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被美国封杀 比罚单更沉重的是反思

中兴通讯事件暴露出中国企业管控合规风险的能力滞后、企业合规管理体系存在明显漏洞。在全球化进入新阶段,企业竞争进入到全球价值链竞争的当今时代,这是一个重大隐患。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网站公告,7年内禁止美国企业与中兴通讯开展任何业务往来。公告称,中兴违反了2017年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当时,美国政府指控中兴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口。 2017年3月,中兴通讯与美国政府就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中兴通讯支付约8.9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对中兴通讯的3亿美元罚金被暂缓,是否支付将依据未来七年中兴对协议的遵守情况而定。这是中国企业收到的来自美国政府的金额最高的一张罚单。 2017年4月,我们赴位于深圳的中兴通讯公司总部,与公司合规管理部门的负责人沟通;我们请中兴公司有关负责人到北京参加中兴事件专题座谈会;我们搜集了美国政府公开的有关文件。由此,我们了解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反思中兴通讯案例,有助于我们更深入地了解经济高度全球化时代全球型公司的竞争方式,有助于提升我国企业以合规为基础的全球竞争力,也有助于政府相关部门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支持企业走向世界。   事件始末 根据美国商务部网站的信息显示,中兴通讯自2010年1月至2016年4月期间,在知晓美国依据《伊朗交易与制裁条例》对伊朗长期实施制裁的情况下,仍将内含美国制造的受限类配件和软件产品出口到伊朗,以获取伊朗公司的合同并参与当地庞大通讯网络的供应、建设、运营及服务,这些合同金额达到数亿美元。最终美国政府对中兴通讯提出的三项指控包括了串谋非法出口、阻挠司法以及向联邦调查人员做出虚假陈述。 事实上,早在2012年美国政府就对中兴通讯立案调查,但直到2016年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简称“BIS”)才正式将中兴通讯及其三家关联公司列入“实体名单”并采取具体管制措施。在长达4年多的时间里,中兴通讯在应对美国政府调查过程中出现了不少失误。 1、美国有关部门对中兴通讯启动调查前,公司领导对于贸易管制合规不了解,没有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 2012年3月,美国德克萨斯州法院最先给中兴通讯在美国的子公司发出传召函,针对中兴通讯立案调查。此前,中兴通讯法务部在2009年就预计公司将在出口贸易中面临风险,在2011年8月25日向公司领导层提交了《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公司出口管制相关业务的报告》,后来又应领导要求制定了《进出口管制风险规避方案》。可惜这两个文件没有得到落实。更令人遗憾的是,这两份文件落入美国政府手中,成为中兴有意规避美国出口管制政策的证据。 2、2012年收到传召函后,中兴内部面临对抗调查还是配合调查的选择,公司也分成了两派:主战还是主和。“主战派”担心公司的声誉财产受损,认为中兴作为一家中国企业应该采取抵抗的态度,不需要配合美国政府的调查。最终,“主战派”占了上风。 2013年11月份,在美国监管机构已经在调查中兴违规的情况下,中兴决定恢复与伊朗的交易。为规避美方监管,中兴找到了一家无锡上市公司作为隔断公司,替中兴跟伊朗做出口。中兴是通过国内贸易的形式,将产品卖给这家中国公司,这家公司再卖给伊朗。对美方监管机构而言,这相当于一方面谈和解,一方面顶风作案。 3、2014年,中兴通讯公司一位高层管理人员去美国时在机场被扣下来检查,美方在与该高管同行的秘书的电脑里面发现了涉及“规避方案”的两份文件。这两份文件最终成为美方指控中兴违规的最重要的证据。 4、2016年中兴公司向美国政府提出和解,美国政府聘用第三方进驻中兴调查。但是中兴公司非常不适应这样的调查,担心泄露其他信息,所以在调查的过程中,试图隐瞒相关信息。这导致美方十分不信任中兴公司。最终,美国政府对中兴提出的三项指控不仅包括串谋非法出口,还包括阻挠司法以及向联邦调查人员作出虚假陈述,并据此判决中兴支付约8.9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此外,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还有可能对中兴通讯索取3亿美元罚金。在处理整个事件过程中,包括CEO在内的中兴通讯三位高管被迫辞职。 5、这一事件成为了中兴通讯重塑合规管理体系的重要契机。调查事件之后,中兴通将合规管理提升到新高度。2016年以来,中兴已经在组织架构上设立了由CEO领导的“合规管理委员会”,将合规职能与法律部门分离,保证合规部门的独立性;并于2016年11月聘请曾在美国工程公司Kellogg Borwn & Root任职的Matt Bell,担任中兴通讯的首席出口合规官和法律顾问。   教训何在

