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顶回中国影响力趋势正形成 一切才刚刚开始

美中关系急转而下,在美国试图全面反制中国日渐增长的影响力的同时,分析人士指出,一个全球 “顶回”中国影响的趋势正在形成,而且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美国多方反制中国影响力 面对中国日渐增长的影响力,特朗普政府不仅推出了“全政府对华战略”,另外,美国还试图与其他国家一起建立“统一战线”,从情报分享到经济“封堵”甚至扩大外国援助,来阻止中国谋求全球经济和政治主导地位。 最近有报道说,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情报机构组成“五眼联盟”正在加强与德国和日本的合作,交换有关中国在全球扩张的情报。 在经济上,在美加墨三国签署的新协议中,美国也加入了“封堵”中国贸易的战略考量。这项新协议中阻止签约国与非市场经济体达成贸易协议的“毒丸”条款据称就是用来孤立中国的。而且,这个条款有可能在未来美国与日本和欧盟等其他国家达成的贸易协定中被复制。 另外,美国也开始大规模扩大对外援助,为非洲、亚洲和美洲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 “顶回”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趋势 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最近举行了中国军力和影响力的研讨会,美国国际战略咨询与商业发展公司克伦普顿集团(Crumpton Group)的中国主管、政治分析人士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在研讨会上说,不仅是美国,其实很多国家都已经对中国采取防范措施,以期“顶回”中国的影响。这差不多已经成为全球的一个趋势。 他说: “我这样说吧,在世界各国首都所进行的讨论,特别是在欧洲,更突出的是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跟我们的外国投资委员会一样,他们都在讨论如何制定法律来监管外国投资。澳大利亚制定了新法律来监管来自中国的投资,虽然他们不明确的说出来,但是是有关中国的。在很多发达国家,对中国掠夺性‘国家资本主义’的担心几乎很普遍。” 欧洲三大经济体加强了对中国的防范 根据最新资料,2018年上半年,中国对欧洲的投资是对美国同期投资的9倍,但是,欧洲国家,特别是欧洲的三大经济体德国、法国和英国都在采取措施限制中国的投资。 今年夏天,德国政府阻止一家中国公司对德国西北部艾伦镇的机床制造企业–莱菲尔德金属旋压机制造公司(Leifeld Metal Spinning)发起的收购, 理由是交易可能会“危及德国的公共秩序与安全”。

更多

打击中国货进口 美国宣布退出万国邮政联盟

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之际,美国特朗普再出招打击中国货进口。白宫周三表示,已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Universal Post Union,UPU)的程序。外界分析,美国此举旨在打击中国产品利用UPU提供的低廉邮费倾销全球的”不公平贸易”。 白宫宣布,国务院将知会UPU美国退出的意愿,表示美国愿意明年就《万国邮政公约》重新谈判,若无协议就正式退出UPU。 UPU是联合国属下机构,负责协调《万国邮政公约》缔约国之间的邮务政策,其中之一是划一国际邮费率。这政策令发展中国家邮寄到发达国家的邮费,较发达国家本地邮费便宜。近年网购盛行,美国人利用这个制度从中国等邮费较便宜的外国地区网购,以节省运费。 特朗普指《万国邮政公约》令北京寄件到纽约的邮费,比三藩市寄件往美国东岸的平,中国制造商尤其受惠,指公约损美而益中国及其他国家。 美国一名官员指,UPU订立的制度,令中国寄美小型邮件的邮费比美国国内邮费,有40%至70%折扣率。 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指公约过时,令冒牌货及危险药物得以大量从中国涌入。 新闻来源: 美联社/路透社

更多

华人按摩女之死(中):“我怎么这么不走运呀”

