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议员对特朗普关税政策看法不同

美中贸易摩擦随着两国先后祭出关税措施进一步快速升温,特朗普政府希望藉由关税压力促使中国改变其贸易行为,尽管有国会议员对于关税政策所产生的后坐力感到担忧,来自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表示,他认为这是目前美国仅有的选项。 “我不知道除了关税我们现在还有什麽其他选项。中国基本上在我们国家为所欲为,但却对我们和其它在中国的企业做出重重限制,”鲁比奥参议员对美国之音说,“我们花了30年、25年,这个世界花了25年试着改变他们,让他们也遵守规矩,但最终你必须采取行动。我不认为其他选项会奏效,因为谈判是没有用的。” “我不想与中国打贸易战,但一切必须要公平,”鲁比奥强调。 不过,即便是在共和党内部,也并非每一位国会成员都支持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科克(Sen. Bob Corker, R-TN)称,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强迫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以知识技术换取市场准入等,这些问题都是真实存在,但他担心美国政府没有完整对策应对双边关税竞赛的后果。 “我们就像是突然睡醒了,但没有概念或理由我们要做什麽,就是准备好随时开打,”科克主席说。 科克主席说,他还担心关税政策最后将由美国人民买单。他说,“我担心这有点被扭曲了,我指的是这其实是在对美国人课税。” 科克主席进一步说,关税也许是有效的施压工具,能惩罚和纠正中国对美国多年来实行的不公平贸易做法,但眼下他没看到特朗普政府的具体目标。 “我不知道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关税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当你使用关税手段时,你应该清楚说明我们希望某些行为的改变,但我没有看到特朗普政府这么做。”科克主席说。 来自马里兰州民主党籍资深国会参议员卡丁(Sen. Ben Cardin, D-MD)呼应了科克主席的说法。他说,“很明确的,我们有很合理的理由抵抗中国的贸易行为。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我不同意的是特朗普政府执行贸易政策的方式,我认为我们应该要取得贸易伙伴的支持才这么做,透过正常的过程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一种升高关税的氛围。” 中国政府宣称,中国加征关税措施的目的是遏制贸易摩擦升级,是对美方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被迫回应。中国外交部还批评美国在贸易谈判过程中不诚恳。 “中国指控我们在谈判过程中不诚恳实在太讽刺了,他们从来没有在任何事情上跟任何人进行过有意义的谈判。因为他们从来没被逼着这么做,”鲁比奥回应说。