更多

不按常理出牌的川普突然翻脸 让中国措手不及

特朗普上任第一年并未兑现其对华强硬的竞选承诺,这让中方对其持乐观看法。但他近期却频频向中国发难,让中方措手不及。 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本月让美中贸易紧张关系升级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誓言将捍卫全球贸易规则时引用了一句中国老话。据了解他讲话内容的4名消息人士透露,习近平在一次非公开会议上表示:“天塌下来,高个子必须顶着。” 习近平和他的高级顾问,包括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和副总理刘鹤,最初都对中美两国能够通过对话弥合分歧有信心,这是最近接触过他们的人士透露的。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前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3月底在与一个国际代表团进行的闭门交流会上说:“中美关系就像是夫妻,经常吵吵闹闹但日子还得一起过。” 但在特朗普威胁要对另外1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后,中国对这位美国总统的看法开始发生转变。特朗普上月签署《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已经激怒了中国官员。该法鼓励美国与这个中国政府主张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自治岛屿进行更多的交流。 北京方面此前对特朗普持乐观看法,部分是由于他在上任后的第一年,并没有兑现竞选时做出的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的一些承诺。 尽管中国官员现在认识到,特朗普去年11月在北京讲的话——中美贸易关系不是“公平和互惠”的,必须予以解决——并非是说说而已,但他们也相信,他们能够相对毫发无损地从贸易战中走出来。 前欧盟贸易专员、上周访问中国的英国代表团成员彼得•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表示:“特朗普肯定引起了(中国)的关注。”该英国代表团在华访问期间会晤了王岐山。 “中国官员对自己的方向很笃定且充满信心。他们不想(和美国)打贸易战。但如果贸易战真的爆发,他们就会以牙还牙地予以还击。” 特朗普上周五表示他将考虑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又一次让中国感到意外。特朗普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宣布退出不包括中国的TPP。中国官员曾将此举视为送给中国的一份“大礼”。 “我们与特朗普之间也存在问题,”一位驻北京的西方外交官表示,“但他教会了我们,当你狠狠地往回推中国一把时,就会让他们失去平衡。” 两名中国高级官员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台湾旅行法》和特朗普新的贸易威胁限制了习近平在上周发表的一项重要讲话中的回旋余地。这次讲话在之前的日子里曾被宣传为为大幅经济改革描绘蓝图。习近平不想给人留下他屈服于美国压力的印象。 4月10日,习近平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Bo’ao Forum for Asia)上发表讲话时,只提到了之前公布的几项举措,并未提及任何实质性的新举措。他随后视察了一个海军基地,出席了中国海军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海上阅兵。接着,中国军方宣布将于4月18日在台湾海峡进行实弹演习。 此次军演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表明中国反对美国任何与台湾升级关系的企图,而后者正是美国外交政策鹰派人物约翰•博尔顿(John

