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 新冠疫情损失数额巨大 有很多方式让中国承担责任

VOA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说,美国对中国处理新冠病毒疫情不满,正在进行“认真”调查。他说,有“很多方式”让中国政府为疫情给美国和全世界造成的巨额损失承担责任。 星期一(4月27日),特朗普总统在白宫玫瑰园举行的有关新冠病毒疫情的记者会上被问到如何让中国承担责任的问题。他回答说:“有很多方式让他们承担责任。你们可能知道,我们正在进行非常认真的调查。我们对中国很不满。我们对整个局势很不满,因为我们相信这本可以在源头被止住,本可以很快被止住,这样就不会散播到全世界。我们相信事情应该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会让你们在适当的时间知道。不过我们现在正在进行认真的调查。 ” 美国政府批评中国政府隐瞒新冠病毒疫情并打压吹哨医生导致全球大流行病的发生。以共和党人为主的一些国会议员正在推动法案,追究中国共产党政府的责任并且有可能要求中国赔偿损失。一些欧洲国家也出现了向中国追责和索赔的呼声。 德国《图片报》最近要求中国为新冠病毒给德国造成的损失赔偿1490亿欧元。星期一,在白宫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到德国的这份“账单”并问美国政府是不是也会向中国送出账单。 特朗普总统回答说,“我们可以做得比那容易得多。我们有比那要容易得多的做法。但是德国在查,我们在查,我们说的钱数比德国说的要多得多。我们还没有敲定最后数额。如果你看看全世界,这是非常大的数额,我的意思是说,这是世界范围的损失。这是对美国造成的损失,但也是对世界造成的损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星期一在北京的例行记者会上反指美国政府可能“隐瞒了什么”并且“急着向其它国家和国际组织‘甩锅’”。耿爽还否认国际公认的疫情源头在中国的结论。他拒绝支持国际社会对新冠病毒展开独立调查。耿爽指责“一些人鼓噪所谓‘调查’”,进行“政治操弄”。

更多

一篇文让你看懂所有新冠相关专业术语

传染数 R和R0   传染数指的是一种疾病在人群中的平均传染程度。如果病毒传染数大于1,则每个感染者会将疾病至少传播给另外一个人。如果传染数为3,可以平均传染三人。如果传染数小于1,则被感染的人数会越来越少,感染者总数便随之下降。   患病率   患病率指的是在特定时间内总人口中某种疾病患病病例所占的比例。患病率是流行病学中的一个术语。   发病率   发病率表示在一定期间内,一定人群中某种疾病的新病例出现的频率,因此也被称为新感染率。   病毒性   毒力是指病原体的危害性和攻击性以及导致的疾病严重程度。如果病原体很容易附着在细胞上,它就会迅速繁殖并破坏很多组织,具有非常强的毒性。   分诊   在疾病感染案例出乎意料的大量增加,而医务人员和医疗设备短缺的情况下,将会采取对患者分诊救治的办法。医务人员必须决定哪些患者将获得相应的医治而哪些无法得到。这是关系重症患者生死的决定。