  一名男子一天晚上在街上注意到了她,他刚光顾过40路上一家有名的饭菜便宜量又足的饭馆。她漂亮,比街头别的女人年轻而且英语说得熟练,所以他掏钱买了一次服务。她说她的名字叫西西。   他叫保罗·海耶斯(Paul Hayes)。单身,四十出头,住在皇后区,他摆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架势,但她还是让他着了魔。他们慢慢成了情侣,后来又回做朋友,并隐约打算着哪天重温鸳鸯梦。可是她和丈夫就住在一个街区之外。事情有点难办。   她很有幽默感,有事常常征求他的意见——虽然他建议加强那幢楼的安全措施时她没理会。她也向他吐露过自己工作当中的危险和变化无常。   “她真的厌恶干这个,”海耶斯说。   即便如此,宋扬还是成了40路这个圈子不大的世界里一个凶猛的竞争者。靠咖啡和红牛支撑,她几乎一刻不停地苦干,就像是面临某种自设的时间期限。有人说她是想攒钱开自己的越南餐馆,或是给年迈的父母在纽约买个房子,或者想赚够了就不干了。   她的争强好胜和无穷干劲惹恼了一些其他的女人,发生过争吵、推搡和偶尔的撕扯头发。一名同行回忆说,要是有男人挑了别的按摩女,宋扬会嘲笑他喜欢老女人。   但另一个女人记忆里的宋扬更温柔、也更慷慨。她说,她刚到40路的时候,宋扬非要送她几条御寒的裤子。   宋扬的地盘是40路135-32号楼四层的一套公寓,就在另一家按摩店楼上。房间正对着锅炉房和一扇临时门,那门是为了防止流浪者在楼顶上过夜的,也是为了保护年老的清洁工在楼顶种的辣椒的。   与40路上的大多事物一样,她的租房安排错综复杂。  

更多

中美贸易战升温 仅3%美商考虑离开中国

随着中美贸易战不断升高,上海美国商会会长季瑞达(Kenneth Jarrett)指出,最近对在中国美资企业进行的调查显示,有超过七成受访企业表示受到影响,近半数受访者更称影响“强烈”,但仅3%的美商因此考虑离开中国。 上海美国商会拥有3,000多名会员、1,500多家企业成员,上海第一财经16日刊登季瑞达的专访。 季瑞达表示,美国第一波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对美商的影响比较有限。但9月24日起,美国再对约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税率为10%,上海美国商会的调查结果就显示,有超过40%的受访者表示,将会对在中国的美国企业产生“强烈”的负面影响。 季瑞达说,如果涵盖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表示会受影响的比率为74%。其中,主要涉及制造业类企业,服务行业类企业则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在被问到,一旦明年美国将2,000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由目前的10%提高到25%,在中国的美资企业要如何因应时,季瑞达说,根据商会成员回馈的结果显示,只有3%的人会因此考虑离开中国,“所以这是非常小的一部分” 他指出,如果企业成本变高,其中一个成本就得转嫁给客户,还有一些需要自己吸收。 针对美国商会将如何协助会员因应中美贸易战的冲击,季瑞达称,首先,会帮助他们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政策基本讯息和政策宣导的方向。 季瑞达表示,9月底,上海美国商会一行15人的代表团就在华盛顿待了整整一周时间,开启了“叩门之旅”,将上述调查结果以及在中国美资企业目前经历的事情传达给川普政府和国会,并表达上海美国商会期望美国政府应该做些什么。 季瑞达1974年来到香港,1979年到中国,并曾于2005年至2008年担任美国驻上海总领事。他表示,断断续续在中国待了40多年,亲眼见证了中国几十年来的发展。 季瑞达认为,上海的投资环境依然具有吸引力,包括:拥有地理位置、可观人口规模、良好教育环境等先天优势。此外,上海市政府非常熟悉西方企业,加之上海对外交流历史十分悠久,外国人或外国企业在这种环境下都很适应。而上海市政府的办事效率也很高,例如许可证的批准可能就比其他地方更快。 在季瑞达看来,上海对美国企业而言,至少在金融、制药、医疗设备和医疗保健服务、医院和养老院,以及汽车产业等领域仍拥有不少机遇。 新闻来源: 联合报

