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称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违反贸易规则 但裁决效力几乎为零

世界贸易组织(WTO)9月15日裁定,美国于2018年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的行为违反国际贸易规则。这一决定引发美国强烈不满,而中国则对此表示欢迎。   世贸组织称,美国声称中国不公平窃取美国技术,且动用国家资金为此提供支持,但美方没有提供足够证据支撑其加征关税的决定,因此裁定美方做法与世贸组织规则“不符”。   这项裁决加剧了美国对世贸组织之间的不满,但在短期内很难有真正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批评世贸组织已经“过时”、偏向中国,且威胁将要退出该机构。而世贸组织上诉机构自去年12月起一直停摆,使得裁决难有实际影响。   世贸组织裁决内容 2018年,在美国开始对中国加征第一轮关税之际,中国在世贸组织起诉美国的征税措施。美国称这起决定是由于中国官方允许窃取美国技术、对此进行补贴以及其他“不公平做法”。而中国则表示,美国的关税高于其承诺,且只针对一国,认为这些关税违反贸易规定。   世贸组织的三人专家组对中国的说法表示认同。专家组称,美国没有充分说明其在道义上有理由征收关税,因为美方没有展示这些受关税影响的产品是如何受益于其所指的不公平做法的。   “专家组因此认定,美国没能尽到展示这些措施暂时是有理的责任,”专家组在报告中表示。   该专家组还表示,他们只研究了美国采取的措施,没有研究中国的对等措施。美国政府没有就中国的反应向WTO提出起诉。   专家组报告指出,他们“对世贸组织运行体制目前所处的大背景有充分认识”,表示希望美国采取“符合其义务的”措施,同时鼓励双方可以努力解决总体分歧。   中国商务部网站发表发言人表态称,世贸专家组做出的裁决“客观、公正”,希望美方充分尊重专家组的裁决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   美国则表示,这一裁决显示,世贸组织“完全不足以”进行面对中国的工作。

更多

美国最严禁令生效,中国电讯业巨头“断芯”后能否继续生存

9月15日的大限已至,美国特朗普政府手起刀落,切断了华为从商业渠道获得芯片的能力。   对这家中国科技巨头而言,这天无疑是个黑暗的日子。华为旗下的产品,从手机、5G基站,再到服务器,甚至各种物联网设备,无不仰赖芯片。对于一家硬件为主的科技企业而言,没有芯片就没有产品,没有产品,企业也不复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成立30多年,在今年二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三星,首次登顶全球销量最高的宝座。然而,紧接着三季度就面临全面“断芯”。宝座还未暖热,可能首次就要被迫让位。   9月15日过后,对华为而言是个全新的时期,中国的芯片行业也不得不面临潜在巨变。BBC中文梳理出其中备受关注的几个问题。   9月15日对华为为什么这么重要? 面对美国,华为屡遭打击,但杀伤力最强的是这一次。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禁令,任何企业将含有美国技术的半导体产品给华为,必须先取得美国政府的出口许可,禁令实施前有120天的缓冲期,9月14日为缓冲期的最后一天。   8月17日,禁令进一步升级,美国政府在“实体清单”上新添了38家华为子公司,扩充后的实体清单上总共有152家华为关联公司。同时宣布,无论在交易的哪一个阶段,只要有华为公司参与,那么世界上任何公司未经许可都不得出售用美国软件或设备制造的半导体。   面对此前的禁令,只要不是专门为华为设计的芯片,华为尚能采购现货。但禁令接连升级,各企业理论上无法再向华为销售,这条路也被堵死。9月15日起,华为难以再从商业途径获得芯片。   新措施对业界的影响立竿见影。随着关键日期的临近,台积电、英特尔、高通、联发科、美光等芯片大厂都相继宣布,9月15日后将无法继续为华为供货。甚至中国自己的芯片代工厂中芯国际也委婉表态“绝对遵守国际规章”。   不过上述芯片企业也表示,已分别向美方提交申请,希望获得临时许可,继续向华为供货。但有媒体援引业内人士称,对获得临时许可表示悲观。