更多

中国官方承认的“新冠疫情上报第一人”:不更早通报是为谨慎

曾在今年2月被中国湖北省官方给予“疫情上报第一人”记大功奖励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在接受官媒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采访时表示,未能更早通报疫情是因为当时结论仍未出来,因此要保持科学的谨慎态度。 去年12月26日,张继先在为病人诊治过程中发现,病人呈现出与其他病毒性肺炎完全不同的改变,12月27日,她把出现新型肺炎的情况向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作了上报,此后医院把情况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时隔3个多月,张继先在节目中打开档案柜,向CGTN女主播刘欣展示了多部门专家对这些不明病例的初次诊断意见,重现首次拉响警报的关键时刻。在张继先展示的一份会诊记录中,患者入院时间是2019年12月27日,会诊时间是12月29日。会诊主持人是张继先和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夏文广院长,参加的有10个部门的人。 这一会诊记录在“病情简介”一栏中写着,“发热10天伴加重3天入院,双肺有呼吸粗,左下肺有湿罗音,双下肢不肿。入院后给予抗感染(抗病毒、抗细菌)对症治疗。肺部CT显示双肺多发感染性病变,有毛玻璃影。甲流乙流抗体阴性,呼吸道五项病原学检查也是阴性……”张继先介绍指,当时这是第4个病例,为华南海鲜市场卖冻品的商户。他是最严重的一个,也最具有代表性。其他6人亦有类似症状,所以大家一起讨论。这份会诊记录后的总结写道,“继续积极治疗,对症处理;建议在报区疾控部门基础上,继续报武汉市、湖北省疾控部门,组织专家会诊。因7名患者均为近两日入院,此患者最重,有代表性,且群集性发病,其中5名患者症状较重,可能危及生命,建议上级医院或专科医院诊治,进一步明确感染源,针对性治疗。” 据香港01报道,张继先介绍称,12月27日中午上报区疾控中心后,对方的反应“还是挺迅速的”,当天下午就来做流行病学调查,同时也采集了病人的血液和咽拭子;29日会诊上报后,区疾控又来了,同样采集病人的血液并问病史。她说,“我觉得他们反应还是挺及时的。”回看疫情,张继先表示,“当初我是觉得它可能是个传染病,但是真的没有想到像现在这样,传染性这么强,流行范围这么广,病情这么严重。” 面对刘欣提问,“很多人有这样的想法,既然专家已经说有可能人传人,是不是应该更早地告诉大众呢?”张继先回答称,所有疾病的认识都有一个过程。在事情没完全弄清楚的时候,不能够说得太多“如果我是做科学家研究的,结论出来之前我怎么跟大众说?这个东西应该有科学谨慎的态度。” 武汉市卫健康委12月31日发布通报,并指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多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的肺炎病例,经专家会诊系病毒性肺炎,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当天上午,网传收治患者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原二院)后湖院区医务处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辟谣称,目前并无疑似非典(SARS)或确诊的患者。武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随后在1月1日发布消息。消息指,“近期,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了多例肺炎病例,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有关肺炎病例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来源;RFI