更多

大麻合法化:可这几个问题还没答案

加拿大广播公司英语电视台举办的有联邦政府负责边境安全和减少帮派犯罪问题的部长Bill Blair参加的公民大厅提问会显示,在10月17日大麻合法化之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加拿大人对有关大麻的一些重要问题仍然没有找到答案。   雇员权益问题   多伦多公交局的Elaine Farrell女士多年来一直在争取用大麻油代替鸦片类止痛剂来治疗长期性身体疼痛问题的权益;好容易等到大麻合法化,但多伦多公交局却宣布了雇员工作前不得吸食大麻的规定。   联邦政府负责大麻合法化问题的部长Bill Blair指出,大麻合法化虽然是全国性的法律,但具体到事关公共安全的政府单位和公司企业,雇主要在保证公共安全的前提下制定对雇员吸食大麻的具体规定。   为加拿大大麻公司Canopy Growth Corp工作的律师Kirk Tousaw指出,雇主判断雇员是否在工作前吸食大麻靠的是毒品测试设备,但目前的测试仪器无法显示被测试者是在什么时候吸食的大麻和吸食了多少大麻。换句话说,要作出准确的判断很难。   除了公共交通系统的雇员之外,加拿大的警察、军人和民航公司的空勤人员也都受到严格的限制,在执行勤务之前多少小时或多少天不得吸食大麻。   大麻与驾车安全问题  

更多

“川普已经改变了 ,完全是因为中国”

《纽约时报》报导说,川普在竞选总统一开始就先拿美国的援外政策开刀,上任以后也陆续削减了30亿美元的海外援助项目,取消资助海外私人企业投资贷款,同时准备把国务院每年拨款227亿美元进行对外援助的国际开发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裁撤掉。 报导说,川普的政策逆转不是对外援政策观念改变,而是要对抗北京在全球的经济、技术与政治攻势。中国花了将近5年的时间,为亚洲、东欧和非洲的大型项目提供融资,获得了全球性的影响力。 现在,川普想要”以火攻火”。 美国佛罗里达州共和党议员约霍(Ted   Yoho)表示,”我改变了想法,我认为川普也已经改变,这完全是因为中国。”约霍向眾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事务小组的同党议员推销这份计划,并获得支持。他说,”我过去向来不支持外援,但如果重新制订外援的方针,你说是为了人道主义,很好!我认为是为了国家安全,一样很好!” 报导指出,这项努力是川普政府全面反击中国经济与政治攻势的一部分。美国已经对 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徵收关税,上周川普政府更制订一份计划,掐紧在美国的外国企业,防止中国藉此获得美国的技术与商业机密。 援外计划其实从欧巴马政府时期就开始推动,只是现在被挂上”对抗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牌子,中国的”一带一路”预备向100多个国家提供高达1兆美元的基础建设投资基金。其中最大的目标是巴基斯坦和奈及利亚等国家,目标除了扩大北京的地缘政治影响力,也能获得矿产与石油等自然资源。北京也在小国身上花费数十亿美元,这些经费不会转变成金钱或政治利益。上个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将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做为信贷额度、援助和投资。 报导说,这些投资让部份人担忧,小而贫穷的国家如吉布地和斯里兰卡,可能会因为还不起贷款而只好将国内资产拱手让给北京。不过,有些付不出贷款的国家,并没有落入北京的财务陷阱,而是转化成中国对这些国家实质的影响力。 报导指出,华盛顿新的做法没有北京那么雄心勃勃,但至少可以参与竞争。新的600亿美元计划有明显的两党合作色彩,会取代过去一些援外机构的工作。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民主党参议员库恩斯(Chris   Coons)说,”自2015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很难相信竟然也完成了。这与欧巴马政府提出的建议相同,现在只是重新将重点放在中国。”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科克尔(Bob Corker)参议员强调,”这代表着一场战略转变,川普似乎了解到,单靠军事力量是无法与中国竞争的。””我们现在的外交政策主要是制衡中国,特别是当他们来势汹汹的时候。” 报导说,这笔基金如何运作仍然是重大问题,而更大的问题是:它是否真能减少中国不断扩增的全球影响力?研究中国与印度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更多

