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挑战但不应完全脱钩” 布林肯若任国务卿,如何应对北京?

当选总统乔·拜登11月23日宣布提名其长期外交政策臂膀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担任国务卿一职。布林肯随后在推特上表示,如果提名获得确认,这将是他“全身心投入的使命”。如果布林肯最终得以成为美国外交巨轮的掌舵人,他是否会带领这艘巨轮改变航向?这又会给美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变化?我们或许可以从布林肯过往的经历及表述中管窥一二。 安东尼·布林肯其人 安东尼·布林肯1962年出生于纽约,他的父亲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曾担任美国驻匈牙利大使,叔叔则是驻比利时大使。除了家庭的外交渊源,布林肯的海外生活经历也深刻影响了他的外交理念的形成:布林肯在少年时曾随母亲长期旅居法国,他的高中同窗、国际危机组织总裁罗伯特·马利(Robert Malley)对《金融时报》表示,这段经历使得布林肯非常理解美国的政策如何影响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也善于体悟其他国家如何审视美国,这让他成为重塑美国国际信誉的不二人选。 布林肯本科毕业于哈佛大学,并于1988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取得法学博士学位,随后开始在纽约和巴黎两地做律师,并参与一些政治活动。 布林肯的外交政策生涯开启于克林顿政府时期。他在1993年进入国务院,担任负责欧洲和加拿大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特别助理,并于次年进入白宫,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 在小布什政府时期,布林肯转战参议院,成为了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助手总管(staff director),而彼时该委员会的主席正是时任特拉华州参议员的乔·拜登。从那时起,布林肯就和拜登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早在2008年拜登第二次向民主党总统提名发起冲击的时候,布林肯就是他竞选团队的成员。在那次竞争中,拜登虽然输给了民主党内的政治新星奥巴马,但被奥巴马选做了竞选搭档,最终成功当选副总统,布林肯也随之进入了奥巴马-拜登的总统交接团队。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布林肯先后担任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和总统奥巴马的副国家安全顾问,并于2015年1月上任国务院的二号人物——副国务卿。这段时间里,布林肯作为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团队的核心成员,在回应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猎杀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打击伊斯兰国、与伊朗签订核协议等重大外交事件上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华盛顿打滚数十年 布林肯深谙官僚运作 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布林肯离开公共服务领域,创办了一家名为WestExec Advisors的地缘政治和政策咨询公司。这家公司的业务包括在“战略竞争时代管理和中国相关的风险”,为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经营活动提供策略建议。其合伙人还包括如今被外界广泛预测会成为拜登政府的国防部长米歇尔·弗劳诺(Michèle Flournoy)。在拜登决定第三次向白宫迈进之际,布林肯从这家公司暂时离职,担任拜登2020竞选团队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 分析人士指出,在华盛顿政策圈摸爬滚打数十年的经验使得布林肯深谙官僚体系以及政治体系的运作之道,这有助于他在上任初期有效开展工作。此外,布林肯与拜登长达20年的亲密关系,使得他成为拜登在外交事务上最为信赖的人,这也意味着他有可能成为一个能对总统的决定产生较大影响的国务卿。 布林肯的外交理念 布林肯被许多分析人士称为外交政策上的“中间派”,比如他既对美军在海外的军事行动持谨慎立场,又多次支持一些被进步派人士称为“干涉主义”的海外军事行动;再比如,虽然布林肯承认多边国际组织的不足,但又认为美国发挥自身效力的最佳途径就是借助这些多边组织,而退出则意味着放弃自己的影响力,“很可能会出现更大的问题”。 因此,分析人士预测,由布林肯掌舵的美国外交巨轮或回归多边主义的航道,布林肯在上任后或以恢复美国与盟友的关系,增强盟友对美国的信赖为首要事项,并重返在特朗普时期退出的多边协议和组织,比如巴黎气候协议、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在政治上更为困难的伊朗核协议。 不过,对于是否要重返“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布林肯并不曾作出正面回应,毕竟现有的TPP条款被质疑会伤害美国工人阶层的利益,也受到一些人权和环保组织的批评。“自由贸易”的概念如今在美国政治光谱的“左”、“右”端均不受欢迎,面临很大的政治压力。