更多

习近平终于完成赵紫阳30年前未竟之事

根据意大利《星期新闻》(Settimana News)近日发布文章分析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目前的处境,似乎与当年六四之前的赵紫阳有点相似。时任党总书记的赵紫阳为了厘清党政军权力的混淆,他的班子提出了所谓的“新权威主义”论,目的是要将所有的决策权统统交由党的总书记执行,今天中共7个常委之中的王沪宁,就是当时这个“新权威主义”论的支持者。 分析指出,在中共十九大和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之后,党总书记习近平成功地将党政军大权一把在握,党对政府和军方的领导拥有无上的权威。习近平有没有可能因此而推动改革呢?分析文章指出,当年国际对赵紫阳的改革满怀憧憬,但经过30年之后,西方对中国的改革似乎已经不再那么乐观,对习近平会否推动有如赵紫阳当年未竟的改革,怀疑多于希望。 分析指出,西方政治的自由制度其实是从极度高压权力的桎梏破茧而出。在17和18世纪,英国和法国开始将权力集中在一个领导人的手上。 分析指出,中共十九大之后将党的权力凌驾一切之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它可以引起正面或反面的后果。理论上,党国的分界,是1987年中共十三大之后的结果。当时的军方处于权力最高峰,也是最后真正的权力所在,但它却置身于党的管辖之外。 继而出现的是一个奇怪的政府架构,中共有一个五人政治局常委,由赵紫阳领导,他也是军委的副主席,但军委的主席邓小平以及另一个副主席、身兼国家主席的杨尚昆,却不在五个常委之中。 中国在这个时候缔造了一个古怪的三头马车权力架构,军委处身权力的最高峰,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只不过是军委的副主席。这个架构本身无疑引起混淆,因为党大会重申党是最终的领导者,因此身为总书记的赵紫阳,其权力理应在邓小平和杨尚昆之上。 分析指出,犹有甚者,这个架构还拥有其它古怪的机制,例如一个由邓小平领导,成员都是80岁或以上的党国元老们所组成的委员会,它拥有指导权力但却不需负责决策,但一旦假如五个政治局常委未能达至一个共识,这班老人就会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其权力之大还在五个常委之上。 分析指出,上述这个架构用意本来是提供一个辨证的空间,防止毛泽东当年一人大权在握的错误,从而为这个老人政治提供介入的空间。但由于他们年纪老迈,未能亲自过问日常事务,因此将权力交由年轻一辈执行。 这样一个欠缺稳固基础的上层建筑,跟西方式的权力分配大相径庭,尽管不太牢靠,但无疑也存在西方三权分立的影子。 赵紫阳似乎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1988年夏天,赵推出物价改革方案,一下子解放所有的物价,但改革带来了重大的通胀危机,商店货物被抢购一空,领导人都为之紧张兮兮。物价改革于是立即被叫停,赵紫阳对经济管辖大权亦遭到旁落。到了1988年秋季,赵和他的一些班底推出了一个中央集权的理论,即所谓的新权威主义,当时还算年轻的王沪宁,就是其中一个支持者。 分析指,新权威主义认为,所有的权力都应该集中在党总书记一个人的手上,然后经过必须的架构改革之后,透过民主改革逐步将权力分配。 美国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之前,中国的情况大致是:权力混淆不清问题越形严重,民主化或可能解决问题,分析指出,共产党大概有一半人认为,民主或可正式解决混乱的问题,而另一半人认为希望继续延续这个混乱情况,因为他们可以借此而捞取利益。 但金融危机爆发,改变了一切,并且使得几乎所有的人相信,中国必须审慎作出政治改革。但在此同时,问题依然存在:谁领导国家、谁领导党以及谁领导军方?谁有能力担当那一个位置?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稳定,每样事情都依靠个人政治操作的能力。 在过去的五年内,习近平基本上就是要厘清这个混乱的情况,做法就是消除国家、党和军方之间的区分,制造一个清晰的指挥制度。 今天党领导一切,领导国家和军方,已经是非常清晰,同样非常清晰的,就是再度取得权力中央化的中共,将是一个启动未来政治改革的地方。当然,没有人可以肯定这会发生,又或者中国的改革会否达到西方的预期。 分析最后指出,赵紫阳当年的理论30年之后终于可以实现,但中国已经改变,世界亦已经改变,今天的世界已经不像1989年那个时候,对北京不再那么的正面和乐观。

更多

不要低估了美国的决心

一直在关注中美贸易战。中国决策层显然低估了美国高层打贸易战的决心。在此不得不提一句,中国现在高层对于贸易战的估计是严重不足的,前段时间和某WTO专家沟通过,至少在一个月以前这些智囊团对于打贸易战打到现在这个程度是完全没有准备的。这位专家当年搞WTO谈判时除了龙永图国内似乎没有人比他参加的更多。 1、新增的1000亿美元意味着什么? 从2017年对美贸易来看,中国对美出口额达4297亿美元,对美进口额达1539亿美元(美国商务部口径为1303.7亿美元)。特朗普搞500+1000亿美元,几乎等于美国17年对中国出口总额。如果最终成行,中国采取同等的反制措施的话,基本上意味着对来自美国的所有进口都要征收高额关税。老美摆出的姿态非常明确,美国敢不要你中国这个市场,中国敢么? 2、美国发动贸易战是为了顺差么? 现在主流媒体都在说中美贸易战不能解决贸易逆差,因此搞这个是毫无意义的。其实这个属于是明眼人说瞎话,老美对中国贸易逆差由来已久,逆差只是表象。人家想要什么,早在2015年就已经在False Promises: The Yawning Gap Between Chinas WTO Commitments and Practices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的报告(“2013 Report to Congress On Chinas

