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伟裸官多年还想升 被职务安排诱回国

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上月29日回国后涉违法受查,北京消息人士表示,孟宏伟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是”裸官”(家人定居海外的官员),其部分受贿行为与其在的妻子亦有关联。不过,孟妻前日在法国否认丈夫受贿,称愿公开银行帐户。 妻同涉受贿 孟知情未阻 北京消息透露,孟妻格蕾丝(Grace Meng,音译)多年前已拥有外籍身分,这主要得益于分管出入境的孟宏伟协助。孟妻与孩子过去很长时间均在境外生活;虽然孟宏伟在2016年当选国际刑警组织主席,派驻法国里昂,但其家属并非以驻外公务人员家属身分同行。依中共对党政官员的规定,孟宏伟作为”裸官”,也为自己仕途埋下隐患。 消息称,孟宏伟涉嫌受贿长达十余年,其妻等家人亦是行贿目标,孟宏伟虽知情但未制止。孟宏伟依规已届退休之龄,为此他在中共十九大后曾为仕途奔波,这次他亦是被以职位安排及会议为由召回国内。 妻接恐吓来电 “对方称曾替孟工作” 格蕾丝9日深夜在里昂接受美联社访问时称,所谓收贿,只是想长时间关押孟宏伟而罗织的藉口,”身为他的妻子,我认为他做不到这种事”,还称愿公开银行帐户。 孟宏伟妻子又透露,在接到丈夫”刀”Emoji符号短讯后一周,曾在里昂家中接到恐吓电话,当时她已哄孩子入睡,”你想想看,我丈夫失踪了,小孩睡了,我其他电话都不能用,就接到那一通电话,真的好吓人”。她表示打电话到孟妻手机的男子说中文,透露曾替孟宏伟工作,暗示是中国安全单位人员;男子更称知道孟妻在哪里。 孟妻因担心在国内亲人的安危,一直不愿公开中文名,她说”格蕾丝”是她用了很久的英文名字。 新闻来源:明报  

更多

特朗普望11月与习近平会谈 贸易战或触两国底线

贸易战经过几轮的快速升级,进入中美两方对峙的局面。虽然近期没有新的征税行动,但贸易战的阴霾依然笼罩全球经济,下一步是继续扩大战火,还是谈判和解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目前来看,后者的可能性似乎略大。本周四,《华尔街日报》援引中美两国官员称,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计划11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G20峰会上会面。 《华尔街日报》报道,特朗普政府近日对北京表示,将继续举行会谈,中国一直希望此次会谈能有助于缓解不断升级的贸易紧张局势。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会面的细节正在讨论中。 分析人士指出,两国之所以愿意在此时讨论重启谈判的可能性,可能是贸易战的后果已经开始接近各自的底线。 这次潜在谈判的另一个背景是中国与美国的敌意从贸易领域扩展到其他领域。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上周在一个智库发表讲话,对中国目前在贸易、知识产权、地区安全以及人权等多方面的政策提出了广泛批评,其中更特别指中国对美国的干预远甚于俄罗斯。 中国的底线:系统性金融风险 “这影响很大,”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他们(中国)的经济已经大幅下滑,如果我想这么做,我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不想这么做,但他们必须坐到谈判桌前。” 特朗普接受采访的同一时间,中国的股市出现大幅度下跌,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股价指数周四收盘报2583点,下跌约5%;深圳成份股收盘报7524点,下跌约6%,如此剧烈下跌,被中国股民称为“股灾”。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表示,美国从中国进口要远多于中国从美国进口,这也解释了为何贸易战对中国和香港股市的打击要远大于对美国股市的打击。此外,不确定性还将导致投资急剧减少,最终反映在经济增长的放缓上。 正因如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中国2019年的增长预估则从6.4%下调至6.2%。而如果贸易战进一步恶化,IMF推测,中国2019年的损失将远大于0.2%个百分点,达到1.6个百分点,长期则损失0.5%。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在贸易领域能够承受贸易数据的下降,但是中国极力避免信心受到影响,进而引发国内的资产泡沫破裂,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这让人想到了日本在80年代与美国的贸易战。为了应对与美国的贸易战,以及广场协议,日本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造成疯狂的地产泡沫,最后导致了崩溃,进入“失落的二十年”。 然而中国已经开始不得不扭转一直坚持的去杠杆政策,转而采取各种宽松措施来增加金融流动性,应对已明显放缓的经济。 美国的底线:政局是否变天 不同于中国,美国最大的风险在于政治。 本周中国股市大跌被认为是紧跟美国股市下跌的步伐。因弗内斯顾问公司(Inverness Counsel)首席投资顾问格里斯基(Tim

更多

孟宏伟事件:迄今为止发生了什么?

