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美”——我所经历的清华百日大武斗  (1)

文革期间,清华大学红卫兵组织“井冈山兵团”分裂为两派。一派以工程化学系学生蒯大富为首,称为“井冈山兵团总部”,俗称“团派”。另一派以工程力学数学系学生沈如槐为首,称为“井冈山兵团414总部”,俗称“414派”。两派的人员则分别称为“老团”和“老四”。 清华大学几万名师生员工中绝大部分人,或因政治观点的不同,或因个人的经历地位等不同,甚至因同学间关系的亲疏和其它一些偶然因素而分属两派。在两派发展的鼎盛期,团派号称拥有一万多人,而414派号称拥有七、八千人。 1968年4月23日,两派学生在打了一年笔墨官司后终于兵戎相见,在美丽的清华园里真枪实弹地打了三个多月,史称“清华百日大武斗”。 这场武斗夺去了十多个年轻的生命,也为席卷全国的红卫兵运动划上了句号。

更多

梁晓声:若再回文-革,我要么移民要么自杀

对现在不满就想回到过去的话,那就是二百五。

我们现在的社会是一个问题多多的社会,不过还有救;但是80年代以前,不能找出任何一种救中国的方法和依据。

我们都曾记得,80年代初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把一尊神像从神坛上请了下来,结束了一个神化的时代。现在我感觉到又有一种思潮,似乎要重新把这尊神送回到原来的神坛上。如果十年之后的中国真的再回到当初那个样子的话,那我要么移民,要么自杀。

更多

悲愴列車(45)毛蔣蘇糾葛與翻騰

皖南事變,是國共合作關係主要的轉變點。當時是毛澤東主張與國黨全面破裂,但劉少奇等有些同志持不贊成的看法。1941年1月14日,毛致電彭德懷等:中共中央決定在政治軍事上準備作全面大反攻,救援新四軍,粉碎反共高潮。毛澤東堅持:要有決心打到四川去。毛當時詢問彭德懷,三個月內華北能抽出多少兵力?

更多

悲愴列車(44)蘇援華背景很複雜

1934年6月蔣廷黻赴歐考察前,蔣介石接見指示:盡可能把時間用在蘇聯,研究中蘇合作的可能性;這是備案,當時結盟主目標應是德國。蔣介石擔心蘇聯援助中共,也擔心新疆盛世才過度親蘇,史達林由於忙於整肅內部,專制奪權;實際上東方有日寇,蘇聯態度也不得不親善蔣政府。鄧文儀擔任駐蘇聯武官,1935年年中返國述職,曾向蔣彙報蘇有援華意向。

更多

悲愴列車(42)馬帥用艾析論玩華

1941年7月,德懷特艾森豪在第3集團軍克魯格手下,擔任上校參謀長,集團軍要進行路易斯安那大規模的8、9月夏季演習,這次演習,克魯格的24萬軍隊要側翼進攻「侵入」路易斯安那,而第2集團軍利爾以18萬軍隊「保衛」著路易斯安那(美國)。這是美國史上當時動員最大的演習。總參謀長馬歇爾堅持進行大規模的戰爭演習,因為必須大規模才能找出實際作戰時,哪項訓練仍然不足,以及發現裝備上的缺點,而且要由演習發現軍官誰有才能指揮作戰,還要重視後勤協調,尤其武器及附屬砲彈絕對不能混淆或散亂。

更多

悲愴列車(41)拘謹穩重的艾森豪

一位好的將領,要下達精確的命令,須要的要領是把複雜的事務,簡化到容易看得懂,而且有辦法制定,死板的命令要求依照程序完成;這裡是指軍隊,文職不一定如此。雖說簡單,但除了能夠做得到,而且幸運讓長官發掘,自己的團隊竟然有這種將才,艾森豪全部具備,他的伯樂是馬歇爾將軍。

更多

悲愴列車(40)鄧尼茨是律師口才

(接上篇)潛艇狀況非常糟糕,對空和對海潛望鏡都已經被破壞,無法旋轉,電池艙的7個電池液在溢出,柴油機冷卻水凸緣破裂,回聲和音響探測裝置都已經失靈。哈爾發電報告鄧尼茨:儘管美國解放者飛機已清楚地看到艦艇橋上的紅十字旗,但仍轟炸低空攻擊5次,現在救援工作停止,全部落水人員都已離開潛艇,正向西航行。17日零時19分,鄧尼茨覆電:不要讓潛艇的安全受到影響,採取一切措施,包括停止救援行動,不要再指望敵人寬容和憐憫。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