更多

在超越美国之前 中国是否可以离得开美国

当今中美关系,是中国最重要的外交关系,现在和俄罗斯关系似乎也不错,但只应是战术上的,而与美国的关系绝对是战略上的,其它国家无可替代。 2018年以来,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已经升级以及美国《台湾旅行法》正式签发,中美关系急转直下,正在经历重大的危机节点,前景令人担忧。 过去40多年里,赞美美国在中国大行其道,社会分歧也比较小。即便有人反驳,也没多少底气,实在找不到美国对中国有什么伤害,即便找到一些所谓的伤害,经实事求是分辨,又变成不太像伤害的伤害了。而现在赞美美国,情况就有些微妙了。 即便最终真和美国大干一仗,咱是泱泱大国,也要有大国气度。我呼吁:应该继续允许赞美美国,同时,也必须允许反对美国声音的存在。消灭掉赞美美国的声音,美国对此倒不会提出什么抗议,但中国可能失去正常对外交往的良好心态。 中国对美国商品展开反制裁,应该尽量把它控制在正常贸易层面就事论事。而确实真刀真枪和美国大干一仗,我也不反对,问题是,将士勇敢不怕牺牲,国民同仇敌忾,中国跑到美国的人和钱能愤然回到中国,这些是否出现?实干兴邦先干再说,口头称霸空谈误国,干不了,就别讲太多废话伤感情,还让美国多了警惕,劳民伤财,得不偿失。 中国得益改革开放与世界共融,特别是与美国的往来,才有了今天成就,应客观评述美国贡献,国际关系处置上,同样不能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历史上美国对中国怎么样,要实事求是,不能以一否十。否则,让美国和国际上如何看中国? 此刻,更要谨记中国最高领导人讲过的话:”中美两国关系好,不仅对两国和两国人民有利,对世界也有利。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中美关系正常化45年来,两国关系虽然历经风风雨雨,但得到了历史性进展,给两国人民带来巨大实际利益“。 中国超越美国,必须先在精神上超越美国,而中国精神的起步,必须从说真话开始。本文章节对美国精神有论述,本文的最后部分,也特别论述了与美国关系好坏直接影响中国国运好坏的问题,这才是中美关系的基点。 轻视美国有助于中国崛起? 我知道,国内不把美国当回事的,也大有人在。有些是不了解美国,有些是了解美国却故意表达反对美国。这其中,高级知识分子指鹿为马,社会危害巨大。 前不久,堂堂清华大学的知名教授,炮制出一项惊人的研究成果:称中国六大实力已进入全面赶超、主体超越美国时期,其中经济实力(2013年)、科技实力(2015年)、综合国力(2012年)上已完成对美国超越。2016年,中国经济实力是美国的1.15倍,世界第一。科技实力是美国的1.31倍,世界第一,综合国力是美国的1.36倍,世界第一。国防实力、国际影响力、文化软实力则在加速赶超美国。 中国WTO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先生对此直言驳斥:“这种观点在国内起误导作用,在国外起更大的误导作用,中国不管在发展实力、个人素质还是综合国力和美国相比还有很长的距离,我们需要紧迫感和危机感来不断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而不是沾沾自喜。” 美国资助建立的堂堂清华大学,出了如此堂堂的清华大学知名教授,想想都挺雷人的,他是饱读诗书之人,智商肯定也不会有问题,为什么发表误导性公共言论和违背常识以讹传讹? 这些年,美国国家力量确实有所削弱,美国民众利益同时也受到损害,而中国国家力量在增强,优势在于靠举国之力去对抗美国国家力量,较少担心民众为此是否付出牺牲大小,美国弱势在于,政府决策必须受到民众诉求的巨大牵制。 特别是奥巴马时期,美国利益在全球化贸易和美国承担国际义务下受损,”美国第一和美国利益第一”必然成为民众新诉求,这绝不是特朗普个人的桀骜不驯,也所以,他才能脱颖而出爆冷门。 瘦死骆驼比马大,莫须有的超越美国研究报告经不起推敲。 2016年中国的经济实力是美国的的1.15倍? 2016年美国的GDP是18.57万亿美元,2016年中国GDP是近11万亿美元,中国人均GDP是8100美元左右,美国人均GDP5万8千美元,中国还有上亿的生活困难人口。根据官方披露的信息,中国各地方上报的GDP出现严重的虚报掺水问题,在这样基础上,中国的经济实力这么可能超过美国,综合国力也不可能是美国的1.36倍。 中国科技实力是美国1.31倍? 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和ClarivateAnalytics共同发布的《2016研究前沿》,遴选了100个热点前沿和80个新兴前沿分析结果:美国在152个前沿(占180个前沿近85%)都有通讯作者核心论文入选,约80%(145个)前沿通讯作者核心论文排名在前3名,且在106个前沿排名第1(约60%)。中国在68个前沿(37.8%)有核心论文入选,在30个前沿核心论文数为第1名(16.7%),美国是全面跻身世界最前列,中国只在某些前沿跻身世界前列。