更多

中国艺术家如何躲避北京的监控摄像头

10月下旬的一个繁忙的周一,北京市中心的幸福大街上出现了奇特的一幕。大约十多名穿着反光背心的行人排成一列,在人行道上缓慢前行。他们时而蹲下,时而弯腰转身,时而倾斜身体摆出怪异姿势。 这并非是某个电影剧组正在取景,更不是特工在进行训练,而是由一名中国艺术家策划的行为艺术项目,用于向公众展示如何躲避这个城市上空几乎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 35岁的邓玉峰为这个项目已准备近半年。几个月来,他多次往返于这条街道,用尺仔细测量道路长宽,记录路边摄像头的品牌和参数,并绘制出这些摄像头的分布和范围示意图。上月,他从网上招募了第一批志愿者,进行了一场实验。 他想看看这些人能否成功地“消失”在这段长约1.1公里的道路上。 但作为世界上监控摄像头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在北京躲避监控摄像头,邓玉峰发现困难重重。即便这些志愿者最终耗费两个多小时才走完1000多米,邓玉峰表示最多只能做到不被摄像头捕捉到面部数据,要想从监控视野中完全消失“几乎不可能”。 “现场是超过我预料的,我本来以为摄像头就几个,躲一下就能躲过去,”志愿者葛静怡对BBC说,19岁的她是一名大学二年级学生。“但实际发现完全不是这样,摄像头真的是全方位覆盖,怎么都躲不掉。” 这正是这名艺术家想要通过该项目所向公众传达的信息——当先进的科技被用于维护社会治安时,也会让个人隐私面临严重威胁。 “消失在幸福大街” 六个月前,在北京东北郊一处艺术园区的工作室内,美术学院学雕塑出身的邓玉峰决定开始他的计划。 “我当时在网上随便查北京有哪些街道,我一瞬间就看到了这一条‘幸福大街’,于是就想到‘消失在幸福大街’,有一种很莫名的讽刺感,就一下选择了这条街,”邓玉峰对BBC说道。 在中国,街头的直接抗议比较罕见,但这名来自湖北省的艺术家多次用创意的形式表达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也曾引发争议。2018年,他因从网络黑市上购买了30多万人的个人信息,并在武汉一家博物馆公开展出而声名鹊起。他称希望该展览能唤起公众对于数据泄露的重视,但警方很快关闭了他的展览。 邓玉峰表示,他后来开始关注到家门前快速增加的摄像头。相比于此前关注的被商业机构获取而泄露的个人隐私,他认为摄像头代表的是一种“政府的权力视角”,这种对于个人隐私的“入侵”来自于公权力。 “可能大多数人在大街上已经对摄像头习以为常,但我还是会不自觉地去关注,比方说很多摄像头看着我的时候,我总想躲开它一下,”邓玉峰说。“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我的内心会产生一种对抗感,即使我没有做坏事。” 于是,他开始拿着装有长焦镜头的相机前往幸福大街,抓拍和记录下这条道路上全部89台摄像头的位置、角度与型号。他还购买了红外线测距仪和卷尺对建筑物和摄像头的高度进行具体测量。 通过这些摄像头的型号和高度,他计算了每个摄像头的覆盖范围,将这条道路上不同地点的难度系数分为五个等级。 最低的第一级是盲区,即没有摄像头的区域,随着难度依次上升,第三级意味着有前后的摄像头“两面夹击”,而最高的第五级是无死角区,这表明该点前后左右都有摄像头。 “最难的一个地方是一个停车场的门口,因为旁边又是一家大公司,所以有五个摄像头同时对着一个点,”邓玉峰说。“那种会转动的摄像头也非常难对付,所以我有时要在一个地方待两三个小时,并且在不同时段过去,来记录这个摄像头一般多长时间转动一次。” 面对不同的情况,邓玉峰自创了一套“躲避步法”,例如,当目标一边有摄像头时,就要采用“螃蟹横向式”,面朝另一侧横着走;而遇到交叉路口高高矗立的探头,就需要紧贴墙壁,像“贪吃蛇”一样从它的下缘绕行过去。 在摄像头非常密集的区域,还需要借助一些外力。比如树叶、广告牌,甚至是临时停靠的警车。 尽管准备充足,但当10月26日他与志愿者们开始真正实验时,还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

