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是否已经进入衰退?

根据《经济学人》/ YouGov 进行的最新民调,3/5的美国人说美国正处于衰退。那么为何官方没有宣布进入经济衰退? 美国通胀高涨,达到1980年代以来最高水平,令许多人感到悲观。一些美国人为了节约燃料费开始减少开车,不再购买昂贵的有机食品,为省钱寻找减价商品。 当然还有更多的坏消息。一度高涨的房产市场现在也在放缓,令和房地产绑定的股票价值变得不确定。标准普尔500指数也因此受到冲击。该指数今年下降了19%,抹去了数万亿财富,一夜间,从年轻的投资者到即将退休的老年人都心惊胆颤。 但这可能仅仅是情绪上的衰落,负责宣布经济状况的官方机构在经济是否进入衰退问题上一直保持缄默。 究竟什么是衰退? 在增长的经济体系中,一个国家的公民平均而言会逐渐变得更富有,因为他们提供的货物和服务的价值,也就是国内生产总值(GDP) 在增长。 但是有时候这个价值会下降,而衰退通常被定义为下降状况持续2-3个月时间。 这是经济不良的典型表现,在短期可能意味着商业机构会进行更多裁员。 美国进入衰退了吗? 美国的GDP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下降,2022年第一季度下降1.6%,第二季度下降0.6%。这样的状况在大多数国家都会被算作衰退,但在美国还不是。 正式的经济衰退需要由全国经济研究署“经济循环认定委员会”做出。这个不太著名的的组织由非盈利的国家经济研究局选定的8位经济学家组成。到目前为止该委员会拒绝使用“衰退”的说法。 高利率如何影响美国经济? 为了降低物价,美国央行,也就是美联储提高了利率。提高利率的想法是提高借贷成本,人们就会减少消费,增加储蓄。 消费者需求减少会让已经飙升的物价和服务价格降低,但是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示效果。最近汽油价格有所下降,但是食品价格和房租仍然继续上涨,这让美国央行陷入两难境地。 据料美联储会在最近的会议上决定连续第三次把关键的短期利率再提高0.75%,希望以此能加速物价下降。如此大幅度加息会提高美联储的基准利率,使其达到3%到3.25%,也就是14年来的最高水平,这样会对许多消费者和商业公司的借贷产生影响。 这样做的危险是,如果过度提高利率,可能扼杀经济增长,引起失业率上升,会加剧目前人们对经济衰退的担忧。 长期而且糟糕?

更多

查尔斯三世:他将是一位怎样的英国国王?

查尔斯是英国历史上在位最长的王位继承人,现在他成为国王。 王位继承人的生涯持续了70年,使查尔斯成为英国有史以来准备最充分、年龄最大的新君主,登上王位。 这位73岁的英国国王,在他母亲在位的漫长岁月里一直陪在身旁,见证了几代世界领袖的更迭,其中包括15位英国首相和14位美国总统。 在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卓越的、具有时代意义的统治之后,英国将迎来一位怎样的国王?曾经习惯于对各式议题发表意见的王子,如今将如何适应君主的中立? 而作为国王,查尔斯将不再拥有自己的护照或驾驶执照,也不会在公众面前发表强烈的意见。君主的身份高于个人。 著名宪法专家博格达诺(Vernon Bogdanor)教授认为,君主与王子是具备不同角色、有著不同规则。 “他很早就知道,成为国王后他的风格必须要改变……公众不会想要一个宛如倡议者的君主。” 查尔斯国王很清楚有必要减少直言不讳:“我没那么傻。我的确意识到作为君主要独立完成工作,”他在2018年接受BBC采访时说。 “那些认为我将继续以同样的方式担任国王的想法,完全是无稽之谈。” 当一位新的君主登上王位,硬币上的王室侧面肖像会换到另一边。查尔斯的统治也将带来不同的焦点。 查尔斯国王将统治的英国,比他母亲当时继承的国家将更多元。博格达诺教授预计,新国王将接触到一个多文化、多信仰的英国。他认为查尔斯将努力担当团结的力量,做出更明确的努力,以连接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 博格达诺教授还估计未来英国王室将对艺术、音乐和文化提供更多赞助:更多关注莎士比亚作品,减少赛马活动。 不过,曾与查尔斯国王在“王子信托”慈善机构合作多年的劳埃德·多尔夫曼爵士(Sir Lloyd Dorfma)则判断,查尔斯国王对气候变化和有机农业等问题的参与不会完全中止。 “他的知识非常丰富,办事非常有效率。很难想象他在成为君主的那一天,会立即完全放弃这一切,”朵尔夫曼爵士分析。 很多人说这位英国国王更喜欢 “精简”的君主制。这可能意味着,王室将更加强调一个较小型的核心工作团队,并以查尔斯和卡米拉、威廉王子和凯瑟琳为中心。 英国王室评论员维多利亚·墨菲(Victoria

