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本禹回忆录》连载 (30)

田家英参加了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那时从北戴河到中南海有直达的班车,所以他常在北戴河和中南海两头来来回回的。8月25日和26日,他在秘书室室务会上分别传达了会议的情况,这些我当时都记在自己的工作日记上了。田家英传达的具体内容可见下章日记残页的1962年8月25日、26日两天的日记。

更多

《戚本禹回忆录》连载 (29)

1959年开春我到四川新繁县去种试验田,一有空余的时间我就骑着自行车去周围的农村搞调查,差不多把新繁县周边方圆二百里的地方都跑遍了。我采访了很多农民,他们都说,58年好啊,58年办食堂,我们比赛吃,看谁吃的多,结果有人吃撑了,送到医院,想拉开肚子,把吃下去的拿些出来,结果肚子还没有拉开,人就死了。这样的事,我听到的就至少有三次。就是说,撑死人的事还不是个别现象。

更多

《戚本禹回忆录》连载 (27)

谭震林的夫人葛慧敏很厉害,谁都不敢惹。谭震林当时是管农业的副总理,享受首长特供,可是葛慧敏对特供还不满意,还用首长专用的军用飞机去农村采购活鸡。带活鸡是不能坐飞机的,葛慧敏就很强硬说是首长要的,非让人家运。活鸡是放在一个筐里运的,下了飞机,要把筐还给人家,哪知道就在把鸡从筐里拿出来的时候,一失手,那鸡在机场里到处飞。这下问题大了,飞机场最怕这个飞的东西了,那鸡万一钻到飞机的发动机里面去,飞机就要出事的。她就叫警卫赶紧去抓,结果一大群人就在机场里面抓鸡,闹了个大笑话。

更多

《戚本禹回忆录》连载 (26)

原来对王刚的处分是开除党籍。通过一起在二七厂劳动,我们彼此都增进了了解,相互之间产生了感情,他也认识到了自己以前的错误。从二七厂回来后,我们就提出能不能把对他的处分改为“缓期执行”。田家英给主席汇报,主席表示同意。田家英向我们传达,主席说这是个成功的经验。主席还说,“缓期执行”这一条可以试试看,如果效果确实好,可以写进党章。文革中,我们中央文革小组还讨论过,想把这条用来处理犯走资派错误的一些干部。王刚高兴极了,说多亏了戚本禹,否则谁替我们去跟主席说话啊!1976年10月以后,王刚又被调回到秘书室当主任。

更多

《戚本禹回忆录》连载 (25)

1959年庐山会议后,党内开始了批判彭德怀的“右倾机会主义”。北京市委向中央办公厅反映,那些因为在中南海“八司马事件”里犯了错误而被下放到北京郊区劳动的干部,在背地里牢骚很大,有的甚至还流露出了对彭德怀的同情。田家英知道后就把他们叫回来进行了整风,并向他们传达了庐山会议的粮神。当田家英把这次整风的结果报告给毛主席的时候,毛主席就对田家英说,你们让犯错误的人自己下去劳动,也没有很好的去关心和照顾他们,他们当然会有情绪。尽管他们以前做的是错误的,但你们那些积极分子应该带着他们一起下去劳动锻炼,一起改造思想。并且要以身作则,做他们的榜样,让他们慢慢认识自己的错误,把思想转变过来。

更多

《戚本禹回忆录》连载 (24)

庐山会议结束后,在会议期间一直在主席身边工作的林克,告诉了我在庐山会议上发生的这样一个情况。在庐山上,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周惠、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李锐等几个人经常晚上聚在一起。山上站岗的警卫战士发现了一个异常的情况,就是等他们这些人都进了屋子以后,就把屋子里面的灯都关上了,别人还以为里面没有人。等过了几个小时以后,人又一个一个地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了。警卫战士把这个情况都作了记录,把他们几点关的灯、几点开的灯、都有什么人进去、出来等等,都做了详细的值班记录。负责会议保卫工作的是罗瑞卿。

更多

《戚本禹回忆录》连载 (23)

新繁县今年和去年的粮食产量,现在还没有最后算出来,罗世发说,党委也没有做研究,不敢说。一种估计是400斤左右。但从今年春季麦子收交帐上看,似乎不够这个数目。罗世发这个管理区今年小春麦子是880亩,完成征收人任务22万斤,留麦种17000斤,还有3万斤没打的麦泡泡。照这样算,产黄有340?350斤。究竟实际有多少,还摸不很准。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