更多

美国的”衙门”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袁南生,生于1954年3月生,湖南益阳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先后获法学硕士、博士学位,教授、高级经济师。 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总领事、外交学院党委书记兼常务副院长。 2013年4月5日,我来到旧金山出任第十一任中国驻旧金山大使衔总领事。 旧金山领区包括阿拉斯加州、华盛顿州、内华达州、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大部分县市。 因工作需要,我必须经常走访领区内各州,也必须与各州州长、州参议长、众议长、州务卿等高官保持联系,因此,我有机会经常出入领区内美国的各“衙门”,包括州政府和议会大楼,以及主要城市的市政厅大楼。在这一过程中,美国的“衙门”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衙门”八字开,人人可进来 美国领区内的“衙门”都允许非工作人员、非公务人员,包括闲人、外国人随意进入,这让我深感意外。 我最早拜会的领区内政要是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布朗以及参议长和众议长,他们都在州府大楼内办公,其州府所在地萨克拉门托,离旧金山两个多小时路程。 到任不久,我分别会见了州长和两位议长,这使我有机会在短时期内三次走近加州州府大楼。 加州州府大楼素有“小白宫”美誉,于1860~1874年期间兴建,至今已拥有150年历史,1906年又兴建了地下建筑,二战结束后进行了第三次扩建,据说可抵御七级地震。 美国加州州府大楼没有人站岗,人人可以进去,不过必须经过安检。任何人进入州府大楼必须像坐飞机那样,摘下手表,拿出身上的钥匙、钱包之类的东西放进塑料框子里,连同提包等放入X光机检查。 参议长、众议长办公室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只有州长布朗办公室外面有一位安全人员。 此外,旧金山市政厅人人也可以进去,但是也必须经过安检。市长李孟贤、市参事会(即议会)主席邱信福、市商务局等“衙门”各位参事(议员)都在里面办公。不同的是,几乎每间办公室上都写着谁在里面办公。 然而,更多“衙门”是不需要安检的。我曾到华盛顿州会见州长英斯利,到俄勒冈州见州长基察伯、参议长考特尼、众议长科泰克时,州府大门前无人站岗,也无人登记,只有州府大楼一楼大厅有一女孩坐在一张桌子前,起着咨询员的作用。 其实,这个人作用并不大,因为走进州府大楼,迎面最先见到的是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州长、议长、厅长等在几楼几号,州府大楼不大,就三层,州府机构很少,机构内工作人员也很少。除加州外,我去过的其他州,任何人都可以直接走进州长的办公室。 由于任何人不需经过批准就可进入政府大楼,有时也会发生“意外”。例如,2012年12月4日,旧金山发生裸女大闹市政厅,高呼“身体自由”的事件。 那天,旧金山市监督委员会正在市政厅开会,讨论关于禁止在公共场合裸体的议案,议案将禁止民众在该市的街道、广场、人行道以及其他公共场合内的赤裸行为。 想不到在会议进行期间,现场竟遭到一批裸体人士抗议。一群大胆的抗议者冲进会议厅,脱掉全部衣服,抗议该市关于禁止在公共场合裸体的法令。 该市司法官员连忙给抗议者披上衣服遮羞,并带他们离开会场。在被带离会议厅时,抗议者们还高呼“身体自由”和“你们很可耻”等口号。 旅游好去处,参观全免费