更多

新冠病毒人工合成? 法国诺贝尔奖得主卷入风暴

法国病毒学家蒙塔尼耶,艾滋病毒的发现者之一,因此于2008年与同行一道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17日,他对法国一家电视台Cnews表示,目前肆虐的新冠病毒乃人工合成,他的说法概括如下: 我们的结论这一病毒是人工操纵的。至少部分如此,基础病毒主要取自蝙蝠,但是在这一病毒里加入了艾滋病毒的基因片段。因此,这不是自然病毒,这是一个生物分子专家的行为,出于什么目的,我不知道,但我的一个设想是,他们想以此制造对抗艾滋病毒的疫苗。 不过,这位教授的说法远远不能说服他的同行。有些直指蒙塔尼耶教授跟着印度德里理工学院一些研究人员 备受非议的路子走。一月30日,一篇来自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研究团队在一家非正式科学刊物刊出的论文称:新冠病毒序列中有4条来自艾滋病毒的序列,是人工插入的。这一说法立即遭到同行否定。但是这一论文在作者本人撤销之前立即被阴谋论网站攫取,随后在网络得到极大传播。 科学家对新冠病毒被指是操纵基因合成的结果毫无共识。的确存在着人工合成病毒,但都是已经存在的病毒的合成,因此很容易被微生物学家辨识,但是,新冠病毒没有任何人工合成病毒的特征,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基因痕迹。 法国巴斯德学院教授西蒙-罗里赫(Etienne Simon-Loriere)对世界报表示:这种病毒与自然病毒极为相似,很难怀疑是人工合成的。“如果要制造一个同样大的病毒,必须要有全球只有十几家病毒实验室才具备的技术才行,但更不可能的是科学家能够制造一个病毒能与人类受体ACE2结合。截至目前并不存在这样的机制。” 大部分科学家同意新冠病毒源于动物—蝙蝠或者穿山甲,蝙蝠更可能是原始宿主,新冠病毒是从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变异而来。 另一位巴斯德学院教授Simon Wain Hobson 驳斥蒙塔尼耶教授的说法毫无科学根据,他解释,新冠病毒的基因组里有许多种碱基(base)组成,其中有许多的U和A组碱基,而艾滋病基因组中也有许多A组碱基,而蒙塔尼耶就认为这两种病毒有相近之处,其实他如果使用同样的研究方式,还可能会发现别的病毒的基因片段 。Simon Wain Hobson 批评“这是初学者的错误。” 这不是蒙塔尼耶这位声望卓著的教授第一次遭遇同行否定,他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是奖赏他与同事们在1980年代的研究,但是在2010年年代,他提出了一些离经叛道的学说,在科学家遭遇许多反对,今天蒙塔尼耶几乎与科学界处于决裂状态。 巴黎大学科学史学家Alexandre Moatti表示:“我们可以开出一长串获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的‘失足者’名单,他们或者掉进了意识形态的陷阱,比如变成纳粹的诺贝尔物理奖得主Lenard Stark,或者陷入伪科学泥坑,比如2007年Wstson 散步的种族主义言论,比如蒙塔尼耶的一些表述等等”。他认为,“科学精神在于努力鉴别各种数据,有时互相矛盾的数据,尤其面对新冠病毒,从事实出发去谨慎地推理。而另类科学家则把所有的主题都拿来为自己的预言服务,最后不小心落入泥坑在所难免。” 新冠病毒的遗传密码今天已经公诸于世,人工合成的指涉基本上已被排除,但是还有众多的阴影地带存在,目前主要有两种假设:一个是传染病学家提出的,新冠病毒的传染是自然发生的,是通过武汉野生动物市场的动物,可能是穿山甲扮演了中间宿主的角色,完成了人传人的过程;另外一个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对蝙蝠冠状病毒有特别研究的P4实验室出了事故,病毒泄露,或者是实验室人员遭遇感染后在外面感染了别人,或者是安全措施发生了问题,美国当局4月16日表示要对此予以彻查。

更多

新冠病毒导致巨大损失 美国会推法案要中国赔偿

美国国会正式启动新冠病毒调查机制,白宫宣布暂停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资之后,参众两院这个星期再度加码,分别先后推出法案,允许美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提出诉讼,针对他们在新冠疫情中的损失进行求偿。与此同时,多位国会议员致函白宫,呼吁美国与国际盟友合作,针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展开联合调查。 美国国会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与同党籍众议员莱特(Rep. Ron Wright, R-TX)星期五(4月17日)推出法案,允许美国公民和地方政府起诉中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为美国人民所经历的伤害承担责任。 “我的法案将会剥夺中国和任何其他故意误导世界卫生组织的国家的主权豁免权,并允许美国人在法庭上起诉中国政府,因为中国向世界歪曲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性和性质,导致他们遭受了损害,”史密斯议员在声明中说。 “许多美国人(因为疫情)过早死亡,一些人将遭受永久性伤害,还有一些人将因为中国政府的谎言而让他们的企业蒙受损失。我的法案让美国人有机会追讨他们因为中国失去的一些东西。” 史密斯议员是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资深成员,长期为中国人权发声,也时常在中国议题上持强硬立场。史密斯还在声明中呼吁国会成员能尽快通过这项法案。 参院推出法案 允许美国人起诉中国政府 本星期早些时候,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也在参议院推出类似法案。霍利的法案将剥夺中国的主权免责权,允许美国人民为追究中共鲁莽行为提出私人诉权,例如压制举报人和隐瞒有关新冠病毒的关键信息。 霍利参议员所提出的“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义法”(Justice for Victims