更多

中美贸易战:北京情绪低沉 进退两难 表面很坚决

在特朗普公布对中国增课2000亿美元关税几小时后,北京采取了“不得不“式的反击。与数周前习近平发出的”以牙还牙“的语气相比,北京试以主谈而不是主战的面貌出现,以凸显对方的“霸凌“。有官媒甚至形容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想想两年前北京要与美国坐论大国关系、要以G2管理世界的那种气势,现在似乎换了一个时代。 中国去年向美国出口五千多亿美元产品,而美国出口中国的产品比之少了四倍,差不多1300亿美元。这也是特朗普盘算打胜这场贸易战的心理基础。在北京一边,既不能对等还击,至少如其所言可以做到“同步反击”。反击的数额虽然是美国三分之一弱,但有分析指中方数额少,但精挑细选,不在量大,要精准,要击中特朗普念兹在兹的选民。 特朗普这批针对中国的课税清单,第一阶段一律课之以10%,从明年1月1日起,增课之25%。特朗普现在为什么把第一时间威胁课以25%减少为10%,据说这是特朗普听了来自美国国内的经济界或者企业家的呼声。一方面,特朗普给在中国的美国企业留了一点时间,让他们设法寻找替代性办法;另一方面,特朗普似乎为他的行政部门不厌其烦所说的与中国谈判的大门始终敞开着留了一道门缝,但这道门缝很窄,要求很高,用特朗普顾问库特罗的话说,就是零关税,零利率,零剽窃,中方向美方敞开市场。如果中国继续反制美国的话,特朗普威胁将对剩下来的2670亿美元中国产品课税。 北京方面周二做出的”同步“反击,表面上很坚决,实际上情形比较复杂。一方面可以说是出于无奈,因为中国一方所剩”子弹不多“,另一方面,北京要把剩余不多的子弹用到最应该用的地方,这可能就是最让对方感觉疼痛的地方。在税率方面,与特朗普的整齐划一相比,北京课征的税率一改之前威胁的从5%到25%,而是减为从5%到10%。课征清单涉及5207种进口美国产品。最早威胁要对美国天然气课征25%,现在也缩减为10%。 等到中方宣布反制后,特朗普立刻发推指责北京以课征税收的办法寻求干扰11月份举行的美国中期大选。推文称:“中国很明确,想以此来影响我们的大选,进而打击我们的农民,我们的养殖户,以及我们工业领域的工人,因为他们是我的忠诚的支持者。” 越是特朗普不担心这场商贸战会出现对美国不利的结局,特朗普越是担心这场距离现在只有50天的中期选举的结果。这就是特朗普为什么使用策略性语气,谴责北京企图从政治上削弱他。特朗普似乎在说服自己,发推谴责了北京之后又表示,他相信承受北京制裁后果的美国人都是“伟大的爱国者”,他们理解必须经过这样一场商贸战才能迫使中国放弃不正当的商业竞争。 特朗普政府在担心商贸战冲击经济活动的美国企业家压力下,加征关税时把一些最普遍使用的消费品剔除在外,包括纺织品、农产品、给儿童使用的高位椅子和汽车座位,以及骑车人所要戴的头盔等等。另外,苹果产品全部免除加税。 当然,即便排除中国反制课税的因素,即以特朗普对中国出口美国产品施加的税收而言,毫无疑问将对美国消费者的生活产生影响。这一点,美国政府心知肚明,过去历届美国总统,也曾经把惩罚中国挂在嘴上,但谁也未能像特朗普这样真的去实施,而且打击的程度如此之广,如此严重,显然,特朗普已认定,这样做从根本上是为了维护美国切身的利益,既然这样,断无短期停战的可能性。 对于中国内部指望特朗普中期选举,共和党败北一事,不少分析认为,这一计算并不实际,因为现在对中美贸易战方面,美国两党的观点可怕地一致。美国前贸易代表佐利克甚至认为,即便共和党11月选举失败,也不会改变特朗普继续贸易战的基本态势。 北京那边多少有点宿命感 中国这次做出的反应或者公布的反制措施,相对而言比之前的发出的威胁明显温和,为什么?没有多少牌可打了?中国官媒把这解释成是“淡定”,“不是软弱,而是更胸有成竹”。也不是嘴硬手软;是不想战但不怕战;且做好了“沉着应战”的准备,而且中方深信这场贸易战结果是两败俱伤,人民日报就称这是”伤人伤己的双输“,最终还是要回到谈判桌前的,多少有点宿命感。 从中国国内弥散的气氛看,民间远没有官媒这样“淡定”,贸易战持久下去,中国不但面临经济发展遭冲击,更有可能引发金融危机。曾有人预想专制国家不怕打商贸战,因为人民无足轻重。但今非昔比,这种情况也许适用于毛时代的中国。清华大学教授魏杰就认为,贸易战对中国带来的形势很严峻,一个是因股市大跌等随之产生的因素,会产生严重的社会恐慌情绪,二是这一情绪会传染到其他方面,比如金融领域,未来三年,中国面临金融危机的风险很高。 官媒人民日报公众号侠客岛称,“贸易战中暴露出的核心技术被卡脖子、金融安全存在风险、国内社会存在的危机等问题,已经给中国敲响了警钟。”怎么办,该报的结论是“该干的总要干”,“在‘危’中找到新的增长之‘机’”,也似乎有一种难言之隐。 准备明年退休的马云18日说的一句话也不太让人鼓舞:这场贸易战将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持续更久、冲击更大。这场贸易战恐怕要打20年。   新闻来源: 法国广播电视网

