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的阅历

我生在紅瓦綠樹、碧水藍天的美丽海滨之城青島,這是德國人在1897年殖民膠州灣畔时所初建的洋都会。打小俺就隨著父親,涉秦始皇当年東巡擊過水的海邊,跋出產過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石料的浮山,逛有“東方瑞士”之稱岛城最精华的八大關疗养區,登蒲松齡《聊齋志異》中“香玉、绛雪”、“劳山道士”等优美故事的發生地嶗山。

更多

凡人说梦   

近年来,国内的媒介文宣用词铺天盖地出现“梦”字,从诗文到歌词,这“梦”那“梦”的,不一而足,实有点不胜其繁。后来才晓得,此乃跟随响应新领袖的“中国梦”提法。类似跟风的字眼还有“不忘初心”、“精准扶贫”等,充斥在大小文章的字里行间。颇令人感叹不光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同时也是“一朝天子一朝词”,正如华的“两个凡是”、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江的“三个代表”、胡的“科学发展观”一样,均是改朝换届的政治标签符号,不啻为一副另类的年代沉积相。

更多

人的血型与“一本萬族”  

我们人类的血型,是在1900年时由奧地利的醫學家卡爾-蘭德斯坦首次發現的,当时他将人的血液的主要类別,划分爲A、B、O型,後來又有了新的見解、加增了AB型等。更往后,又有许多亚型细分出来。这一切在日后的医疗工作中,尤其是广泛实施的同型血输入异体抢救病人过程中,起了巨大的作用,有效地避免了之前盲目输血而导致的凝血事故、甚至致使患者死亡,而浑然不知其故。这一項對于人類的健康和卫生事業之卓越貢獻,令发现者荣獲了1930年颁发的諾貝爾醫學及生理學獎。

更多

 “男人气”漫谈      

自古以来,文字形容中外男性的典型气质,概多以“阳刚”、“坚毅”、“强韧”、“雄赳赳”等词汇蔽之。女性的呢,正好与之相反,“阴柔”、“温婉”、“婀娜”等。这大概是上帝造人之初所赋予的各自不同的天性吧,以便让男女有分别、阴阳可以结合、刚柔共济,成为完美的一体。即使是在通常的描写刻画方面,若是温文孱弱的女性做出了不凡之举时,往往会冠以“刚烈女子”之称,或是“巾帼英雄”等,不输须眉。

更多

信仰之功莫大焉 

《一点小信仰》[Have a Little Faith],是美国记者米奇-爱尔邦[Mitch Albom]写的书,2009年出版畅销,被译成多种文字海外发行,2011年被改编成电影上映。书中记载了两位全职传道者的生涯,一位是白人,犹太教拉比[大法师],从小在会堂长大并委身圣职;一位是黑人,基督教牧师,前曾吸毒犯罪坐牢,后幡然皈依耶稣。两条主线隔空交错描写,反映了他们背景迥异、信仰不同却殊途同归—-坚定的信念与博爱无惧死亡、改变人生。

更多

對待疾病的心態   

 人生在世,總是少不了有病生恙或者意外損傷,或早或晚、或輕或重而已,“全身而退”者罕见。年齡越大,一般越容易出現狀況,这就像汽車老化了一样,過了半衰期以後便折舊的厲害起來,再咋地加以保養仍還是免不了退化变质的。然而,對於已经上身了的微恙痼疾,病家宿主对待之的態度心境不同,病情發展的結果與預後也會迥異。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