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香港社区如何看当前的香港局势

在过去的10周中,香港的示威抗争不断升级。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特别是香港社区对此有着不同的看法。 对香港局势的不同看法在澳大利亚各地特别是各所高校引发不同意见者发生对峙甚至肢体冲突。 从布里斯班的昆士兰大学到墨尔本的蒙纳士大学昨天(8月16日)则蔓延到了阿德莱德市中心CBD。 据报道,香港亲民主人士和亲北京的活跃人士在阿德莱德发生冲突,警方介入,将两群人分隔开。 这几个月来,在澳大利亚的香港人社区中,无论是在澳居住几十年的老移民还是刚来不久的香港留学生,都密切关注香港的局势。   何沈慧霞:担心香港元气大伤   前新州华裔上议员何沈慧霞博士担心香港的未来繁荣与发展 (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前新州华裔上议员何沈慧霞移民澳大利亚前一直生活在香港。 她近来在微信上表示,作为一名生在、长在香港的人,直到去年她还要每年回香港。 “我对香港发生的一切感到极为悲伤和失望。” 她认为在经历了这样的暴力抗争之后香港将会元气大伤。 “我对香港完全恢复到从前的繁荣、便利和良好的生活不抱太大的希望。”   黄树樑:西方媒体妖魔化不同观点

更多

跟中国人斗心眼?路透:中国油轮更名逃避美国制裁

路透社8月16日星期五的一篇报道披露了中国油轮以改变船名的方式逃避美国对伊朗制裁的一些细节。 报道说,2019年6月5日,一艘名为“太平洋布拉沃”号(Pacific Bravo)的超大型油轮在印度(专题)洋向马六甲海峡航行途中,关闭向其他船只发送位置和方向信号的转发器,试图将自己掩藏在茫茫大海之中。 此前,美国政府官员警告亚洲的港口, “太平洋布拉沃” 号装载伊朗原油,违反美国的经济制裁,不要允许其停靠。一艘超大型油轮通常能装载大约200万桶原油,按目前价格价值大约1亿2千万美元。 在42天后的7月18日,一艘名为“拉丁企业”号(Latin Venture)的超大型油轮的转发器在位于马六甲海峡的马来西亚迪克森港被启动。这里距离“太平洋布拉沃” 号最后一次发出信号位置大约1500公里。 根据追踪船舶和船舶交易的路孚特(Refinitiv)和(VesselsValue)公司提供的数据信息,“太平洋布拉沃”号和“拉丁企业”号发送出相同的唯一船舶识别号IMO9206035。 船舶识别号由国际海事组织颁发,供一艘船舶终身使用。这表明,“太平洋布拉沃”号和“拉丁企业”号是同一条船,船主是在设法逃避美国对伊朗石油制裁。 根据欧洲委员会和法国海事局共同建立的网站Equasis.org 的数据,“太平洋布拉沃”号由昆仑控股公司所有,总部在上海。该公司在新加坡设立一个办事处。 路孚特(Refinitiv)和(VesselsValue)公司的数据显示,在以“太平洋布拉沃”号船名运行时,该船传送的数据显示,油轮货舱是满载的,但是在42天后以“拉丁企业”号船名出现时,货舱是空的。 根据马来西亚海事局的声明,“拉丁企业”号在6月29日停靠迪克森港,更换船员,并于7月18日离港。该声明说,该油轮没有卸货。 美国在退出2015年世界大国同伊朗达成的核协议之后,于去年11月恢复了对伊朗的石油制裁。为了将伊朗的石油出口降为零,华盛顿在今年5月结束了给一些伊朗石油进口商的制裁豁免。 对于中国油轮改名一事,美国国务院发言人8月1日说,“我们不预告我们的制裁行动,但是我们将继续寻求各种方式让伊朗付出代价,以便说服伊朗政权,其破坏稳定的活动势必带来巨大的代价。” 伊朗官员没有立即对此发表评论。中国外交部对路透社的传真询问没有立即回复。 根据船舶追踪数据显示,在离开迪克森港之后,这艘油轮驶过新加坡,前往马来西亚东南部海岸,并于7月25日发出信号,称其货舱几乎全满。8月14日,该油轮仍在当地。 新闻来源:VOA

