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70周年:鲜为人知的八个历史细节和现实意义

“那是1950年的一个礼拜天,我们当时正在教堂里,听说要打仗,心里很痛苦。”朝鲜战争的亲历者李先生曾向BBC回忆说。北朝鲜军队在6月25日进入韩国,不到一星期,就拿下韩国首都汉城(现称首尔)。 几天后,北朝鲜军队开进位于朝鲜半岛中心的原州,当时李先生一家就居住在此。“你可以想像到我们的恐惧。” 距离朝鲜战争的爆发已经过去70年,在美国它是“被遗忘的战争”,在中国它是“抗美援朝”,在朝鲜半岛,这场战争造成的伤痕依然未能愈合。 70年过去,三八线附近仍然是全球瞩目的军事热点区域。70年过去,当年站在朝鲜与韩国背后的两个大国——中国和美国,经历了破冰、融合,到再次走到针锋相对的对立面,为这场还未结束的战争赋予了现实意义。 朝鲜战争爆发70年后的今天,有必要重温一些历史细节,为当前围绕半岛的大国博弈提供一份历史注脚。 细节一:抵抗侵略还是被裹挟上船 “我们大家那会儿对美国特别仇恨,大家说好不容易过上好日子了,日本刚侵略了一次,美国又来侵略我们。这次咱们不做亡国奴,咱们一定要参加‘抗美援朝’,大家纷纷报名,没有一个不报名的。”一位中共离休干部曾向BBC中文回忆。 中国历史教科书中,抵抗侵略一直是这场战争的出发点。中国官方语境强调战争起因是美国支持的南朝鲜入侵金日成领导的北朝鲜共产党政权,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已经越过了三八线,威胁到中国的领土安全,因此中国被迫派出兵参战。 这种说法从战争爆发的第一天就已经开始构建,北朝鲜称,“南朝鲜李承晚军队越过三八线向北进攻,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发动突然袭击,这次战争是美帝国主义蓄意发动的,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来说,是抗美卫国战争”。 不过随着停战协议、中美建交、苏联解体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史学界普遍认为,是金日成在得到苏联同意和支持的承诺后,首先越过三八线,对韩国发动突然进攻。 原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主任的阮铭曾向BBC中文表示,实际上当时斯大林跟金日成之间的约定,毛泽东并不知道。毛泽东质疑来中国谈判的金日成,是否有能力打下韩国全境,如果美国介入并登陆怎么办。“但是金日成拿出斯大林跟他谈话的记录,毛泽东就想2比1,斯大林跟金日成说要打,那他就反对不了。” 金日成领导的朝鲜共产党军队突袭南方,在战争最初势如破竹,当年9月初几乎攻占朝鲜半岛全境。但7月7日,联合国通过决议组成由美军指挥的联合国军帮助韩国军队予以抵抗,9月15日成功实施仁川登陆,一举反攻,改变战略态势,金日成军队很快陷入绝境。 10月,联合国军北部战线已经推进到中朝边界的鸭绿江边。 面对这种危机局势,毛泽东感觉非常为难,阮铭回忆,“胡耀邦曾讲,毛泽东在朝鲜战争时期几天几夜抽烟不睡觉,下不了这个决心。因为政治局会议上有人是反对的,另外对美国的意图也不是很了解,后来主张打的占了上风,周恩来就说,在门外打比较有利。” 紧接着,毛泽东又收到斯大林的秘电,要求中共出兵援助北朝鲜。 细节二:中美的战略误判 最终,战争爆发近4个月后,中国入局。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电令中国东北野战军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秘密入朝参战。10月25日,志愿军打响了后来取得全面胜利的“第一次战役”,因此25日被中国官方定为“抗美援朝纪念日”。 中国和美国,在朝鲜半岛打了一场代价高昂的局部战争,但事后的诸多历史材料显示,这场战争存在诸多误判。 就美国而言,参与战争的直接目的是“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时任总统杜鲁门称,如果任由共产党武力入侵韩国,而未受到反对和抵抗,那没有小国有勇气抵抗强大的共产主义邻国的侵略,那么就如二战爆发之前的局势一样,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就中国而言,即便参战前夕,介入这场战争也是不情愿的,因为中国的战略目标是台湾,而非朝鲜。