更多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到底发生泄漏没有

4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彻查”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发生泄漏,从而引爆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法国诺贝尔医学家教授蒙塔尼耶4月17日有关武汉病毒乃人工合成,新冠疫情来自武汉P4实验室,再次把这座中国神秘的P4研究室推入国际视野。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安全问题 西方对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会不会发生病毒泄漏的担心存在已久。『自然』杂志2017年曾有提及。P4实验室是在法国帮助下建造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低级别的安全保护曾被数位前来访问的法国学者指出过。2019年9月,中国国家预防和控制病毒研究所吴桂珍Guizhen Wu关于中国实验室发展演变的一篇论文中指出,中国很快且很有效地提高了预防病毒水平,但遗憾的是缺少精准评测实验室可靠性的环节以及缺少相应的人才。 但是,这一问题日前被美国媒体再度提出的时候引发轰动,『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4月14日撰文指出,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从2018年1月开始,多次罕见派科学外交人员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美方人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诸多令人担心的问题,随后在传回华盛顿的两则外交电报中,不只对研究所的安全、管理弱点提出警告,更建议美国政府给予研究所更多关注与协助,主要原因是蝙蝠冠状病毒研究虽然重要,但同时充满危险性。其中一则于2018年1月19日发出的外交电报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科学人员曾提及,他们严重缺乏适当训练的技术及调查人员。电报同时指出,研究人员发现,不同类型的类SARS冠状病毒,能与人体第2型血管收缩素转化酶(ACE2)受体产生相互作用。电报强调,“这强烈意味着,来自蝙蝠体内的类SARS冠状病毒能传染给人类,造成类SARS疾病”。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研究冠状病毒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一个类SARS大流行疾病的发生,但2015年曾有科学家指出,研究计划主任石正丽团队是在冒不必要的风险。 罗金的文章指出,多位美国国安官员一直猜测,2019冠状病毒疾病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或是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场疫情就有可能源于一场武汉实验室意外的可能性。 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似乎排除了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病毒的可能性。但是该报道认为,流行全球的新冠病毒出自同一研究所,尽管这是一个自然病毒,而不是中国人制造的病毒,但是它是“万恶之源”,由于中国安全措施混乱,导致这一病毒泄漏。 新冠病毒是否人工合成? 武汉病毒研究石正丽团队提取的蝙蝠冠状病毒是否进行了人工合成,是否有制造生化武器的目的?武汉疫情中国官方公布后,第一时间,在中国网络上就有不少人把矛头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 如果说此前许多关于人工合成病毒的说法往往被不屑一顾的话,最新的说法却是出自法国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 之口。4月17日,他回答法国Cnews电视台采访时称新冠病毒是中国人通过艾滋病基因序列的小片段合成的人工病毒,他说:“这个病毒被人为地操纵了,取自蝙蝠的病毒中,被加入了几段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小片段。这不是自然病毒,而是专业工作的结果,是分子生物学家做出来的,是一个特别精细的工作,可以说,像钟表匠一样精细。”他解释:“ 病毒遗传物质是一个长条的核糖核酸ARN,在这个ARN长条上的某些地方,有人加进去一些艾滋病毒小序列片段。这些小片段虽然小,但很重要,它们有可能修改‘抗原位点’,也就是说,如果想制成一种疫苗,就完全可以通过另一种病毒的一段序列,来修改疫苗对接蛋白质。” 不过,蒙塔尼耶教授的这一观点引发科学界大哗。根据包括中国科学家在内的多项研究,新冠病毒并非人工病毒,一般认为,所有使用生物分子技术对病毒进行操纵最后都会留下痕迹,但是新冠病毒没有发现任何人工痕迹,因此,新冠病毒是自然病毒。 早年与蒙塔尼耶一同参与了艾滋病毒基因编译工作的巴黎巴士德学院教授Simon Wain Hobson 完全不认同新冠病毒是人造病毒的说法,他对本台表示:“他的论据主要是建立在他的同事、数学家Jean