更多

中国要赶超美国,真正的瓶颈在这里

中国近年一直以超越美国的技术实力作为目标,但劳动力受培训教育严重不足却成为主要瓶颈。 许多经济学家和投资者都认为,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大国是一个必然趋势。但是,从不发达到发达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中国像过往其它国家一样面临很多阻碍,其中一个最重要也最被忽视的就是匮乏的人力资本。 中国的劳动力缺乏学历和相关技能,可能无法应对二十一世纪的经济竞争。这听起来或许不可思议,因为中国学生的数学成绩有目共睹,每年生产大批工程师。但这些受过教育的学生只是整体劳动力的一小部分。如果考察中国整体人口的受教育水平,特别是广大内陆乡村地区,则大大低于很多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国家。 据彭博社报道,根据美国斯坦福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的合作研究,中国2015年的人口数据显示,在25到64岁的人口中,只有30%的人上过高中。这个比例和发达国家比起来很不乐观,发达国家接受过高中教育人口的平均比例是78%,而在某些最发达国家如美国、德国、日本等,这个数字更高,超过了90%。 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也许可以理解,但和发展历程类似的国家相比,中国同样处于落后。比如,韩国和新加坡在1980年时,高中入学率就达到了72%。 与人均收入近似的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数字也有所不及。比如,巴西工作人口有46%上过高中,土耳其的这一数字是36%,墨西哥是34%,与中国最接近的是印尼,31%。 报道认为,中国如果想成为一个具有创新能力的经济体,那么总体劳动力需要具备合适的技能以应对未来新的产业形态。而以上的统计数字说明,上百万的中国工人还没有能力撑起中国渴望发展的高科技产业。 与此同时,中国自身的职业教育也存在诸多问题。很多人即使成绩不理想却并不愿去上职高,觉得不如当白领更有前途;而职业教育的质量也是参差不齐,很多学校缺少必要的仪器设备,学生缺少必要的实践培训。而最重要的弊病是,职业教育的市场导向性不强,学生所学无法应用于就业。 美国高地智库研究员秦伟平表示:“中国职业教育培养的人好像很多,但比例还是比较小的。很多学生培养出来眼高手低,用人单位感觉都不是特别好。在学校受到的教育和在工作中用到的技术,还有相当大的距离。毕业之后走上工作岗位,用人单位还要花时间去重新培训他们,这是很大的一个问题。” 秦伟平还认为,中国未来应该在职业教育方面作更多倾斜,课程设置和师资方面要有更多进步,可以参考美国的社区大学模式,采取更务实的培养路线。 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中国的领导层也似乎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试图着手解决。报道说,目前25到34岁的中国人高中入学率有所提高,达到了47%;而在15到17岁年龄段,这个数字达到了80%。由此可见,未来的中国劳动力素质会更高。 经济学家们认为,中国的发展阶段已经在逐渐接近“中等收入陷阱”,掉入这个陷阱的国家失去了低成本的人力优势,同时又没有足够的高技术人才与发达国家竞争,这个现象已经在中国慢慢发生。与此同时,劳动密集型产业已经逐渐向越南等人力更便宜的地区迁移,而中国企业暂时没有能力摆脱对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技术依赖。 长远来看,充足的受过教育的劳动力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也是决定中国是否能够挑战美国的关键。 新闻来源:RFI

