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聊斋故事三题

网络作家阿宅天天宅在家里码字,都是上午九点动笔,写到晚上九点搁笔,然后上床睡觉,养足精神第二天继续战斗,生活过得挺有规律。最近,阿宅常常深夜惊醒,灵感迸发,想起床挑灯夜战。可奇怪的是,当他打开电脑,电脑里总是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没有,他根本无法写作。他估计是电脑出了毛病,便约了电脑公司技术员上门服务。但第二天天亮,等到技术员上门,那些字又完完全全回到电脑里。

更多

考北美醫学院的流程  

儘早確立志愿  不能只盯著医生行业的名利雙收、容易找工且穩定等,便盲目趨之,华人家长多以此迫使子女从之。倘若孩子自己對此项职业興趣缺缺,就别勉強。硬掰了心志,强学本不熱心的科目,會造成一生的痛苦。人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從事自己喜愛的工作。其实在国外,醫業也是很辛苦的,風險與危責遠超乎想象,且一旦委身就几乎失却了個人家庭生活。除非志向非常明确于此,另当别论。一俟立志后,就要开始到医院等卫生单位去做义工,初步积累这个领域的印象与经验。

更多

酒的由來與功過          

酒是人類最古老的飲料,有史以來就被世界各地方的人民所喜愛。它的發現可能是源於一些偶然的機會,例如古人採集儲存的過冬糧食、水果等,由於在洞穴中保存不當而發酵了,粘成糊狀,上面析出一些富含泡沫的液體,有人大膽地嘗了一下這些水汁,驚奇地發覺味道居然還不壞,隨之便飲用起來,此後也就開始有意地釀造這些液汁了。這或許就是酒的起源由來。

更多

奇人、奇术—-我的二哥曹庆跃

奇人奇一,是“完全背叛了自己的出身”。这句极左年代的常用语,放在二哥曹庆跃身上倒是很有些意思。我们曹家祖上虽非诗礼簪缨之族,但世以耕读为业,墨香不绝,到了祖父那一辈,科举废除,改兴实业,但依然保留着浓厚的读书氛围,父亲是长子,更多地继承了祖辈读书做学问的传统。他老人家是德高望重的医学影像专家,著作等身,对孩子们的教育自幼抓得很紧,我们姐弟在学校里也皆以争气出名。唯独我这二哥生来就异常好动,不但不爱读书,就连哪天能安静地坐上片刻,大人都要相互以目,担心又要出事。

更多

改革开放40载住房咏叹  

大陸連年光顾着搞政治運動去了,沒大有啥宿舍和民居建設,故在“向蘇聯老大哥學習”、多生孩子爭當“英雄母親”的後果顯露出來時,百姓的棲身之所成了大問題,人人為房頭痛傷神。特別是到了儿女婚嫁的當口,愁煞家長,“對像不難找,房子沒法辦”,瀕於抓狂。指望著唯一渠道—單位分房制解决的機會忒渺茫了,只得“因陋就簡”“自救”,於是乎:四合院裏沿著自家屋簷接蓋小房的,打吊舖的,房内自隔单間的,或者乾脆每晚室内拉上帘子擋開的,不一而足。倘擱久一點,新人再添了娃,家里就更要命了。電影《沒事偷著樂》极是這段史实的一角反映,文獻片《房子》記錄的就更多更細了。

更多

左右手有别     

全世界人口的大约90%以上,都是右利手者,以至于一些工具的打造方式如剪刀等,均是以右手使用的姿势来设计制作的,但这就令得左利手们用起来不那么顺畅、有点别扭。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嘛。其实,所谓的“利手”,都是相对而言的,如右利者的右手,多是在速度、准确性、灵活性为主的活动中占具优势,可是在耐力、支撑、其它静力用劲的动作当中,左手却并不居于劣势。

更多

我与青医院报的曾经  

 毕业于青医至今已36载了。曾接校报赵秀凤总编电邮,约写些东西。作为一介老通讯员,我 慨喟自己与校报均由一粒芥菜种子长成了参天藤树,过去与它理不清的“藤缠树”千丝万缕,叫现今我这海外游子欣然握管,胸中泛起的澎湃之情化作了若沫文字、涓涓流淌在笔下。抚今雄关漫道“趋于平淡”的外邦水深无波,追昔曾经沧海“绚烂致极”的海内峥嵘岁月,权作以水代酒,敬献给培养了我的学府;以文抒谢,祝福于扶持了我的校报,就算新枝嫩叶对老干盘根的衷心感念。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