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 叶  (9)            

柳名誉尽管知道大脚有失闺秀身份,但他看重的是缘分,立即下了换门亲的聘礼,再三感谢张联桂巡抚夫人做的大媒。

现在似乎对大脚有了议论。

但婚礼还是办得十分得体热闹。

宾客盈门,盛况空前。

远道从桂垣来的也有不少。自然是先至宁,再至沪,后返桂。

当然这都因柳名誉仕途看好。

宁、沪官场也大都有贺礼。

哈同花园的主人犹太人都少不祝贺。说:“我们西方人听到了都很高兴。这是大上海这个大都会的喜庆。”

这应该说是柳名誉生涯的锦上添花。

更多

落 叶  (8)       

张联桂巡抚眉开眼笑,心理十分高兴。

请来能工巧匠。加工后,美仑美焕,更是锦上添花。

这就是祝贺大寿星太后60华诞的厚礼。

足见张联桂巡抚对太后的用心。

慈禧一见,也忍不住高兴,就写下“寿”字赐张。

张将此御笔亲书刻石于独秀峰南麓。

十分显眼。

张巡抚喜不胜收,好不风光。

更多

落 叶  (6)   

柳名誉说:“平安无事”。

柳信沆答道:“这也是早做了打点”。

果然兵勇在江边巡防不断。

此处才出桂垣,还不到平乐,更不到梧州。进入西江才能到番禺。

柳名誉夸奖信沆道:“谋而后动。再辛苦一趟:带上银票,勖勉兵勇,务必护卫好官船平安到番禺。此乃皇恩浩荡,奉旨上任”。

更多

落 叶  (5)        

岑说“老夫不才,唯有尽忠,教子孙课读习武,报效朝廷”。

“此番相邀,实有一事借重”。

“素仰先生道德文章,教子有方。少君青年才俊,御赐如意。秉史笔,立言立德。敬请先生俯就家塾教习”。

柳听了,起初一愣,但经不起连番恭维也就应允了。

于是其子岑春煊成了柳的学生。

更多

落 叶  (3)    

再说柳家。

来桂垣最早。是清初时。

最晚的是罗家。在张联桂捐官后任临桂县令时。

罗由代管一县钱粮,直至代管全省财务的通汇18省钱庄的巨富。

这里讲的是社会大变动下满清最后十余年风雨飘摇中三家的故事,说的是婚丧嫁娶,尤其是秋月婚事。还涉及官场浮沉,悲欢离合。

更多
Loading...