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往事:高考来了父亲走了忍住泪进考场

火车启动的刹那,一片哭嚎之声“哇”地震荡起来,车厢跟前拉子女手的家长们,扯动着紧密的人群晃动,全忘记了火车开动的危险。我盯紧着我爸和我娘,他们站在人群后面,没凑过来跟我说送行的话。我娘先前只是抹眼泪,后来也捂着脸大哭,我爸却一直微笑着,并劝我娘说,孩子离家不能哭,一定给孩子留个笑脸。

更多

人間處處有溫情

隨著疫情嚴峻的發展, 我從朋友處得知加拿大在 2 月 6 日將有撤僑的行動。在聯絡護工仲介也找不到臨時替手的情況下,我沒有選擇地必須留下來照顧父母。過了兩天,又聽到 2 月 10 日加拿大有第二班撤僑的飛機,我心急、但我家人更急,住在較遠、身體也不好的弟弟義無反顧地決定從自家小區獨身到爸媽家來接手,來換取讓我即早安全離開武漢的機會。拗不過家人的堅持,我最終做了一個痛苦的決定,搭上這第二班機返回加拿大。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