好衣服,跟着值班医生走了,因走路匆忙,她的丈夫叫她,她竟没有听见。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