德国之声10月11日报道了孟宏伟事件迄今的发展线索。 1953年11月出生的孟宏伟,在国际刑警组织任职前一直在中国公安系统工作。他2004年被提拔为中国公安部副部长,时任部长是后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周永康。2016年11月,孟宏伟当选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成为该组织成立以来的第一位中国主席。当时,这一人事变动引发人权组织的忧虑,担心国际刑警组织会成为中国当局的政治工具。 据媒体报道,在孟宏伟成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后,他同妻、儿一起搬到里昂。这被指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因为孟宏伟一年在里昂的公务活动很少,本不需要常驻里昂。 2017年12月,孟宏伟不再担任中国国家海洋局副局长、中国海警局局长的职务。孟宏伟此前是2013年新组建的中国海警局的首任局长。 2018年4月,中国公安部的”领导信息”栏目更新显示,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已经不再担任公安部党委委员。 2018年8月28日,公安部官网的”重要活动和讲话”发布了孟宏伟落马前的最后一条信息:内容是孟宏伟8月23日在北京会见新加坡内政部第二常任秘书黎忠汉。 2018年9月25日,依据孟宏伟妻子格蕾丝·孟(Grace Meng)的描述,孟宏伟在当天中午12:26发给她短信,写着”等我电”,12:30孟宏伟再次发给她短信,内容是一把刀子。然后是一个12:37的未接语音通话。 2018年10月初,据孟妻对媒体称,她自最后两条短信后再未得到孟宏伟的消息,但她在孟宏伟失联一周后(大约10月初)收到一名陌生男子电话,男子告诉她,”你只要听不要说话,我们已经派了两组人专门针对你,我们知道你在哪里”。接到该电话后,孟妻向法国警方寻求帮助和保护。 2018年10月5日传出消息,孟妻已经向法国警方报案,称孟于9月底回中国之后失踪。法国警方同天表示,已就此案展开调查。 2018年10月6日,总部在里昂的国际刑警组织表示,已通过法律渠道询问中方孟宏伟的去向,”希望中国官方能回应机构对主席状况的关注”。 2018月10月7日,美联社发布对孟宏伟妻子的采访。这是孟妻第一次公开发声。视频中可以看到,孟妻背对着镜头说:”为了我深爱的丈夫、为了我年幼的孩子,为了我的祖国和人民,为了所有妻子和孩子的丈夫不再被消失。虽然见不到我的丈夫,但我们始终心灵相通。我相信他会支持我这样做。这件事情属于公平正义,属于国际社会,这件事情也属于我挚爱的祖国和人民……” 2018年10月7日深夜,中国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会发布消息:”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涉嫌违法,目前正接受国家监委监察调查。” 2018年10月7日(法国当地时间),在中国官方公布孟宏伟遭调查消息后,国际刑警组织发布声明,称收到孟宏伟的辞呈。”今天,10月7日,位于法国里昂的国际刑警组织总秘书处收到孟宏伟先生辞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一职,该辞呈即刻生效。” 2018年10月8日凌晨,中国公安部召开党委会议,通报”孟宏伟收受贿赂、涉嫌违法接受国家监委监察调查情况”。公安部在官网上发布消息称,孟接受调查”完全是其一意孤行、咎由自取的结果”,称”调查非常及时、完全正确、十分英明,充分表明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将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声明中还特别提到”坚决彻底肃清周永康流毒影响”。从孟宏伟”被失踪”到中国官方对外发布相关消息,只有大约10天左右。这一速度之快,在以往落马的副部长级以上高官中,几乎从未出现过。 2018年10月9日,孟妻再次接受了美联社以及CNN的面对面采访。采访中,孟妻表示,担心自己和孩子的人身安全。在接受CNN采访时,孟妻的手机突然响起,接通后一名女性先用法语问好,然后说”我是副总领事”。格蕾丝·孟只是回复”sorry, sorry”,然后挂掉了。CNN在报道中写道,孟妻说,中国(驻法)使领馆一直不停打电话,但她拒绝与他们单独见面,坚持要求见面时要有媒体和律师在场。 2018年10月1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孟宏伟受贿涉嫌违法,本人已书面提交辞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职务。中国公安部已正式通报国际刑警组织总秘书处。就孟妻对媒体说她受到电话威胁,陆慷称不知道这个情况,但是又说如果孟妻是中国公民,中国外交使团联系她是”很自然的”。 目前,法国当局仍在对孟宏伟事件进行调查。