更多

特朗普:对美中贸易谈判持开放态度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二(18日)表示,中国多年来在贸易上占了美国便宜,美国不能再让与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必须采取行动,对中国商品加征新一轮的关税是别无其他选择。不过他表示,美国一直都对贸易谈判持开放态度。 他在白宫会晤来访的波兰总统杜达时被记者问到了美中贸易问题。特朗普说:“我们会看看接下的发展,但是我们与中国之间取得了很多进展。中国想要过来谈,我们也一直都对会谈持开放态度。但是我们不得不做些什么,我们与中国之间有巨大的贸易不平衡、巨大的贸易赤字。” 特朗普总统星期一宣布于9月24日对来自中国的2000亿美元的产品加征10%的关税,明年1月1日将税率将提升到25%。之前美国已经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了关税,中国也对价值50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加征了报复性的关税。 在特朗普宣布新的关税后,中国财政部网站星期二(18日)晚间发布公告称,“中国决定对美国原产的约600亿美元商品实施加征关税”,并称,这是“美方一意孤行,导致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国“不得不”采取的措施。 特朗普总统此前多次表示,他眼下并不急于寻求跟中国达成协议,但中国急于寻求跟美国达成协议。他在推特上说:“他们(中国方面)有压力要跟我们达成协议。我们的市场在猛涨,他们的在崩溃。我们很快就要收到几十亿美元的关税并在国内制造产品。”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早些时候向中国发出了谈判邀请。此前有消息称,姆努钦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可能于本月底进行新一轮谈判。 彭博新闻社报道说,如果华盛顿在已施加的关税之外再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新关税,北京将取消谈判。《华尔街日报》周日援引一名中国高级官员的话报道说,中国不会“在被枪指着头的时候”谈判。 美中两国前几次接触都没有就结束贸易战达成引人瞩目的成果。 特朗普总统星期一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很清楚(中国)需要做出什么形式的改变,我们也给了中国每一次对我们更加公平的机会。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意愿改变其做法。” 他多次表示,美国不能继续容忍中国多年来对美国实行的包括盗窃知识产权、强迫美国公司转让技术、设置市场准入壁垒等不公平的贸易做法损害美国的利益、损害美国就业,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解决长期迟迟得不到解决的美中贸易巨大不平衡问题的一种手段。 在中国表示对美国再加征关税的措施进行报复后,特朗普总统发推说,如果中国报复美国的农民和工人,他会立即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他说:“中国公开声称,他们正试图通过打击我们的农场主、牧场主和产业工人来影响和改变我们的选举,因为这些人对我忠心。中国不了解的是,这些人是伟大的爱国者,他们完全明白,中国多年来在贸易上占了美国便宜。他们还知道我是知道如何阻止中国这样做的人。如果我们的农场主、牧场主和/或产业工人成为报复的对象,我们将会对中国进行更大、更快的报复。” 总统在星期二的记者会上也再次强调了这一点,但他同时表示对贸易会谈持开放态度。 特朗普政府官员也表示,美国对与中国开展进一步谈判持开放态度。 星期一,在特朗普宣布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之前,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对纽约经济俱乐部说:“我们随时准备与中国进行谈判和会谈,只要他们做好准备,进行认真和实质性的谈判,迈向减少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自由贸易、让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也就是我们向中国出口越来越多的货物和服务。” 新闻来源:美国之音

更多

中国下一步怎么打贸易战?