更多

英国敲定特拉斯出任首相:这究竟是份怎样的工作?有什么工资福利和待遇?

特拉斯(Liz Truss,又译卓慧思)经过英国执政保守党党员全体投票表决,成为新一任党魁,将接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出任英国首相。 现任首相约翰逊由于在新冠疫情期间的种种违规行为和保守党议员性骚扰丑闻,政治诚信受到极大的损害,今年7月被迫辞去党魁职务,但留任至党内选出接班人。 在保守党选出特拉斯作为新党魁后,约翰逊将于周二辞去首相职务。而作为首相正式官邸的伦敦唐宁街10号,将辞旧迎新,入住新一任首相。 约翰逊在宣布辞任保守党领袖的演讲中曾经表示,担任英国首相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这份工作究竟要做什么呢?位高权重的首相究竟要承担怎样的责任?又享受哪些待遇和福利? 英国首相是政府的掌门人,由女王任命。通常情况下,他或她是在大选中获胜政党的党魁。 不过,由于约翰逊在保守党仍然执政期间辞职,英国并没有举行大选,所以新党魁由保守党党员而不是英国选民投票选出。 所谓首相,位居群臣之首,总揽负责政府所有政策和决定。 另外负责政府班子中的人事任命,选择政府各部门的大臣和部长。 各重要部门的首脑,称为内阁大臣,分管各部门的工作,例如财政部、内政部、外交部、国防部、卫生部、教育部、交通部, 等等。 首相可以在任何时候任命或者撤换内阁大臣;首相还可以解散某个政府部门,或者建立全新的部门。 首相与财政大臣一起负责国家的税收和财政支出政策。 首相和其他大臣还可以制定新的法律,不过需要得到议会的支持。 首相还总管公务员队伍,即执行政府决策的人员和部门。 首相还负责英国的国防和安全。例如,他们有权派遣英国的武装力量参加军事行动。然而,最近的惯常做法是,在可能的情况下,军事行动应该获得议会的批准。 首相还肩负着一些其他的特殊责任,如是否击落被劫持的飞机或身份不明的飞机,都由首相决定。 英国如果需要动用核武器,也由首相授权。