更多

疫情争论中的民族主义:辛丑条约和庚子赔款

1970年代中美苏“大三角”关系的作俑者基辛格日前发表文章说,新冠疫情将一劳永逸地改变世界,国际关系格局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与此同时,面对外部指责,《辛丑条约》和“庚子赔款”成了中国舆论中的热词,中国面对的潜在危机被同一百多年前清帝国遇到最大的国际挑战和耻辱相提并论。 1900年庚子年中国发生了以“扶清灭洋”为口号的义和团事件,招致八国联军入侵,次年清朝政府被迫同列强签订了《辛丑条约》。条约中规定的巨额赔款被称为“庚子赔款”。清政府要支付4亿5千万两白银赔偿各国出兵的军费,各国侨民,商人的损失,外国教会和中国教民的损失。 在中国历史教科书中,《辛丑条约》标志着中国成为列强的半殖民地,是近代中国丧失主权最多的不平等条约。2020年又是庚子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引发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指责。许多讨论,无论持支持或是反对中国的立场,都用了“庚子赔款”是否会重现,八国联军会不会再来的字眼做标题吸引读者眼球。 索赔呼声和庚子赔款 3月份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美国的保守派律师及其游说组织(Freedom Watch)和得克萨斯州的一家公司(Buzz Photos)对中国政府发起诉讼,要求中国为新冠病毒造成的损失支付20万亿美元。他们指责新冠病毒是中国政府研发的“非法生化武器”。 美国之音上周(4月10日)又报道了数千美国人对中国发起集体诉讼的消息,这些人士要求中国赔偿新冠病毒疾病造成的损失。 美国一些法律专家也认为,美国和其他国家挑战中国要求索赔的法律难度很大。不过中国仍然面对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不断出现的政治指责。 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已经呼吁要求中国对全球疫情蔓延负责,要求中国向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作出赔偿。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都有议员提案呼吁对中国掩盖真相进行国际调查。 4月初美国情报官员就指责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掩盖了真相。彭博社报道,美国情报机关向白宫递交秘密报告指去年12月底武汉爆发新冠疫情时,中国当局掩盖了疫情真相。 周三(4月15日)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福克斯新闻频道上说,美国确定新冠病毒源自中国,“我们知道武汉有个病毒研究所…有很多事情有待查明。美国政府正在努力弄清真相。” 英国政府内阁大臣和议会议员4月初也开始陆续对所谓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掩盖真相发出指责,说中国误导疫情舆论,阻碍了遏制疫情的国际努力。4月6日英国保守派智库发表了 “新冠病毒赔偿:评估中国潜在的罪责和法律应对途径”的报告,建议首相约翰逊应该向中国索赔价值3510亿英镑的新冠病毒疫情赔偿。 英国军情6处前负责人索沃斯(John Sawers)日前表示,中国“在12月和1月份之间向西方隐瞒了真相”,并且认为中国应为“欺骗”行为负责。他接受BBC采访时说,因为北京不诚实,现在面对来自国际社会的愤怒,“在美国存在很深的愤怒,他们认为中国让他们遭受灾难,在病毒爆发初期中国没有应对,中国逃避了很多责任”。 澳大利亚前外长唐纳(Alexander Downer)最近也表示,在对华关系方面,西方国家需要协调一致。 百年耻辱和民族主义 周三(4月1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反驳了来自美国的“索赔”言论。他强调中国和其他国家都是疫情的受害者,各国患病的人都是受害者,呼吁国际合作共同抗疫,并说赔偿论是不负责的说法。

更多

武汉大幅上修新冠死亡数字,中国到底有多少感染者?