更多

开心做研究, 懒得评职称:加拿大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斯特里克兰

上星期二清晨5点,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斯特里克兰(Donna Strickland)教授一家被电话铃声吵醒了。电话来自瑞典,对方请她稍候,不要挂断。睡意朦胧的女教授等了十几分钟以后,断定这是一个恶作剧,就把电话挂了。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不是一个恶作剧。59岁的唐娜.斯特里克兰和另外两位物理学家(Arthur Ashkin 和Gérard Mourou)一起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成为迄今为止全世界第三位获得这个奖项的女性。那天她挂掉电话以后,对方立刻用电邮与她联系,请她尽快给诺贝尔奖物理学委员会打电话。自那时起,她的电话就没有闲下来过,以至于她那正在多伦多大学念天体物理的女儿一度以为妈妈的电话被黑客占领了。 说起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大多数人脑海里会出现一个勤奋刻苦的形象,如果是女性,很可能还要牺牲家庭生活。但是斯特里克兰获奖后在接受采访时总是说激光研究多么好玩儿,她的工作让她有多开心,以至于有人好意劝她为形象起见不要老是这么形容她的工作。但是她在接受CBC采访时说,她不知道还能怎么说。她就是干得很开心嘛,进了实验室就高兴,被别的事情拖住了去不了就觉得耽误了一个什么测试。 她回忆说,她第一次进博士导师穆鲁(Gérard Mourou,另一位获奖者)的实验室,看到红绿相映的激光就想:“我的天哪,这简直就是一棵圣诞树。在这种地方工作多开心啊。”“别人做研究有科学方面的重要理由,我只是跟着感觉走。” 斯特里克兰的丈夫道格.戴卡尔(Doug Dykaar)是一个电力工程师,他们有两个孩子。斯特里克兰说,她获奖后,丈夫立刻给一位美食专栏作者打电话:“我老婆得诺贝尔奖了,我应该带她去哪里吃饭?” 斯特里克兰获奖后,许多人注意到她竟然只是副教授,又因为她是女性,所以免不了联想到她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压。但是当有记者问到此事时,她忙不迭地替滑铁卢大学辩解,说这完全不是学校的错,因为她从来没有申请过正教授的职位。 她的理论是,反正当了正教授也不见得涨工资,不申请也不会被解雇。而她“又是一个懒人,只做自己喜欢做和值得做的事”。填表格、给职称评审委员会准备材料这些事显然不属于这一类。 幸亏诺贝尔奖是不需要本人提出申请的。 在居里夫人1903年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后,过了整整六十年才有第二位女性获奖(Maria Goeppert-Mayer)。斯特里克兰获奖和第二位又隔了五十五年。因此现在她被许多人视为女性打破性别樊篱、战胜偏见和压力的楷模。对此她直言不敢当,因为她完全没觉得自己经历过这方面的问题,当初选择专业时也没有想过性别差异。 物理学领域女性不多确实是事实。她上大学时,班里25个学生,只有3个女生。她去参加国际讨论会,“三十个卫生间隔间全是我的。” 斯特里克兰在安大略省圭尔夫市出生和长大。她父亲是一个电力工程师,母亲是高中英语教师。她自谦自己没有音乐或其他艺术才华,只有数学和物理学得好,做了理科生“是因为没得选”。 为她和穆鲁赢得一半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是她在美国罗切斯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和导师一起发明的啁啾脉冲放大技术。他们的研究成果为其他超强激光技术的问世打开了大门,三十多年来被广泛应用于切割和精密手术。  

