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故乡走向世界 ——旧大陆和新世界,斯美塔那和德沃夏克

7月在北美是一个特殊的月份,先不说美国北部和加拿大在严寒之后的夏季是多么珍贵,而这个月份也含有加拿大的国庆日和美国的独立日。

这两个国家选择了不同的途径抵达了今天的成就,一个通过铁血刀兵的洗礼,一个通过年复一年的坚韧。这两个国家的伟大成就和卓绝历程让世人肃然起敬。这是两个让世人敬仰和羡慕的国家。不管世界上有多少伪善之徒对这两个国家如何进行诋毁,他们在诋毁同时的首要任务就是把家人和钱财送往这两个国家。他们知道,只有在这样的国家里,他们的后代才可以在他们的特权失去后仍然得到公正的对待。

更多

David在路上 (下篇)

David翁家安在小镇后,慢慢就理顺了性子,不急不躁。这也是这些年来积年累月养出来的。翁生养成这种性子,主要得益于二个条件。一是他每天生活的那个小镇。小镇没多少户人家,宅子分散,平时见不到什么人,平静的能感受到微风吹过的声音。那些野生动物都表现得很无聊,松鼠们在草地上毫无目的地串来串去,有的就直接爬到电线杆上找个地方眯觉;大鹅结伙在马路上摇摆着踱着慢步随意地游荡着;狐狸则站在马路牙子那眯着眼咧着嘴对着那些大鹅们友好地示意。翁生触景生情,心情平静气自然就顺了。

更多

David在路上(上篇)

David的家在多伦多的北边,离他上班的那家公司不算远,也就百十公里吧。早些年,David的家还在城里。按照David的看法,城里就像一把咖啡豆,耐磨有韵,生活有感觉。就说马路吧,城里那些马路显得尤其有内容,不单调。横七竖八的路,中间还镶着铁轨。那些老式的电车,就在铁轨上滑动着,走一走停一停的,四面八方的那些人一拨拨地上来又一拨拨的下去,从大清早太阳还没有出来一直到深夜,从来就不停息。马路边的那些墙上,涂的黑糊糊的一片,红彤彤的又是一片。红的和黑的互相绞缠在一起,又碰撞着分开。拿左眼看过去,有一只高跟鞋在空中漂浮着,右眼再一看,有一尊石狮的眼睛半闭半睁的懒洋洋的看着你。你稍一缓神,再看过去,高跟鞋和石狮即刻都消失没有踪影了。

更多

为什么火烧圆明园不烧紫禁城?揭历史真相

最近一直在看近代史,徐中约先生的《中国近代史》,唐德刚先生的《晚清七十年》,张鸣老师的《重说中国近代史》,端木赐香老师的《这一次我们又挨打了》。袁腾飞老师说过一句话: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上,真实性不超过5%。以前我还不信,看过这些书后我发觉,袁老师说的这个数字有些乐观了。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