9月7日,在广泽集团运营战略发布会暨两岸青年创新中心落地天津的活动上,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教授魏杰发表题为《关于中国当前热点经济问题的解读》的主旨演讲,对中美贸易战与国内金融风险两大问题进行了权威解读。 以下为演讲原文: 中美贸易战是大家现在非常关注,也是影响我们目前经济的重要问题。对贸易战的关注,主要集中在两个问题: 问题一: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们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实际上,如果从经济本身来讲,影响并不是太大。如果10年前打贸易战的话,我们当场就会趴下,我们没有力量来打。因为10年前,我们国家发展战略是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方式。2007年,我们对出口的依存度接近70%。 但是后来发生一件事,就是2008年的美国经济危机。美国经济危机对中国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实际上对中国一个重要的影响就是我们终于发现,像我们国家这么大的经济主体,依靠出口来增长,显然是不够的。 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中国调整战略,从出口导向型转向内需拉动型,整整调整10年。2017年底,我们对出口的依赖度已经从70%降到了10%左右。去年我们GDP总量是82万亿,出口的贡献是8万亿左右,这8万亿左右里边美国贡献了1/3。 所以,如果贸易战打到底的话,我们对美国一分钱都不出口,对我们增长的影响为0.2-0.5的百分点,最大影响到0.5。0.5我们还承受得起,假定今年增长幅度6.5%的话,最多降到6%。 中国为什么一再讲对贸易战我们有底气、有信心,原因就在于我们的战略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动。从10年前的出口导向型已经转向了内需拉动型。所以,特朗普老骂他们前任总统是猪,就是你们太笨了,应该10年前对中国动手,现在动已经晚了,一动手,(中国)就反击你。 虽然贸易战就经济影响本身来讲不是太大,但是情绪影响非常大。 大家看,只要美国一加关税,第二天中国股市一定大跌。股民老问我: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我们又没对美国出口什么,原因就是情绪影响太大。股市是最受情绪影响的事,而且已经影响中美双方的情绪了。你现在去美国,跟10年前就不是一个感觉。最近美国朋友来北京,我请他们吃饭,最后相互拍桌子,不欢而散,情绪影响非常大。 情绪一旦影响严重,我估计会传染到别的领域,那就不仅是贸易战的领域,可能会影响别的地方。 现在人们有一点担心经济的问题,整个社会的情绪影响非常大。我们心里要有一个底,实际影响不是有人想象的那么大。但经济影响辐射到社会各个方面,这个恰恰是我们要关注的问题。 问题二:中国下一步怎么打贸易战? 最近美国已经正式宣布要启动对中国另外2000亿美元(出口)美国的产品加25%关税,但中方已经讲:你们要打,我们就反击。问题是美国现在对我们出口1300亿美元,已经打了600亿美元(注:8月3日,商务部公告称对原产于美国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就剩下700亿。 而700亿美元里有一些是不能打的。比如手机触摸屏玻璃板,中国是最大的生产商。像湖南有一个企业,生产量非常大,我到这个企业调研,他们告诉我说,虽然中国是手机屏幕最大的生产国家,但是原材料来自于美国,我们不会生产这个原材料。你想,这种产品我们不能加关税。 这样一来,我们实际上就剩700亿美元左右,而美国要对2000亿美元(原产于中国的商品)加关税,我们反击它,实际上子弹已经不多了。所以,我估计中国要打中美贸易战的话,战略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怎么样“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估计我们一定会做四件事—— 第一件事,全方位开放。 中国讲,走向全方位开放,用全方位开放来抵抗美国贸易战对我们的影响。全方位开放,就要准备开放三大市场:

