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淑兰访谈 (2)

我刚干上赤脚医生不久,就让我去接生,我记得头一次接生后,恶心的我三天没起来床,没吃饭,不停地吐,那时候比你还小呢。那时候的接生,没点儿,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半夜就来叫你了,我一个人去检查,还是难产,胎儿是倒立,脚冲下,头冲上,脚先出来了,你说着急不着急。

更多

刘淑兰访谈 (1)

盛夏的北京,骄阳似火,从北京地铁一号线的最后一站石景山苹果园站一出来,就看见遮阳帽下那张红扑扑的脸,如果不是我不久前刚见过她,在这车声鼎沸人山人海中,我真的很难在人群中找到她。她长的一副再普通不过的脸,和那些在街上提着菜兜慢悠悠地走着,在公园或是小区广场上热舞的北京大妈们没有两样,热情而直率,知足而慈祥。

更多

谭国庆访谈 (4)

谭国庆:当时是觉得自己生活的挺好的,有意义。那时候受的教育不一样,受的是毛泽东思想的教育,积极向上的教育,为人民服务积极向上的教育。就是这个样,那个时候不觉得特苦,觉得是很平常的事。努力为老乡看病,治病救人,也不想为了争取什么,也不想为了得到什么,没有,一点没有。

更多

谭国庆访谈 (3)

谭国庆:信任。就是觉得农民对你这么信任,信任到这种程度了,自己觉得要确确实实得好好的对他们,越这个样,干的越仔细。因为那时候条件太差,你稍微一努力就会给他们创造比较好的医疗条件,你就会很容易做好这个工作,很容易做成这个工作。他们的病痛也少。举个例子,他闪腰了,不能动,我就说你能不能坐?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