更多

记者问一个问题 人大代表听到就慌了

日前,有记者随机分别采访人大代表和基层中国民众,以了解人大代表的选举程序和沟通机制。当人大代表被问及当选时得票率是多少时,受访的人大代表或是手捂镜头,或是抢记者话筒,更有甚者迅速跑开。 而受访基层民众则口径一致的表示,不认识所在选区的人大代表,更没有参加过与之相关的投票。 贵州省省长、全国人大代表谌贻琴在被问及如何当选时,谌贻琴回答,“人民推上来的。”但被问及得票率是多少时,谌贻琴则回答不出具体数字,表示“我得票率呀,我们省里都是高票。” 全国人大代表魏树旺被采访时,一面用手臂遮挡胸前名牌,一面表示,“我也是人民选上来的。”被问及得票率时,魏树旺避而不答,直接伸手挡住记者摄像机。 全国人大代表周文涛发现被记者盯上时,迅速快步离开,看记者穷追不舍,于是说自己是“人民选出来的呗”,记者再问,“您是怎么跟人民沟通的呢?”周文涛反问道,“什么意思?”记者重复一遍问题后,周文涛声称,“我是一线,当时我去走访一线,跟一线人民在一起。”至于自己的得票率,周文涛则回应说,“我们都是全票通过。” 身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全国人大代表向伟艺被问及是通过怎样的程序当选时,回答说,“等一下,这个我要去问组织。”当记者续问,“您有没有参与过竞选?您的得票率是多少呢?”向伟艺竟然迅速跑开。 另一位不具名人大代表也表示,自己是通过民选当选人大代表,但被问及具体的选举程序,这位人大代表则回答,“这个你通过大会秘书处去了解。”记者再问,“您的得票率是多少?”这位人大代表一边伸手推拽记者话筒一边说“没有”,记者追问,该人大代表回答说,“你通过大会秘书处这个什么,你别那个什么了。” 当记者采访基层中国民众时发现,受访民众口径一致的表示,不认识所在选区的人大代表。 退休工人张先生说,“当然您说朝阳区的人大代表就不知道是谁了。全国人大代表只能通过报纸才能知道张三或者李四(是人大代表)。但是张三或者李四咱也不认识。在这方面应该说介绍的也不是太多吧。北京的人大代表能有多少,但估计(他们)一天联系一个老百姓估计他也做不到。” 销售人员夏先生说,从来没有与人大代表有过接触,“我不知道。想了解,但是没时间啊,现在都是忙着赚钱,谁还想那些啊,能把自己温饱问题解决了,一年挣点钱不就完了嘛。很现实的问题。” 法律工作者张先生表示,“不知道,不清楚这个。我是感觉自己没联系过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张先生还说,这些年都没有参与过选举投票。 公司职员姜女士亦称,没有感到与人大代表有什么接触,至于选举,“我知道有选举发生,但没有去选举,因为可能还是跟自己比较远吧。因为这些人可能也不是特别认识。”