更多

四个问题,帮你全面了解不断演变的香港抗议

今夏震动香港的抗议始于六月初反对一项不受欢迎的法案的大规模示威活动。自那时起,这些抗议就已成为这片半自治领土上反对北京权力的更广泛运动。   在过去的几周里,年轻的抗议者和警方之间的暴力冲突变得越来越频繁,示威者开始提出更多样、更宏大的诉求。活动人士冲击了政府办公室,中断了公共交通并污损了象征着中国权威的标志。而警察对示威者使用武力,加之未能阻止暴徒袭击搭乘火车的乘客,使他们的行为成为一个核心问题。   以下这份指南将包括引发抗议的原因,它们是如何演变的,以及这一切的意义所在。   香港和中国是什么关系?   香港是中国南部沿海的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它在1997年前属于英国殖民地,此后在被称为“一国两制”的政策下被交还给中国。   这项政策使香港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但允许它保留许多大陆公民无法享有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不受限的互联网接入以及自由集会的权利。在名为《基本法》的小宪法之下,这处领土拥有自己的法律、政府系统及警察机关。中国曾许诺,至少在2047年之前,这一体系将继续存在。   但许多香港人认为,北京已经在蚕食其自治权,而香港政府在按照它的意愿行事。该地区的最高领导人,行政长官——目前是林郑月娥——由一个亲北京的委员会任命。而中国的安全安全机构已对香港进行了令人不安的侵犯,包括绑架多名书商和一名出生在中国的亿万富翁。   人们为什么开始抗议?   2月,当地政府向有大量亲中国议员的香港立法机构提出了一项法案,允许被指控犯罪的人被送往与香港没有引渡协议的地方——包括法院被共产党所控制的中国大陆。   特首林郑月娥称,为了确保为受害者伸张正义,有必要通过该法案。她表示,一起发生在台湾的案件推动了该法案的提出,该案中,一名男子被控在那里杀死女友,随后逃回香港以逃避起诉。批评者称,该法案将允许北京针对香港的异见者提出不实指控。  

更多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意味着什么?

随着美中两国相互威胁,实施越来越严厉的关税,全世界也在关注北京是否会转而利用其最有效的经济武器。这个武器涉及数字“7”。 周一,中国的货币人民币跌破兑美元汇率7的重要心理关口。至美国东部时间周一上午约为1美元兑7.05元人民币。上一次买进一美元需要7元以上人民币还是2008年5月,当时全世界正陷入金融危机。 特朗普政府不喜欢中国货币走弱的情况。在他们看来,这会让中国出口商获得不公平的优势。在贸易争端中,货币可以是一个有力武器。 但中国有着不让本国货币进一步贬值的充分理由。货币可能会是有力武器,但同时它又是一件钝器——此外,用货币作为武器可能也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为什么人民币兑美元破7干系重大? 7这个数字本身不具有什么特别威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7.002与兑美元为6.998的时候没什么大的差别。 但突破7这个大关具有重大意义。这意味着中国准备好要让本国货币进一步贬值。这将让中国的工厂老板在美国销售商品时获得优势。这还将破坏特朗普政府对超过2500亿美元中国制造商品征收的关税。 这将对中国有何好处? 假设你拥有一家制造草坪装饰品的中国工厂,向一家美国零售商销售大量粉色火烈鸟。每款产品的定价为一美元——他们可能会以高得多的价格在美国出售,但其中运输及仓储占了大部分。当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6时,这就等于销售额为6元人民币。 但当人民币汇率跌至兑美元为7的时候,一美元的火烈鸟在销售额上就等于7元人民币。或者你也可以降价——比如从一美元降到85.7美分——销售额就仍然是原本的6元人民币。但你那些必须以美元交易的美国竞争对手为了能与之竞争,就得不情愿地降价。 (现实世界中,情况要复杂得多。制造塑料火烈鸟所需的塑料和金属可能是以美元进口到中国的。但请耐心听我们解释。) 人民币走弱还能有助于中国出口商击败特朗普总统的关税。目前,美国已对多种抵达某个美国港口的中国商品征收约25%的关税。如果人民币下跌10%,关税基本上会下降15%。 是什么造成了人民币贬值? 长期以来,一些美国及其他地方的政治人士一直在说中国操纵汇率,尽管华盛顿官员——包括特朗普政府内的官员——并没有做出正式的指责。但具体在这里,许多导致人民币疲软的因素都不在北京直接可控的范围内。 中国金融体系由政府牢牢把控,这让该国领导人就人民币价值几何拥有大量控制权。官员们每日为人民币设下基准汇率,并且允许其价值在货币市场中在该水平上小幅上下波动。中国官员表示,每天的交易活动能有助于为第二天人民币汇率定价,但他们很少披露运作过程的细节。 周一,北京将基准设为6.9225,使兑美元汇率接近7。在外汇市场上,数字越大,货币就越走弱。 将人民币从这一中间价推至破7关口的是交易员们,他们中很多人认为人民币的价值应该更低。持有人民币的个人和公司日益感到紧张不安,担心贸易战将进一步损害正在放缓的中国经济。 还有其他原因。自去年以来,北京一直在试图通过让国家控制的银行业增加借贷,让人们能借到钱,从而提振经济。这意味着市场上将流通更多人民币,会进一步削弱人民币币值。 更广泛的层面有什么风险? 四年前,随着经济放缓,中国让人民币贬值,部分是为了帮中国工厂一把。当时金融世界受到震动,股市暴跌。