更多

2000亿关税大棒落地 细数中国报复美国的几种手段

中国从美国进口产品比起它出口美国的产品少了四倍,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很难以等额的报复措施对应美国,但是,北京仍然拥有不少反制美国的手段。 直到目前,北京厉行习近平“以牙还牙”对策,美国课税,中国反击,美国增课500亿美元关税,中国反课之以500亿美元,但是,北京手中的武器越来越稀少了。 华盛顿刚刚宣布再对2000亿中国产品增课10%关税,这一税率明年元月一日起增至25%,加上之前的500亿美元,这一数字远远超过中国进口美国的1300亿美元。北京还拥有何种武器? 处罚美国企业 从苹果X 到别克汽车,从星巴克到好莱坞影片,这些都是在中国卖的最好的美国产品,而特斯拉正准备在中国生产电动汽车。 有专家认为,中国可以对美国在中国的企业进行报复,向他们施加新的更加苛刻的规章,推迟他们的产品通关。或者强化卫生检查以及税务检查。 尽管这样做会侵蚀北京竭力寻求的“革新与开放”形象。五月份以来,北京海关的检查人员对来自美国的猪肉、汽车已经强化了检查。 破坏并购 北京拒绝对美国恩智浦半导体集团与它的对手,荷兰NXP合并,从而使这一全球性的超大型交易流产。它的最终能否并购成功完全取决于中国当局的决定。 抵制 中国可以直接抵制美国企业,停止购买其产品,这一反制如果实施,对诸如美国通用公司的打击将是血腥的,这一集团在中国市场出售的汽车甚至多于在美国。 如果说中国官媒对此保持沉默,社交网络频传呼吁抵制美货的音频、照片、文字。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吴白易警告,如果13亿中国人对美国感到失望,那将会很难补偿或者挽救。 根据7月中金融时报出炉的民意调查,54%受调查的中国人称他们将很可能停止购买或者可能停止购买一些美国产品。 资本经济的学者指出,过去在中国爆发过这样的极其快速且有效的宣传运动,2012年发起的反日运动,去年发起的反韩运动,导致两国产品一月之内在中国市场的出售狂跌一半。 大学生和游客 北京可能通过限制旅游机构的方式,限制其民众和大学生前往美国学习或旅游。中国留美学生去年为35万,占美国外国留学生三分之一,中国人在美国教育以及旅游方面的花费接近中国进口的美国大豆和飞机的数额。 波音 中国对波音至关重要,波音向中国出售其四分之一的飞机。大部分中国航空公司处于国家控制之下,『环球时报』元月份曾威胁,当局可以决定限缩对美国飞机的购买。 美国债务

更多

前贸易代表:川普的关税政策真正“撼动”了中国

星期一傍晚,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贸易代表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美国一位前贸易代表说,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手段成功地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注意,这是美国前几届政府无法做到的。这也许会带来好的结果。 苏珊·施瓦布(Susan C. Schwab)是小布什政府时期的第三任白宫贸易代表,她星期一在被问到如何看待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加征关税的政策时,她说:“猜猜怎么着? 这个政府引起了他们的(中国人的)注意。 我是个经济学家,我不喜欢关税。我是经济学家,我也不喜欢单边行动。 我明说吧,这是自己伤害自己。任何人假装说美国不会因为关税受损的话,他们是在糊弄自己。但是, 这个战术,我们权且把它当作战略的一部分吧(笑), 它得到了中国当局的关注。 这是你和我都没有做到的。也许最后的结果是中国人行为的改变,长期来说,会造成一个积极的结果,对中国、对美国和世界的其他地方都有利。” 施瓦布是在参加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一个有关全球贸易体系以及美国贸易政策的研讨会时说这番话的。参加讨论会的嘉宾还包括其他五位美国前贸易代表。 施瓦布的这番话正值美国总统特朗普考虑对来自中国2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之际。特朗普星期一上午发推文说,“关税令美国处于非常强有力的谈判优势。数以百万亿美元、大量的工作流向我们的国家,但到目前为止成本增加几乎无法觉察。如果有国家不跟美国达成公平协议,他们将被‘关税恐惧’。” 也是在星期一,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表示, 特朗普对与中国的谈判不满意。只要中国方面做好会谈准备,美国随时准备好与中国谈判贸易协议。 施瓦布2006年到2009年担任美国的贸易代表。她说,从2005年起,美国就看到了中国的糟糕行为和倒退的行为,美国历届政府都试图在诸多问题上(知识产权的保护、市场准入、强制技术转让、给国企特别优惠、大规模补贴等)引起中国的注意。但是,却没有成功。施瓦布说,从2005年之后,中国的倒退不仅是精神上,在入世承诺的文本上也是倒退。 施瓦布说,对中国加征关税,如果只是像特朗普总统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制衡中国的手段,那是可行的。如若长期保留,最终将损害美国自己。 巴尔舍夫斯基:让中国加入WTO不是个错误 尽管中国并没有将入世的承诺进行到底,克林顿时期的美国前贸易谈判总代表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认为,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并没有错。她在研讨会上说:“ 他们拥有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是一个核大国,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1978年以后,在邓小平的领导下进行着巨大改革的国家,而且你还有朱镕基这样的现代中国的伟大的经济改革者。他说,中国必须进一步开放,否则,中国不能提升国民的生活水平,也不能让民众摆脱贫困。中国当时对美国以及其他国家说,我们希望成为全球体系的一部分……