更多

中国移民在纽约:被洪水淹没的美国梦

和许多来到美国的人一样,冷鸿升想要寻觅自由。 他在中日战争期间出生在中国东北,历经过文化大革命,以及后来的改革开放,到了1990年代他才来到美国。 据信他在中国曾经是一名工程师,但是在纽约,他以捡垃圾收旧货为生,每天沿着皇后区法拉盛的街头收集塑料瓶和旧家电回收。 即使如此他仍然活得很开心,还把家人接来美国,拿到了绿卡,决心在美国开展一个更好的生活。 但是他的美国梦上个月戛然而止,82岁的冷鸿升和妻女所居住的狭小地下室被突如其来的大水淹没,他们根本来不及逃生就溺毙了。 当时,飓风艾达(Hurricane Ida)侵袭纽约市,带来破纪录降雨量,残酷的洪水共造成14人罹难,灾难过去一个月后,他们的遗体最近火化。 纽约大多数的罹难者,包括一名年仅两岁的幼童和一名86岁的女性,都是住在违法改建的地下室的亚裔和拉美裔移民。 这些不幸死难者暴露出一个问题,极端天气造成基础设施瘫痪,严重打击低收入社区居民,加深社会不平等现象。 许多专家称之为“气候种族隔离”(climate apartheid),并表示如果不采取公平手段介入,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 四级热带风暴艾达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登陆后一路北上,风速每小时240公里,所经之地造成严重破坏,数十人死亡,成千上万户民居毁损。 9月1日艾达逼近美国东北地区,成为2012年桑迪飓风(Hurricane Sandy)之后造成死伤最严重的飓风。 在纽约,那天从傍晚开始下起暴雨,一直持续到午夜之后。在那之前几天,另一场热带风暴才打破降雨量记录,但艾达很快又刷新纪录。 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雨量就超过整个9月的平均降雨量,引发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城市地区洪灾之一。 和冷鸿升住同一栋楼的吴铭(化名),在大约深夜11点钟的时候被水的声音吵醒,他睁开眼睛发现洪水往一楼的住家里猛灌。 他往窗户外看,看到马路上的汽车都浮在水面上,他告诉BBC,“我住在纽约10年,从来没看过这样的事情。” 短短的两分钟之内,大水从他的膝盖迅速上升到胸口,他试着从前门逃生,但大门被猛烈的洪水挡着竟然怎么样也推不开,他顺着洪水从后门逃出去,躲在外面的楼梯间不安地度过了一夜。 50多岁的建筑工人吴铭说:“我以为捱过了这一夜,明天就会好了。”