更多

美国若制裁中芯国际 中国芯片业的危局与应对

9月4日,路透社援引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正考虑将中芯国际列入贸易黑名单,理由是“中芯国际涉军”。该公司上周六晚发布声明称“感到震惊”,指该公司“从没有任何涉及军事应用的经营行为,与中国军方毫无关系”。 中芯国际为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本周一,中芯国际在港股股价暴跌23%,在中国大陆的A股跌11%。两者合计,该公司市值蒸发超过60亿美元。 分析师认为,若禁令成真,可能重挫中芯国际,甚至危及生存,同时也会拖累中国发展自主芯片制造能力的努力。但也有可能迫使中国不得不进行芯片全产业链的布局和研发,打破该领域欧美国家的垄断。 有何直接影响? 美国国防部一位发言人表示,国防部正在与其他机构合作,以确定是否针对中芯国际采取行动,以迫使美国供应商在向该企业发货之前寻求特别许可证。 中芯国际周六晚间发布声明否认“涉军”,并表示,“中芯国际愿以诚恳、开放、透明的态度,与美国各相关政府部门沟通交流,以化解可能的歧见和误解”。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周一回应称,一段时间以来,美方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对中国企业采取各种限制措施,“这是赤裸裸的霸权行径,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市场研究公司Radio Free Mobile创始人理查德·温莎(Richard Windsor)表示,中芯国际最大的股东之一是大唐电信,同时大唐电信还有董事会席位,也是中芯的客户。而大唐电信向中国解放军提供装备。 “这提供了一份比较强的军队联系,似乎与中芯国际自己的声明不相符。”温莎表示。 中芯国际是世界领先的集成电路晶圆代工企业之一,也是中国内地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芯片企业。 “(若禁令成真)中芯国际将无法对其美国产设备进行软件更新,或者获得来自供应商的技术人员来协助设备运行。”理查德·温莎表示。 “它(中芯国际)也无法购买更多的设备,包括技术升级后的新设备。如果这种情况长期持续下去,意味着这家公司面临直接关门的生存威胁。” 有何间接影响? 分析师认为,如果禁令成真,不仅会危及中芯国际的生存,继而还会打击北京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规划,而半导体产业是中国制造2025的重要部分。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研究称,2019年,在中国使用的所有计算机芯片中,只有16%是本土生产的。 中国政府则希望到2025年,将这一比例提升到70%。随着华为频遭美国打压,以及中美双边关系日趋恶化,中国降低芯片产业对外依赖的步伐也不断加快,中芯国际则恰好搭上这趟顺风车。 今年5月,美国加强对华为的禁令,使这家中国科技巨头在全球范围很难获得芯片。与此同时,中芯国际发布公告称,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二期以及上海集成电路基金二期对中芯南方分别注资15亿美元和7.5亿美元。这彰显中国进一步加大对本土芯片厂商的扶植力度。

更多

美国大选:中国企业对下一届美国政府最担心的三件事

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通常是美国选民了解下任总统的施政纲领和主要政策的机会。但今年,中美关系剑拔弩张之际,中国工商界也可由此收获一个重要洞见。   若干中国科技业圈内人士告诉我,他们认为拜登上台的状况“更令人期待”,而特朗普连任则“前景叵测”。   他们认为拜登上台后仍然会对华强硬,但会更多基于理性和事实,而不是夸夸其谈和泛政治化。   无论如何,有一点很清楚:中国大陆的工商企业不指望任何一方入主白宫后改变对华强硬立场。   对于下一届美国政府,中国企业担心的主要是三件事。   脱钩 近来这个词使用率相当频繁。特朗普总统和他的政府经常在涉及中国的推特和新闻稿里提及这件事。   脱钩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切断、取消美国和中国30多年来建立的商业纽带。   具体操作可以采用一切手法:从规定美国厂商把供应链移出中国大陆到迫使在美运营的中资公司(如TikTok 和腾讯)用美国股东替换中国股东,不一而足。   共和党海外游说团体副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俞怀松(Solomon Yue)说,毫无疑问,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脱钩将加速”。

更多

中国有没有和美国“死怼”的本钱?