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4月17日大幅上调了该市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字,从原来的2579例,增至3869例,上修幅度高达50%,核增确诊病数为325例,累计50333例。但即便如此,这一数字仍被认为是严重少报,与美国学者和观察人士的保守估计相去甚远。在武汉上修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数字前,中国官方公布的累计确诊病例为8万3406,累计死亡病例为3346。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一名不具名的负责人对新华社表示,“疫情早期,由于收治能力不足、少数医疗机构未能及时与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对接,医院超负荷运转,医务人员忙于救治,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误报现象。”该指挥部发布的通知还提到,在疫情早期病人激增,医院收治能力不足,导致有些患者未能入院治疗,在家中病亡。 华尔街日报4月9日的一篇报道以两项研究为依据,称武汉在2月份的累计感染人数就已经超过12.5万。其中一项研究由香港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研究指出,中国当局先后六次更改新冠肺炎的诊断标准,包括2月4日突然放松诊断标准,导致确诊病例激增。当时,中共刚刚撤换了湖北省委书记。 另外一项研究由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林希虹与其他人合作进行。研究估计,截至2月18日,武汉的累计确诊病例为12万5959例。 “改变中国”网站(ChinaChange.org)主编曹雅学根据武汉一家殡仪馆的一纸通知和现有的公开数据进行推算,得出武汉整个疫情期间,即12月1日首个确诊病例出现至3月23日疫情得到控制、武汉七个殡仪馆重新对公众开放,武汉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规模在40万至60万之间,死亡人数在2万2000至3万之间。 曹雅学以1月23日武汉“封城”作为一个时间节点。“因为在1月23日至3月23日之间是没人能够领取骨灰的,”曹雅学对美国之音说,“武昌殡仪馆是武汉第二大殡仪馆,它正好有这样一个说明,说‘我们尽量每天发500(份骨灰),争取在清明节前发完。” 按武昌殡仪馆从3月23日至4月4日(清明节)12天时间、每天发放500份骨灰计算,该殡仪馆累计发放了约6000份骨灰,即1月23日至3月23日的60天期间内,共火化了约6000具遗体。考虑到武昌殡仪馆共有15座火化炉,即每个火化炉平均火化400具遗体。按此计算,武汉市的84座火化炉在这60天里共火化了33600具遗体。再减去武汉市的正常死亡人数,曹雅学得出1月23日至3月23日武汉市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约为22540人。 曹雅学表示,由于12月1日至1月22日这段时期缺乏有效参照数据,因此只能大概估计。“可能是几百到几千,我们不知道,”她说,“这样下来我就估了一下,应该是两万到三万之间。”如果按照财新网武汉新冠肺炎5%的死亡率来计算的话,武汉的实际感染人数大概在40万到60万人之间。 从今年3月份开始,多个国家的新冠确诊病例数量便相继超过了中国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数字,但西方国家政府和民间普遍对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持怀疑态度。 《经济学人》杂志(The Economist)网站4月7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对中国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进行分析,发现中国公布的确诊病例数字与政治事件存在一定联系。文章说,中国的病例数字有两大特点,一是起伏不定,二是疫情的发展往往与政府官员的重要决定有关。在中国九个疫情严重的省份中,发生过15次新发病例一天内跳升20%以上的情况,但随后又迅速恢复到之前的水平。在这15次疫情高峰时,有三分之二似乎是在省级官员被解职或其他重大政治事件发生后一天内发生的。 以本次中国疫情的重灾区湖北为例,2月9日湖北新增确诊病例增加了27%,但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新病例分别下降了20%和22%。随后在2月12日,新增病例猛增了742%,达到近14000例,但随后又大幅回落。中国官方的说法是政府修改了统计病例的标准,但仅一周后中国当局便推翻了修改后的统计方法。在2月12日湖北病例激增之际,正值中共撤换了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党委书记。 其他省份的新增确诊病例的激增似乎也与人事变动或政策公布相关联。1月27日,浙江省官员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详细介绍了335家诊疗机构和一家拥有1000张床位的医院的开设情况。第二天,浙江新增病例就增加了近两倍,达到123个,但随后几天便急剧下降。2月20日,山东省政府罢免了省司法厅厅长的职务。同一天,山东某监狱的新冠病例就从两例猛增到200,但第二天又立即恢复到新增两例。 《经济学人》的文章还发现,在2月3日那一天,中国所有疫情规模较大的省份都出现了新增病例的大幅增长,平均增幅为35%。这是整个疫情期间唯一一次出现发生了这种情况。两个星期后发现,原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月3日那天对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讲话,要求各地各部门在抗击疫情时要正视现有问题,及时发布权威信息。 美国情报界自2月初以来就一直警告白宫,称中国严重少报了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并且根据美国对新冠肺炎的预测模型得出结论,认为中国的统计数字不值得信任。彭博社(Bloomberg)4月初曾报道说,美国中情局(CIA)在提交给白宫的一份机密报告中说,中国隐瞒了新冠疫情的严重程度,少报了总病例数和死亡数字。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ors)根据从中国官媒披露的数据,用已知的新冠病毒最低感染率,通过人口流动最短的天数,“保守”推算出中国实际感染新冠病毒人数可能高达290万。如果的确如此,这意味中国虚报的病例数量比世界其他国家实报的病例数总和还多。 这一数字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从一组科学顾问那里得到的数字相符。英国《每日邮报》的报道说,约翰逊的科学顾问警告说,中国官方宣布的新冠病例数量可能被少报了15到40倍。