更多

美国与华为高管孟晚舟达成暂缓起诉协议 引渡程序终止 孟将返回中国

加拿大法官星期五(9月24日)签署了释放中国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命令。同天早些时候,美国法庭批准了美国司法部与孟晚舟达成的暂缓起诉协议,为结束引渡程序并允许孟晚舟返回中国铺平道路。孟晚舟获释后,加拿大总理宣布,被中国关押的两名加拿大公民正在飞返国内的途中。 美国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的法官星期五下午批准了暂缓起诉协议,并签署了让孟晚舟以个人名义担保而不必缴纳保释金的具结保释令。这意味着美国政府针对孟晚舟的欺诈案实际上已经结束。 孟晚舟从加拿大的温哥华通过视频参加了纽约法庭的听证并对她的指控表示不认罪。 美国助理检察官大卫·凯斯勒(David Kessler)在听证上对法官说,美国联邦检察官与孟晚舟达成了一份暂缓起诉协议。如果孟晚舟满足某些条件,美国政府将在2022年12月1日,即暂缓期结束时撤销对她的指控。如果她未能履行这项协议的规定,那么她将受到起诉。 孟晚舟在听证上通过翻译表示,就她所知,有关这个案件的事实陈述是真实的。她还同意她不会说或暗示暂缓起诉协议是“非自愿的、不知情的或受胁迫的”,如果这样做就违反了暂缓起诉协议的规定。 根据这份协议,检方建议让孟晚舟具结保释,并将这个协议知会加拿大司法当局。 美国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的法官安·多纳利(Ann Donnelly)说,她批准这项暂缓起诉协议,并签署了具结保释令。 尽管孟晚舟在听证上对她的银行欺诈指控表示不认罪,但她对检方有关这个案子的事实陈述不提出异议,表明她承认在华为与伊朗的业务往来上误导了国际金融机构。 美国司法部在听证结束后发表的一份声明中也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美国纽约东区联邦法院代理美国检察官妮可·博克曼(Nicole Boeckmann)说,通过签署这份暂缓起诉协议,孟晚舟对她在实施一项欺诈国际金融机构的计划中所扮演的主要角色负责。 “她在事实陈述中所作出的承认证实,在担任华为首席财务官期间,孟就华为在伊朗的业务运营向一家金融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进行了多次重大失实陈述,以维护华为与这个金融机构的银行往来关系,”博克曼在声明中说。“孟所作出的承认证实了政府在起诉这起金融欺诈案中指控的核心——孟和她的华为同事对华为在伊朗的活动合谋欺骗全球金融机构、美国政府和公众。” 美国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的代理助理部长马克·莱斯科(Mark J. Lesko)说:“这项暂缓起诉协议将导致加拿大正在进行的引渡程序结束,否则该程序可能会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 纽约的法庭听证结束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最高法院同天晚些时候也举行了听证。加拿大政府的律师在法庭上要求撤销引渡程序。大法官希瑟·霍尔姆斯(Heather Holmes)签署了释放令。她取消了为保释设定的条件,使孟晚舟在被软禁在家近三年后获得自由。加拿大司法部说,孟晚舟有返回中国的自由。 路透社报道说,一位知情者在被问到孟晚舟何时返回中国时说,她在星期五夜晚就飞回中国。

更多

澳洲在“后美国时代”站对队了吗?

“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Robert Oppenheimer)曾引用印度圣典《博伽梵歌》中的一句名言:“此刻我已成为死神,诸世的毁灭者”。 奥本海默知道,他制造了一种武器。而这种武器足以让人类自身走向毁灭。 如今,澳大利亚已跨入“核世界”的大门。虽然我们不会部署核武器,但我们将会拥有核动力潜艇。 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对此表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他是对的。澳大利亚现在即将成为全球第七个拥有核动力潜艇的国家。 印太地区的安全战线正越发明晰地显现。一边是美国及其盟友,另一边则是中国。澳大利亚也不再佯装不需要在白宫和北京之间选边站。我们把所有筹码都压到了美国这边,其风险是一场灾难性的冲突。事实上,我们正为之做准备。 是时候独立自主了吗? 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始终是澳大利亚的安全基石。但现在的情况还是如此吗?前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并不这么认为。 在对核潜艇一事表态时,基廷说这是“进一步戏剧化地丧失澳大利亚主权”。他说,美国连塔利班都打不过,怎么可能赢得与中国的战争? 基廷问道:是不是现在是时候让澳大利亚采取独立自主的方针? 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世界正在思考美国的持久力。这个时代被称作“后美国世界”并非没有道理。 推动全球经济发展的并非美国,而是中国。到本世纪末,中国将完全取代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 的确,美国仍然拥有最强大的军队和超过中国的军费。但北京也正为一场不同的战争做准备——一场中国自认为势在必得的地区冲突。中国的战略是消除美国的海上力量,并将美国卷入到一场事关中国条件和领土的战役。 其他参与者 不单只是和中国有关。俄罗斯拥有全球第二大核武库。白宫把莫斯科和北京都看作是其最大的安全威胁。 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越走越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也在其边境和中东地区重新确立了俄国影响力。 尽管为了对抗中国在区域内的野心,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加强了所谓四国集团(Quad)的合作,但是日本和印度仍在回避。印度和俄罗斯的关系依旧密切,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strndra