近日,中国一改与美国怼到底的架势,中国高官和官媒都强调维持美中关系的重要性。曾经誓言要把美国“怼回农业国”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也说,“对待美国,无论是‘豁出去死怼’,还是‘跪下来投降’,都是不冷静的。” 看起来,中国在相信“厉害了,我的国”一段时间后,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豁出去死怼”美国的实力。 军事上,美国优势强大而且已有防备 特朗普政府在意识到中国对美国利益和世界秩序构成威胁之后,对中共打出越来越重的连环拳,包括跨越北京所说的红线,与台湾开展官方互动。面对美国的动作,北京除了“坚决反对”并且派飞机和军舰到台湾附近展示肌肉之外,并没有采取其他行动。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甚至发表社评呼吁美中台三方在台湾海峡恪守“不开第一枪”的原则。香港《南华早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已经命令部队不要在南中国海地区开第一枪,以缓解与美国的紧张关系。 对美国来说,美国要影响的不仅仅是中共在台湾海峡的行径,而是在整个印太地区的行动。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星期三(8月26日)在夏威夷的讲话反应了这一点。他说,美国有责任主导太平洋事务,不会向其他那些认为自己拥有更好政治制度的国家“让出一寸土地”。 8月24日,他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五角大楼已经为中国做好了准备”文章。在文章中,他列出了美国为应对与中国的长期竞争而采取的三大举措。 他说,为了确保美国未来几十年在海、陆、空、太空和网络空间所有领域的竞争优势,五角大楼正投入巨资打造更先进的常规武器和主宰未来的技术,包括高超音速武器、5G通信、集成的防空反导以及人工智能等。另外,美国还在扩大并加强盟友及合作伙伴网络,并帮助加强合作伙伴的能力。 事实上,自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随着 2017年后美国新版 《国家安全战略》、 《国防战略》以及 《印太战略报告》的陆续推出,美国的安全战略从全球反恐转而强调大国竞争和战略博弈,对华遏制正逐渐成为美国政界和军界主流态度。2018年,美国将原先的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印太司令部。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和军事存在也正体现美国战略的重大调整。 美国国会研究处7月30号的一份有关中国海军现代化的报告说,为了应对中国军力的增长,美国海军近几年已经将更多的力量转移到太平洋地区,将战斗力更强的新战舰和飞机以及最优秀的人员分配给太平洋战区。 有中国官方背景的中国南海研究院6月23日发布的《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力报告(2020)》称,截至 2019年 12月,太平洋舰队所属 133艘作战舰艇,约占美国海军作战舰艇总数的 56%。太平洋舰队海军航空兵装备近 1100架飞机,约占海军航空兵飞机总数的44%。 美国国会研究所的报告还说,美军还增加了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存在行动、训练和发展演习,以及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盟国和其他海军的接触与合作;另外,美国还将扩大海军未来的规模;发起、增加或加速众多研究项目和计划,以开发新的军事技术并获得新的船只、飞机、无人驾驶平台(无人船)和武器;开始开发新的作战概念(即推动新的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部队整编、改革方法)来对抗中国海上A2