更多

全港大三罢”启动:抗争之火蔓延全城

8月5 日,香港民间发起“全港三罢”(罢工、罢课、罢市),并在下午1时开始于全港7区举行集会。“全港大三罢”获得广泛响应。航空界罢工导致过百班航班取消,由负责空管的民航处到本港多家航空公司都有人响应,其中香港航空超过200名员工参与公开信联署。医护界则是发起“罢工不罢医”,以佩戴黑色口罩边上班边声援罢工。近800名金融界人士展示员工证表达诉求,又有逾700位演艺圈人士实名连署支持罢工。   在30几度烈日当空之下,黑压压的人群午后涌到各区参与露天集会,所有会场都迫满响应“三罢”的市民。金钟添马公园、旺角麦花臣球场、黄大仙广场、大埔风水广场、沙田百步梯、屯门文娱广场等6个区都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唯一的例外荃湾区,虽不会举行正式集会,但有网民号召民众下午1点到荃湾公园“赏花赏树,思考香港前路”。   除了7区三罢集会以外,有民众发起在同一时间包围天水围警署,抗议日前有女示威者被警员抬走时露出内裤,但警员拒绝让她整理衣物。下午2点,天水围率先出动防暴警察,并施放催泪弹,但是还未能驱散民众。及后,在各区陆续出现示威者堵路的情况,警方迅速和大规模地在港岛、九龙和新界最少7区频频施发催泪弹,无论民居旁边或核心商业区无一幸免。到傍晚,北角出现白衣人持棍袭击示威者,双方一度互打,其后白衣人离去。   为何而罢?   就读放射治疗系大学三年级的Wesley,正在医院进行暑期实习,他与班上过半同学一同罢课。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其实在决定是否罢课时非常挣扎,因为实习是毕业的必要条件。我们都不知学校和医院会否处分,也可能影响未来的事业。但我决定要做正确的事,因为在这个关键时刻,更重要的是要履行作为香港公民的责任,这比作为学生更重要。”这一天,他和响应罢工的父母一起到离家最近的黄大仙参与集会。广场内,“香港人加油”“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等口号不绝于耳。纵然挤到外围的人潮已经听不到舞台上的演讲,众人还是顶住太阳,没有离开。   Wesley的父亲Eric在外资公司任职中层管理人员,他也响应罢工。他告诉德国之声:“年轻人已经做了很多东西,逃犯条例是因为他们才能暂缓,也很多人被捕和受伤,我们大人都应该做点事响应。”Eric说公司气氛开放,没有向员工施压,所幸同事也不会因为政治立场互相標簽。他也希望社会上的人能够理解罢工的理念:“三罢是要令林郑管治困难,令她回应诉求,否则大家都会一直僵持。但凡做每件事都需要付出,短期内会令大家不方便,但我们争取的东西,将来所有香港人都会得益。”   现在正值暑假,许多学生利用暑假投身运动,Wesley希望罢工能让更多不同阶层的人加入运动。“最近警方禁止了许多游行,上街抗议的风险也愈来愈大。我们希望透过罢工,令更多劳动阶层和一般市民以和平的方式抗议逃犯条例和警察暴力。”   经济影响作为谈判筹码   而在政府总部旁的添马公园,29岁的Alan正和朋友参与金钟区的集会。相比起来,在中资银行工作的他,决定罢工或许要承受更大压力。他向德国之声透露:“多数同事其实都是支持的,但我今天早上请假时,主管要求我自拍给他看,他说今天非常敏感,如果一整天都不现身公司会有‘极大的concern’。我相信公司会数人数的”   虽然如此,他仍然决定要站出来,除了因为五大诉求未获回应,他也认为要在经济上向当局施压。“金融业是香港经济支柱,如果有一定人数参与罢工,影响到香港运作而且有经济冲击,希望能以有影响力的方法,作为与政府谈判的筹码。我相信大家做了第一次,就有能力和决心做第二次,即使政府今天不回应,对未来的运动来说也多了一个选择。”