更多

涉王健坠亡 出卖机密 孟宏伟事出有因

尽管中共反贪机构公布孟宏伟的下落以及“失踪”原因,但境外对孟宏伟的落马质疑不断。 当地时间10月9日,“德国之声”称,孟宏伟妻子在法国称,数天前她还曾接到过威胁电话。法国警方稍早前已经表示,对孟宏伟妻子和孩子已提供保护。 10月9日,美联社称,孟宏伟妻子透露,丈夫失踪一周后,曾有人打电话威胁她,“你就听着,不要说话,我们派了两个工作组,这两个工作组都是针对你。”她还说,电话中的男子威胁,“我们知道你在哪。” 对于北京方面对孟宏伟的指控“收受贿赂”,孟宏伟妻子说,官方的受贿指控只不过是说辞,“作为她的妻子,我认为他没有能力去受贿。” 她还表态,愿意公开其财产账户。 报道称,目前法国警方针对上述威胁已开展调查,但无法断定是否是中国派出的调查组。 10月8日,美国之音称,外界有声音认为,孟宏伟可能卷入私企海航集团前董事长王健在法国的离奇坠亡事件;亦可能是中共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报道还援引一位长期生活在中国的美国记者的话称,“孟宏伟可能向外国提供情报?” 日本《产经新闻》10月10日认为,孟宏伟被中国当局逮捕主要是因其涉及重要机密,孟宏伟可能曾计划逃往美国,打算向美方提供中共领导者亲属在海外的资产清单。

更多

港媒揭中共领导人家族成员在港资产

巴拿马文件披露不少中共领导人的家族成员有在港设立公司营运和购买物业,部分成员更已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苹果日报》盘点数名政治局现任和前任常委的家族成员在港投资情况发现,六名现任和前任常委在港拥有的物业,总市值超过21亿港元,当中,总书记习近平家族成员拥有的物业市值约6.4亿元,但最多的是前副总理张高丽的家族,拥有总值8.6亿元的物业。   不过,该报指出,中共领导家族在港购入物业的情况在2016年后有所减少,评论员刘锐绍称,这是因为香港的「保险箱」功能已随中共潜规则在港蔓延而下降,有能力人士多把资金移往美国’澳洲、加拿大等国家。   综合《苹果日报》今(10日)天的多篇报道,习近平的亲姊齐桥桥和外甥女张燕南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已在港投资物业,且多以公司名义入市,活跃年分在2007至09年间。不过,其中一幢市值逾3亿元的浅水湾独立屋逍遥居则由张燕南于2009年购入,据闻习近平家族成员来港时多会在此三层合共面积有5100平方呎的别墅勾留。   报道指出,齐桥桥在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后翌年放售她早年买入、位于宝马山的一个豪宅单位。同一时段,习近平以反贪名义打虎,时任常委周永康以受贿1.297亿元下马,而令计划则以受贿7708万元入狱,上述金额被指属特大贪污案。   不过,在该报追踪的六名领导人中,以前副总理张高丽家族在港拥有物业的市值最大额。报道指出,张的女儿张晓燕已来港十多年,后嫁予信义玻璃主席李贤义之子李圣泼,生意遍及中港两地,张晓燕与丈夫及其家人近年在港不时买入物业,单是在元朗加州花园及加州豪园,便已拥有20幢洋房,连同其他物业总资产值近8.6亿元。   该报引述消息人士说,张晓燕行事低调,现仍有入市买楼,但与其他领导人家族成员不同的是,张绝少购买顶级豪宅,所购物业市值多在700万至一千多万元之间,地点亦不显眼,买后不转售,而是用作自住或放租。   另外,较为人知的是政协前主席贾庆林家族在港的情况,因为其外孙女李紫丹在2015年以3.87亿元购入半山一个实用面积达5132方呎的单位,而且是全数现金支付,毋须向银行借贷。   该报称,贾庆林家族其实一直喜欢投资香港物业市场,贾妻贾蔷早在1993年便以别名林青在港买楼,其后于2001年在亏蚀153万元的情况下出售。但在2016年又以同一别名购入西半山敦晧中层单位,现市值5860万元,升值55%。而贾的女婿李伯潭则在1993年至2002年间透过怡东投资公司买卖六个写字楼及商铺物业,多数在转售时获利。   该报亦追踪了现常委粟战书和汪洋及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等人的家族成员在港的物业买卖情况,但由于有关人士的所持物业曾经买卖,所以仍在手上的物业之价值不过,例如粟战书女儿在况持有的别墅市值为1.1亿元,政协主席汪洋的女儿汪溪沙持有一个市值近二千万的高层大厦单位,而胡锦涛侄子胡翼时现拥有一个市值7600万元的高层大厦单位。不过,胡翼时刚于今年4月出售一间酒店,稳赚3.22亿元,这便不能在领导人家族成员持有物业中反映。   该报翻阅资料时亦发现,除了张晓燕在港持续活跃外,其他领导人家族自2016年后已较少在港置业,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由于中国一直收紧对香港的控制,对中国内地贪官或「官二代」来说,香港早已不是他们的「保险箱」。  