更多

“我不是有响亮姓氏的名人”:保守党新党魁奥图尔当选后首次亮相

星期二(8月25日)上午,新当选的保守党领袖奥图尔(Erin O’Toole)举行新闻发布会。这是他当选后第一次在加拿大公众面前亮相。他表示愿意和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少数政府共同合作,带领加拿大人走出疫情。但是如果对方要挑起大选,他也已做好迎战的准备。 特鲁多政府将在9月23日宣读施政报告。如果这份施政报告不能获得反对党认可的话,随后举行的投票就会形同大选的发令枪。这对刚上任的奥图尔来说是太仓促了一点,但他今天的讲话显示,他已经以最快速度把自己调整到竞选模式。 和特鲁多不同 奥图尔比特鲁多小一岁。两人虽是同龄人,但是形象和风格很不一样。奥图尔今天在向加拿大人做“自我介绍”时似乎也在有意凸显他们的差异。他强调自己来自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没有名气,没有著名的姓氏,父亲曾是通用汽车公司的一名雇员。”但我为加拿大人而战。疫情过后,我们将面临创纪录的赤字,面临国际挑战。我们需要一个战士。” 其实奥图尔这个姓氏虽然没有特鲁多有名,但也不是一介布衣。老奥图尔从1995年开始担任安大略省议员十九年。父子俩的选区都在安省杜林,也都属于保守党。 和希尔不同 离大选毕竟还有一段日子。奥图尔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让加拿大人看到他和卸任党领袖希尔(Andrew Scheer)的不同。希尔属于社会保守主义者,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和堕胎自主权等问题上持非常传统的观点。在去年的大选中,他屡屡被人追问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在顾及选民感受和坚持自己立场之间左右为难。 奥图尔希望在第一天就把事情挑明。他说,他是作为一个支持堕胎自主权的议员赢得这次党领袖竞选的,他也会以同样的立场做一个反对党领袖或在未来做一个总理。他还告诉大家,有一次议会通过一项关于变性人权益的法案,只有十八名保守党议员投了赞成票,他是其中之一。 扩大保守党的支持者阵营 他希望保守党的理念获得更多加拿大人的认同。他说,无论你是黑人还是白人,同性恋还是异性恋,无论你是三个月前还是三代人以前来到加拿大,贫困或是富有,你都能在保守党这里“找到一个家”。他在获胜感言中甚至向新民主党和自由党的支持者伸出橄榄枝。 他要求联邦政府重视西部省份的不满情绪,重视能源工业,并认为加拿大可以做到在发展能源工业的同时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 奥图尔获得了社会保守主义人士的支持 在参加这次保守党领袖竞选的四名候选人当中,斯隆(Derek Sloan)和刘易斯(Leslyn Lewis)属于社会保守主义人士,即在移民接收、枪支管制、同性恋和堕胎等社会问题上持保守观点的人士。他们两人虽然分别在第一轮和第二轮计票后被淘汰,但是获得的支持仍然令人瞩目。正是他们的支持者在奥图尔和当选呼声最高的麦凯(Peter MacKay)当中把奥图尔列为第二选择,才有了今天的结果。 社会保守派在保守党阵营中人数众多,失去他们的支持,奥图尔不可能在下一次大选中获胜。但是如果任由他们代表保守党的形象和立场,他也不可能实现让保守党成为更多加拿大人的大家庭、进而取代自由党成为执政党的目标。 作者:吴薇

更多

双边关系紧张之际,中美官员讨论贸易协定进展

美中官员于周一讨论了两国1月份签署的贸易协议的状况,在两国其他领域内的双边关系恶化之际,该协议继续令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得以保持一些商业往来。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E•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与中国副总理刘鹤进行了对话,这是对两国过去几年谈判达成的贸易协定进行的半年检查的一部分。 这次通话意义重大,部分原因是特朗普总统和其他政府官员持续指责中国在控制新冠病毒方面做得不够。特朗普曾表示,美国应该惩罚北京,因为它没有阻止疫情蔓延,这令人们怀疑他是否会继续遵守该贸易协定。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声明中说,双方讨论了中国在“确保对知识产权的更大保护,消除美国公司在金融服务和农业领域的障碍,消除强制技术转让”方面所采取的措施。 声明说,两国讨论了中国最近增加购买美国产品的问题,以及未来实施该协议所需要的行动。声明中写道:“双方都看到了进展,并致力于采取必要步骤,以确保协议成功。” 中国商务部也发表了一份相当乐观的声明。“双方就加强两国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落实等问题进行了具有建设性的对话,”该声明称。“双方同意创造条件和氛围,继续推动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落实。” 自签署协议以来,中国已采取措施向美国银行和农民开放市场,但其购买的美国产品远远低于其在明年年底之前增购2000亿美元的承诺。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跟踪数据,截至今年6月,中国只购买了其承诺购买产品的46%,总额为402亿美元。 许多贸易专家称,即使在疫情暴发之前,这些购买目标也不现实。但政府的支持者表示,购买很可能会在年底前增加,届时大豆等美国主要农作物的收获季节即将到来。今年夏天,中国已经大幅增加了对美国玉米和大豆的采购量。 特朗普曾多次表示,如果中国不履行承诺,他将采取行动。这些威胁在大流行期间更加明显。8月14日,特朗普对记者说,“我们在贸易协议方面做得很好,但我对中国的感觉和过去不一样了。” 至少就目前而言,当中美关系在其他方面日益陷入困境的时期,这项贸易协议令人惊讶地成了一种两国关系稳定的来源。 就在过去几周,特朗普政府采取行动,禁止中国社交媒体应用TikTok和微信进入美国。TikTok于周一提起诉讼,指责美国政府剥夺其正当程序权益。政府还关闭了中国驻休斯敦领馆,警告孔子学院造成的威胁,并对中国侵犯人权的官员和实体实施制裁,此外还有其他制裁措施。 这些举措是为了应对新近感受到的安全威胁,但也是因为总统希望在11月大选临近时对中国表现出强硬态度。 鉴于美中之间紧张的环境,“我们需要一些好消息,”美国商会(U.S.