更多

中美贸易战:拜登的新战役和新武器

美国大选落幕,特朗普还未承认败选,中国领导人可能已经在开会研究——白宫易主后,贸易战将何去何从?   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爆发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原本是2018和2019年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黑天鹅”。但在2020年,新冠疫情和美国大选,抢了它的头条。   然而,中美两国间的关税依然高悬,世贸组织依然无法正常运转,即便是暂时签下的阶段性协议也未完全履行,在美国人看来,中国依然是国际贸易中的大反派。   多位专家向BBC中文表示,这场战争似乎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但拜登上台后,无论使用的武器和策略,还是最终目标,都可能发生巨变。   “不幸的是,贸易战还会继续。”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资深研究人员赫夫鲍尔(Gary Hufbauer)向BBC中文表示。他甚至认为,中美贸易战持续时间将远远超过拜登任职的四年。   既然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妨让我们摆开沙盘,考虑各种新变量,推演这场贸易战的演变和终局。   特朗普还是拜登?摆在中国面前的“两个美国” 拜登当选后面对的五道经济考题 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胜出

更多

从电梯按钮到地铁车厢,消毒真的能遏制新冠传播吗?

在香港人气冷清的机场,清洁人员不断向行李手推车、电梯按钮和登机柜台喷洒抗菌溶液。在纽约市,工作人员对公共汽车和地铁表面进行持续消毒。在伦敦,封锁结束后,许多酒吧为了重新开业花了许多钱进行了彻底的表面清洁——直到11月再次关门。 全世界的工作人员都在用肥皂擦洗、抹去和熏蒸各处表面,他们的任务非常紧迫:抗击新冠病毒。但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表示,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受污染的表面会传播病毒。他们说,在机场这样拥挤的室内空间,被感染者呼出并滞留在空气中的病毒是更大的威胁。 用肥皂和水洗手20秒——或在没有肥皂的情况下使用消毒液——以阻止病毒的传播依然是值得提倡的做法。但专家表示,擦洗表面对减轻病毒在室内的威胁作用不大,卫生官员被敦促将重点放在改善室内空气的流通和过滤上。 “在我看来,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都浪费在了表面消毒上,更重要的是,它转移了人们对防止空气传播的注意力和资源,”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United State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呼吸道感染专家凯文·P·芬娜莉(Kevin P. Fennelly)说。 虚假的安全感 一些专家认为,香港这个拥有750万居民和悠久的传染病暴发史的拥挤城市是一个典型案例,夸张的表面清洁措施给普通人带来了一种对新冠病毒的虚假安全感。 香港机场管理局用一个类似电话亭的“全身消毒通道”对隔离区的机场工作人员进行喷雾消毒。这个消毒间——机场方面称这是全球首个,仅在员工身上试用——是使该机场“为所有使用者提供安全环境”的努力的一部分。 这样的表态可能安抚公众,因为它们似乎表明了当地官员正在抗击新冠疫情。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的气溶胶专家谢莉·米勒(Shelly Miller)称,从控制感染的角度来看,这个消毒间没有实际意义。 病毒是通过喷洒呼吸道飞沫的活动——说话、呼吸、叫喊、咳嗽、唱歌和打喷嚏——释放出来的。米勒说,消毒喷雾剂通常由有毒化学物制成,会严重影响空气质量,危害人体健康。

