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過時光,卻可以優雅老去

David是我在旅行時認識的,壹個風趣、和善的老頭兒。壹生勤勉、樂觀的David,熱愛工作,熱愛生活,他用數十年的心血,打造了屬於自己和家族的葡萄莊園。去年秋天,我有幸參加了他的80歲party。正是葡萄豐收時,金色夕陽下,家族的人們挽著手,赤足在釀酒池裏跳起歡快的舞蹈,腳下,是剛剛采摘的汁液飽滿的葡萄。80歲的David,戴著波希米亞風格的漂亮圍巾,拉起他心愛的手風琴。那壹刻,David溫柔的眼神、從心底漾出的笑容、歲月在他臉上雕刻出的銅色肌理,都是那樣雋美,像壹首抒情詩。

更多

老人争做廉价劳工

在华人社区一些老人聚会中,时常都会发现一些形单只影的老人,不是他们没有老伴,只因他们穷得连一张1.25元的老人车票都舍不得花,只有夫妇轮流参加活动,见见世面。为了摆脱贫困与孤寂,老人们去帮佣、去农场、去衣厂……,他们拼劲似毫不差子女辈。

更多

高知移民沦落街头

安柳曾经也是一个有理想的热血青年,在重庆某大学求学,专攻土木工程,正值国内基建大程大发展之时,安柳也成为建筑工程师,在福建大城市中从事建筑业工作过一段时期,收入颇丰,一个换种活法的念头驱使他了解了加拿大,然后就是办理移民加拿大的申请手续。2001年他终于心满意足领到移民签证,飞抵温哥华,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却是一切恶梦的开始。在温哥华只能找到些零散苦力工,被迫在去年初带着仅剩的几百元钱来到多伦多,再试一下运气。

更多

雾,笼罩着唐人街

我站在士巴丹娜道和登打士西街的交汇点,欣赏着眼前这个奇妙的乳白色世界。龙城商场和住宅大厦失去往日线条明朗的轮廓; 文化中心悄然隐没得无影无踪。街车咚当咚当的声响由远及近,到眼前才露出它庞大的身影,断断续续的行人则在浓雾中若隐若现…… 此刻,只有矗立在街心的红色“龙门“仍清晰地焕发着迷人的姿彩。两条盘踞在圆柱上的雕龙活灵活现,简直就是在腾云驾雾。东方的龙啊,而今飞跃在西方世界,栖身于被华人称为海外故土的唐人街。它眷恋着这里浓郁的乡音乡情?它在庇护着远离家园的炎黄子孙?它…… 撩起我多少遥远的回忆和遐思!

更多

《千里烽火萬里情》: 一個印支難民来加拿大的經歷

秀雲來自柬埔寨首都金邊一個陳姓的華人家庭,為家中長女。十五歲那年,母親安排她和當地一位富商結緍,丈夫較她年長十四歲。

1975年4月17日,赤柬解放金邊。不到十小時之後,赤柬將金邊,以及隨後解放的城鎮所有居民逐離家園,前往遙遠的叢林墾荒。秀雲一家也在其中。除了長時間强迫勞動,秀雲也經歷了饑餓,以及赤柬士兵的虐待。後來,她的父親和丈夫均不堪折磨而死去。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