更多

若台海爆发冲突,中国可能怎样封锁台湾

台湾的地理位置使其容易受到封锁。其人口、工业和港口都集中在离中国最近的西侧。 中国可以通过派遣舰船、潜艇来实施封锁,以防止船只进出台湾港口。它可以使用战机和导弹得到制空权。 即使是有限的封锁也会威胁到世界上最繁忙的贸易路线之一。台湾海峡的大部分航运都流向该岛西部的高雄和台中港口。 中国本月的军事演习并非封锁。其目的是恐吓台湾和美国。演习还展示了中国如何试图将台湾附近地区的军事存在常态化,增加了冲突的风险。 几十年来,北京一直紧盯着这座其声称拥有主权的自治岛屿。人民解放军的建设以一旦和平手段失败就武力统一台湾为目标。这支军队已经实现了现代化,发展了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对美国在台湾周边海域的霸权地位构成挑战。 虽然中国可能仍缺乏快速入侵和占领台湾的能力,但它也可能试图实施封锁以迫使该岛做出让步,或作为更广泛军事行动的前奏。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将试图用舰艇和飞机封锁台湾及其2300万居民,从实体、经济甚至网络层面将其与外界隔绝,从而迫使其就范。 中国试图利用本月的军事演习来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能力包围台湾。据日本称,中国军方向距离中国海岸约130公里的台湾海域发射了弹道导弹,至少有四枚弹道导弹飞越台湾上空,并在该岛附近的区域进行了演习。 解放军军官重点教材《战略学》中没有提到台湾,但目标很明确。教科书将“战略封锁”描述为“破坏敌对外经济、军事联系,消弱其作战能力和战争潜力,使其孤立无援”的一种方式。 在本月的演习中,中国避免了可能引发台湾更强烈反应的更具挑衅性的举动。但它仍然试图传达真正的威胁,让台湾意识到不听北京的话的风险。 “我认为他们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意图,包围台湾,反击外国干预,”台湾国防部下属的国防与安全研究所研究员欧锡富说。“它这个假设就是等于把台湾孤立了,那接下来我就可以打你。” 真正的封锁将寻求击退美军 在南希·佩洛西议长无视北京的警告并于8月2日访台后,中国部署战机、舰船和导弹,以一场72小时的军演进行报复。它宣布了六个台湾周围的演习区,包括台湾东海岸外,以将其军力投射到远离中国大陆的一侧。 这次演习不是一次全面军演。中国向台湾周围海域发射的11枚导弹在真实的封锁中没有太多军事用途,因为它们旨在打击陆地目标,而不是舰艇。中国没有拿出其最先进的武器。它派出飞机飞到台湾附近,而不是飞到台湾上空。尽管中国指定的演习海区中有三个已经侵占到台湾声称的领海,但实际上中国的导弹和舰船避开了这些水域。 “这是一场政治战,”曾在五角大楼工作的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研究员唐安竹(Drew Thompson)说。“他们做事的政治成分有时比他们实际开展的演习更重要。” 在真正的封锁中,将有数百艘船只、飞机和潜艇试图封锁台湾的港口和机场,并击退美国及其盟国可能为干预派出的军舰和飞机。 在封锁中,中国还需要控制空域。中国在与台湾隔海相望的东海岸拥有一系列海军和空军基地,在其他沿海地带还有更多。中国军方还可以尝试用地对空导弹击落敌机,甚至打击美国在关岛和日本的基地。中国的军事战略家将封锁视为一种战略,可以根据北京的目的,灵活地收紧或松开围绕台湾的绞索。鉴于台湾对燃料和食品进口的依赖,即使是有限的封锁——比如查验船只和要求特许权——也可能在政治和经济上冲击台湾。 美国国防大学的菲利普·C·桑德斯说,有了封锁就可以实现“随时开始,一旦台湾‘得到教训’就可以停手”,他与人共同编辑了一部评估中国对台湾的军事选择的新论文集。 这样的举动可能会升级为全面冲突,可能造成长期性和毁灭性的结果。中国将冒着遭受重大反弹的风险,这将带来经济损失和国际孤立。 海战和空战的不确定性对所有参与者来说都是巨大的。