更多

特朗普再度警告对267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税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重申,如果中国对美国最近对中国产品采取的征收关税和其他措施进行报复,他将对额外价值267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特朗普总统坐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对记者们说:“我们和中国的关系很好。但是,你知道,他们多年来每年都从我们国家拿走5000亿美元。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多年来,坐在这张椅子上的人都应该讨论这个问题。你看,多年来,他们每年要拿走2000、3000、4000甚至5000亿美元。我们帮助重建了中国。如果我们不这样做,中国就不是他们现在的样子。我没问题,但我们不会再这样做了。” 特朗普是在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大使在白宫一道宣布黑利将要辞职的消息时对媒体说这番话的。他还说,中国还没有做好达成贸易协议的准备。 他说:“看啊,中国想达成协议,我说他们还没有准备好。我只是说他们还没准备好。我们取消了几次会议,因为我说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达成协议。我们不能是单行道。它必须是双向的。25年来它都是单行道。我们必须让它成为一条双行道。我们也要从中受益。” 当被问及是否准备好征收新关税以应对来自中国的报复时,特朗普说:“当然,绝对的。”他还说,目前美国与中国的贸易不平衡意味着“他们已经进行了报复”。 “百分之一百。如果他们那样做,如果他们报复,‘报复’是什么意思?他们已经进行了报复。他们拿走了5000亿美元。我认为那就是终极报复。” 上个月,特朗普对近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了关税,并警告说,如果中国采取报复行动,将被征收更多关税。中国随后进行了回击,对美国约6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周二以贸易战加剧为由,下调了2018年和2019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新闻来源: 美国之音

更多

特朗普“孤立中国”的大战略 每一步都没回头路

据《纽约时报》10月6日报道,如果密切关注特朗普政府的重塑全球贸易战略,任何人都可能会有理由认为,实际上并不存在这样的东西。 报道称,但近几周来,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更加连贯的策略开始变得明显——尽管并不能保证成功。 这项已经成形的战略大致是这样的:特朗普一直在攻击传统盟友,包括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日本和韩国。他公开抨击这些国家,对其钢铁和铝征收关税,并扬言要对它们的汽车征税。但从根本上说,这只是为了软化这些盟国的立场,以争取有利于美国的适度让步。 报道称,通过9月底与韩国达成的贸易协议和近日达成一项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现在被称为美墨加协定),这一目标已经实现。 美国政府已经表明,既然它有能力达成这些协议,那么与欧洲和日本的类似协议就有望接踵而至。在这些与盟国的贸易协议修订生效后,美国极有可能寻求与这些国家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来孤立中国,迫使中国在商业和贸易行为方面做出重大调整。 报道称,换言之,美国的最终目标是调整其与中国以及与世界其他国家的经济关系。美国的想法是,通过一个多步骤的过程获得更多筹码,迫使中国让步。正如美国副总统彭斯日前阐明的,这有助于美国在一场愈演愈烈的地缘政治对抗中与中国交锋。 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10月4日概述了这一战略。他说:“中国首当其冲。” 库德洛说:“我们再次与欧盟对话,再次与日本对话,我们正在转向我所说的贸易上的自愿者联盟,以便与中国对抗。” 报道称,现在,有了新的北美协定,人们就比较容易看到,特朗普贸易的不同元素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 但是,仅仅因为此次政府对全球贸易的战略比以往更加连贯,但并不意味着该战略将会奏效。怀疑的理由仍然很多。 报道称,特朗普政府在与中国人的谈判中提出的一些要求似乎不大可能得到满足。 报道认为,即使孤立中国的努力取得成功,其结果也可能仅仅是世界贸易体系的两极分化,其中一个轨道上的国家与美国关系密切,而另一轨道的国家则与中国联系紧密,两者重叠极少。 一个关键的问题是,美国用攻击、威胁和关税来打击盟友的战略能否在实现对贸易协定的修订同时,带来发动协调一致的反华运动所需的信任。 锡拉丘兹大学的洛夫利教授开玩笑说,这实际上形成的是一个“受胁迫者联盟”,而不是库德洛所说的“自愿者联盟”。 报道称,今年的谈判所造成的伤痕可能挥之不去,而特朗普政府不愿同时与多方展开多边谈判更使之雪上加霜。 特朗普政府没有重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是选择了分别与每个国家达成协议。其赌注就是认为,与达成某种大规模多国协议相比,如果与盟国达成一系列双边协议,美国就会拥有更大的谈判筹码——即便协议的许多细节最终看上去都是相似的,就像新的美墨加协定的情况那样。 报道称,这种做法的风险在于,分别敲定每一项协议之后,美国就没了回头路,也难以形成对中国的统一压力。