更多

习近平借“习金会”向美国宣告 中国很重要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3月25日到28日秘密访问中国。美国观察人士指出,金正恩应该是被迫访问中国,而中国是希望借这次会晤向美国宣告,在朝鲜半岛去核化进程中,中国依然很重要。习近平和金正恩的会晤也显示,未来朝鲜核问题的解决会走向多边机制。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星期三(3月28日)证实,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星期天(3月25日)到星期三对中国进行了非正式访问。这是这位深居简出的领导人2011年掌权以来第一次出国访问。与金正恩和韩国总统文在寅以及和美国总统川普即将到来的会晤不同,中朝两国媒体都强调说金正恩与习近平的会晤是“应习近平的邀请”,而“川金会”和“文金会”都是金正恩自己发出的邀请。 中国不想在朝核问题上被“边缘化” 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应该是被川普和金正恩五月的会晤惊到了,中国不愿意在朝鲜问题上被边缘化,所以才会邀请金正恩访华。 他说:“我想,中国人应该是被川普和金正恩出乎意料即将会晤给惊呆了。中国的动作显示,中国不愿意在这样的问题上被边缘化。 我一点也不惊奇,习近平于是安排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自己进行第一次会面。” 亚洲问题专家,《核摊牌:朝鲜挑战世界》一书的作者章家敦( Gordon Chang)在接受美国之音韩语组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他说:“我觉得这次会晤的目的是中国强迫他过来。 根据金正恩的计划,他的首次外访应该是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晤,第二次是和美国总统川普,习近平觉得这样对自己是个侮辱,所以,他们要求金正恩过来 。中国成为他出访的第一个国家。 第二点,习近平也不希望在整个去核化的进程中被排除在外。 “金文会”或是“川金会”都会让中国觉得被边缘化了,所以,这次会晤的目的是在展示, 在这个进程中中国依然是相关国家。同时,中国也告诉朝鲜人,对伟大的中国来说,你们处于从属地位。” 布什政府的白宫国安会亚太事务资深主任韦德宁( Dennis Wilder)认为,中国这么做是特别向美国发出的声明。 他说:“我不认为这次会晤会改变中国的地位。中国过去一直很重要,

更多

中国学者罕见发文!痛斥叫板美国的狂热人士

中国人民大学学者向松祚日前发表文章,向大陆一些头脑发热向美国叫板的学界、政界和媒体界人士当头棒喝,警告他们不可不负责任地唱衰美国,自我吹捧中国已经是舞台中心,又指出“美国今天对中国政策的强烈反弹,与我们媒体界学界包括一些官员煽风忽悠起来的高亢的民族主义情绪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 同时是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 委员成员的向松祚在文章的结论中,“真诚奉劝我们的那些学者,媒体,官员理性理性再理性,客观客观再客观。不要逞一时意气,给国家添乱,给民族添乱,给子孙后代添乱!” 中美目前已就如箭在弦的贸易战展开幕后的谈判,向松祚的文章在这个敏感时候发表,或许反映目前北京对美政策以和为贵的目标,不愿意看到双方关系恶化,更不想看到中央定调的对美政策受到头脑发热的民意干扰。 这篇刊登于微信公众号“主流声音”的文章全文如下: 我(作者向松祚)认为中国的学界,政界,媒体界人士不应该过分热心参与中美关系的讨论,更不能跟着起哄,炒作什么中美分道扬镳,什么中国挑战美国,什么人民币挑战美元霸权,什么我们要取代美国引领世界,什么美国已经衰落,什么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什么中国已经站到世界舞台的中心。 姑且不论中国目前在很多方面与美国还有相当差距,尤其我们国内许多重大民生问题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就算是有一天中国全面超过美国,我们也不应该大张旗鼓去自我炫耀,自我宣传,甚至自我吹捧。 是不是世界领袖,是不是站到了世界舞台中心,是不是引领世界和人类进步,这需要世界人民来公认,需要人类历史来检验,需要具体真实的国际新秩序为基础,需要具体务实的各项政策来实施,需要新的国际治理体系和架构来保障,这并非是靠吹牛皮,打嘴仗,靠气势如虹的语言来渲染能够起作用的,反而适得其反。 美国今天对中国政策的强烈反弹,与我们媒体界学界包括一些官员煽风忽悠起来的高亢的民族主义情绪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这其实是很不明智的。中国今天的最佳政策依然是与美国和平相处,相互学习借鉴,恐怕中国从美国学习的地方还要更多些。 现在中国媒体包括一些学者几乎一边倒地说美国衰落,中国已经是世界舞台中心,无异于自找麻烦,自己主动树敌,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和言论。 我们再看看美国,美国其实在19世纪后期已经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第一制造科技工业大国,但美国真正引领世界是二战之后国际秩序的建立,也就是说,从美国经济总量成为世界第一到她引领和主导世界,等了半个多世纪,当然还有两次世界大战给美国提供的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美国的精英们是有战略思维的。 美国赢得两次世界大战,赢得和苏联的冷战,不是靠高大上的语言来吹牛,而是靠真正的科技军事经济实力,背后则是她的制度,尤其是宪法法治的巨大优势。 美国文化教育价值观的优势更不是吹牛吹出来的。今天很多或大部分中国精英仍然忙于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国读书,这不就说明一切问题了吗? 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期待我们的国家和中华文化在全世界大放光彩,期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很自然的情感,然而,平心而论,我们今天在许多方面和美国的差距绝不像一些不负责任的所谓学者和媒体吹嘘的那样,已经没有差距甚至超过美国了。 离开北上广几个特大城市,到广阔农村看看吧,离开北京市中心,去六环外看看吧,去看看那些一天工作10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的打工崽打工妹吧,去看看进城务工人员不能上学就医的孩子们吧,去看看许多农村家徒四壁的贫穷状况吧。再看看我们的教育和医疗状况吧。 我们的根本问题不是中美关系,我们的根本目标也不是取代美国引领世界,更不是和美国叫板颠覆美国,我们的根本目标是让十几亿中国人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因此,真诚奉劝我们的那些学者,媒体,官员理性理性再理性,客观客观再客观。不要逞一时意气,给国家添乱,给民族添乱,给子孙后代添乱!