更多

新冠疫情和航空旅行:乘飞机出行究竟何时才能恢复正常

2022年7月,新冠疫情爆发两年多后,全球航空业仍在复苏阶段。 世界上最大的国际机场之一希思罗机场的首席执行官约翰·霍兰-凯(John Holland-Kaye)下令使用该机场的航空公司今年夏季停止售票,让人感到非常惊讶。 霍兰-凯在公开信中表示,要确保旅行者“有一个安全可靠的旅程,并能让他们的行李也同达目的地。” 为了将干扰降到最低,他还宣布希思罗机场每天的乘客人数上限为10万人,比平时少4000人。另外,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德国法兰克福机场和英国盖特威克机场等其他机场也实施了类似限制。 在此之前的几个月,航空旅行出现许多婚恋,航班最后一刻被取消、乘客排长队、行李延误;主要机场和航空公司无法满足需求。随着许多国家进入度假高峰期,混乱还将加剧。 那么,航空旅行究竟还会不会恢复正常? BBC国际台的《调查》节目请来四位专家探讨这个问题。 候机楼之痛 航空分析师萨莉·格辛(Sally Gethin)说,处于“危机状态”的国家是英国、荷兰和美国,澳大利亚、爱尔兰、德国和西班牙也在出现一些问题。 她说,“最极端的情况是,机场完全停止运作,乘客甚至无法进入航站楼,有时确实错过了航班;或者,设法通过了航站楼,通过了安检,然后却发现航班被取消;或者,有时行李没有上飞机;再或者,意外的延误,这可能意味着他们不得不再次下飞机。随着夏天时间的推移,一些人将继续经历不同程度旅程之痛。 ” 格辛认为,旅行被打乱的程度将取决于特定目的地解除疫情封锁措施的速度。欧洲放松规定和边境限制的方式相当突然。英国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这几乎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航空业没有得到足够时间的通知。 解除封锁后的机场和航空公司准备不足,不堪重负。 航空系统的运作方式意味着航班延误或取消可能会造成更大的问题 。 格辛说,整个系统是相互关联的,出现问题时,会对机场的所有服务产生冲击,还会辐射到其他目的地。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机场枢纽和辐条系统。有主要的门户枢纽机场,比如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机场、迪拜机场、伦敦的希思罗机场、巴黎的戴高乐机场等。他们处理大量的航班转机。在这些地方有最大的乘客群体,有很多支线航空公司进出这些机场。这些支线航空公司可以是中短途航班,也可以是长途航班,让乘客搭乘中短途航班,在某些情况下,也可以搭乘其他远程航班。 所以,“延误或取消一个航班可能意味着错过转机。当这些乘客试图转乘、并把自己的行李带上新的航班时,系统压力就更大。” 航空公司需要得到机场所有者的许可才能在特定的日子和时间内降落、起飞和使用所需的设施来运营他们的服务,这被称为时段,航空公司不会轻易放弃它们。因此,如果一家航空公司取消了一个航班,另一家航空公司就无法利用这个时段来缓解拥堵-

更多

民族主义的“反噬”:为何他们不满北京对佩洛西访台的应对

普通中国人公开表达对政府失望的情况很是少见。他们说政府让他们蒙羞。他们想退出中国共产党。他们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而那些通常对领导人言听计从的民族主义者也有此类愤怒言论,就更是罕见了。 周一和周二的大部分时间里,许多中国人在赞扬政府、军方和媒体人物的强硬措辞,他们都表示要阻止南希·佩洛西议长访台。而后,佩洛西的飞机于周二晚在台湾降落,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们对北京的蹩脚应对何其不满。 他们预计台湾海峡会有军事行动,但什么也没发生。没有击落行动、没有导弹攻击、没有战斗机伴飞佩洛西的飞机。只有一些谴责和军演宣告。 许多人不满地表示政府辜负、欺骗了他们。“你不行就不要造这么大的势,”网名为“@shanshanmeiyoulaichi2hao”的微博用户在飞机落地后不久说。“真的是丢人现眼!”这位用户接着说,政府愧对那些等待数小时希望见证历史的人。“泱泱大国,真够讽刺的!” 网民的激烈情绪显示了公共舆论的复杂性,这是北京在入侵台湾的决策上需要面对的问题。由此可以看到,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随时可能反过来针对政府。一些反战言论得以逃过审查,即便只是一时的存在,也让人得以窥见乌克兰战争给中国公众造成的心理冲击。 一些用户将解放军比作中国男足,由于迄今只有一次打入世界杯,这支球队在中国一直是被嘲讽的对象。他们对军方在台湾附近军演的宣告嗤之以鼻。“省点油吧,”一名微博用户说。“现在挺贵的,”另一人说。 在微信上,一条关于军演的短视频的评论区成了表达不满情绪的论坛。数千条评论中,有一些共产党员说他们因为觉得丢脸想要退党。一名退伍军人说他可能再也不会跟人说自己的从军经历了。“我气的睡不着,”一位网名“@xiongai”的用户说。这则短视频的评论区后来被关闭。有些用户对外交部似乎格外不满。“太失望了!中方:强烈谴责!严正声明!原来都只是说给我们老百姓图一乐啊,”网名“@shizhendemaolulu”的用户这样评论外交部发言人回应佩洛西访台使用的措辞。“对国内统治那么严,一出去就怂,”这名用户写道。“彻底失望了!” 周三下午,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答有关公众失望情绪的问题时说,她相信中国人民是理性的爱国者,他们对自己的国家和政府有信心。 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将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执政工具。中国现任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将其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亚洲协会首席执行官、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在其著作《可避免的战争——美国与习近平的中国之间发生灾难性冲突的危险》(The Avoidable War: The Dangers of a Catastrophic Conflict Between the U.S.