更多

川普再呛中国“9月1日前没作为可大幅提升关税”

美国总统川普一日才宣布,九月一日起再对三千亿美元陆製输美商品加徵百分之十关税,中方却强硬表态扬言反制。川普二日进一步威胁,若中方在九月一日前没有作为,只要他想,就可以大幅提升关税税率。 川普二日前往新泽西州前回应媒体提问,被问及中国大陆如何避免新关税措施在九月一日生效,川普回应,中方得做很多事才能扭转局面。若中方不这麽做,他总是可以大幅提升关税。 川普表示,美方无法与中方达成平等的协议,而是必须达成更好的协议,因为现在是不公平竞争,而他正在扭转局面。 美中刚结束在上海的新一轮贸易谈判,川普一日却宣布,自九月一日起,对其馀三千亿美元大陆输美商品「小幅」加徵百分之十关税。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引述知情人士说法报导,美国贸易代表赖海哲与财长米努勤从上海返美后,告诉川普中方并没有提出新提案,让川普对中方的不满爆发。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二日告诉媒体,就美中贸易进展而言,总统并不满意,但关税生效前还有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内可以发生很多好事」,他暗示北京可以採购美国农产品,强化避免关税在下个月付诸实施的理由。 他告诉彭博电视「在我们内部的讨论中,这会是一个加分」,「如果他们开始大量採购农产品,那就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加分项,肯定会有帮助。」 另一方面,川普二日宣布与欧盟签署协议,将让更多美牛销往欧洲,这对仍陷美中贸易战的川普政府不啻为一次小小的胜利,有望帮助缓和美国农业部分损失。但川普对于欧洲进口车是否祭出关税,态度却又显反覆。 在签署美牛协议时,川普一度开玩笑地表示,他的政府已与欧盟就「所有进口美国的宾士及BMW课徵百分之二十五关税事宜」展开合作,「因此,我们很感激…我只是开玩笑啦。」 但他后来接受採访时又说,仍可能对欧洲车课徵关税,「汽车关税议题绝不会离开谈判桌。如果我没得到我要的,我别无选择恐怕只能这麽做,不过他们到目前为止都非常好。」 新闻来源:联合报

更多

联合国官员:中国有2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低于5美元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3日报道: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全球化和发展战略司司长理查德•科祖尔-赖特7月2日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时表示,不能简单将贸易大国归类为发达国家,发展是一个涉及经济、社会、环境等众多领域的多维度概念,中国仍然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 科祖尔-赖特参与撰写了贸发会议今年6月发布的研究报告《从发展到分类:世界改变了多少》。报告指出,“发展”这个词的范围远远超过贸易或者是经济的范畴,一个国家的发展面临着经济、社会、环境等许多领域的多重挑战。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如何,应由实际应对发展挑战的国家自身来评判。 最近,美国政府对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中的发展中国家身份提出质疑,科祖尔-赖特认为,从多维度综合来看,中国仍然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我们最近就此写了一些量化研究的论文。我认为(对发展中国家的定义)进行量化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很明显,中国有2亿人每天的生活费用低于5美元、拥有庞大的农村人口、许多人还在非正规经济部门工作(指就业不稳定),我们仅仅以这三个判断标准为例,这三个判断标准就足以说明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在几十年前,甚至几个世纪前就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 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的这份报告,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在全球排名是第86位;2000至2016年期间,中国与美国的人均收入绝对值差距从4.3万美元拉大到4.6万美元;中国农业占GDP的比重是7%,仍高于多数的中等收入国家;2018年中国非正式就业占比达到50%-74%;尽管中国已成为数字化领域新兴力量,但在2017年信息通信技术发展指数排名中,中国却仍排名在第80位。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备忘录,要求世贸组织对发展中国家的地位进行改革,并威胁说如果90天之内看不到明显进展就会发起单方面行动。科祖尔-赖特表示,在过去25年里,尽管不少国家经济增长迅速,但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间的发展鸿沟依然存在。“特殊和差别待遇”以及发展中国家“自我宣布”的身份认定方式是鼓励发展中经济体加入世贸组织的关键因素。世贸组织采取的协商一致的原则,单个成员无权随意对其他成员重新分类,美国的要求不会得到支持。“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宣布的90天窗口期在世贸组织运行方面会有什么实际意义,因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会拒绝,所以它不会成为世贸组织规则的一部分。当然,美国是否决定在双边贸易谈判中强加这些标准,这是另一个问题。” 科祖尔-赖特认为,目前多边主义遭遇挑战。不仅仅在贸易领域,在气候变化、移民等许多方面,都需要各国协商解决,美国试图随意重新界定“发展中国家”身份的做法将进一步损害人们对多边体系的信心。“多边体系成功的基础是信任。也就是说,作为该系统成员的每个人都必须对规则有信心,所有国家都将遵守这些规则,并且相信其他国家也会这么做。当我们破坏了对贸易体系的信任时,我们就会破坏对更广泛的多边体系的信任。” 科祖尔-赖特强调,不同国家在发展过程中经历的问题不同,作为制定政策、处理日常和实际问题的主体,各国政府更清楚自己的发展水平,而世贸组织有必要给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提供灵活的政策空间。