更多

911事件20周年:改变历史的那天早上分分秒秒都发生了什么

20年前的一个夏末清晨,世界被改变了。那是2001年9月11日,四架被劫持的飞机撞向了象征美国经济、政治和军事实力的两座标志性建筑。 该袭击造成2996人死亡,这是有史以来美国本土遭到的规模最大的袭击,其后果延续至今。 正是在此次袭击后,美国发动了所谓的“反恐战争”,包括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 从更个人的角度来看,整整一代人仍清楚地记得,当那天袭击的消息传来时,他们身在何处。 当天早上的149分钟内发生了什么,混乱和恐怖如何开始蔓延? 07:59 美国航空11号航班(AA11)从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Logan International Airport)起飞,飞往洛杉矶。当时,机组成员全部在岗,包括一名驾驶员、副驾驶员和9名乘务员。 81名乘客中混进5名劫机者,他们由来自埃及的穆罕默德·阿塔(Mohamed Atta)领导。 袭击计划开始实施了。 这些袭击者是五年前由基地组织(al-Qaeda)在阿富汗的大本营训练的。 巴基斯坦激进分子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被认为是此次袭击的策划者。他提出将伊斯兰教徒训练成飞行员的想法,目的是劫持飞机并将其用作对付美国的武器。 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和基地组织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是9·11恐怖袭击的主谋。 该计划由基地组织头目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批准进行。本·拉登是一位沙特百万富翁,一直受到美国情报机构的关注,他即将成为世界头号通缉犯。

更多

新冠病毒:美国公布溯源报告概要,情报机构到底说了什么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提交报告,指属下的情报机关无法就新冠病毒的源头得出一致结论,也无法就新冠病毒是否由实验室泄漏达成共识,但可以确定的是,它不是一种人工研发的生化武器。 统领美国18家情报机关的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周四(8月26日)公布这份报告的概要,指属下的情报机关都认为,新冠病毒源头有两个可能性:与受感染的动物接触,或是实验室事故造成。 其中,数家没有具名的情报机关认为,病毒可能是由人类与染有病毒、或病毒近亲的动物接触,继而传染到人类。他们还表示,对这个结论的信心程度为“低度” (low confidence)。 有一家情报机关指,第一宗人感染新冠可能是源于武汉病毒实验室发生的一宗事故,对这个结论的信心程度为“中度”(moderate confidence)。 报告概要公布后,美国总统拜登透过声明,再次批评中国在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不合作。他在声明指出,中国有许多关于这次疫情的重要资料,“但从一开始,中国政府官员就不断阻挠国际调查人员和全球卫生人员取得这些资料”。 “世界需要这些答案,我会一直努力直到得到它们。”他说。 中国驻美大使馆也就这份溯源报告发出声明,批评报告由美国情报部门主导杜撰,“毫无科学性和可信度可言”。 “新冠病毒溯源是科学问题,应该也只能由科学家而不是情报专家研究。” 美国溯源报告还说了什么? 完整的报告在周二(8月24日)已经送交白宫,但美国当局至今没有公开完整报告,只发表了一份不到两页注明“不保密”的概要,阐述了几点具体结论: 四家情报机构和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认为,最初的人类感染最有可能源于人接触了感染这种病毒或者与之相近的始祖病毒的动物。这些机构对这个结论的信心程度为“低度” (low confidence)。 一家情报机构认为,第一起人类感染最有可能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相关事故,包括实验过程、动物搬运、取样。该机构对这个结论的信心程度为“中度”(moderate confidence)。

更多

中国新时代民族主义将走向何方?