更多

79岁的拜登还能当好美国总统吗?

当拜登总统周二晚启程,前往中东进行为期四天的访问时,他很有可能比原定的行程安排得到更好的休息。 这次访问原本安排跟上个月的欧洲之行连在一起,那将是一次长达10天、辛苦的海外之行,拜登的团队明白,如此长时间的旅行可能给这位79岁的总统带来不必要的负担,或者正如一位官员所说,这样的安排很“疯狂”。 对于把这次访问另行安排到几周之后,助手们还援引了政治和外交方面的原因。但现实情况是,管理美国历史上最年长总统的日程安排颇具挑战性。随着拜登坚持连任计划,他的年龄越来越成为一个对他、他的团队和政党而言令人不安的问题。 第一个任期才过去了一年半,拜登已经比结束两个任期的里根大了一岁多。如果他在2024年再次竞选,这就相当于要求美国推选一位任期结束时将年满86岁的领导人,这是对总统年龄和总统职位的极限考验。民调显示,许多美国人认为拜登年纪太大,一些民主党的策略师认为,他不应该再次参选。 不出所料,这在白宫西翼是一个敏感话题。在采访中(有些得到了白宫批准,有些则不然),十多名现任和前任高级官员和顾问都指出,拜登仍然保持着清晰的思维,开会的时候能提出一针见血的问题,就争议之处盘问助手,深夜给他们打电话,从备忘录里挑毛病,并亲自修改演讲稿直到最后一刻,比如周五就推翻堕胎权发表的讲话。 但他们也承认,拜登看起来比几年前老了,这是一种政治负担,无法通过人员重组或新的沟通计划等白宫传统策略来解决。虽然与同龄人相比,他的精力已经很充沛了,但还是不如从前,一些助手悄悄地关照着他。他走路有时不稳,助手们担心他会被电线绊倒。在公开场合,他说话会颠三倒四,导致助手们紧张万分,担心他出现失言。 尽管白宫官员坚称,他们没有像里根团队那样做特别的调整,但私下里,他们会尽量守护拜登在特拉华州的周末时间。作为总统,他通常每周工作五天或五天半,尽管有需要的时候随叫随到。他在晚上会远离公众视线,参加新闻发布会或采访的次数不到前任的一半。 上个月,拜登在下自行车时摔倒,白宫官员遗憾地注意到,这成了当周的头条新闻之一——但没人注意到总统每周通常跟体能教练一起进行五次晨间锻炼,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大多同龄人几乎不再骑自行车了。 拜登曾表示,尽管他向美国民众保证自己的身体状况良好,但对他健康状况的质疑也是合理的。然而,即使他的仰慕者也会想知道,他能否再撑六年。 “我确实觉得,在你80岁或80多岁之后竞选总统是不合适的,”曾担任四位总统高级顾问一职的戴维·格根说。“我刚满80岁,在过去两三年里,我发现,尝试管理任何组织对我来说都是不明智的。你不像以前那么敏锐了。” 有人说,拜登不是一周七天待命的总司令,白宫驳斥了这种说法。本文发表在网上后,副新闻秘书安德鲁·贝茨表示:“拜登总统每天都在工作,而且因为最高长官们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履行职责,所以他们周末不在白宫是很常见的事情。” 