更多

特朗普家族“逃税门”(一):超过4亿美元的财产

《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发现,特朗普总统在上世纪90年代采取了一些可疑的避税方案,包括一些完全属于欺诈的做法,从而大大增加从父母那里得到的财富。 特朗普以一个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的形象赢得了总统大选。他长期以来一直坚称,他的父亲、传奇的纽约建造商弗雷德·C·特朗普(Fred C. Trump)几乎没有给他提供任何经济帮助。 但时报基于大量的保密纳税申报单和财务记录进行的调查显示,特朗普从他父亲的房地产帝国获得了以今日价格为计至少4.13亿美元的财产,财产的转移从他蹒跚学步时开始,一直到持续到今天。 流向特朗普的钱有相当一部分是由于他在帮助父母避税。记录和采访显示,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们成立了一个皮包公司,用以遮掩父母赠送给他们的成百上千万美元。记录显示,特朗普帮助父亲使用不正当的税收减免,总减免数额高达数百万美元。他还帮助制订了一个策略,将纳税申报单上父母持有的房产的价值低估了数亿美元,大幅降低了将这些房产转移给他和他的兄弟姐妹时的税负。 时报发现,这些做法几乎没有受到来自美国国税局的反对。总统的父母弗雷德和玛丽·特朗普(Mary Trump)将远高于10亿美元的财富转移给了自己的孩子们,按照那时对赠与和遗产征收的55%的税率计算,这可能会产生至少5.5亿美元的税金账单。 税务记录显示,特朗普父母总共支付了5220万美元的税,即大约5%。 时报在几周里多次请求总统对这篇报道置评,均被拒绝。不过,特朗普的律师查尔斯·J·哈德(Charles J. Harder)在时报送去关于调查结果的详细描述的一天后,于上周一提供了一份书面声明。“《纽约时报》关于欺诈和逃税的指控是百分之百不实的,属严重的诽谤,”哈德说。“不存在任何欺诈或逃税。时报进行错误指控所依赖的事实极其不准确。” 哈德试图让特朗普与他的家人使用的税收策略保持距离,他说,总统把这些任务委托给了亲戚和税务专业人士。“特朗普总统与这些事务几乎毫无瓜葛,”他说。“这些事情是由特朗普的其他家庭成员处理的,他们本身并不是专家,因此完全依赖上述持牌专业人士,以确保完全遵守法律。” 总统的弟弟罗伯特·特朗普代表特朗普家族发表声明: 我们敬爱的父亲弗雷德·C·特朗普于1999年6月去世。我们亲爱的母亲玛丽·安妮·特朗普于2000年8月去世。所有适当的赠与和遗产税报税表都已提交,并已支付了应缴的税款。美国国税局和纽约州税局都已于2001年注销了我们父亲的遗产账户,并已于2004年注销了我们母亲的遗产账户。我们的家人对这些发生在约20年前的事情没有其他的评论,并希望你们尊重我们已故父母的隐私,愿上帝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 时报的调查结果引发了人们对特朗普拒绝公布个人所得税申报表的新质疑,特朗普违反了前任总统几十年来的做法。根据税务专家的说法,特朗普不太可能因为帮助父母逃税而受到刑事起诉,因为这些行为发生在很久以前,已经超过了法定诉讼时效。然而,对于税务欺诈的民事罚款没有时限。 这些调查基于对弗雷德·特朗普的前雇员和顾问的采访,以及描述他的房产帝国内部运作和巨大盈利能力的逾10万页的文件。其中包括从公共来源文件中找到的东西——抵押贷款和契约、遗嘱认证记录、财务披露报告、监管记录和民事法庭文件。 调查还使用了数万页的保密记录——银行结单、财务审计、会计账薄、现金支出报告、发票和注销的支票。最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文件包括了来自弗雷德·特朗普、他的公司以及各种特朗普合作伙伴关系和信托公司的200多份纳税申报表。尽管这些记录不包括总统本人的个人纳税申报表,也几乎没有披露任何他近年来的国内外业务往来,但数十份企业、合作伙伴和信托公司的纳税申报表首次公开了总统几十年来从各种家族企业获得的收入。 从这些证据中得到的信息可以说是第45任总统的金融传记,这份传记与特朗普在他的书、电视节目和政治生活中兜售的故事有着根本的差异。在特朗普讲述的自己如何致富的版本里,他擅长做交易,他摆脱了父亲在偏僻城区经营“小”生意的限制,把从父亲那里借来的唯一一笔100万美元贷款(“我必须得连本带利还给他的!”),变成了一个100亿美元的帝国,把特朗普的名字贴上了酒店、高楼大厦、赌场、航空公司和世界各地的高尔夫球场的门面。在特朗普的版本中,永远是他的勇气和进取心让他克服了困难。弗雷德·特朗普只不过是一个啦啦队员。 “我自己营造了我营造的东西,”特朗普说。这种说法长期以来一直被轻信的媒体报道(包括时报的)加以放大。