更多

特朗普下令对两千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美国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一傍晚下令美国贸易代表对另外两千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这将是美中贸易战的严重升级。 特朗普在声明中说:“数月以来,我们一直敦促中国改变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对美国公司给予公平而对等的待遇。对于需要做出什么改变,我们表达得非常清楚,我们也给了中国所有的机会来更公平地对待我们。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一直不肯改变它的做法。” 在这之前,美国已经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了关税。第一批关税措施几乎完全针对工业产品,而这次加征关税的对象包括大量的消费品。 据报道,新关税生效的日期是9月24日,初始税率是10%, 到2019年初提高到25%。推迟加征25%的关税是为了给美国进口商一个过渡时期,以便他们调整供应链。媒体的报道提到,这也会缓解美国消费者圣诞购物期间的价格压力。 这次加征关税产品的最后清单比7月份公布的初步清单少了大约300项产品,包括消费电子产品、工业用化学剂、自行车头盔和儿童高椅等安全产品。不过特朗普政府确信,去除这些产品之后,这次加征关税的产品总值仍然有2000亿美元。 在美国加征新关税之后,近一半的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将被惩罚性的关税覆盖。特朗普还警告要对另外267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如果采取这一措施,所有的中国输美产品就都被高关税一网打尽了。 对美国之前加征的关税,中国已经对美国产品进行了等量报复。中国商务部曾经针对特朗普宣称要采取的最新一轮关税措施表示,要对60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加征关税。这就意味着,美国出口到中国的85%到90%之间的产品将遭到贸易战炮火的攻击。 新闻来源:美国之音

更多

2000亿关税落地 谈判桌或不见中国身影

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17日发表声明,正式宣布对自中国进口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9月24日生效,至年底税率将提高至25%。 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声明让中美拟举行的新一轮谈判成成了未知数。关税生效期只比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访美的时间(据称是9月27日)早三天,这明确表示出,谈判没有叫停新一轮对华关税的可能性。 在白宫发布声明前,该报称,有中方官员透露,北京方面正重新思考,如果美国未来几天宣布对2,000亿美元中国货品加征关税,中方可能选择不返回谈判桌。一位未具名中国外交事务高级官员直言,“中国不会在别人拿枪指着脑袋的情况下谈判。” 美国商会(US  Chambers of Commerce)国际事务主管薄迈伦(Myron  Brilliant)称,如果特朗普政府坚决在接下来的两周内实施关税计划,中国很有可能不会对美国进行高级别访问,但如果白宫在宣布关税计划的同时大幅延迟实施日期,中美之间还是有进行商务谈判的可能。 然而,新一轮关税实施日期就在下周。 北京时间17日,中国外交部举行例行记者发布会,有记者提问到,如果美方决定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新一轮关税,中国可能将考虑退出中美经贸磋商。你对此有何评论? 发言人耿爽回应称,第一,如果美方对华出台任何新的加征关税措施,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坚决维护我们的正当合法权益。第二,贸易争端升级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我们始终主张,只有在平等、诚信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对话磋商,才是解决中美经贸问题的正确途径。 新闻来源: 华尔街日报