更多

美国之音专访国务卿蓬佩奥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全文实录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11月12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他说,在中共的行为没有根本改变的情况下,根据其行为重新认识的对华政策理念和方式也没有改变的理由。“不管谁当总统,他毕竟是美国的总统,他一定是按照美国人民的利益来考虑。这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共识,”余茂春指出。以下为专访的全文。 问:有没有特朗普主义?如果有,它有哪些特征? 余茂春: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有其既定的方针和政策,特朗普政府也不例外,而且它带有几十年(来)最鲜明的政策走向(的特点)。所以说,特朗普主义确确实实有,而且提得很响亮。 具体方面,第一,特朗普主义最重要的内容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这是特朗普总统从他竞选开始到他四年执政以来一直坚定不移地贯彻的政策走向。美国优先就是美国在制定所有国际国内政策时考虑到的都是将美国利益放在首位。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搞单边主义、自己走自己的路,不管全世界,因为这个不可能。美国是一个有世界意义的举足轻重的国家,它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都跟全世界紧紧联系在一起。它只不过意味着在全球化的时候我们制定政策首先要考虑的是美国自己的利益。因为美国对全世界的影响很大很深刻很深远,对维持现存的国际秩序有非常大的作用,因此维护现存世界秩序的受益者并不仅仅是美国,而是全世界都在收益,所以以美国利益为优先的政策不仅仅得益于美国,而且得益于全世界。 第二点,我们在外交政策上奉行原则性的现实主义 (Principled Realism),重点是讲原则。这届政府讲的原则有几个方面,第一个是讲最根本的原则,即所谓的“First Principles”。方针、政策有很多,但不要忘记美国立国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我们想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们最近(2019年)建立了美国天赋权利委员会 (the Commission on Unalienable Rights),强调美国立国最根本的信念对国内外政策的指导作用。这个包括人权、自由,尤其是个人自由,这都体现在美国的国内外方针中。 还有一点,我们制定政策的时候,不会放弃根本原则,绝对不会受到特殊利益集团的垄断和指使。在美国历届政府中,之所以美国老百姓对美国政策的怀疑加深,是因为美国的特殊利益集团,还有外国代理人对美国政策制定上的非常重大的影响。比如对华政策制定过程中,华尔街,还有美国以前的高官和政客现在投身做中共代理人的这些人,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制定有非常巨大的影响。这届政府由于采取了原则性的现实主义,基本上杜绝了这些特殊利益集团和外国代理人对华政策的制定和影响。这一点我身临其中,有非常深刻的感触。无私才能无畏,才能看到像蓬佩奥国务卿所做的非常有前沿性的而且非常大胆的对华政策,因为没有受到特殊利益集团的控制和操作。 在北约问题上,我们不但强调北约成员国付款的问题,我们更加强调北约成员国要去找到First Principle,即为什么北约还需继续存在的理由。还有对北韩问题的解决方面,我们不是沉溺于过去一些无效的程序,像六方会谈,我们问北韩核武器的根源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抛弃了六方会谈,直接和金正恩谈判,大大降低中国这个中间人的作用。这些都是非常有原则性的做法,就是我们讲究基本原则,就是第一号原则。 第三点,我们非常重视美国的国际信誉。本届政府是一个说到做到的政府,这跟以前很多的美国政府不一样的。说到做到是特朗普政府最大的特征之一,原因在于我们想恢复美国的全球信誉。尽管很多国家说不喜欢特朗普这样、那样,但是不喜欢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届政府重新恢复了美国政府在全球的信誉,让他们不舒服。比如,美国多届政府都在竞选时说要把以色列的首都迁到耶路撒冷,没有人做到,本届政府说到做到了。还有像对ISIS等恐怖分子组织,对伊朗等问题,我们采取的做法都是说到做到,不仅在竞选纲领上提出来,而且在具体实施中都做出来了。ISIS折磨了全世界很多年,美国历届政府都发誓要解决,奥巴马政府没有做到,在反对基地组织时布什政府也没做到,我们现在把ISIS打得基本上不存在了。在叙利亚的问题上,在伊拉克的问题上,我们采取有效的措施,说到做到。叙利亚用化学武器杀人,我们就对叙利亚的军事设施进行打击。俄国人在那干涉,那么我们就毫不留情制止了俄国和叙利亚在那里生乱。这就是说到做到。 还有,历届总统往往说一套做一套,国会通过了很多有关中国、有关世界其它国家有争议和有重要后果的法案,虽然这些法案反应了美国民众的意愿,到了美国总统那里基本上是不签署的。本届政府不一样,特朗普总统说到做到。我们说要维护香港的自由、维护台湾的自由和民主,国会通过什么法案特朗普总统毫不犹豫全部签署了。这就是信用。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很少有的。所以,这是一个能够说到做到的政府;是个能重振美国在全球信誉的政府。这就是为什么比他在2016年的选举时多出了一千多万个选民(的支持),所以说他是一个深受众多美国人民爱戴的总统。这是特朗普主义的一些比较具体的定义。 问:特朗普总统离开白宫之后,特朗普主义是否还会继续存在?如果会,原因是什么?

