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 叶  (15)            

柳宇在兄长处作客个多月。听说叔父柳名誉要从北平命驾南来,就表示家里还有事不吵扰了,要返回桂垣。以便腾出房间,方便接待。

谁知柳宇过了长江,到了武昌,又返回汉口东安门外大街1号。

柳信沆问道:“怎么回来了?”

“那一担行李不见了”。

原来送柳宇过江的下人连同请的挑伕都不见了。

更多

落 叶  (12)     

一天来了稀客徐采办。

原来师爷上了趟京城。找到徐采办。上次徐路过江宁就熟了。

师爷对他说:“你跟我到淮安去接秋月。翡翠观音在她那里”。

徐采办大喜。还以为徐府被盗,翡翠观音丢了。其实是被小祖宗私自拿去做了信物,于是就跟随来了。

师爷拿出了请帖,就是柳名誉让他写的“信物重信,佳人望归”。根本就没有寄出。

接着师爷毕恭毕敬的对柳名誉说:”大人,在下在江宁一切都按吩咐料理好了。徐采办既然来接秋月,不如成全了小祖宗他们”。后来还附耳说“事不宜迟,越快越好。一旦刘大帅听闻就麻烦了:大祸临头”。

更多

落 叶  (11)     

一晚。

慈禧方便后,问:“谁在值守?”

女官回答:”帐外甘肃岑大人”。指的就是岑春煊。

这就是太后查哨。

这是通俗的说法。

是在特定的时、空发生。

不能等同一般的基层把总、千总的放哨、查哨。

它关系着皇室、太后、大清的安危祸福。

足见慈禧的精明警惕。

时时刻刻以社稷为重。

更多

落 叶  (9)            

柳名誉尽管知道大脚有失闺秀身份,但他看重的是缘分,立即下了换门亲的聘礼,再三感谢张联桂巡抚夫人做的大媒。

现在似乎对大脚有了议论。

但婚礼还是办得十分得体热闹。

宾客盈门,盛况空前。

远道从桂垣来的也有不少。自然是先至宁,再至沪,后返桂。

当然这都因柳名誉仕途看好。

宁、沪官场也大都有贺礼。

哈同花园的主人犹太人都少不祝贺。说:“我们西方人听到了都很高兴。这是大上海这个大都会的喜庆。”

这应该说是柳名誉生涯的锦上添花。

更多

落 叶  (8)       

张联桂巡抚眉开眼笑,心理十分高兴。

请来能工巧匠。加工后,美仑美焕,更是锦上添花。

这就是祝贺大寿星太后60华诞的厚礼。

足见张联桂巡抚对太后的用心。

慈禧一见,也忍不住高兴,就写下“寿”字赐张。

张将此御笔亲书刻石于独秀峰南麓。

十分显眼。

张巡抚喜不胜收,好不风光。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