美国人对其爱恨交加 特朗普连任机会日显增大

美国独立民调机构SSRS在10月初所进行的民调显示,越来越多美国人看好总统特朗普会在2020年竞选连任时获胜。特朗普执政打破历史惯例用其独特的风格引发美国选民争论,被指爱恨交加。就目前总统选举预测,特朗普获得的意向支持超过其他政治家。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委托独立民调机构SSRS所进行的一项民调表明,越来越多美国人认为,总统特朗普可能在2020年竞选连任时获胜,而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则被视为最可能代表民主党角逐下届总统大选的人选。 据DJY引述这项在10月初所进行的民调结果,有46%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会连任成功,另有47%的人认为他会连任失败。相较之下,在3月所进行的另一次民调中,40%的受访者认为川普会连任成功,54%的人认为他会连任失败。 报道说这显示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的看好度不断攀升。其中,男性增加8个百分点;中间选民从39%增至现在的47%;而热衷于中期选举的选民,其对特朗普的看好度则从37%增至现在的46%。 与前两届总统相比:在2010年3月所进行的民调显示,有44%的受访者认为奥巴马会连任成功,另有54%的人认为他会连任失败;而在1995年1月所进行的民调则显示,24%的受访者认为克林顿会连任成功,而65%的人认为他会连任失败。 本次民调数字显示,对特朗普的民意表态数字超过前任总统。 在本次民调中,有74%的共和党人和偏向共和党的中间选民表示,特朗普应该会在2020年被共和党提名,仅21%的人持相反意见。 至于在民主党方面,拜登以33%的看好度位居榜首,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以13%排名第二,而加州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则以9%排名第三。 此外,近期才注册成为民主党人的前纽约市长彭博(Michael Bloomberg),则拿下4%的看好度。 报道介绍说,本次民调系于10月4日至7日之间,针对全美随机取样的1,009名成年人进行调查,受访者透过市内电话或手机即时回复访问者的问题。 新闻来源:RFI

更多

自由贸易 中国到底支不支持?

在科隆经济研究所(IW)的学者鲁舍(Christian Rusche)看来,虽然外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但是如今的中国政府依然是全球自由贸易的支持者,因为”这显然有利于中国经济”。不过,鲁舍也对德国之声表示,北京方面在推行自由贸易时,同时也在搞一些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他们不想一下子让贸易完全自由。就像19世纪的德国一样,先将本国的产业保护起来,让其发展出足够的竞争力之后再逐步开放市场。”这位多年研究对华贸易问题的德国经济专家认为,中国政府对于发展本国产业、开放市场有着明确的先后之分。”我相信,要是中国经济取得足够的进展、其产业竞争力达到足够的高度,中国政府会逐步放开各领域的市场。也许,国际压力也会发挥一定的作用。” 就在上周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上,中国的外贸政策引起了许多重量级人物的讨论。曾任国际金融协会(IIF)主席的美国银行家达拉雷(Charles Dallara)在会上说:”西方现在广泛认为,中国从某种程度上获益于现有的国际贸易体系。这让我想起了80年代西方对待日本的姿态。”值得一提的是,时任美国财政部高官的达拉雷,是《广场协议》的重要推动者。该协议迫使日元迅猛升值,深刻地影响了日本经济此后几十年的走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委婉地表示,既有国际贸易规则需要针对中国进行一些改变。她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中国,但是其言论和特朗普的诉求颇有几分相似:”这意味着要考虑到政府补贴对市场的扭曲效应,还要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并采取措施确保有效的竞争,从而避免市场支配地位被滥用。” 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专员莫斯科维奇(Pierre Moscovici)也在年会上强调,世界各国都必须要着手应对中国的过剩产能(输出)之问题。而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则对美国的盟友喊话:”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初看起来很像是保护主义,但是现在各盟友都已经明白,特朗普其实想要的是’更为自由、公正、对等的贸易’。”姆努钦还强调,美国在对华贸易问题上拉拢盟国,并不是要向中国施压,而是”几个理念相近的人都在对华议题上有着非常相似的关注点。” 德国经济学家鲁舍认为,中国的形象从”自由贸易捍卫者”迅速转变为”自由贸易单方受益者”,其中的两个重要因素就是”中国制造2025规划”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北京方面力推的这两大政策,在国内导致了巨大的产能过剩,在国外则导致技术转移,大量的政府补贴还扭曲了市场关系。 鲁舍还指出,虽然全球化能够总体上提升各国的经济,但是各方的获益程度必然存在不平均的问题。”相对而言,中国的大多数人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他们有了更多的就业岗位、更富足的生活,而美国’锈带’地区的产业,则是典型的全球化失意者。许多工厂要么倒闭,要么将生产线全面转移到中国。但是,并不是说这些美国工人就是纯粹的输家,中国制造降低了消费价格,多少补偿了这些美国工人的损失。” 新闻来源:德国之声