更多

美报告称武汉地方官员曾对北京瞒报疫情

对于中国的新冠疫情应对,特朗普政府官员试图抡政治大锤,坚称中国共产党掩瞒了最初的疫情,放任病毒传播到全世界。 但在美国政府内部,对中国官方在1月份犯下的错误,情报部门得出了更微妙而复杂的发现。 据熟悉美国情报部门一份新的内部报告的美国官员说,对于病毒可能带来的破坏,北京的官员有好几周被中国中部地区的当地官员蒙在鼓里。 报告判断,去年在疫情始发地武汉市与湖北省,当地官员试图对中央领导层隐藏信息。这一发现与新闻机构的报道和了解该国不透明的治理体制的专家的评估一致。 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地方官员经常因为害怕北京的报复而瞒报信息。 这份新的评估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批评并不相左,但它为一些造成全球危机的作为——和不作为——提供了背景与语境。 特朗普在7月4日一次白宫演讲中说“中国的保密、欺骗和掩盖”造成了疫情。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坚称,对于“共产党对病毒的隐瞒”,政府“每天说的都是实话”。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周六说,疫情是中国共产党“在美国犯下的罪行”。 这样的指责,与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策略师对中国表示强硬的建议一致,从而将人们的视线从总统在疫情和美国经济上的失败移开,同时遮盖他对中国专制领导人习近平经常性的赞美。 但广泛的政治信息给人造成一个印象,似乎习近平和其他高层领导从一开始就知道新冠病毒的危险,并竭力进行掩盖。 这份最早从6月开始流传的报告,包括保密与非保密部分,代表了CIA和其他情报部门的共识。美国官员说,报告依然支持共产党官员对世界隐瞒重要信息的大体观点。报告显示,即使在北京的高级官员慌忙从中部官员那里撬出信息时,他们依然在向世界卫生组织隐瞒信息,掩盖疫情的真实情况。 但该报告补充了大量证据,表明中国地方官员的渎职似乎是病毒在武汉内外传播的决定性因素。 美国政府内部对中国领导人和地方官员过错差异的评估,可能会产生重大的政策影响。 “是武汉还是北京,差别很大,”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特朗普政府非正式顾问、中国问题学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说。 他说,如果习近平不是主要的过错人,就意味着中国高层官员没有在新冠病毒问题上进行彻底的欺骗,那么美中官员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真诚谈判仍然具备一定的基础。 虽然白邦瑞主张与中国竞争,但他也支持外交手段,并履行习近平和特朗普在1月签署的贸易协议。特朗普的其他一些顾问,尤其是纳瓦罗,主张与中国在经济上“脱钩”,并谴责这项贸易协议。 特朗普在中国问题上摇摆不定。有时,他和其他官员断言中国在掩盖事实,以此证明停止向世界卫生组织拨款等政策决定的合理性。5月底宣布这一举措时,总统指责世卫组织帮助中国掩盖最初的疫情,尽管该组织否认了这一说法。