更多

ABC记者用亲身经历讲述新冠病毒为何仍在美国肆虐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迈克尔·罗兰(Michael Roland)结束对美国大选的报道后返回澳大利亚,结合自己在美国的所见所闻,讲述了为何新冠病毒至今仍在那里肆虐。 我爱美国,我真的爱。 尽管这个国家有那么多的缺陷,但仍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之一。 然而,今天在美国发生的事情通常不该持续这么久,因为美国在各个领域几乎都有在全球拥有举足轻重影响力的专家,无论是科学技术还是文化娱乐领域。 作为一个曾在美国生活四年,而且经常往返于美澳的人,我仰慕美国的国家荣誉感,还有美国人那看似坚不可摧的乐观态度。 所以,我把美国称作一个朋友,最好的一个朋友。 我想对美国说,请认真对待病毒吧! 我在美国报导大选的情况近三周了,感觉到有太多的美国人对于新冠病毒(正式名称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态度过于放松了,而这场巨大的“公共卫生海啸”正在席卷整个国家。 病例数一直都呈指数增长。 上周五(11月13日),美国新增了18万例确诊病例。 这比前一天还多了三万例,与两周前相比增长了76%。 当天的死亡病例数将近1400例。 这是美国连续第11天单日确诊病例超过10万例了。 按照这个速度,美国的单日新增病例早在圣诞节前就要超过20万例。 目前,已有近24.5万美国人因新冠病毒丧生。 让我们花点时间来理解消化一下这些数字吧。 美国从未真正认真对待病毒 尽管在控制病毒的过程中我们曾面临诸多挑战,但澳大利亚却远未达到即将爆发全国性灾难的边缘。 如果我们也像美国那样应对疫情,那么每天将有100多名澳大利亚人会因病毒而死。

更多

美国大选2020:这场难以终止的选举将如何收场

距美国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被认为获得美国大选胜利已经好几天了,但特朗普(Donald Trump)还没有承认失败,或表现出任何承认自己失利的迹象。   相反,他提出未经证实的指控,说投票存在普遍的欺诈行为。他说,这使拜登在竞选中获胜。   然而,计算结果令人望而生畏。他在几个州都落后数万张选票,在这些地方他必须翻转结果才能成功。大多数人认为他注定失败。   虽然特朗普几个月前就已释放过信号,但政府官员和美国选民收到的惊人信息仍在延伸。特朗普无视政治规范和传统的做法正在美国引发震动。   下面我们来看看一些关键群体或人物如何应对这些充满不确定性的日子,以及这一切可能会走向何方。   共和党领导人 特朗普应该承认败选吗?   不应该。   “总统完全有权根据法律调查指控,并要求重新计票。”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更多

拜登时代中美关系恐难获根本性改善

中国领导人对美国总统大选始终公开表示不感兴趣,他们早已得出结论,无论谁赢,美国反对中国崛起这个无法化解的矛盾会保持不变。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一直在推动一项战略,以更好地保护中国免受不断上升的国际风险,尤其是特朗普总统对抗做法的影响。 中国现在面对的是,放言要对其同样强硬的新一届美国政府。虽然很多人会欢迎语气的改变——预计新政府会改变特朗普及其他官员使用的那种尖锐、有时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语言,但很少有人认为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会很快改变前任采取的对抗性政策。 没有中国政府的重大让步(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两国之间根本性的紧张关系将持续下去,甚至可能在贸易、技术、台湾和其他问题上变得更加显著。 纽约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中国法律与政治学教授明克胜(Carl Minzner)表示,“拜登的当选不会从根本上对中国领导人的核心政策产生影响。”他还说,这些政策“是由习近平越来越强硬的一人统治,以及他想将中共权力施加于中国社会所有层面的愿望所驱动的”。 自从拜登被宣布胜选以来,中国官方的反应一直相对低调。习近平和其他官员都没有公共表示祝贺,如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发言人周一暗示的那样,他们在等待特朗普正式承认败选。 虽然一些中国官员呼吁美国为缓解紧张局势恢复未具体说明的谈判的同时,但也有人正准备迎接更大的挑战,尤其是在技术和人权方面。他们担心,拜登与欧洲及其他地区的盟友同心协力,可能会更有效地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与他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时候相比,拜登对中国的看法已变得强硬很多,他似乎有意保留特朗普采取的许多最严厉的措施,包括关税以及技术方面对中国的限制。拜登曾在竞选活动中把习近平称为“恶棍”,并发誓他会更有力地处理侵犯人权的问题,包括中国西部新疆地区的大规模拘禁和强制劳动。 退役的中国海军少将、曾任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杨毅的观点,反映了军方的主流思想,他在美国大选前曾警告说,“中美关系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关头。”他刻意提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欧洲表现出的自满,人们当时认为在欧洲范围内爆发冲突不可想象。 “两国难以在刚性战略目标方面退缩,”杨毅在政府控制的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上写道。“后疫情时代,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难以通过‘技术性手段’加以解决或缓和。” 在美国进行大选的同时,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在整个亚洲地区展示了自己的军事和政治实力,认为美国不大可能或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中国与印度在两国存在争议的喜马拉雅山边界发生冲突,打压曾承诺让香港拥有的自由,最近还限制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葡萄酒、龙虾和煤炭。中国也对特朗普的每个惩罚性措施采取了自己的反制措施,包括禁止美国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来中国旅行,对企业实施制裁,以及驱逐美国记者。 很多事情仍不确定,包括特朗普在自己总统任期剩下的时间里将对中国采取的行动。拜登在他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方面也没有给出多少具体说法。拜登在胜选演讲中几乎没提外交政策,而是明确表示,他的首要任务是在国内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要等2021年过去了几个月后,他才会把全部注意力放在美国最棘手的地缘政治关系上来。 拜登的胜选让一些人对中美两国至少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恢复合作有了希望,尤其是气候变化,以及朝鲜和伊朗的核扩散问题。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在Twitter上发给拜登的祝贺帖中提到疫情和气候变化时,就是这样呼吁的。