更多

特朗普宣布对华产品增课2000亿关税 如遭反制 立即追加2670亿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增课百分之十关税,从9月24日起正式实施一直到年底。新年起这一关税将增至百分之二十五。对美方决定有所准备的中方稍早时候表示,将不得不做出反制。但是,特朗普同时发出警告,如遭中方反制,立即再增课2670亿美元。 如果特朗普再对中国产品加征2670亿美元,这将意味着对所有中国进口美国产品课以惩罚性关税。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表示,这场贸易战使美国在对华贸易谈判时处于优势,它将为美国引来无数亿美元投资,开创大批的就业岗位。 美国财长姆努钦上周邀请中国高官来华盛顿举行新谈判,现在看来举行这样的谈判是否还有意义。 白宫一名高官称,罚中国以巨额关税不是为了束缚中国发展,而是为了告诉中国,现在是停止不公平贸易手段的时候了,这些手段正在严重侵蚀全球商业机制。 稍早些时候,白宫顾问库特罗表示,一旦中国愿意与美方进行实质性、严肃的自由贸易谈判,美国随时奉陪。 这位特朗普最重要的经济顾问表示,特朗普对美方与中方进行的相关讨论很不满意,他的感觉总统将很快宣布对华增课2000亿美元海关税。美国多家媒体周五以来一直在说,特朗普应从周一起宣布这一巨额惩罚性对华关税。 库德洛称,媒体的相关报道多多少少是正确的,但他拒绝提供更多的细节。不过,库德洛补充,美国对与中国谈判的大门是敞开的,就像我以前已经表示过的,可以在任何时候谈,当然中国必须接受做出一些让步。 库德洛还表示,如果中国接受与美国进行严肃的、实质性的旨在减少关税甚至包括零关税的谈判,如果中国开放市场,使得全球最有竞争力的美国,能够像中国出口更多的产品和服务,我们随时愿意谈判。 库德洛声明中国经济改革正在走上一个错误的方向,但美国不排除与中国达成商贸协议的可能性。 库德洛表示,这场商贸战对美国经济发展远远没有构成冲击。 面对即将来临的巨额关税,中国方面表示已做好反击准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周一称,“如果美方对华出台任何新的加强关税措施,中方将不得不作出必要的反制,坚决维护我们自身的合法权益。”,耿爽补充说:“贸易争端升级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我们始终主张在平等互信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对话、协商才是解决经贸问题的唯一途径”这是中方数月以来一贯坚持的立场。 不过,但是中国经济学家,清华大学教授魏杰质疑:中国下一步怎么打贸易战?美国已宣布要启动对中国另外2000亿产品加征关税,中方的战略是,你们要打,我们就反击,但魏杰提醒,美国对中国年度出口只1300亿美元,“我们实际上就剩下700亿美金左右,…我们反击它,实际上子弹已经不多了。” 这位学者还认为,如果说贸易战目前就经济影响本身来讲不是太大,“但是对情绪影响非常大”。他担心,“只要美国一加关税,第二天中国股市一定大跌”。情绪一旦影响严重,就会传染到别的领域,他认为未来三年,中国面临严重的金融风险。 特朗普颁发惩罚性关税令之后,信心满满地表示,“希望目前的这一状况最终能由我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解决,我对习主席非常尊重。” 新闻来源:RFI

更多

为何华尔街无力阻止中美贸易战?

当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考虑是否应该放松对中国的贸易壁垒时,华尔街曾帮北京说话。 当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和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两位总统发表措辞强硬的言论,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时,华尔街敦促他们保持克制——两位总统都做出了让步。 今天,中国希望华尔街能再次利用其政治影响力来平息华盛顿的怒火。但在特朗普总统加大与北京的贸易战力度之际,华尔街的话被置若罔闻。 周日,在一个仓促组织的会议上,华尔街高级管理人员在北京与现任和前任中国官员及银行家会面,设法加强美国与中国之间的金融关系。周一,这组人员——其中包括来自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私募股权公司——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等公司的高管——计划与副主席王岐山见面。王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得力助手。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暂定本月晚些时候在华盛顿举行两国政府之间新的贸易谈判。知情人士表示,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phen A. Schwarzman)在组织这次会谈方面扮演了关键角色,但因为该过程性质敏感,这些人士希望保持匿名。 然而,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已表示,如果特朗普兑现对另外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威胁,中国将退出谈判。另一位知情人士说,特朗普告诉顾问,他希望推进新一轮关税,最早可能在本周宣布。 对于美国的金融巨头来说,这延续了一个令人沮丧的趋势:即使从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手中赢得了减税和监管政策倒退,但他们似乎无力阻止贸易战。 “真正令人惊讶的是,过去行之有效的关系、过去行之有效的公式,现在却行不通了,”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