更多

孟宏伟被抓内幕:习近平担心第二个王立军

彭斯演讲带来的巨大震撼还在发酵,这不,中共的新麻烦又来了。什么事?国际刑警组织找不到自己的主席了。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孟宏伟在北京失踪了。这可是国际刑警组织近百年历史上的奇闻。国际刑警组织总部5日发出声明称:法国和中国当局对此事都不能置身事外。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孟宏伟在抵达北京机场后,即被中纪委人员带走。 孟宏伟曾与周永康关系密切,的确已在习近平清洗范围之内。但根本原因却是新疆问题和习近平担心他成为第二个王立军。 今年3月,东突厥斯坦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的红色通缉令被国际刑警组织撤销。该通缉令发布于21年前。国际人权组织“公平审判权利”从2009年起就多里坤 艾沙的红通令与国际刑警组织交涉,但均没有结果。 近年来,中国利用国际刑警组织频繁发出红通令已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和批评。仅2014年中国向国际刑警组织提交了一份”红色通缉令”,里面就包括100名逃往海外的中国贪官。中国官方称,截止到目前,红通令上三分之一被通缉的人员已经被抓获回国。孟宏伟上任后,更是积极推动国际刑警组织配合中共“猎狐行动”,对众多涉案人员下发红通令。2018年初,国际刑警组织监察委员会采取了改革措施,多里坤艾沙的“红色通告”被重新审视。国际刑警组织认为,中国提出的理由不合情理,纯粹是出于政治动机。 2月20日,国际刑警组织正式通告,撤销对艾沙的“红通令”。该事件引起了习近平当局的震怒和对孟宏伟的强烈批评。目前,多里坤艾沙领导的世维会活跃于国际社会,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的种族迫害事件被频频曝光,特别是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于再教育集中营事件,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和愤怒。习近平认为孟宏伟的无能导致了新疆维稳的被动,甚至认定他是两面人、高级黑,是为周永康贪腐集团反扑。 但孟宏伟作为国际刑警组织最高领导,拿下他并不容易。稍有不慎,孟宏伟很可能成为第二个王立军。如果身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孟宏伟学王立军来个法国政治庇护,则将成为重大国际事件,中共颜面尽失。习近平当局在是否抓捕孟宏伟的问题上伤透了脑筋。但新疆局势的恶化以及孟宏伟已有察觉迫使中共不得不对其动手。 中共的计划是利用会议的名义骗其回国,后制服他,让其通知家人随后回国,再以个人健康原因辞去国际刑警主席职务。孟宏伟长期在中共江湖里混,他早已预感到危险,但他并不相信中共现在会对他动手,所以,他已做好了安全预案,如果他失踪,其妻就向法国警方报案,使其失踪事件成为国际事件。中共对孟宏伟的控制显然未达到预期效果,其妻根据事先定好的安全预案报了警,从而使该事件曝光。孟宏伟事件公开后,孟的妻儿如申请法国政治庇护或公开孟宏伟保留的中共秘密资料也将成为重大国际事件。所以,孟宏伟事件和习近平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新闻来源:博讯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