更多

总统大选陷胶着 何时才会有结果

2020年总统大选注定是一场异常激烈的选举,目前的开票过程也颇为戏剧化。 大选当夜的开票结果显示,特朗普以8个百分点的优势大幅赢下俄亥俄州,并且以3个百分点优势赢下了对于他的选情至关重要的佛罗里达州——他在2016年在佛州只赢了1.2个百分点。再加上他以6个百分点的优势成功保住了一度被认为有可能会被翻蓝的德克萨斯州,并且再度大幅赢下艾奥瓦州。当时,在一些尚未完成开票的关键战场州,拜登也没能展现出前期民调所预测的那种明显的优势。这些迹象都给人一种感觉——特朗普具有相当的胜选势头。 不过到了第二天,情况出现了反转。随着更多的选票被清点统计,拜登夺回了2016年被特朗普从民主党手中赢走的“蓝墙三州”中的两个——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 同时他还在亚利桑那州和内华达州也暂时处于领先地位。另外拜登也保住了明尼苏达和新罕布什尔。这些加起来,显著增加了拜登的胜选率。 接下来需要重点关注的,是拜登能否将他在亚利桑那和内华达的领先优势延续过终点线。如果他能够同时赢下这两个州,他甚至不需要赢宾夕法尼亚州就能拿到最终的胜利。而特朗普方面,则是看他能否保持住他在佐治亚和北卡罗来纳的领先地位。当然,最关键还是宾夕法尼亚州。 目前宾州已开出86%的选票,特朗普领先4个百分点。如果特朗普能赢下佐治亚、北卡和宾州,再从拜登手中抢过内华达州,他就能连任成功。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清点的选票大部份是邮寄选票,而且在佐治亚州和宾州,大部分尚未清点的选票都来自城市和城郊地区,分析人士普遍预计这些选票会比较倾向民主党。 至于何时才能有一个确切的结果?如果单以点票来看,亚利桑那和佐治亚州的官员此前表示,星期三(11月4日)或许就能出结果,或者至少是一个初步结果。北卡由于邮寄选票的截止日期到11月12日,所以如果选情胶着,可能要等到那时候才能确定获胜方。内华达州各县完成点票的截止日期是11月12日,不过该州官员表示可能会更早公布结果。宾州的官员则表示,绝大多数选票会在周五前完成清点。 一个更大的不确定因素是重新计票和法律纠纷的问题。特朗普的团队已经表示将要求在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根据威州的法律,如果两位候选人的得票率差距在1个百分点以内,则可以要求重新计票。目前拜登在威州只领先0.6个百分点。此外,特朗普的团队也已经在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提出了多项诉讼。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有一个双方都公认的获胜方,可能还需等更长的时间。 理论上来讲,这些争议问题需要在12月14日之前解决。因为根据美国的选举程序,各州所派出的选举人将在12月14日按照该州的投票结果,投下选举人票。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会在1月6号清点选举人票,如有任何一方达到270张选举人票则会被宣布为最终的获胜方,并在1月20日宣布就职。 虽然现在最终的获胜方还不确定,但目前的开票情况至少反映出几个问题:首先,即2016年之后,2020年的民调再次失准,尤其是在关键战场州。所以民主党并没有迎来此前民调所预示的“轻松”获胜,其在佛罗里达、威斯康星等多个关键战场州的表现都跟前期民调有较大差距。其次,民主党在拉丁裔选民群体中的支持率出现下滑,这或许将成为民主党接下来最需要总结反思的问题之一。再次,面对一场充满争议,选情胶着的选举,双方候选人和他们背后的支持者会如何应对选举结果,是不是能够尊重选举程序,这将是对美国民主的一次重大考验。 来源:VOA