总统去年11月的体检报告显示,他有心房颤动,但状态稳定且无症状。报告称,拜登“与一年前相比,步态明显更为僵硬,更不流畅”,胃食管反流导致他咳嗽和清嗓子,这些症状“显然看来更频繁、更明显”。 但总统的医生凯文·奥康纳博士认为,总的来说,他是“一位健康、精力充沛的78岁男性,能够成功履行总统职责”。 尽管如此,对拜登健康状况的质疑还是影响了他的公众形象。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和哈里斯民调在6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4%的选民认为他的年龄太大,不适合担任总统,其中60%的受访者年龄在65岁或以上。 拜登在公开露面时的表现助长了这种看法。他的演讲有时平淡乏味。他有时会思路中断,叫不出某个名字,或者出现片刻的糊涂。他不止一次给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升职,叫她“哈里斯总统”。拜登在小时候曾经有过口吃,说到“盗贼统治”(kleptocracy)这样的词现在还是会有点磕巴。有一次,他嘴里说的是伊朗人,实际上是想表达乌克兰人,还有好几次管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沃纳叫“约翰”——他把后者和已故的弗吉尼亚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沃纳弄混了。 共和党和保守派媒体兴高采烈地宣扬这类时刻,发布被疯转的视频,有时还会进行夸张或扭曲,让拜登看起来更糟糕。但白宫也不得不收回他的一些即兴言论,比如他誓言如果中国攻击台湾,美国将会做出军事反应,或者称普京总统在俄罗斯“不能继续执政”。 拜登年轻时就出了名地爱口误,助手们还指出,他与大规模枪击案受害者家属的马拉松式会面,以及上周前往克利夫兰时与支持者们互动,都证明了他的耐力。 大约40年前开始为拜登工作的高级顾问迈克·多尼隆表示,他不觉得拜登有任何变化。“长途旅行回来的路上,当所有员工都筋疲力尽的时候,他会花上四个小时,谋划如何推进国内政策,这时所有年轻的工作人员都只想睡觉。” 拜登并不是第一位面临年龄问题的总统。在比他小四岁的特朗普总统在执政期间,这个问题就曾反复出现。特朗普词汇量较少,说话总是不着边际,有时还语无伦次,他办公时间较短,而且处理信息很吃力,这些都让批评者认为他的身体机能正在衰退。 有一次,他无法把一杯水端到嘴边,还有一次,他下斜坡时步履不稳,他还曾造访医院,但未公开原因。任期结束时,他吹嘘自己通过了一项旨在检测失智征迹象的认知测试。如果他在2024年再次参选,这可能是两个将在耄耋之年任职的人之间的竞争。