更多

纽约时报调查曝光海航集团崛起的幕后人士

当一位前微软高管决定出售他在华盛顿州的八处高尔夫球场时,一家中国小公司悄然与他开始了谈判。 这家名叫西海岸高尔夫(West Coast Golf)的公司表示,它代表一些富有的中国投资者进行运作,其中包括一家香港公司。后来谈判停滞了。 一年后,中国大型集团公司海航集团突然冒了出来,同意支付1.37亿美元(约合8.7亿人民币,从这位前科技高管的公司奥基高尔夫(Oki Golf)手中购买这些物业。 这两家中国公司有着重要的联系:西海岸高尔夫公司的负责人王伟是任海航联合董事长多年的王健的弟弟。 海航从一家小型地区航空公司转型为庞大的全球性企业集团,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希尔顿酒店(Hilton Hotels)和瑞士国际空港(Swissport)拥有近1000亿美元的收入和股份,这个过程一直以王伟的活动为中心。 根据《纽约时报》查看的年报、法庭文件和公司文件,近25年来,王伟一直是海航内部一股鲜为人知的势力,负责在幕后策划投资、建立供应链和转移资产。王伟建立了一个平台,帮助公司内部人士以及他们的家属将海航收购下来,把国有企业的控制权转移到私人手中,这是他最重要的举措之一。 近年来,海航仿佛横空出世,一举成为世界上最活跃的交易商之一,它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房地产、金融和物流公司。美国、欧洲和其他地区的投资者与监管机构一直在试图了解这家全球巨头的目标、运营方式和财务状况,以及王伟等参与塑造该公司的操盘手们。 随着中国当局迫使该国最积极的收购者们削减债务,这些问题变得更加紧迫。中国政府上个月采取了重大举措,控制了安邦保险集团,该集团拥有纽约市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Hotel),在全球其他地方亦拥有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物业。 在当前的环境下,已累计了约900亿美元债务的海航正在调转方向并出售资产。该公司的其他未决交易仍处于停滞状态。 要了解海航是很困难的。这家企业集团控制着遍布全球的庞大网络,由众多公有和私营公司、子公司和附属公司构成。其中很多都与该公司高管的朋友和家人有业务联系。 时报的调查发现,这些私人关系极少甚至可能根本不会披露给公司附属机构的股票投资者和债券投资者。通常情况下,投资者希望了解这类可能制造利益冲突的交易。 王伟是否曾被海航或其前身海南航空正式聘用过,目前还不清楚。回顾1990年代中期的数百份公司备案文件,只有少数几份提及他的名字,并没有表明他是某位海航最高管理者的弟弟。在某些情况下,交易是由王伟的私人投资公司或其他亲属的投资公司在幕后操作,比如同奥基高尔夫那笔生意的早期谈判。 “这些交易经过仔细审查,确保它们在各方面都对海航有益,”海航律师托马斯·A·克莱尔(Thomas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