更多

美国说病毒无法控制,中国要证明这是错的

美国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每天都在刷新纪录。中国这个最先遭受疫情的国家,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 特朗普政府已表示把开放经济作为首要任务,同时在实质上放弃了控制疫情。与特朗普政府不同,中国采取了遏制病毒传播的声势浩大行动。结果是:中国经济正在增长,生活恢复了外表上的正常,而美国正在遭受第三波感染的困扰,未来有可能重新采取限制措施。 中国经济恢复了增长,上季度GDP增幅达到4.9%,消费者支出也开始缓慢增长。民众再次涌入商场、酒吧、音乐厅和发廊,学校、地铁和办公室又有了人气。 中国实际上已关闭了通往外部世界的边境,加大了根除病毒的力度。每当有少量感染病例出现时,政府都会立即封锁大片地区,并迅速给数百万人做病毒检测,从而帮助将各地的感染率控制在接近零的水平。 中国威权主义政府的行事方式,是需要向选民负责的民主国家无法做到的。但中国的经历表明,开放经济首先要保障公众健康。 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表示,美国“不打算控制大流行”,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研发针对疾病的疫苗和治疗方法上。中国的做法则帮助恢复了信心,使企业得以重新开业。 在中国最近的国庆节长假期间,数亿人到全国各地旅游,游客们一个挨一个地挤在上海的黄浦江岸边,有些人没有戴口罩。在中国东部安徽省的黄山,成千上万的人挤在狭窄的步道上,人碰人地走在花岗岩山峰和松树之间。 “大家不慌了,”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的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的埃里克•谢(Eric Xie)说。“餐馆能吃饭,也能看电影,各种运动。基本生活也恢复了。” 与新冠病毒大流行时代的很多事情一样,“恢复正常”也是需要加以注释说明的。谢先生说,他现在很少出差,而是通过视频与客户交谈。他说,人们基本上已经习惯了在地铁和公交车上戴口罩,尽管杭州近几个月来都没有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成了生活当中的一个习惯,”他说。“是生活的一部分,大家可以接受这件事情。” 当病毒去年年底在中部城市武汉出现时,中国如今的成功曾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 中国政府最初被指责试图掩盖病毒,让试图警告疫情暴发的人噤声。对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实行76天封城的决定曾被广泛批评为不人道,给普通家庭的生活造成伤害。 几个月来,特朗普一直是北京最激烈的批评者之一。他曾在Twitter上怒斥“中国病毒”,并将攻击中共作为自己竞选活动的核心内容。 但中国现在代表的是用高度管理和科学支持的方法遏制疫情的极端共产主义模式,类似的做法已在韩国、日本、新西兰、台湾等其他民主制度下被证明行之有效。这些地方都在不同程度上强调集体利益高于个人自由,这是他们能够将感染病例数控制在相对较低水平的原因。 在这些地方,官员要求人们戴口罩、采取保持社交距离的限制措施时,人民会听从,尽管有时不情愿。他们容忍强制隔离和侵入性的政府追踪措施。他们支持关闭边境、在大多数情况下只允许居民入境等限制措施。 相比之下,在美国,这场大流行病已被高度政治化,美国的确诊感染已超过900万例,死亡病例达22.8万。戴口罩已成为一个引起分歧的问题,许多美国人抵制政府对他们行动的限制。 与中国的许多事情一样,政府在抗击病毒的威权主义做法上,不给反对的声音或讨论留下多少空间,人民被迫默然接受中共的要求。但许多中国人说,他们对疫情似乎已得到了控制感到宽慰,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国家面临大量新感染病例的情况下。 “人们没有感觉到很严格的管控,”在上海一家文化旅游公司工作的26岁的薇薇安•高(Vivian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