更多

中国河南村镇银行储户维权行动升级 抗议者遭身份不明人士殴打

中国河南省省会郑州市周日(7月10日)爆发抗议集会,数以百计的村镇银行储户与警方对峙,并遭到现场身份不明的人士殴打。 这是河南村镇银行爆发金融丑闻后,储户因无法取款而发动的的最新一次维权行动。 据报道,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储户从清晨便聚集到中国人民银行郑州支行前,拉出“没有存款,就没有人权”、“反对河南政府腐败、暴力”等字样的白色横幅。 还有人举出中共建政开国领导人毛泽东的画像,并高喊“李克强,查河南”的口号。 现场影片显示,抗议者被警察包围,而一群身份不明的白衣男子随后强行驱散人群,一些储户遭到殴打。画面显示,有妇女被从银行门口的台阶上直接拖下去。现场警察没有试图阻止。 来自山东的王女士是其中一员,她对BBC表示,当局先用扩音器警告抗议者违反了法律。 11点半左右,一群没有穿警服的人突然冲上来强行驱散储户,在混战中她被人掐住脖子并推倒在地。出于安全考虑,她没有透露自己的名字。 “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下手特别狠,尤其是对男的,”她说道。“我身边一位戴眼镜的男士被打得满脸血,从脑门到鼻子上都在流血,那一刻我特别害怕。” 河南省政府和河南公安没有回应BBC的置评请求。 有关抗议的视频在微博等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广为流传,引起了数以万计的讨论,但大多在短时间内遭到屏蔽,中国国内官方媒体也对此保持沉默。 周日晚,地方当局发布通报,试图平息这些储户的愤怒。 警方发布的通报称,公安机关新抓获了一批嫌疑人,并冻结了一批涉案资金。而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也表示,当局正在加快核实涉事村镇银行的客户资金信息,制定处置方案。 今年4月,河南有多家村镇银行因遇到资金危机,无法提供取款服务,一些储户此前已在郑州举行了多次维权和抗议活动。据报道,此次抗议活动是人数最多的一次。 “我大概存了有十几万在里面,真的咽不下这口气,非常绝望,”王女士说道。 “因为觉得政府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他们总想把这个事定义为投资或理财产品,然后就可以了事,但这只是存款,”她补充道。 BBC通过多个渠道了解到,很多抗议者被强行拉到大巴车上,送到包括学校、村委会在内的多个不同地点,他们被要求登记信息并签署保证书,承诺不再集会。 王女士说,她被拉到当地的一个村委会大院, 随后由专门指派的工作人员送到郑州高铁站,被迫乘火车离开。 网上传出维权人士受伤的照片,有人眼部受伤流血,还有人似乎躺在医院病床上。但BBC不能独立核实这些信息的真实性。 此前,当局为了避免抗议者集会,曾对一些前往郑州的储户采取“赋红码”的措施,即将他们的防疫健康码变成红色,使一些维权者被强制禁足在家或限制出行,这引发了一场舆论海啸,也使该丑闻引起广泛关注。

更多

安倍晋三遇刺:可能永远改变日本的一起枪击案

自从今天早上安倍晋三被枪杀消息传出后,朋友和熟人的讯息源源不断地涌来,都在问同一个问题:这怎么可能发生在日本? 我自己也有同样的感觉。住在这里,习惯了不去想暴力犯罪。 受害者的身份只会让这个消息更加令人震惊。 虽然安倍晋三不再是日本首相,但他仍然是公共生活中的重要人物,并且可能是过去三十年中最知名的日本政治家。 谁想杀安倍?为什么? 我试图想出一个对等事件——另一件令当地民众同样震惊的政治暴力行为。我想到的就是1986年瑞典首相奥洛夫·帕尔梅(Olof Palme)被枪杀。 当我说人们在这里不考虑暴力犯罪时,我并没有夸大其词。 是的,日本有极道(Yakuza),著名的有组织暴力犯罪团伙,但大多数人从来没有接触过他们。另外,即使是黑帮也对枪支避而远之,因为对非法持有枪支的处罚让拥枪成了不值得的选择。 在日本,想拥有一把枪是极其困难的。它需要无犯罪记录、强制性培训、心理评估和广泛的背景调查,包括警察与邻居面谈。 因此,这里几乎不存在枪支犯罪。平均而言,日本每年与枪支有关的死亡人数不到 10 人。2017年只有三个。 难怪,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枪手和他使用的武器上。 他是谁?他从哪里弄来的枪?日本媒体报道称,这位41岁的枪手是自卫队的前成员。 但仔细观察可看出,他只在海军服役三年。他用的枪更怪。枪击后在地上的照片显示,那看起来像是一件自制的武器。两根钢管用黑色电工胶带粘在一起,还有某种手工制作的扳机。看起来像是根据互联网上下载的蓝图制成的。 那么,这是一场蓄意的政治攻击,还是一个狂人的行为,一个想通过枪杀名人出名的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 日本当然也发生过政治暗杀。最著名的是在 1960 年,当时日本社会党领导人浅沼稻次郎(Inejiro