更多

美总统言辞激烈怼女主播:我是总统 但你不是

周日(14日)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主播莱斯利·斯塔尔直播采访时,上演了一场激烈的“唇枪舌战”,在被追问不喜欢的问题时,特朗普对采访他的女主播爆出惊人言论:“我是总统,但你不是”。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在采访中,特朗普渴望大讲他喜欢的话题,例如主流媒体的不诚实等问题,然而主播斯塔尔却时不时地打断特朗普的话,并要求特朗普用“是”或“否”来回答一些有关移民家庭“骨肉分离”、内阁改组可能性的问题。 此前,特朗普一再否认下令撤换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的传言;民主党也曾经警告特朗普,如果解雇特别检察官穆勒,将会触及弹劾红线。然而在这次直播采访中,主播斯塔尔则更进一步,要求特朗普发誓不会下令停止对“通俄门”的调查。 面对主播的“逼迫”,特朗普回应称他不会就任何事情发誓,他“不打算这样做”,然而斯塔尔一再要求特朗普给出一个确定的答复,特朗普则直言“我不想发誓,我为什么要向你发誓?我没有必要向你发誓”。 特朗普之后指责斯塔尔采访的方式,两个人的交流变得非常激烈。特朗普称斯塔尔只是想让他看起来有罪,并在他指出政府只是在延续奥巴马时代的移民政策时打断他。主持人虽然不同意这一点,但还是做出让步,说自己不想“卷入一场打架”。特朗普则回应道:“莱斯利,这没关系;同时,我是总统,但你不是”。 特朗普这句话在推特上“炸开了锅”。有美国网友表示“惊掉下巴”,还有网友评论道,“什么样的总统会这样说话?”“这是小孩子才会说的话”。   新闻来源: 海外网

更多

库德洛:历史学家将回答美中是否或已迈向新冷战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星期天表示对美中关系现状感到悲观,但没有直接回答两国是否或已经进入新冷战。 库德洛和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星期天分别接受了《福克斯星期天新闻》主播华莱士的专访。根据福克斯新闻在节目播出之前透露出的采访片段,华莱士问库德洛说, 鉴于美中两国在贸易、军事、和政治领域的一系列冲突,两国关系是否已经进入了所谓的新冷战时期。库德洛回答说,他把这个问题留给历史学家,但是在经济层面,美方对中国开出的条件相当不满意,美国不能容忍中国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强迫美国公司转让技术。他说,就在最近中国还公布新的规定,允许中国执法人员可以进入美国驻中国公司的网络窃取技术。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上星期三在国会作证时也表示,中国是美国在许多领域面临的范围最广、最复杂和最长期的情报威胁。 在库德洛之后,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也接受了华莱士的专访。崔天凯否认中国政府允许或参与了 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称这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 针对人们广泛预期的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即将在下个月20集团峰会上的首脑会晤,库德洛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仅表示两人有可能见面。 此外,崔天凯表示,白宫的决策过程令北京感到困惑。他说:“ 坦率地说,我跟其他国家的驻美大使也谈过,他们不知道谁是最后的决策者。当然,总统最后排版,但是什么人扮演什么角色?有时候可能会非常令人困惑。” 新闻来源:美国之音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