过去两周,阿富汗骤变的局势引起了全球关注。在全世界为阿富汗人民感到忧虑时,中国官方媒体却对塔利班的恶劣历史避而不谈,社交媒体也充斥大量对美国撤军和阿富汗政策的讥讽,更把阿富汗比作台湾,一旦台海战争爆发,美军会像抛弃阿富汗一样抛弃台湾。近些年,中国大陆从社交媒体到现实社会,审查制度越发严格,反美反西方叙事被鼓励,而“说错话”导致社交媒体被封甚至丢失工作被拘留的现象已成家常便饭。随着习近平时期如脱缰野马一般的民族主义越演越烈,一些学者忧心中国与世界的割裂也将难以弥补。

更多

新冠病毒可能不会消失 我们应如何与“毒”共存

自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全球大流行”以来,病毒感染者已经超过1.85亿,造成400万人死亡。   人们希望接种疫苗可以让世界回到某种正常状态,让过去16个月来影响我们生活的种种限制措施得以放松。   但是科学家们越来越确信,新冠病毒将继续存在。   今年1月,科学杂志《自然》询问了全球100多名免疫学家、病毒学家和卫生专家,新冠病毒能否根除?近90%的受访者说“不能”。他们说,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可能会成为地方性病毒,并继续在世界各地传播。   在人类与疾病的斗争中,这并非前所未闻,但这种病毒带来了一些特定的挑战。所以,科学是如何预测未来几年我们将必须与新冠病毒共存?   为什么我们难以很快根除新冠病毒? 根除传染病并不常见。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迄今只宣布了天花和牛瘟被正式根除。   天花是一种古老的疾病,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流行,并在20世纪造成了5亿人死亡,直到20世纪80年代被根除。只有天花在地理分布和覆盖范围上可以与新冠病毒相比。   一系列独特的条件帮助根除天花,主要是通过开发一种疫苗来切断天花病毒的传播。不幸的是,新冠疫苗至今还没有达到同样的效果。   “我们现在使用的疫苗在某些情况下并不能预防感染。它们只是缓和感染,让疾病不那么严重。”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海曼(David Heymann)说。  

更多

新冠病毒来自于实验室吗?

一年半过去了,我们仍然无法确定:新冠大流行是如何开始的? 从疫情暴发之初,大多数科学家就认为,SARS-CoV-2病毒可能在2019年底从动物传到人身上,可能是在中国武汉的一个肉类市场。该市有1100万人口,首批已知的新冠病毒病例就是在这里发现的。但今年5月,《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情报机构正在调查另一种争论了数月的解释:病毒是从实验室意外泄漏的。 这个曾经被视为阴谋论的想法是如何成为病毒起源的合理假设的呢?为什么是现在?下面是人们的看法。 关于实验室泄漏说 2020年1月下旬武汉封城后,《柳叶刀》(The Lancet)发表了一篇中国科学家的论文,认为病毒来自蝙蝠,可能是通过武汉肉类市场上的另一种动物。这在目前仍然是一个合理的假设:这种从动物到人类的传播称为人畜共患传染病,据信是三分之二人类传染病的来源,包括埃博拉、SARS和许多类型的流感。 但在2020年2月,两名中国研究人员在一篇现已撤回的论文中指出,SARS-CoV-2“可能源自”两个实验室中的一个——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或武汉疾病控制中心。二者都通过收集洞穴样本,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一些世界上最广泛的研究,经常产生重要的发现:2017年,杰出的武汉病毒所病毒学家石正丽将2002年暴发的SARS追溯到一群中华菊头蝠。后来她还发表了一些关于SARS-CoV-2最重要的早期研究。 不过,长期以来一直有人担心,这种对蝙蝠传播病毒的深入研究本身可能引发溢出事件。 在现场,武汉疾控团队负责人田俊华曾公开表示,自己曾忘记穿个人防护装备,被蝙蝠血溅到身上不止一次。2019年12月,疫情前夕,中国电视台播出了田俊华团队在蝙蝠洞中采集样本的视频。这次探险的发现从未公开过,而且田俊华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公开讲话了。 在实验室内,有两个团队在生物安全二级环境下进行了蝙蝠病毒研究,常有人说这个生物安全级别跟牙医诊室差不多。2018年,美国官员访问了石正丽在武汉病毒所的实验室,注意到一些可能导致SARS类病毒暴发的隐患,该实验室得到了美国政府的经费。 有人认为石正丽的团队不只要为意外泄漏负责,而且病毒还是他们制造的。在2015年的一项争议性研究中,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一座实验室使用石正丽的数据——以及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经费——制造了一种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类呼吸道细胞。有科学家认为,这类所谓的“功能获得性”研究有助于我们为潜在的疾病大流行做准备。但是也有人持批评态度,认为风险过高,因此令人猜想SARS-CoV-2是否在石正丽的实验室进行过工程改造后逃逸。 石正丽本人对这两个版本的实验室泄漏说都矢口否认:她上周对时报说,她的实验室从未进行过增强病毒毒性的功能获得性实验。去年七月她还坚称,自然溢出事件也不可能的,因为病毒所没有人员感染SARS-CoV-2。武汉疾控中心也否认存在任何感染。 然而中国拒绝接受独立调查,导致这些说法很难得到验证。据凯瑟琳·伊班(Katherine Eban)的《名利场》(Vanity