更多

黑客兜售上海警方数据库,称包含10亿中国公民信息

一名黑客提出出售上海警方的一个数据库,它可能包含大约10亿中国公民的信息,这也许是目前已知最大规模的中国个人数据泄露事件之一。 这名身份不明的黑客名叫“ChinaDan”,他上周在一个网上论坛发帖称,出售的数据库包含10亿中国人的信息,数量以万亿字节计算。泄露的规模无法核实。为了证明数据的真实性,《纽约时报》对黑客公布的75万份记录样本的部分内容进行了确认。 这名黑客上个月加入该网上论坛,他的要价为10个比特币(约合20万美元,或134万人民币)。该个人或组织没有详细说明数据获取的细节。《纽约时报》通过邮件联系了这名黑客,但由于地址似乎有误,邮件无法发送。 黑客提供上海警方的数据库凸显了中国的一种两面性:尽管中国在收集大量公民信息方面遥遥领先,但在保护这些数据的安全性方面却不那么成功。 多年来,中国当局已经极为擅长收集人们日常活动和社会关系的数字及生物信息。他们会分析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收集生物特征数据,追踪手机,用警方的摄像头录制视频,并对所获得的信息进行筛选,从中找到模式和异常情况。《纽约时报》上月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当局对普通公民信息的兴趣近年来有增无减。 不过,尽管北京对监控的胃口越来越大,有关部门似乎仍向社会开放由此产生的数据库,或者安全措施相对薄弱,使其处于易受攻击的状态。近年来,《纽约时报》查阅了中国警方使用的其他数据库。 中国政府一直在加强对互联网行业数据泄露的管理,这个问题已助长了网上的欺诈行为。不过,政府执法的重点通常是科技公司,政府本身通常不受针对互联网公司的严格规定和处罚的约束。 人权观察的中国高级研究员王亚秋说,即使对公民数据不加保护,政府也无需承担任何后果。在中国的法律中,“在国家数据处理机构有责任确保数据安全方面,措辞模糊。但归根结底,没有追究政府机构对数据泄露负责的机制,”她说。 例如,去年,滴滴在纽约证交所上市后,中国政府对它进行了严厉整顿,理由是敏感的个人信息可能会被暴露。但上个月,当中国河南省地方政府滥用抗击新冠应用程序的数据来阻止抗议者时,官员们基本上没有受到严厉的惩罚。 每当有所谓的“白帽黑客”(指找到漏洞后把风险告诉人们的黑客)报告了规模较小的数据泄露时,中国监管机构会警告地方当局更好地保护数据。尽管如此,加强这方面的纪律一直很难,保护数据的责任往往落在地方官员身上,他们缺乏监管数据安全的经验。 尽管如此,中国公众通常对当局的数据管理充满信任,他们一般认为私营企业不太可信。政府泄露数据的消息一般都会遭到审查。上海警方数据库被入侵的消息也是如此。中国官媒没有报道这个消息。 “在这个上海警方的案件中,应该由谁来调查?”人权观察的王亚秋说。“是上海警方本身。” 这名黑客在网帖提供了上海数据库的样本。其中一个样本里包含了25万中国公民的个人信息,如姓名、性别、地址、政府颁发的身份证号码,以及出生年份。在某些情况下,个人的职业、婚姻状况、种族和教育水平,以及是否被国家公安部列为“重点人物”也可以查到。 另一个样本集里是警方的案件记录,包括报案的犯罪记录以及电话号码和身份证等个人信息。这些记录覆盖的时间范围从1997年至2019年。还有一个样本集里的信息似乎是未全部显示的个人手机号码和地址。 《纽约时报》的记者拨打了这些警方数据样本中一些人的电话,四名接听电话者证实了数据细节。另外四人在确认了自己的姓名后挂断了电话。记者联系到的这些人都说,他们此前没听说数据泄露的事情。 警方记录中的一个案件数据包括一名男子的姓名,记录称他在2019年因遭遇诈骗报警,称花了大约3000元买烟,结果发现香烟发霉了。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这名人士证实了泄露数据中描述的细节。 上海市公安局拒绝回答记者有关黑客说法的问题。记者在周二多次致电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均无人接听。 在微博和微信等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有关数据泄露的帖子、文章和标签已被删除。在微博上发布或分享过相关信息的用户有的已被封号,有的在网上表示,他们已被当地派出所请去“喝茶”。 来源:纽约时报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