更多

防爆警察发射胡椒弹,香港警民紧张关系持续升级

香港的警民紧张关系还在持续升级。当地时间星期五(8月2日)晚间,上百名示威者连续第二天包围了沙田区马鞍山警署,要求警方释放一天前以“藏有武器”等罪名逮捕的八人,其中包括香港民族党创办人陈浩天。 一小群示威者拍打紧闭的警署大门,在上面喷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和辱骂警察的涂鸦。四名抗议者在警署门口抛撒冥币,以另类的行为艺术发泄对警方的不满。 “释放被捕人质!” 上百名示威在警署对面呼喊口号。示威者没有统一着装,不少人看来就是当地的居民。 晚上10时许,防暴警察和警车抵达现场。有目击者称,被市民称做“黑警”的香港警队总警司陶辉(Rupert Dover) 和警察机动部队指挥官庄定贤(David Jordan)也在其中。这两位英籍警官涉嫌在6月12日镇压“反送中”游行中下令开枪和使用暴力。二者也参与了2014年占中运动的清场。 互联网上传播的视频显示,头戴头盔,手持警棍和盾牌的警察与民众发生对峙。一名试图与防暴警察交涉的年轻人被几名年长的民众拉开。 “不要跟他们讲理,他们是畜生,不是人,”一位白发男子愤怒地说。 警察还冲进了警署附近的一幢高层住宅,并与市民发生肢体冲突。 当警察威胁对示威者使用武力时,现场的多名新闻工作者用身体挡住了示威者。 当晚11时许,目击者称, 警察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向过街天桥上发射了至少五枚胡椒弹。当时天桥上有不少行人经过。 香港电台(RTHK)的网络视频直播记录了这一画面。 香港天主教机构职员协会社会事务干事伽利略·郑(Galileo Cheng) 在推特上发布的照片显示,天桥的玻璃被胡椒弹击穿。 “这再次显示,‘非致命’武器仍然可以是致命的。”他写道。 示威持续到星期六凌晨3时左右。示威者相约“明天旺角见”。