更多

随着疫情消退,民族主义和仇外情绪在中国蔓延

在中国生活了16年后,一位刚果商人以为他知道身为黑人意味着什么。他遭受过种族歧视,以及公寓楼拒绝租房给他的经历,但他也学会了中文,结交了当地的朋友。他热爱中国,把它称为自己的第二故乡。 但这位名叫菲利·姆万巴(Felly Mwamba)的商人没有预见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大流行,疫情期间,他发现自己被关在家里,被禁止离开,并被视为疾病的携带者,只是因为他是非洲人。 “他们对待黑人的方式,让人无法接受,”姆万巴在电话中说。“我们不是动物。” 中国已经控制住新冠病毒在国内的传播,随着这个病毒肆虐其他国家,中国的成功在国内激起一股融合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和仇外情绪的狂热,其咄咄逼人的程度是许多人数十年来未曾见过的。 中国北方的一家餐馆挂出了一条庆祝病毒在美国传播的横幅。在一幅广为流传的漫画中,外国人被分类扔进垃圾箱。在南方城市广州,包括姆万巴在内的非洲居民被强制隔离,他们被认为对中国的健康有害。 政府的宣传助长了这种民族主义一些更为丑陋的表现,它将中国应对新冠病毒的做法标榜为执政的共产党优越性的证明。来自国外的指责,包括要求中国为始于该国的大流行病支付赔偿的呼声,导致许多中国人处于戒备状态。 长期以来,激发民族自豪感一直是中共用以巩固权力的工具。从短期来看,因为中央政府想要平息人们对其早期试图淡化疫情的持续不满,民族主义可能对政府有利。 但如果放任不管,它可能会让中国在国际上更孤立,而中共现在正在试图利用新冠病毒大流行把自己标榜为全球领袖。在最近几天里,通常与中国友好的国家对中国的仇外情绪进行了谴责,工商界领袖也警告,在中国从事经营活动面临困难。 “民族主义带来的真正风险是让外国政府对来自中国的威胁有所认识,”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研究中国民族主义的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说。 中国的“我们要提防他们”心态的提升,也许在最近针对外国人的限制上表现得最为明显。虽然在疫情主要局限于国内时,中国政府谴责过针对海外亚洲人的种族主义袭击,但它现在把其他国家的人视为公共卫生风险。 上个月,中国几乎禁止了所有外国人入境,尽管中国曾批评过其他国家关闭边境的做法。官员们强调,中国现在的大多数新增感染病例都是输入性的,但一般不提输入者中许多是回国的中国公民。 对输入性感染的恐惧有时会爆发为仇外心理,或为仇外心理提供掩护。 在北京和上海,外国人被禁止进入一些商店和健身房,据说这是抗击病毒努力的一部分。北京中央商务区附近一家发廊的牌子上写道,“本店暂时不接受外国友人和体温37.3以上人员。” 发廊的一名员工说,她不觉得这是歧视。“毕竟有疫情,”她说。 中国一家科技刊物的美国编辑约翰·阿尔特曼(John Artman)说,他在北京的办公楼因疫情关闭,上个月重新开门。但他却被告知,外国人不许进这栋建筑。