更多

中国网络政治暗语“入关学”与“加速主义”:年轻一代的幻灭和狂热

“加速行为,支持!”八月初的一个周末晚上,当孙凯不急不慢地准备就寝,入睡前还是拿起了手机,浏览起微博上的一些新闻,他在一条讲述香港警方拘捕多名民主派人士的新闻下留言道。 尽管一些网友可能并不理解这其中的含义,但孙凯确信,中国的审查者们已经看懂了他的意思——他是在用一个近期流行的网络暗语反讽警方的拘捕行为。因为他的评论在几分钟内便被删除。 就读于中国东部江苏的一所高校的孙凯将自己称为“加速主义者”。在中国当局采取严厉的言论管控下,一些带有自由派倾向的人使用这样隐晦语言针砭时事和批评当局。一些使用该暗语的人认为,与其担忧现在不断恶化的政治现状,不如期待残局来得更快更彻底一些,不破不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以来,对内采取高压政策,对外更加强硬,包括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在有争议的南海水域修建人工岛礁等。此外,中美关系的急速下坠和新冠疫情的责任之争正让中国面临严重的外交困境。 几乎和“加速主义者”对立的是一群推崇“入关学”的狂热爱国主义者。他们深信中国体制的优越性,并认为中国将在不久的将来取代美国的霸主地位,成为世界新的规则制定者,就像17世纪女真人不再甘愿忍受明朝压迫,而踏过山海关建立清朝一样。 这个看似有些极端的理论仅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就在中国多个社交媒体走红,收获了大量簇拥者。在中国类似Quora的问答平台“知乎”,有关“入关学”的讨论就多达两万条。 相比即将迎来大选的美国社会所面临的亲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与反特朗普阵营之间的明显撕裂,在中国这个一党制国家里,年轻人对国家的未来同样有着完全不同的想象——当然更加隐蔽。 “加速主义” “加速吧,因为感到整个社会越来越封闭,只能希望政治上的变化来得更快一些,”当被问及为何将“加速”当做口头禅时,21岁的孙凯回答道,“不破不立嘛。” 几乎是在忽然之间,“加速”一词在中国社交媒体走红。在这个言论受到严格管制的国家,很多直接批评、质疑政府的评论都会在社交媒体上快速消失,甚至根本无法发出,但这个乍一听有些无厘头的词语,在很多时候能“逃过一劫”。 在推特等不受中国政府控制的海外社交媒体上,这个词汇被使用的频率似乎更高。从有关中美争端的新闻,到中国在香港设立《国安法》,再到中共修改宪法,很多使用中文的网友都将“加速”作为谈论时政的时髦暗语,用于表达他们的不满和反对意见。 例如,在一篇批评中国当局电影审查政策的帖子下,一名中国推特网友评论道:“‘加速主义’好,直接断网吧,累了。” 一些网友还将习近平称为“总加速师”,对应于被称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与习相比,在国际事务上,邓小平坚持韬光养晦的原则。网友们认为,相比于上世纪80年代,习近平的中国正在走向更加封闭和专制,并认为这将加速中国走向衰落。 本科专业是文学的孙凯说,他今年四月从一个论坛上得知了“加速主义”这个词,他当时感到“很贴切”,于是开始使用。“因为现在中美每天都在对立,民族主义也越来越严重,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见证历史……与其被温水煮青蛙,不如让一切来得更快些。” 他的这种“速度感”与“历史感”相结合的感受,同样构成了相当多中国网友对“加速主义”这一词汇模糊定义的感知基础。中国高压的政治氛围和中美两国剑拔弩张的关系,让很多忧心忡忡中国网友在不同层面讨论这个词汇,并彼此获得共鸣。 不过,“加速主义”并非是中国网友的原创,这一名词曾是在欧洲兴起的一个同名的政治与社会学概念。英国约克大学(University of York)政治系博士生谭锐捷是在中国国内撰写加速主义相关文章的最早一批学者之一,他认为,现在网友口中的“加速主义”与传统的概念虽然有关联,但已发生很大的变化。 “最初提出‘加速主义’的这批人是因为上个世纪末技术的快速发展,让很多人有了加速的感觉,”谭锐捷对BBC说道。“‘加速主义’有右翼和左翼两个阵营,传统的右翼选择拥抱技术和资本主义结合带来迅猛变化,而左翼则是反对资本主义系统,但希望利用技术推动社会进步。”