更多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在辩论中表述的对中国立场

本周,20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在密西根州底特律市展开了为期两晚的第二轮辩论,虽然辩论主要集中于美国国内议题,但中国问题,尤其是对华贸易政策问题还是屡屡出现在参选人的言辞交锋之间。随着选战的推进,各位参选人在中国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也在逐步明晰。 在7月30日和31日连续两晚的辩论中,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涉及中国的讨论主要围绕特朗普总统的对华贸易政策展开。 俄亥俄州众议员蒂姆·瑞安表示,他部分同意特朗普总统动用关税来针对中国的做法。他说:“特朗普总统在谈论中国的时候,有些是切中要害的。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在滥用经济系统。他们偷窃知识产权。他们补贴产品。他们侵蚀了制造业。我们把我们中产阶级的财富转移到了1%的富人手中,或者是转移到了中国,而他们则利用它强军。”他说,美国需要采取一些有针对性的手段来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取得胜利。 多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则对特朗普总统使用关税的做法表示不满。前科罗拉多州长约翰•希肯卢珀表示,关税是对中产阶级征税,“贸易战是输家做的事”,与中国的争端不能靠关税取胜。 马塞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说:“任何觉得贸易协定就是关于关税的人都没有搞清楚状况。” 夏威夷州民主党众议员图尔西·加巴德称,如果当选总统,她将终止特朗普对中国加征的关税,因为这些关税是在“没有任何明确的战略计划”的情况下施加的,对制造业和农民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 加州民主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也批评关税增加了消费者的开支。 前德克萨斯州众议员贝托·奥罗克批评特朗普总统未能与盟友合作孤立中国。他说:“我们什么时候在没有盟友、朋友和伙伴的情况下发动过战争,包括贸易战? 作为总统,我们会让中国承担责任,但我们会让我们的盟友和朋友——比如欧盟——一起参与。我们要谈判有利于农民和美国工人,保护人权、环境和劳工的贸易协定。不仅仅是在美国。” 尽管绝大多数民主党总统参选人都对特朗普总统动用关税与中国展开贸易战的具体做法感到不满,但他们似乎对关税手段有着复杂的情绪。美国媒体Axios不久前向几位民调排名靠前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询问他们是否会在上任之初就取消特朗普政府所施加的对华关税,没有任何一名参选人明确表示会这么做。 在当前民调中排名第二的民主党进步派总统参选人、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回答Axios提问时表示,如果当选,他会在上任第一天就开始重新全盘审查对华关税,听取专家的意见,了解哪些关税是奏效的,哪些政策能够更好地帮助美国工人并改变中国的行为。他表示,关税可能是“答案的一部分”。他同时强调要跟美国的盟友以及国际社会合作向中国施压,迫使中国改变在贸易和知识产权等问题上的不当行为,并与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上展开合作。 民调支持率紧随桑德斯之后的、同为民主党进步派参选人的沃伦参议员本周公布了她的贸易计划,其中列举了一系列关于人权和环境保护的严格标准,表示只有其它国家达到这些标准美国才会与他们启动贸易谈判,并强调要让贸易谈判更为透明。在周二晚上的辩论中,她誓言要让大公司靠边站,确保工会、小农场主和环保主义者在未来的贸易谈判中占据优先地位。 一些民主党温和派参选人对“自由贸易”持更为开放的态度,但在对华贸易的问题上同样持强硬立场。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中惟一一个明确支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参选人、代表马里兰州的众议员约翰▪德莱尼称,他之所以支持TPP,部分原因正是为了“遏制中国”。 目前在民调中领先的前副总统拜登在周四的辩论中表示,如果当选总统,他将重新谈判TPP,而不是让中国自由制定21世纪的贸易规则。 他说:“我不会加入一开始谈成的那个TPP ,我会坚持重新谈判。要么中国制定21世纪的贸易规则,要么我们制定。我们必须加入曾经和我们站在一起的全世界40%的经济体,这次要确保除非有环保人士和劳工在场,否则任何人不能在谈判桌前达成协议。” 拜登在7月11日的一场有关外交政策的演讲中表示确实需要对中国强硬,并且不能再在贸易问题上重回旧路。 他说:“如果中国为所欲为,它将继续掠夺美国的技术和知识产权,或者迫使美国公司为了在中国做生意而放弃这些知识产权。应对这一挑战的最有效方式是建立一个由朋友和伙伴组成的统一战线,以挑战中国的不当行为——即使我们寻求与中国在气候变化和防止核扩散等两国利益一致的问题上深化合作。在贸易问题上,我们不可能重回旧路。我们需要新的规则和新的程序,让所有利益攸关方都能在谈判桌上发出声音,包括代表劳工和环境的领导人。” 他同时表示要联合其它民主国家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停止补贴煤炭出口,并阻止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资助数十亿美元的化石燃料能源项目。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