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

听外婆说,大舅还是穿开档裤、一脸鼻涕的光屁股娃时候,有一次到邻居二狗哥家去玩,看到墙上贴了好几张奖状,很羡慕。大舅拉着二狗哥的手,摇头晃脑说:“嗨,等我将来读书上学了,我的奖状要把整面墙壁贴满!”外婆赶紧捂住大舅的嘴说:“小孩子不要说大话,要是实现不了会让人笑话。”

更多

张小聪

张小聪放学回家,在山腰上跑呀跑,跳呀跳,唱呀唱,忽然看见一胖子一瘦子,牵着一头牛优哉游哉迎面走来。

那头牛向着张小聪“哞”了一声,又“哞”了一声,再“哞”了一声。

咦,重要的事情“哞”三遍?张小聪嘟哝着,不由得停住脚步,仔细打量起这头牛。

更多

小偷

超市工作人员和顾客们一下子围拢过来,那位被称作“小偷”的光头小伙慌了,连忙把一个粉色钱包塞到身边的小女孩手里,尴尬地解释:“大家别误会,这钱包是从这小妹妹裤袋里掉到地上的,我捡起来正要交还小妹妹…”

更多

榆树下的童年

春来大地复苏,景象一新,特地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日带孩子去植物园踏青。散步时偶然抬头,猛然间看见前面一棵高高的榆树上,开满了翠绿的小花,一团团,一簇簇,绿成一片,久违的榆钱儿饱满地挂满树枝,在阳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芒,在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望着那一嘟噜、一嘟噜的榆钱随风摇曳,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那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

更多

一点萤火照心明

故乡的院子紧邻着一方苇塘,童年的夏夜里,萤火虫纷纷从苇塘边飞出来,在暗暗的树影和草丛里飞来飞去,像是黎明前微弱的星光在做不规律运动,一点点神秘的萤火一次次闪耀在年幼无知的心上,我常常不停地追随着它们的那点光亮奔跑。我也曾经傻傻地问过父亲,这些会飞的甲壳虫肚子里有煤油吗?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