更多

中国缓和民族主义论调,呼吁与美国休战

数周来,中国在与特朗普政府不断升级的口水战中煽起了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由于特朗普总统为了寻求在11月竞选连任而越来越多地将北京当作攻击目标,中国正在释放缓和信号,呼吁休战。 中国外交官接连呼吁与美国“和平共处”,放弃了之前所宣称的北京的威权体制更为优越的说法。鹰派学者现在强调缓解紧张局势的前景,而不是鼓动中国挑战美国的军事实力。官方媒体的记者按下对特朗普总统的直接攻击,奉命采取更温和的态度。 “有种反思是,我们不应该让民族主义或一时冲动把外交政策给绑架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评论员许钦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强硬的辞令不应取代理性外交。” 通过缓和措辞,执政的共产党希望减少过度的民族主义损害北京的全球形象,或导致超级大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失控加速的风险。特朗普现在把攻击北京作为其竞选活动的一个焦点,他的政府也接连不断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中美关系处在危急关头。 就在最近几周,特朗普政府关闭了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对共产党官员实施制裁;声称将取消一些学生和科技公司员工的签证;并对中国两大热门社交媒体网络拟议限制。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访问国外时也敦促各国团结起来对抗中国的“暴政”。 由于不愿让步或显得软弱,中国对大多数制裁做出了相似的回应,比如关闭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并制裁美国政客。但在反驳庞皮欧的批评时,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也递上了橄榄枝,称中国政府“随时可以重启各层级、各领域”的对话机制,以讨论华盛顿所关心的问题。 王毅避谈对中国所谓“战狼”外交政策的严厉批评,这个词出自中国一个宣扬极端爱国主义的系列电影。就在三周之前,王毅还告诉俄罗斯外长,美国已经“失去了理智、道德和信用”。 近几天,多位高级官员一再呼吁进行对话,包括中国最高外交官杨洁篪和驻美大使崔天凯。周三,中国另一位高级外交官乐玉成指责美国政客撒谎抹黑中国。但他也说两国应在接下来数月里努力避免关系“失控”。 “变化是美方不断的去冲击,如果中方再去跟也是不沟通不对话,只是无端的跟上的话,可能就会让中美关系更加恶化,”上海复旦大学美国问题研究专家宋国友这样描述外交战略的转变。 “所以中国可能确实向美方密集的释放这样一种信号,就说希望能够冷静的和美方来处理一些事情,”宋国友说。 某种程度上,中方要求克制的示意,似乎也是为了向特朗普的民主党挑战者、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及让中国看到友好未来的其他政客发出信号。中国官员认为拜登不像特朗普那么无常、刻薄,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许多人担心他会继续推动美国在人权、技术和其他问题上对华采取严厉行动。 “未来在民主党治下,紧张局势仍有可能加剧,变得更加严重,”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说。 尽管语气有所缓和,但中国的基本观点没有改变,即美国在战略和意识形态上都是压制其崛起的对手。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继续推进强有力的议程,包括打击香港的言论自由和激进主义,哪怕面临美国惩罚的压力。习近平政府仍在例行谴责美国是恶霸和伪君子。 但中国咄咄逼人的举措也引发了与其他国家的争端,包括印度、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随着中国发现自己越来越孤立,习近平现在可能寻求塑造一种少一些对抗的形象。 “北京的措辞似乎旨在缓和其莽撞的外交和严厉的政策在全球引发的反弹,”康奈尔大学政府学院副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