更多

福克斯新闻称新冠病毒由武汉实验室泄露 特朗普总统说美国正在彻查

福克斯新闻根据“多位消息人士”的信息报道说,新冠病毒源自武汉一家实验室。特朗普总统说,美国政府正在进行彻查。 福克斯新闻星期三(4月15日)的报道说,病毒试验不是中国生物武器项目,而是中国的科研努力一部分,目的是要证明中国在识别和抗击病毒方面并不比美国差。报道说,这些消息人士听到过有关中国政府在早期采取的行动的简报并看到了相关材料。 报道说,这些材料详细说明了实验室医生的早期努力和早期的控制努力。消息人士对福克斯新闻说,中国政府曾说源头是华南海鲜市场,也就是西方所说的“湿货市场”,后来又宣传说病毒源头可能是美国和意大利,这都是为了转移视线。 福克斯新闻援引其中一名消息人士的话说,这可能是“历来代价最大的政府掩盖行动”。报道说,这些消息人士相信,病毒是由蝙蝠传给人的,“零号患者”在实验室工作,后来接触了武汉社会人群。 星期三,在白宫新冠病毒疫情记者会上,特朗普总统被福克斯新闻记者约翰·罗伯茨问到了这一消息。 罗伯茨说:“多位消息人士今天告诉福克斯新闻说,美国政府现在有高度信心认为,虽然冠状病毒是自然产生的病毒,但它来自武汉一家病毒实验室,因为其安全措施松懈。一名实习生被感染,后来又感染了她的男朋友,然后去了武汉的湿货市场,从那里开始扩散。这跟您从官员们那里听到的是不是相符?” 特朗普经常批驳他所说的“假新闻”引用不存在的消息人士,但是这一次他说,福克斯新闻说的这些“消息人士”是有的。 特朗普说:“我们听到越来越多这个故事……我们正在对所发生的这个可怕的局面进行一项非常彻底的调查。” 当被问到特朗普总统是否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谈过武汉病毒实验室的问题时,特朗普回答说:“我不想讨论我跟他说的有关实验室的事。我只是不想讨论,此刻不合适。”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随即在福克斯新闻节目上露面,也被问到武汉实验室的疑点问题。他说,“我们知道病毒源自中国武汉”,也知道病毒研究所离湿货市场不远。他说:“我们真的需要中国政府开诚布公”,帮助解释“这个病毒究竟是如何传播的”。 蓬佩奥说:“中国政府需要澄清。” 蓬佩奥国务卿星期三早些时候与主管外事的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通了电话。他对杨洁篪强调说,对抗2019新冠病毒疫情并防范未来的疫情爆发,需要全面透明和信息分享。 《华盛顿邮报》星期二刊登国际专栏作家乔希·罗金的文章说,疫情爆发两年前,美国使馆官员访问了好几次武汉病毒研究所,美国官员对该实验室缺乏安全保护措施深感担心,为此特地向华盛顿发了两次电文。这家实验室进行风险很大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 罗金写道,他看到的第一份电文还警告说,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的蝙蝠冠状病毒及其向人类传播的潜力构成萨斯式的新型大流行病风险。 文章说,电文引起美国政府内部有关病毒是否从实验室不小心泄露出来的讨论。 除了隶属中国科学院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外,引起注意的还有另一家实验室,也就是武汉疾控中心的实验室,这家实验室离华南海鲜市场近在咫尺。不过,这篇文章说,美国政府内部还没有得到结论性的证据。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上将星期二下午回答有关《华盛顿邮报》这篇报道的提问时说:“我们对此深感兴趣,大家对此不应吃惊。我们的情报人员进行了很多认真的查看。此刻我要说的只是,并无定论,虽然证据似乎倒向自然产生,但我们不能肯定。” 来源:VOA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