更多

新研究:武汉市场贩售动物可能携带传染人类病原体

研究人员发现,在疫情开始前的两年里,中国城市武汉的市场上出售的三十多种动物可能携带着传染给人类的病原体。这为野生动物贸易在新冠病毒起源可能起到的作用提供了新的线索。 研究人员在武汉发现貂、果子狸和貉的销售,但没有发现穿山甲或蝙蝠——它们被怀疑是新冠病毒的可能来源。 研究人员总共记录了2017年5月至2019年11月期间武汉市场上38种动物超4.7万只的销售情况。研究人员说,其中33种动物之前曾感染过可影响人类的疾病或致病寄生虫。 随着新冠病毒去年初开始迅速传播,中国暂停了野生动物的售卖和食用。该国的野生动物贸易曾经是2000年代初期SARS暴发的关键。 今年率领世卫组织代表团前往武汉的一个专家小组检查了供应商记录和该市动物市场的其他证据。但该团队没有就市场在疫情中的作用或新冠病毒可能通过哪些特定物种传播给人类得出明确的结论。 疫情暴发一年多以来,病毒起源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仍未找到答案。拜登政府上个月宣布了一项新举措,调查病毒是否可能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意外泄漏。 拜登总统采取行动的同时,高级卫生官员本周再次呼吁进行更严格的调查。此前,世界卫生组织召集的一个国际专家小组起草的报告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该报告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意外泄漏的可能性。 许多科学家支持调查所有可能性,包括来源于实验室的可能性,尽管他们认为该病毒可能是在实验室外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萨斯喀彻温大学(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疫苗和传染病组织(Vaccine and Infectious Disease Organization)的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在谈到这项新研究时说,“这大大增加了病毒自然起源并通过中间宿主传播的可能性。”她说,虽然这篇论文“没有证明任何事情”,但“提供了明确的证据表明野生动物市场确实没有得到足够的调查”。 本周发表在《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期刊上的动物市场研究论文是由隶属于西华师范大学、牛津大学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作者撰写。 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其中一名研究人员对武汉市场上将活体野生动物作为食品和宠物贩卖的所有17家店铺进行了月度调查。其中七家店铺位于该市的华南海鲜市场。武汉的几例早期新冠病例与该市场有关联。 研究人员最初是为了调查一种通过蜱传播的病毒。但研究人员写道,他们的结果“意外地”与新冠大流行有关。 据研究人员称,在武汉出售的其他物种包括獾、刺猬、黄鼠狼、豪猪、土拨鼠、赤狐、鼯鼠、八哥、蛇、毒蛇、眼镜蛇和暹罗鳄鱼。研究人员写道,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是“活体出售、关在堆叠的笼子里、状况不佳”,并且经常是现场宰杀。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